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特工小甜妻:首长,求轻宠]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江婉瑜战北冥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花香满园 2019-03-15 13:27:02

[特工小甜妻:首长,求轻宠]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江婉瑜战北冥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特工小甜妻:首长,求轻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特工小甜妻:首长,求轻宠 即可阅读全文

《特工小甜妻:首长,求轻宠》小说简介

《特工小甜妻:首长,求轻宠》这本书,是我看网络小说将近十年以来,所看过的用诗词最多,水文最少,作者文化底蕴最深,错漏最低,剧情最紧凑,文笔最通顺的一本书,难怪作者还没写到一半的时候,就有出版社的人上门找作者洽谈出版该书,这绝对是值得强烈推荐的一本书。。独家小说《特工小甜妻:首长,求轻宠》是桃奈奈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江婉瑜战北冥,内容主要讲述:“大半夜的,这家伙有暴露癖的吗?”一只手遮挡住视线,然而从指缝偷偷盯着屏幕,一颗心砰砰乱跳。不知道为什么,江婉瑜的心底里有一个小恶魔在喊:转过来,转过来……一秒钟之后,结实的胸肌印入视线,江婉瑜瞬间被。完结小说《特工小甜妻:首长,求轻宠》是桃奈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江婉瑜战北冥,内容主要讲述:【军婚甜宠文】她本是王牌特工,意外重生为公司破产,未婚夫劈腿,父亲“改嫁”的豪门千金。随后闪婚权势滔天的神秘军少,从此被宠在心尖上。只可惜有钱,有权,还有颜的战三爷,却腿残不举。“报告战少,夫人跑去怒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一阵嘈杂声传来,陆子筠的车子瞬间被围堵住,一群扛着摄影机的记者咔咔迅速将里面暧昧的画面定格。

“***!别拍了,都给我滚!”陆子筠疼的面目扭曲,却还要用手遮挡住不雅的身体,潜规则旗下艺人的消息要是传出去,他树立的男神形象瞬间崩塌。

御城大厦下瞬间一阵躁动,引来无数人围观。

唯有从车上下来的江婉瑜,逆着人海往人潮外走去,唇角噙着一抹冷冽弧度。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冷风刮过,重生而来的江婉瑜回忆前世,脑海中重放这同名身体的一生,竟出奇的相似。

同样悲惨的可怜,连同渣男出轨的女人,都是同样的带熙字?

紧攥着粉拳,重活一世,江婉瑜发誓,要让薄凉城和陈熙儿付出代价。

直到掌心里传来一阵刺痛,顿下脚步凝视着手上的那一枚戒指,江婉瑜顿时不可置信的拼命摇头。

“是我的凤纹戒指?这……怎么可能?”刚刚在车里,明明看到这一张脸都变了的,可属于她自己的凤纹戒指,怎么会从前世跟随她而来?

诧异的攥紧掌心,仰头凝视着天空,江婉瑜疑惑摇头。

那么,是不是可以在这一世,顺便查出自己的身世?

爷爷曾经说过,这枚凤纹戒指,是当时抱她回家时候就戴着的,随着她慢慢长大,戒指也神奇的配合她手指的尺寸。

这简直奇怪,还从未见过会跟随人长大的戒指。

就在此刻,江婉瑜觉得胸口一阵绞痛,痛到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紧拧着眉头,隐忍着痛意向路边踉跄着。

因为原主身体虚弱,加上公司破产,未婚夫劈腿,以及父亲改嫁的打击,几天几夜未曾好好休息的她,只觉得双眸一沉。

强撑着虚弱,江婉瑜伸手抓住路边的扶手,一双模糊的眸子向一侧瞥去。

只见在不远处,有一家店,她看不清,踉跄着一步步扶墙进去。

直到耳畔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江婉瑜才发现,这里是酒吧。

身体的虚弱令她顾不得太多,甚至未曾察觉到,身后冰冷的眸子时刻锁定在她身上,随后缓缓逼近。

震耳欲聋的低音炮令她不适的皱眉,模糊的视线寻找着卫生间,艰难的移动。

可刚刚走至走廊处的时候,倏然手腕一紧。

“江婉瑜。”

听着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转过头正欲要看清的时候,只觉得倏然眼前一黑,面前的人直接罩住她的脸,阴狠的眸子环视四周,随后拖着她去男卫生间。

察觉到危险的气息,虚弱的江婉瑜挣扎着,随即摸索着身上,准备出击。

可因为刚刚换了身体,除却凤纹戒指,她曾经随身带的秘密武器,此刻找不到一样。

感觉到身体被重重推倒在地上,一片漆黑之中,她看不清任何,却能够感觉到,这里是卫生间。

随即微眯紧一双凤眸,试探性开口,“你们是什么人?存心找死?”

“都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江小姐说话还这么硬气?”

一个陌生男人满是嘲讽的鄙夷道,随后朝着手下做出一个眼色。

只见卫生间内,男人眯起狠厉的眸,直接对准她,“江小姐,永别了!”

听着嗖的一声响,江婉瑜眯紧凤眸,一双手攥紧掌心里的凤纹戒指。

《特工小甜妻:首长,求轻宠》 第十九章:渣男,都不得善终 免费试读

“大半夜的,这家伙有暴露癖的吗?”一只手遮挡住视线,然而从指缝偷偷盯着屏幕,一颗心砰砰乱跳。

不知道为什么,江婉瑜的心底里有一个小恶魔在喊:转过来,转过来……

一秒钟之后,结实的胸肌印入视线,江婉瑜瞬间被撩的心砰砰直跳。

**!这轮椅男的身侧简直好到爆,平时穿着衣服看不出,可现在完美尽显,江婉瑜瞬间呼吸一紧。

小手指头露出更大的缝隙,莫名其妙的期待着。

可倏然屏幕一黑,江婉瑜一愣,甩了甩手机看着依旧有灯光的卧室一愣,“咦?没电了?”

可手机还能够打开的,只是监控画面黑了?这……难道是客厅灯灭了吗?

刚刚安装的摄像头是夜视的啊,即使没有灯也不会变黑。

一双凤眸一紧,正在疑惑间,只听咔的一声响,房门被推开。

一转身,轮椅上依旧果着上半身的战北冥噙着邪肆的笑意,转动轮椅缓缓逼近。

江婉瑜慌忙将手机藏起来,换做一脸疑惑的嘿嘿笑道:“战少,这么晚了有什么任务吩咐?”

“抓偷窥狂。”战北冥噙着邪肆的笑意,低沉的嗓音淡淡吐出。

听到偷窥狂这个字眼,江婉瑜抹了抹冷汗,眨巴眨巴双眸一脸无辜,“哪有?战少大概是做梦了。”

这种时候,江婉瑜坚持一条原则,死也不承认!

只见战北冥俯身贴近,双手直接抵在沙发上,一个完美的沙发咚,深瞳眯紧,“只要你喜欢,想看,随时可以。”

“屁!我才不看!暴露狂,你走开。”脸色微红,小心脏砰砰跳,江婉瑜伸手推搡着。

可掌心一阵结实冰凉的触感,令她一愣,垂眸一瞥,只见自己的一双手,完美的罩了上去。

只是手有点小,他的胸肌,竟一手无法掌握。

俯身凝视着主动撩起的小家伙,战北冥黑眸眯紧,“小恶魔,你这是按耐不住自己动手了?”

对视着那一双漆黑的黑瞳,男人温柔的气息故意撩拨着,令江婉瑜整个人一僵。

尤其是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竟莫名的让人沉沦,一双手好似被火山烧灼一般的滚烫起来。

“你这么会撩,莫非,跟陆子筠学的?”

调查过她所有的资料,自然不会忘记,她曾经名义上的未婚夫。

尤其是她的感情史,他更是无比关心。

可下一瞬,提到陆子筠的名字,只见原本覆在他胸口的那一双小手,莫名攥紧。

指尖不断加重的力度,用力捻着,令战北冥吃痛的皱紧眉头,“你……这是要玩坏它?”

垂眸瞥了瞥某一对胸肌,战北冥凝眉邪肆道。

江婉瑜一抬眸,看到自己的手竟然在……

瞬间松开手,直接推开轮椅上的男人,“你简直**!”

站起身来,背对着轮椅上的男人,此刻,江婉瑜的脑海里满是薄凉城那一个**的身影。

倏然凤眸眯紧,此刻,他究竟在做什么?在害死自己这个未婚妻之后,是不是和陈熙儿正玩的爽?

同为特工身份,那么,她的死,是不是跟薄凉城,以及组织有什么联系?

这样想着,江婉瑜迅速抓起一侧的衣服,在欲要离开的时候,回眸看向轮椅上的男人,“渣男,都不得善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