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凤一萧玄[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2-12 23:47:49

主角叫凤一萧玄[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 即可阅读全文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小说简介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真心不错的一本书,轻松愉快的阅读,里面故事情节很搞笑!。主角叫凤一萧玄的小说是《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本小说的作者是甲乙明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王战德喝着茶,赞许的点点头,叹道:“你也别太难过,小小年纪,口气倒像是个老者”。凤一笑笑,不置可否。她明白父亲的意思,宋子勋天赋不错、家世背景不错、长得也不错,好像,还真是个乘龙快婿哩。望着父亲的神色。主角是凤一萧玄的小说是《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是作者甲乙明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穿越成为小家族的废物二小姐,某日,意外误吻一个极品妖孽, “女人,谁给你资格亲我,我有让你救我吗?” “不愿意,我再把你踹回去!” 你有无上兵,我有帝后决, 九天九夜

精彩章节试读:

凤一不客气的冷笑:“你喜欢男人,自己想办法去倒贴;犯不着在我家耀武扬威,我王家不稀罕”。

妹妹维护她,她自然不会让妹妹吃亏,为了妹妹,凤一的话亦说的极重。

这样的女子,静如处子、动如狼虎,美的让人爱;骨子里的冷傲,让人隐隐有征服的!

宋子勋望着凤一,黑色的眼眸浮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你这臭丫头!”

沈梦菡一声娇喝,看到宋子勋眼中的一闪而过的时,更是怒到极致!

若非王嫣揭她伤疤,她至于那么失礼、让宋子勋看在眼里吗?

一对恶毒的姐妹!

我一定一定一定要灭了她们!

但话到半截,又生生忍住,很是憋屈的收了剑;故作姿态的补了一句,“懒得和你一般见识!既收了梨花软剑,又留着祥云诀不还哼,你王家不过势力贪财而已”。

王保荐忙走出来,打手势让家丁收了战器,一边说道:“孙女儿年纪小不懂事,沈小姐宽宏大量,让人敬佩。

至于退婚之事,不如容我们细细商量,再给少郡主一个答复”。

宋子勋回过神来,笑容和煦,淡然说道:“理当如此,但晚辈出来历练,时间有限;因此”

王战德看了一眼沈梦菡,转头平静的问宋子勋:“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令尊的意思?”

“哼,宋郡主那里我会解决,不用你操心。

仗着当年救过他一命,就非要将废柴女儿送给他儿子、想耽误他儿子一辈子,这不等于是救了老子杀了儿子么?你王家真够自私又恶毒!”

沈梦菡被宋子勋的样子气得够呛,亦被王战德的拖拖拉拉的模样气的要死;她现在还不敢对着宋子勋发脾气,就冲着凤一家一通冷嘲热讽,想让她们家知难而退

“对,家父欠世伯一份天大的人情,他会用别的办法弥补。

至于凤一可以做我的妹妹;这柄梨花软剑,便是我的一点心意”

想起父亲总是对他特别严厉的态度,宋子勋心头小有不爽,对王家靠着救过父亲一命便硬将一个废柴女儿塞给他的做法很反感;因此语气虽然文雅,却不自觉的透出一种傲气与软刺。

王战德摆了摆手,懒得跟这群孩子较量,斟酌了一下言辞,平和的道:

“少郡主,这婚约既是我与你父亲定下;若非你父亲当面,怕是无法解除。

若是你真有意,那便等成年后有权决定自己事情时再来。

沈小姐不用急着插话,理儿我放在这里,你听不听随便。

少郡主一个孩子胡闹,算不得数。

若是我允了,便是我先毁约,这种事我王家不会做;几位沈家的长者想必亦能理解吧。

至于我与宋郡主的事,还轮不到你们几个小辈来褒贬”。

这个世界的规矩,男子十八成年,女子十六成年,成年后便有权决定自己的事情。

沈家四位守护者相视一眼,都是苦笑。

王战德话说到这份儿上,他们再要插手将王家踏平了,那就实在有些不讲理。

再说虽然王家示弱,但要临死反击,怕也够他们四个人吃一壶的。

而王战德沉稳厚重的一席话,颇有些分量;让沈梦菡亦有些冷静下来,毕竟她堂堂一个沈家小姐,该有的家教多少还有些。

既然她的守护者都低头了,她亦只能含恨闭嘴。

事情到了这份上,强扯下去并不是他的作风;宋子勋微一思索,对着凤一很是真诚地道:

“凤小姐,一个人只有靠自己才能立足于世。两年后,我会再来的”

“恩‘贱’,拿走”

“恩‘贱’,拿走”。

轻声一语,凤一似乎无所谓,唇角一勾,浮现一抹醉人的微笑;明眸注视着宋子勋,里面闪着一句话:或许,两年之后,该我休你了。

上前二步,凤一将梨花软剑交与宋子勋,温柔笑问道:“不用送吧?”

宋子勋眼神一跳,望着凤一笑容中的讥讽,伸手接过宝剑,努力保持清雅的微笑道:“留步”。

“哇嗷,姐姐好厉害!不用送吧?”

望着那些人灰溜溜被气走的样子,王嫣抱着凤一胳膊,一蹦三尺高,摇头晃脑的学着凤一刚才的口气,娇笑不已。

宋子勋和沈梦菡强闯王家,凤一当然不觉得他们还需要“送”出去。

王战德摇了摇头,面色不太好看,心情有些沉重。

当初订婚,是宋世友一腔热情,那没什么;但现在要悔婚,这几乎是朋友变成敌人,还不如陌生人。

以后王家还要在紫檀郡立足,一旦宋子勋有了实权,麻烦可不小啊!

王保荐抚着胡子叹道:“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又何必将事情搞到这一步。

一份用不上的祥云诀,拖累我们一家,划不来啊;若是现在去弥补,或许”

王蓉在一旁插嘴道:“沈小姐和少郡主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我们还不如现实一些的好”。

“是啊,这是个实力说话的地方,没实力再怎么也难啊!”

她身旁几个年青的女孩子唧唧咋咋,刚才碍于外人不开口,这会儿好好发泄,字里行间都是一个意思:

一个废物,当然配不上人家少郡主。

哈!退了活该!

看她还有什么可得意的!

天才的一毛二!

被休的一毛二!

呵呵

王战德望着凤一,面对整个家族,有些话他终究不便开口,只能委屈了女儿

“哼,怕什么!我女儿还怕他不成?走,母亲才给你裁了几件新衣裳,去试试;过几天去姥爷那里去修炼。

我杨玲珑的女儿,十年前的绝世天才,两年后照样是惊世之才,比他更强!”

杨玲珑一边说着,一边就将凤一拉走;这里的气氛不好,再呆着也无趣。

一句话堵了众人的嘴!

要知道杨玲珑的娘家仍是紫檀郡第二家族杨家;就算比不上省城沈家和紫檀郡主宋家,但也是有些分量的存在。

望着妻女的背影,王战德叹了一声,忽然严厉起来,对家族众人道:“王维,你们继续修炼。

只要我们家实力上去了,看谁还敢这么瞧不起我们,又有谁还敢给你妹妹难堪!”

“是!”

王维沉声应和,领着族中优秀子弟很快就拉开架势,豪气冲天!

“飞儿,我们女儿,不会给你丢脸的;她会找到你,还能让我们阖家团圆”

低低的喃喃声,落在影子里,目送王战德离开。

正院正房内,凤一换了一身鹅黄色新衣,上衣贴身剪裁,裙子自然垂落;头发绾了个精巧的发髻,用同色布带绑了,长发如瀑布一般披在后背;简朴中有一股清雅韵致,让人爱不释手。

杨玲珑拉着凤一转了几个圈,将她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好好打量一番,欣喜的笑道:

“我女儿才是真正的一枝花呢,人家是人靠衣装;我看衣还要靠我女儿来装。

不论什么衣服穿在你身上,都犹如美玉上穿着的绳子,身价倍增”。

凤一嫣然一笑,给刚进来的王战德行了一礼,又倒上茶,乖巧的道:“母亲说笑了。

别说我长得一般;像我们这种寻常人家,长得越好,只怕祸事反而越多。

平淡一些,未尝不好”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 第8章 :他嚣张的来退婚(5) 免费试读

王战德喝着茶,赞许的点点头,叹道:“你也别太难过,小小年纪,口气倒像是个老者”。

凤一笑笑,不置可否。

她明白父亲的意思,宋子勋天赋不错、家世背景不错、长得也不错,好像,还真是个乘龙快婿哩。

望着父亲的神色,凤一轻轻说道:“倒是女儿太过任性,让父亲为难了”。

王战德摇头叹道:“这怎么能怪你呢。

这事当初父亲就不大愿意,怎奈宋兄好像我不答应他就要去寻死似的。

经不起他死缠硬磨,我也想着嫁女嫁高、我们与他差的亦不算太多,父亲一时就犯了糊涂倒是让你吃了大亏,是父亲对不起你了”。

凤一还要说什么,杨玲珑忙插话:“你们父女二个这是做什么,是那混小子找茬,你们又检讨什么?再说了,退婚就退婚,我女儿还愁嫁不出去啊。

我这么好的女儿,他将来一定后悔到去死!等过几年女儿长大了,好好找个更好的男人;能力啊容貌啊都是其次,首先一定要一心一意的对你好。

哼,如果再冒出个要高于顶的混小子,我就一掌拍死他!”

杨玲珑手掌一挥,犹如拍苍蝇似的,要将未来女婿拍扁!

凤一靠在她怀里,哼哧娇笑:“嗯,我们让他后悔到去死!”

穿着新衣裳,在园子里逛了几圈,凤一心情亦好了很多。

虽然她和杨玲珑长的一点都不像,但杨玲珑对她可是和王嫣一样好。

退婚的事,折辱的不仅是她的面子,还有父母的面子,她没必要一个人哀婉。

当然,她凤一的脸,旁人可打不了;看着吧,会有找回场子的时候。

莲步轻移,不疾不徐,凤一淡淡的,琢磨着应该用什么她力所能及的法子

“哟,凤一妹妹,好漂亮的新衣服!”花荫下,一个女孩停在那里,满脸笑容,青春美丽。

“哦王蓉姐”。

凤一一愣,停下脚步,淡淡一笑。

“凤一妹妹,什么衣服穿在你身上都特别好看,明天我们一块去逛街吧?带你去散散心”。

王蓉笑的特别和煦,像个十分贤良淑德的大姐。

“哦,不了,谢谢王蓉姐”。

凤一随口淡淡的道。

她们虽然是堂姐妹,但好像除了特殊情况外,还真未一块出门玩过;现在这情况,呵,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没好事。

凤一暗暗摇头,与她话不投机半句多,转身就走。

“凤一妹妹!”王蓉忽然叫道。

“哦,王蓉姐还有事?”凤一停下脚步,侧眸,看着王蓉,面带微笑。

“那,我记得你上次那把油纸伞挺好看的,既然你不去逛街,明儿借给我,可以吗?”王蓉犹豫了一下,还是错开凤一的眼神,笑着说道。

“哦”凤一拉着长音,想了一会儿,在王蓉期待的目光下,轻声道,“我得回去找找,不知道放哪个角落了,被虫咬了亦说不定”。

“我跟你去。

刚好你跟那把伞搭配的包也很好看,反正放着也是放着”。

王蓉上前二步,伸手,要拉着凤一一块往凤一那里去。

凤一却停下来,手轻轻一闪,躲开王蓉;唇角慢慢勾起,弯出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淡漠冷笑,轻声道:“我院子除了我父母和王嫣外,并无别的客人,你知道的”。

凤一素来喜静,长辈出于某种缘故,虽然没明说,但心底都藏着一份敬畏,从不会打搅她;而同辈,不论是出于对天才一毛二的鄙视,还是凤一拒绝,总之从无人进过她的小院。

甚至可以说,凤一的小院,类似一个禁地

穿过小花园,慢慢踱回自己院子。

凤一的院子,位于王家最东边靠溪的角落,从正院过去,有一段距离。

凤一慢悠悠的走着,练武场上传来断续的呼喝声,让她心情好了几分。

说句实在话,王家的整体实力,已经超过临溪县排在第二第三的家族;但因为和紫檀郡郡主的关系,王战德反而特意低调,这,亦对凤一的性子造成很大影响。

强,或者不强,未必要摆出来给别人看。

一如王家,只要能稳步提升,偏安一隅,不也挺好?

不过,有了宋子勋的话,以及沈梦菡的敌视,以后的麻烦,不会少。

“那又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耸耸肩,凤一站在小院门口,纤手伸出,轻轻一推,便是自己安静的小世界。

院子里,很普通,几棵绿树,几株小花,一丛浅绿的玉叶蝶,淡雅的就像她的性子。

这是母亲最喜欢的花,是临溪县所没有的品种。

十二年前,母亲走了,只留下这株似草非花的植物,一年年慢慢生长,花开无声。

母亲走后,凤一喜欢一个人清净,更喜溪水湍湍,父亲就将这个院子留给她一个人住。

刚开始杨玲珑经常来陪她,唯恐她一个三岁的孩子生活不能自理;几年后,确认凤一没问题了,杨玲珑才回到正院;但,对她的宠爱可从未改变。

“母亲”,真是个博大精深的名词;她有两个母亲,又何其有幸!

凤一勾唇浅笑,继续往屋里走去,该洗衣服了。

“咚!”

平白无故的,凤一抬脚,和空气狠狠相撞,身子在惯性驱使下,亦重重的撞上去!

“噗咚!”

还是一个狠狠对碰,就像撞上钢板似的,凤一笑容僵在唇角,眼神忽然凌厉起来!

“唰”

“唰”

面前一阵风吹水面的皱褶过后,一阵清风,卷着凤一就往屋里扑去!

“噗通!”

凤一被那个鬼风给卷的晕了头,一息之间,重重跌倒,一只大手,毫不犹豫的掐上她的脖子。

“怎么是你?!”

四目相对,二声低呼,在二个人喉咙滚动,四只眼里都冒着煞气!

凤一抬起头,一边用力去掰脖子上的铁钳,一边冷冽的盯着眼前的人,死死的盯着他:萧玄!

萧玄轻咳一声,略微松了下手;但并未收回,只是一般冷酷的盯着凤一,眼里两条玄龙闪烁,带着无比强悍的威压!

凤一一股怒火中烧,妈的今儿她没来大姨妈,干嘛这么倒霉,一个两个破男人和她过不去!猛的从地上爬起来,凤一怒喝:“如果嫌我救了你非要我负责的话,改天你睡着了我会砍了你的!”

真tmd让人喷血,救个人还给赖上了,竟然躲在姑奶奶我闺房里,还刚掐我!靠!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愤怒,一股子无名火从脚板底烧到头发梢,小巧圆润的胸脯急速起伏着,若不是这会儿干不过这个男人,凤一绝对二话不说就将他砍了!

萧玄亦真生气了,好好的修炼疗伤被打断,还险遭反噬,他本就气的要杀人。

谁知道竟然还是这个丫头,这个一次二次让他下不了手的丫头!最讨厌意志被别人干扰了,尤其是被一个女子干扰!萧玄怒极反笑道:“怎么,偷亲了我,还想和我睡觉?”

凤一气的心口疼,压抑的前世本性火山一样喷发,十几年没生过这么大气,今儿要活活被气死了!

这混蛋躲她闺房不说,还坐她的床;坐她床亦就罢了,还敢念念不忘偷亲的事!

妈的

不是为了救你,我偷亲个屁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