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免费阅读 主角叫沐月染南宫轩陌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清风与鹿 2019-03-15 13:06:00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免费阅读 主角叫沐月染南宫轩陌的小说免费阅读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 即可阅读全文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小说简介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作者大哥,这年找本好看的小说不容易特别还是新体系的,好看的就更不容易了,所以咱们商量商量能不能快点更,否则我就给你寄万人血球求更了。主人公叫沐月染南宫轩陌的小说叫《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梓沫遥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舍得吗?舍不得吗?女人身上的幽香有一股魔力,让他的神志在一点一点剥离,明明这一刻他占据了上风,可那在他胸前调皮的手指却没有停止骚扰,俯身凝视,也不见她眼底有一丝一毫的惊惧。她难道真的不怕死吗?还是说…。独家完整版小说《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是梓沫遥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沐月染南宫轩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二十一世纪杀手排行榜第一的冷血杀手,拥有性感美艳的外表,百分百完美完成任何高难度任务,是黑道中的传奇人物。然而再又一次任务完成之后竟然被视为亲姐妹的林夕设计陷害,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侯府大小姐。更不小心招惹上一个邪气凌然眦睚必报的邪皇殿下,开启了又爱又恨的生活……

精彩章节试读:

“滚开。”

沐月染此刻心情可谓差到了极点。

在那个荒院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更多的线索,更没有找到那个神秘人的踪迹,这让她只好暂时将这件事压在心底,开始计划回归她这具身体的府邸。

然而……

那些被她甩掉的人竟然又一次找上门来,她还未成型的计划胎死腹中不说,为了避开那些人的耳目,她不得不小心谨慎的隐藏自己的行踪。

好不容易离开无名镇,她一刻也不敢逗留,连续赶了两天两夜的路,这才拖着疲累的身体来到沐侯府,她又累又饿,还满身的狼狈,只想回到她所住的地方吃些东西好好休息一下,放松放松紧绷的神经。

可没想到……

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人不识好歹的来招惹她,还在她一忍再忍之后,得寸进尺。

找死。

“你以为你道歉了就没事了吗?二小姐要是被你撞伤了,你赔得起吗?”

被那冰冷的眼神瞪了心生恐惧,但一想到这个人平日里的软弱,那个丫鬟一下子又挺直了腰杆,驱散了心底的害怕。

“那你想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沐月染将视线落在了那个从一开始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女子身上,冷笑连连。

二小姐?

可不就是她这具身体的妹妹吗?

区区一个二小姐而已,她怎么说都是大小姐,这人竟然还敢纵容手下的奴婢这么放肆刁难她,沐月染想也知道,在她未曾穿越来之前,她这身体的原主人活得有多窝囊。

不过……

这些人若真以为她还是那个任他们欺负的沐月染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她沐月染可从不是一个软柿子,想欺辱她,最好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春梅,姐姐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这样。”

突然被盯上,沐雪灵心里咯噔了一下,莫名产生了一丝恐惧,连忙移开了视线,不敢与沐月染对视,心里却分外的震惊。

她那软弱无能的姐姐怎么会有这么凌厉的眼神?

心里疑惑,沐雪灵却没有胆量再看沐月染的眼神,捂住胸口的位置,故作虚弱的开口说道:“扶我回去,我的心口有些不舒服。”

“二小姐,你怎么啦?”

原本还拦着沐月染去路的丫鬟一听这话,立马焦急的走到沐雪灵的身边,担忧的说道:“肯定是旧疾复发了,奴婢这就去告诉老爷夫人。”

“没事没事,缓缓就好了。”

嘴上说着没事,可脸上却摆着我很有事的表情,也没有阻拦那个奴婢离开的意思。

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

她这个姐姐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似乎这一次成长了不少,换做以前,她早就被春梅的兴师问罪吓破了胆,可她现在竟然能够这么冷静的站在这里,甚至,还敢反驳,太不可思议了。

可惜……

那也无法撼动她在这侯府牢固的地位,她要告诉她,这沐侯府是她沐雪灵说了算,而不是她沐月染。

“嗯哼?”

现在才开始装虚弱,是不是晚了点儿?

沐月染柳眉轻挑,眼底闪过一丝鄙夷,稍纵即逝。

这主仆二人恐怕肥皂剧看太多了,脑袋都坏掉了,这么拙劣的演技也敢拿出来,就不怕丢人吗?

不过……

她可没有任何兴趣奉陪,太侮辱她的人格了。

之前问了管家她所住的地方,现在终于没有人再阻拦她的去路,沐月染自然不会在这里停留,迈步朝那个方向走去。

“蠢货。”

沐雪灵并没有让人将沐月染拦下来,目送她离开的背影,冷笑出声。

她这个姐姐果然一如既往的愚蠢,以为这么离开了就没事了吗?

天真。

她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将她踩在脚底的机会的,尤其是只要她想到,那个愚蠢的白痴竟然要嫁给邪王殿下为妃,心里就憋了一口气。

凭什么?

沐月染有什么资格霸占那个属于她的位置?

“怎么回事?”

走到前院时,二夫人就看到自己的女儿跌坐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似乎很难受的样子,脸一下子就难看到了极点。

“回夫人的话,小姐旧疾复发了。”

跟着回来的春梅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开口回答。

“好端端的怎么会复发?”

担忧的走到女儿身边,想伸手去扶她,又担心因为她的鲁莽害了女儿,只好将心里的怒气发泄在其他人身上。

“是大小姐。”

添油加醋的将刚才前院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大意上是她家二小姐多么多么的无辜,那大小姐是多么的蛮横不讲理,不仅撞了人不道歉,还伸手推二小姐,这才使二小姐旧疾复发。

“谁给她的胆子?”

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狠厉,二夫人愤愤然的问道:“她人呢?”

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在这里看到那个死而复生的沐月染,心里本就有些不高兴,现在见自己的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二夫人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逃走了。”

春梅心里虽然也很惊讶沐月染竟然不在,但表面上却没有表露分毫,只有满满的对自家小姐的不平合担忧。

“老爷,你都听到了,月染怎么能这么欺负灵儿?我们都已经处处忍让,她怎么还不依不饶呢?难不成真的要逼死我们母子她才会放过我们吗?”

一敛眼底的怨恨,二夫人转身扑进跟随而来的沐建宇怀里,期期艾艾的哭诉。

“混账,还反了天了?”

沐建宇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这件事的真实性,更不相信,整件事里最无辜的人其实是他的大女儿,在他看来,沐月染会做出这样的事一点都不奇怪。

不得不说,这么多年,二夫人和她的女儿在这侯府伪装的很成功,将柔弱受欺负的形象演得深入人心,至少,沐建宇对沐月染的成见很深,深到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他都不需要去求证就已经认定了“事实”。

“老爷,月染欺负妾身没关系,可她怎么能这么对灵儿呢?”

委屈兮兮的哭泣,二夫人心里却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笑出了声。

“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的。”

那个只会惹事的野丫头,人没回来让他焦头烂额,现在回来了就又找雪灵的麻烦,根本不将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这眼看着就要嫁给邪王殿下,若不知收敛,迟早会给沐侯府惹来杀身之祸,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今天。

就今天,他一定要给那个野丫头一个教训,让她不敢再放肆。

“父亲,不要为了女儿伤了你与姐姐的父女之情,那女儿的罪过就大了,会寝食难安的。”

适时的出声,沐雪灵在春梅的搀扶下站起身,眼中含着泪,连连摇头,说道:“姐姐肯定不会故意撞灵儿,更不会将灵儿推倒在地。”

“哼,还有她不敢的?”

冷哼一声,安抚的拍了拍怀中的二夫人,交待了几句姗姗来迟的管家,沐建宇就满脸怒气的朝沐月染所住的方向走去,根本不听任何的人劝阻……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 第4章 宝贝儿,后会有期啦 免费试读

舍得吗?

舍不得吗?

女人身上的幽香有一股魔力,让他的神志在一点一点剥离,明明这一刻他占据了上风,可那在他胸前调皮的手指却没有停止骚扰,俯身凝视,也不见她眼底有一丝一毫的惊惧。

她难道真的不怕死吗?

还是说……

她有足够的依仗,料定他不敢把她怎么样?

“你到底是谁?”

冷冷的锁定着身下放肆的女人,男人强迫自己不被她诱惑,狠咬了一口舌尖,混沌的脑子终于冷静一些,沉默半响,方才开口。

“宝贝儿,是我不够努力吗?”

男人恨不得吃了她的眼神并没有让她畏惧,反而有些跃跃欲试,她听得出来,被她戏耍挑逗了这么久,这个男人竟然还能保持冷静,不得不说这份意志力确实让人佩服。

心下满意,但脸上却不露分毫,一头盛怒的猛兽随时都会扑过来咬死她,若不能完美的解决掉这个危机,哪还有机会跟人家谈合作?

不过……

这个男人的身材太棒了,比那些国际名模都要好,勾得她心痒痒的,忍不住想多摸上几手,吃吃豆腐。

“你分心了,这可不好,太伤人自尊了,要罚。”

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就在耳边,莫名的有股诱惑力,沐月染一个不小心,就被他勾走了心神。

祸水。

回过神来的沐月染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诱人犯罪的男人,抚摸他胸口的手指惩罚性的掐了一把,成功的听到一声闷哼后,这才满意的笑出声来。

“回答本王。”

被调戏的久了,男人对女人轻浮的动作和言语有些免疫了,右手一把扣住胸前作祟的手,将之压过女人的头顶,男人微眯起双眼,冷冷的呵斥:“不要再三挑衅本王。”

“你在关心我?”

一只手被钳制住了,沐月染柳眉轻挑,微扬起身子,低低的笑问:“宝贝儿,为什么?”

“说。”

都这个时候了,她为什么还这么有恃无恐?

剑眉微蹙,冷冷的盯着女人,他对这个女人越来越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下才会培养出如此沉着冷静胆大妄为的女子?

可惜。

这个人不是他身边的人,纵然心怀好奇,他也断然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眼前这个女人算不上是他看过最美艳的女人,可绝对是他见过气质最好胆识过人的女人,他真的很像搞清楚她的来历,然他从她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这人有种不亚于他的睿智心机。

太危险了。

他不敢轻易的以身犯险。

“宝贝儿,你悠着点儿哦,不然,伤到你我可是会很心疼的。”

掐了掐手指的玩意,沐月染淡然浅笑,挣了挣被钳制住的手,见男人没有放开的意思,不禁挑了挑眉,轻笑出声:“换个姿势吧,这湖壁隔得怪疼的。”

“唔……”

承受不住的闷哼出声,男人的力气一下子卸了个七八分,直接栽倒在沐月染的身上,粗重的喘息出声。

“宝贝儿,舒服吧。”

这么久的时间了,沐月染揣测男人也该到极限了,加快了手中的速度,果然成功的让男人溃不成军,抽出被抓住的手,一个翻身,再次把男人压在湖壁上。

胡闹了快一个小时,她近乎**的在这湖水里泡了近两个小时,这长期营养不良的身体受不住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你……”

“别说话,安静的享受就好,宝贝儿。”

一指封住男人的薄唇,沐月染阻止了他的开口,漆黑的眼眸扫视了一圈四周,微皱了皱眉。

是错觉吗?

她隐隐约约听到了……脚步声?

怎么会有脚步声?

这个地方环境虽然极好,可她寻找水源的时候,就发现这里很是僻静,她找了十五分钟左右,都没有发现半点人迹,这才放心的褪衣沐浴,将自己整个人浸泡在冰冷的湖水里解除媚药的药效。

然……

除了这个从天而降的美男子外,还有人存在?

这怎么可能?

“唔啊……”

又一声闷哼传来,打断了沐月染的思绪,挑眉看了看身下这个极力克制着自己的男人,轻叹口气:“别忍着,宝贝儿,很伤身的。”

“你……**!”

睁眼瞪了沐月染一眼,男人遂又闭上了眼睛,为了避免自己在发出羞人的声音,一口咬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任由女人在他身上胡作非为。

他心理清楚,那折磨了他这么久媚药已经彻底被激发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发泄出来,换做其他时候,他断然不可这般压抑自己的欲念,可眼前这个女人……

他做不到。

他做不到被一个女人操控身体,做不到被同类这般践踏还乐在其中。

“何苦呢?”

颜面比性命还重要吗?

沐月染仔细的听了一会儿,再没有听到脚步声,不禁眉头皱紧,看了一眼身下的男人,轻叹口气:“宝贝儿,别以为我真拿你没办法,我想救的人阎王也收不走,我要杀的人谁也救不活。”

眼底闪过一抹精芒,稍纵即逝。

“你——”

千算万算,男人没想到女人竟然会改变策略,猝不及防之下,竟让她得逞了,不禁又惊又羞又怒,正欲出手给这胆大妄为的女人一个教训,就感觉到脖颈处传来一阵剧痛。

眼前一黑,他整个人陷入了昏迷之中……

“宝贝儿,早说过你要乖乖的,不然是会吃苦头的,这下信了吧?”

她早就计算好了,在男人意志力最为薄弱的一刻偷袭男人,将之砍晕,以此暂时避开男人的报复。

合作之事,她不着急。

只要这个男人还活着,以她的本事,迟早能够再一次找到他,到时候再想办法打消男人的愤怒,这对她来说,算不上什么难事。

“宝贝儿,后会有期啦。”

忍不住又摸了一把男人俊美的脸庞,沐月染抬眸扫视了一圈四周,略略辨别了一下方向,就飞快的穿戴好衣服,急匆匆的迈步离开了这个小湖……

十分钟之后。

“王爷。”

几道黑影跟随着一个身穿白衣的斯文男人出现在湖边,一眼就看到昏厥在湖边的自家王爷,焦急的赶到王爷身边惊呼出声。

“你们来了?”

幽幽的转醒,抬手摸了摸颈间疼痛的地方,男人墨绿色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狠厉,稍纵即逝。

“我找你了许久,你怎么在这?”

见男人清醒过来,那斯文男人不禁轻松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这衣冠不整的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解的发问。

“幽影,去查今晚有谁来过这个园子,一点一滴,不准遗漏丁点。”

浑身散发着浓郁的寒气,男人冷冷的看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湖面,回想着今晚发的一切,双手忍不住握紧,一抹幽光闪过眼底。

女人,敢招惹上本王,他日,必将百倍讨回。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