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白衣兄弟]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稍尽春风 2019-03-15 13:19:38

主角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白衣兄弟]完结版免费阅读

《白衣兄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白衣兄弟 即可阅读全文

《白衣兄弟》小说简介

《白衣兄弟》是一本好书,文笔内涵都非常好,细细品味,韵味十足。火爆新书《白衣兄弟》是AT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无衣何将楚,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七章再遇07一群大夫纷纷提步跟上那丫头的脚步。白无衣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宅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一路来心里也不甚安宁。可众人都走了进去,且这偏远之地,也没退路,不得已便也跟了上去。走了两步,鬼使神差般。精品小说《白衣兄弟》是AT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主角白无衣何将楚,书中主要讲述了:好不容易得了重来一次机会的白无衣本来迫不得已来才回到军营,勉强说服自己和将军做兄弟,谁知道这将军……他对白无衣百般恩宠!跟随其南征北伐,路途中满是欢喜甜蜜,却又有患难与共,栽在这个冤家将军手里,白无衣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再遇04

虽说话不算狠,但是语气却满是苍凉之感。

何将楚一脸莫名其妙,“我又不征你的兵,怕什么?你再多待几天养一养。等我们这儿粮草的事儿忙完了,你想让我带着你我都不带呢。”

毕竟行军打仗又不是闹着玩,这么个细皮嫩肉的孩子跟着确实可怜。

白无衣似乎还有什么要说,何将楚一把把人拽过来夹在腋下,就好像挎篮子的方式挎了个猫崽子一样,“你这小孩儿怎么拗,走了走了,放心,你何大将军不吃小孩儿肉。”

白无衣挣扎了半天,倒都似拳头打到棉花上。折腾了半天,自知也改变不了什么,终于乖巧了。

何将楚把人提溜着就回了小孩儿的那顶营帐。

回去之后把那小孩儿往铺好的摊子上一扔,那小孩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再被被子拽过去给人一盖。自己就在床头盘腿坐着。

白无衣拿捏不准这人想干嘛,犹豫了再犹豫,终究还是没忍住出声询问他这是做什么。

何将楚道,“我就在这坐着,你睡着了我……我就把你扒了下锅。”

本来打算说,你睡着了我再走,不知怎么就是喜欢这小孩儿喜欢的紧,忍不住临时转了个话锋逗他。

白无衣看起来都气的没话说了。这种哄三岁小孩子都嫌幼稚的话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口的。转个身睡了,

何将楚自己倒是挺得意的。盘腿坐在一边真的等到这孩子呼声听起来均匀而悠长的时候才爬起来出去。出去的时候还贴心地顺带帮忙再次掖了掖被子。

第二天一早白无衣醒过来,就有人送了粥过来。毕竟何将楚特意关照过的,粥里还能看到肉末。接下来几天何将楚不知是不是忙,居然也没过来这边折腾。如他的愿,离他远一点了。

就这么不知不觉过了几天。在临近城镇补给粮草的事情终于办妥了,也意味着这大军要继续跋涉了。何将楚一边指挥着人整理营地,一边拿着地图寻思着明日出发后大约能走多远,下一个驻扎点定在哪里。

阎清卓突然想起那个被何将楚搁置了好几天的孩子,道,“那孩子是就近送镇上吗?”

何将楚头都没抬,下意识接道,“什么孩子?”

阎清卓:“……就挂树上下不来了的那个,那个你喜欢的紧的。这么一小孩儿可不能跟着我们到处跑。”

何将楚这才把头抬起来,一脸恍然大悟,“对哦,倒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阎清卓有些错愕,只当他真原本打算带着这小孩儿上路的,有些惊讶道,“你还真打算带着他走啊?”

何将楚把地图放下,样子颇为正经地胡说八道,“这可不成,几天都忙忘了,我得再去多看他一眼,以后可就见不着了。”说着把地图卷了卷往阎清卓身上一丢,“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哈。”

这边阎清卓扬手接住地图,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那边何将楚已经溜出主营的帐门了。

阎清卓:……

何将楚出门本来是打算直接去白无衣的营帐的,走到一半绕了个远,去了火头军的地盘一趟。火头军的老张头在何将楚的爹当将军的时候就在军中了,算是看着何将楚长大的长辈。

看着何将楚走进来很不给面子的咳了一声,“怎么,大将军又不认识路走错营帐了?”

“哪能啊张伯。”何将楚脸皮城墙似的厚,从容道,“这不过来给那小孩儿带点儿吃的过去吗?”

老张头瞟了他一眼,转头去盛了一肉糜粥,递给何将楚,何将楚一边说着谢谢张伯一边不动声色地从一旁顺走了两个饼子。

走出帐门毫无羞愧心地一边走一边啃,这才晃荡到白无衣那里去。

白无衣瞧着依旧是皮包骨头似的单薄。也是,也没听说谁能两天就养胖起来的。何将楚从容走进去把粥往桌子上一搁,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那个?”

白无衣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

何将楚心道这孩子还真是不喜欢自己哈,莫名有点小受伤。无法只得自问自答道,

“好消息是你吃完这碗粥,我就可以送你去临近的镇上了,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儿了。也没办法带你。”

何将楚猜着这对这小孩儿来说应当是个好消息来着。毕竟醒过来当晚这死小孩儿就准备跑来着。

果然听说,吃完这碗粥就可以走,白无衣就立刻开始吃粥了。这么明显地想早点走,让何将楚更加受伤了。

白无衣吃了两口,突然问道,“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就是你这碗粥是小孩儿肉做的。”

心里很受伤的何将军话在嘴边拐了个弯,语气很是从容淡定语无波澜。

“咳……咳咳……咳……”

猝不及防,白无衣直接一口粥呛住了。何将楚看着这小孩儿咳得喘不过来气,心里舒坦了。

过来一边帮着白无衣顺气,一边笑眯眯地道,“逗你的,别慌。”

白无衣一边咳一边道,“我知道……咳……那……咳咳……真的坏消息……是……”

何将楚指了指自己,半点羞愧都没有地道,

“坏消息就是你以后都见不到我了。”

《白衣兄弟》 第七章再遇07 免费试读

第七章再遇07

一群大夫纷纷提步跟上那丫头的脚步。白无衣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宅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一路来心里也不甚安宁。可众人都走了进去,且这偏远之地,也没退路,不得已便也跟了上去。

走了两步,鬼使神差般白无衣抬头看了一眼这宅子的匾额,只见上面写着“落金”二字。

白无衣一人走在最后,提步刚刚跨过门槛。那种说不清的感觉一下子就明晰了起来,只觉得全身上下好像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一群人接着往前走,兴许是夜晚的关系,没能见到什么其他仆人。只有领着他们往前走的那个丫头,一路脚步轻快。沿途走过,地上都铺着一层层厚厚的银杏叶,跟一层地毯似的。一路走来,这宅子里居然一棵其它树都没见着,全是银杏树,树上一片黄澄澄,颜色纯净的让人惊叹。有风过的时候,还有叶子不断飘下来。

白无衣瞬间想到了那匾额上的“落金”二字。可转念一想,此时并非是银杏落叶的时节,也不知是不是这宅子里的银杏树因着水土还是什么都病变了。想到这里,再看这些银杏树,心道怕是都要枯死了,顿时心下叹惋大于惊叹了。

这宅子颇大,一路弯弯绕绕,小径复杂,一行人走了一会儿才到了地方。丫头领着人进了屋,应当是那位公子的住处,隔着屏风还能听到少年咳嗽的声音。

十几个大夫都轮流进入屏风后为那少年诊脉,然后出来拟定自己的药方。

白无衣性情淡漠,任由着那些急性子的人先去。可纵使还没进去,听着那少年咳嗽的声音就知道这少年只怕病的时日不像传闻中的那般“突发急病”。

等到所有人都进去过了,白无衣这才进去。自己随手把包袱搁在了桌子上,绕过屏风,就见到一个少年靠坐在床上,那娇俏的丫头正扶着他。

那少年果真如传言生了一张好皮相,眉目如画。只不过面色苍白见不着半分血色,但也并没有像白无衣之前推测的那般萎靡,看起来恭敬有礼,乖巧讨喜的很。只不过不知为何,看向白无衣的时候似有不忍之色,那神情倒是好像白无衣才是马上就要死的人。

白无衣走过去先是帮忙诊脉。诊脉过后没再多问,拱了拱手便起身出去拟药方了。

没治了。

虽然外面都道这病是新起,脉象乍看来尚有可医。可白无衣观气色听呼吸,而且那少年身上一股浅淡的异香,都已经表明——毒已入肺腑。

对,不是病,是毒。

且沉积腐蚀已久,接下来,这少年的五脏六腑恐怕只要一点点特定药物激化,就会以极快的速度变得千疮百孔,不仅会死,还会死的很痛苦。

白无衣虽心内有数,但也没作多言。自己出去之后也取了纸笔写了几味药。与其他人不同,这药是让这少年接下来的日子过得舒服些的。也不知在场的这些同样保持沉默的大夫们有几人是看出来了的。

白无衣无意去探究这毒怎么来的。这种慢慢积累起来的毒,只怕只能是自家人出的鬼。之前听闻这城主家双胞胎,可将来只能有一人得这城池。这么一想,现今的状况也不足为奇。

大夫们纷纷拟好了自己的药方,那边丫头服侍那公子躺下方才过来一一把药方收了。然后笑盈盈地道,“诸位辛苦了,今日夜深,先安排诸位住下吧。明日诸位再一同商讨这药方如何调剂,得出一份更精妙的来。”

说罢便过来引众人出去。

中间又兜兜转转花了些时辰才把大夫们分别安置好了。白无衣被安排到的房间窗前恰巧就有银杏树,树龄看起来不小。风吹过来洋洋洒洒,又碰上今日满月,月辉映着满天飞舞的金黄,这意境一时居然把白无衣震住了,呆呆站在窗前看了许久也没离开。

直到屋子里突然传来一声异动,好似是盆钵倒地的声音,连带着有什么东西撒了一地。白无衣这才收回了眼,转头去查看。

原来是床侧立着一个装饰的木台,上面放着一个似是陶瓷的器皿,如脸盆一般大,但却比脸盆深出两倍有余。不知为何,那东西现在摔倒了地上,精致的盖子掉在地上摔成了两半,连带里面的东西都摔了出来。

白无衣捡起地上的东西看了看,是海贝。

一粒一粒,小小的,最普通的那种海贝,或光洁或泛黄,中间一道裂口,裂口两边的纹路参差,像是一排排细小尖利的牙齿。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