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顾此长冬顾此生]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姜旭顾长冬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3-15 23:06:08

[顾此长冬顾此生]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姜旭顾长冬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顾此长冬顾此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顾此长冬顾此生 即可阅读全文

《顾此长冬顾此生》小说简介

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主角是姜旭顾长冬的小说是《顾此长冬顾此生》,本小说的作者是觅双所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顾长冬垂眸,不置可否。皇后才刚松了一口气,便又闻顾长冬道:“可很快,就不是了。”说着,她将目光放在姜旭身上,似笑非笑。在大司马府,顾长冬甫一决定假孕,她便已开始调养身子,甚至动用了民间秘方。只要与姜旭。火爆新书《顾此长冬顾此生》由觅双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旭顾长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为人不齿的青楼女,后来成了他的太子妃,再后来,成了他的胞姐。一场偷龙转凤,害他满门皆屠,他说过要予她和暖旭日,可最后,只剩一场又一场的皑皑长冬。在那短暂的余生里,顾长冬走过一步又一步,冬去春来,终究笑话一场。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即到年下,草草给顾准定了个日子,便要抬棺出殡。

出殡的前一晚,顾长冬扶腰到了前厅,想为顾准尽最后一份心思,却不想,见到了书娆。

书娆很像她,一双美目,顾盼神飞。

或者,是她一直很像书娆,所以才得姜旭垂青三年。

顾长冬警惕地向后一退,道:“你来作甚么?”

书娆眼中波光流转,一步步地逼近了她,最终视线锁在了她隆起的滚圆小腹上。

她一伸手过来,顾长冬脚下一扭,便疼得跌倒在地。

书娆咯咯笑了两声,却不再有所动作,转而抚摸着自己尚且平坦的肚子,“真是造化弄人啊!”

“顾准当日为了姐姐,竟还想要取我性命,只是可惜,今日躺在这里的,竟会是大司马……”

书娆咯咯笑了两声,极为敞怀模样。

顾长冬心中咯噔一下,攀着门框缓缓起身。

“姐姐还不知道罢?也是,堂堂大楚战神,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她哀叹了一声,似乎真为顾准的死而惋惜。

书娆继续说道:“可惜啊,顾准生前护不住你,死后,也一样……”

顾长冬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书娆已然转身,疾步朝着那漆黑棺木撞去,口中大声呼喊着。

姜旭赶来时,书娆面容扭曲,躬身倒在地上,身下淌了一滩血迹,而顾长冬,则是扶着门框,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儿滚落,像是才刚使了极大的力气。

明眼人一看,便知是发生了什么。

“顾长冬!”

他低喝一声,脚下踢翻了炭盆,那烧得正旺的木炭便直直冲顾长冬滚去。

火星子溅到顾长冬的脚背,疼得她倒抽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姜旭的话钉在了原地。

“储妃顾氏,谋害皇嗣,传孤喻令,将其收押,不许任何人探视。”

姜旭打横抱起书娆,从顾长冬身边掠过时,险些将她撞倒在地。

她拉扯住了姜旭衣角,像是抓住了最后一线希望,“阿旭,我没有害她,你信我……”

心底搅起激浪千层,姜旭眼刀子剜了过去,不由分说地定下了她的罪孽:“不是你,难道还是她自己害自己的孩子么?顾长冬,书娆她不是你,没有你那么狠辣。”

说完,也不给顾长冬辩解的机会,让人连拖带拽地将她拉了下去。

顾长冬已有八月身孕,孤身倒在顾家后院的柴房里,寒冬腊月的,凉意直从脚底窜遍周身,连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禁闹腾起来。

疼得无法,她勉力喊了几声,却听到随侍太医皆被姜旭传召过去,只为护着书娆的消息。

“您也不想想,这太子殿下宠着谁,谁就是个东西,太子不乐意见着你了,您今天就是死在了这里头,太子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奴才劝您啊,还是安分些,也别想着什么孩子了,太子可是储君,将来的天子,要多少孩子没有,您又何必现在来惹他老人家不高兴?”

话语如刀,狠狠凌迟着她的心。

她若是死了,姜旭可会回头看她一眼,余生会否记得她?

不会!

所以她不能死,她的孩子也必须活着。

顾长冬用手臂撑着爬到了门后,连连拍着那扇门,吼得声嘶力竭,“姜旭——”

屋外的人似乎走了,连嫌恶她的话语也消失得干净。

顾长冬双手被门上倒刺勾得血肉模糊,终于也是失了力气,瘫软在地。

“砰——”

屋门被踹开,姜旭逆着光进来,将倒在地上了无生气的顾长冬揽抱在怀。

“阿旭,书娆的孩子不是我害的,我没有推她。”

他愣怔了片刻,道:“我知道,她如今没事儿了,你乖些。”

顾长冬还欲说些什么,却再没有了力气,歪着头便倒在姜旭怀中沉沉睡去。

姜旭抱着她的手微僵,良久后,方才轻声道:“睡吧……”

《顾此长冬顾此生》 第6章 他山石,攻玉无心 免费试读

顾长冬垂眸,不置可否。

皇后才刚松了一口气,便又闻顾长冬道:“可很快,就不是了。”

说着,她将目光放在姜旭身上,似笑非笑。

在大司马府,顾长冬甫一决定假孕,她便已开始调养身子,甚至动用了民间秘方。

只要与姜旭同房,她有孕的几率极大。

皇后与姜旭的脸色同时黑了下来。

顾长冬不管。

三年前,玉娇楼内,她便已失身给了姜旭。

即便他们同母异父又如何?不管怎样,都改变不了她是姜旭的人这一事实。

那日头极大,光辉耀得人睁不开眼,顾长冬硬着头皮抄下一张又一张,身上烤得汗涔涔,周遭空气似也凝固。

顾长冬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一个简单的抬头动作,竟让她眼前一阵发黑。

脑袋沉重得很,倒下的那一刻,耳边传来姜旭的声音。

他说:“顾长冬,你别装死。”

阿旭,你别吵,我只是累了。

青楼女子爱上当朝太子,姐姐爱上胞弟,这一条条,都不为世所容。

可偏偏,却都叫她遇上了。

她以为,纵使无人理解,可姜旭会永远陪着她,只是如今,连姜旭也要将她抛弃。

……

顾长冬醒来的那日,顾准踏上了前往北境的征程。

她连鞋子来也来不及穿,打着赤脚,顶了大太阳,一路气喘吁吁赶到了宫门口。

终究还是没来得及赶上。

欺君大罪,罪及九族。

顾准于此刻被遣出,多少有她的缘故在里头。

顾长冬扶墙喘气,甫一抬头,便撞入了姜旭幽深的眸子里。

姜旭弯唇一笑,只是眼底却泛着森然寒意。

“顾长冬,孤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倘或你自愿离开……”

话音未落,却已被顾长冬打断:“姜旭,即便是死,你也休想我离开。”

曾经多少誓言,怎么能够说忘就忘了呢?

“好!”

姜旭并未多言,只留下一个好字,却如来自地狱的诅咒,缠于顾长冬的脑海,挥之不去。

这年冬天,战无不胜的大司马被漠北那帮夷狄困于雪山。

雪崩了,数万人马,全军覆没,无人生还。

消息传至京城,顾长冬忍不住惊骇,背过气去。

可姜旭却笑得开心,他到她床边,目光锁在她微隆的小腹上。

一语成谶,她当真有了身孕,即便,那晚之后,他再没有碰过她。

姜旭手还未抚上她的肚子,便已被幽幽转醒的顾长冬匆遽拍开。

“怎么?你害了顾准之后,下一刻,便是要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

顾准对姜旭起过杀意,哪怕姜旭,是这大楚唯一的一位皇子。

顾长冬不信,顾准的死与姜旭毫无干系。

姜旭冷笑,道:“怎么会?这可是,这大楚,唯一的血脉。”

她瞧得清楚,姜旭眸子里似有寒雪覆盖,冷得骇人,令她不由打了一颤。

“阿旭……”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