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美姬妖气无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机绝影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雨后有彩虹 2019-03-16 07:26:26

[美姬妖气无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机绝影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美姬妖气无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美姬妖气无限 即可阅读全文

《美姬妖气无限》小说简介

《美姬妖气无限》这本书让我想起了我可以变成鱼前期剧情有些相似,名字有时也有错误总体还是不错,希望作者加油。火爆新书《美姬妖气无限》是抱拙归园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机绝影,书中主要讲述了:夏机并没有剧烈挣扎,相反还安稳的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忍受着扑面而来的汗臭味。她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些和风细雨中温养的娇花,而是风里雨里踏来的坚韧野草,如果这些尚且不能忍受,那神力大将军之称也是徒有虚名。完结小说《美姬妖气无限》由抱拙归园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夏机绝影,内容主要讲述:古言版:力拔山兮气盖世,将军谋兮战疆场。无颜嘲兮一旨诏,红妆千里泪洒襟。鸠酒赐兮无言悔,天道怜兮转世生。春秋一美动天下,守心归一为己活。谋定后动风云转,屈伸自如活本真。大云国,忠犬与女王开启春秋时期新

精彩章节试读:

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斛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时间催人走,哪知心底盼?

夏机终于在云娘敦敦教导下穿得女装后亭亭玉立,再加上眉间英气飒飒,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喜公公恭迎在门后,尖细的嗓音细细唱道:“夏将军,时辰到了,该走了。”

云娘脸上喜气满满,眼里却是留恋,大云国没有了夏将军,不知道能安生到何时?

诶,她在心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却不敢在这大喜的日子里表现出来。

没有理会屋外喜公公的催促,细心地抚摸着夏机近日被她保养的乌黑油亮的发,一梳到底,口里继续念道:“九梳九子连环样样有,十梳夫妻两老到白头。”

一梳到底,发尾荡漾涟漪。

屋外喜公公嘴角微勾,眼角斜瞥,听着屋内云娘的吟唱,不屑冷笑,咱家倒要看看能不能白头?!

活不活不得过去还是一回事儿呢。

一旁角落里静静地放置着红木五彩点螺、上缀花鸟瑞兽碎珠的食盒,闪耀着皇家尊贵至极的幽幽淡光。

夏机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唇染胭脂色,泪沾一点眸,英气剑眉斜长入鬓,大红嫁衣着身,珠钗玉环叮咚,起身:“走吧。”

她夏机竟然也有穿上嫁衣的一天?!

感叹一身,推门出去,并没有忽视喜公公眼中闪过的冷意,夏机淡淡一笑,她怕什么?

这条命都是陛下的,尽管他爱要不要,关她夏机何干!

“慢!”

在她刚踏出门外一步,喜公公细声拦住,跟着手里紫绢一甩,眼神斜瞥:“夏将军,啊不!新娘子出嫁带剑不好吧?”

看似询问,实则警告。

夏机微微一笑而后点头,顺从摘下腰中佩剑递给云娘,拍着她的手,轻声说道:“云娘,临别在即,在下一穷二白,实没有珍贵礼物赠送于你,这把青锋剑乃我贴身之物,赠送与你,万莫嫌弃。”

云娘有些为难,但还是双手庄重捧过,眼角微微湿润。

“珍重!”

夏机一抱拳,决然转身与这座荒芜夏府作别,转而离去。

云娘站在身后并未迎送,而是双手捧着青锋愣怔怔地看着上空,艳阳高照,实是一个大好日子!

夏府外唢呐连天奏,大鼓震天响,鞭炮一阵阵,明明是喜色连天,但她心里却有些坎坷不安,看着上空,仿佛人眼在与老天对视,怎感觉这天要变?!

十里红妆,红艳艳一片。

大云国皇帝安排的的确尽心,人山人海,谈笑晏晏。

可夏机却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凉,双手轻颤,连红绸竟似都快拿不动,十指发白,勉强坐得轿中。

“起轿!”

夏机坐在轿中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等缓过劲儿来,耳边沸腾嬉笑人声早已消失。

一路走来,绝影丝毫没有出现,夏机心想可能他真的找到新的主人了吧?

这样也好,也好。

心中怅然若失,嫁到此生誓为仇敌的西突厥去,对历代夏家祖辈也不知是不是侮辱?

夏机正混混沌沌的想着,忽然感到轿身一停,外面响起喜公公特有的声音:“夏家娘子出来和都城道个别吧。”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夏机走出轿外,一看天原来都这么晚了,夕阳掩映下都城土墙上衰草萋萋,亭内蒿草深深,奇怪明明是春天万物复苏,怎如此破败?

说实话,夏机觉得她这前半生与都城并未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要说特别,恐怕也只有她小时候练武的那所小院子了吧,以及偷懒过的那座墙头和那日明媚的午后摇曳走过的少女。

夏机一转身就看到喜公公摆放好精致食盒,端来一杯酒,举至她眼前:“皇上御赐吐蕃进贡葡萄美酒,夏将军喝了吧。”

夏机看着喜公公手中玉质酒杯中摇曳荡漾的美酒,轻轻一笑接过,深紫色葡萄酒在杯中涟漪不断,映衬着夕阳倒是别有美感。

她似笑非笑,喜公公看着她也似笑非笑。

夏机仰头喝下,过猛喝酒深红色液体顺着脖颈缓缓流下,像是蜿蜒的血,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心里却苦涩异常:“多谢陛下厚爱!”向都城方向恭敬一点头。

吃侍女私藏的糖果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五岁还是六岁?夏机摇摇头,没想到今日还能尝到甜味,实在感慨。

“那咱们继续上路吧。”

喜公公一甩拂尘,继续骑马跟着花轿前进。

连夜快马加鞭,也不顾轿子内夏机是否受的了,颠簸着终于赶到西突厥与大云国边境。

夏机晕眩刚过,可以看出陛下为她安排的轿夫都是练家子,实在太抬举她了。

嗤笑一声,以她何等聪明,如何想不到陛下想要做什么,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雾霭刚散,曦光微亮,草木深的郊外已经变成荒凉无比的边境,夏机看着周围,以她军事眼光来看,四周开阔,眼界分明,的确是一个让人容易发现尸体的好地方。

恐怕又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吧。

喜公公薄凉的目光投射在夏机身上,寒的似冰。

夏机微微一笑,开口想要说话,没想到喷涌而出的却是红血浓稠,血花四溅,浸染沙尘与鲜红的嫁衣。

喜公公蹲下身子看着倒地的夏机:“夏将军,可不要怪咱家,咱家也是奉命行事。”一边用紫绢细心的擦拭着被血花溅到的苍白手指。

“还有,陛下说了,若你下去见到夏老将军,记得替他问好,而且黄副将现在过的很好。”

夏机原本将要闭上的双眼陡然睁大,望着上空。

喜公公细声细气的说着,起身随意将染血的紫绢丢在夏机脸上,嫌恶的再次擦擦手,“走吧。”

一阵马蹄轰鸣,惊起乌鸦阵阵嘶叫……

紫绢被黄沙晨风卷起,洋洋洒洒飘荡至身后的林径小道,直至刮落于正躲避无穷无尽追杀的绝影头上,绝影一拿下,大惊失色!

……

夏机硬生生撑着一口气,看着苍天,心里风云变幻,黄副将不正是父亲亲密的老部下么,那次狠狠把自己扔上马的也是他。

那次父亲被一箭穿心万马踩踏的最后一幕历历在目,转眼夏机已然明白。

有史以来最惨烈的战况是因为有人告密吧,黄副将官拜大帅也是因为顺利完成任务,还趁机赢得自己信任的原因吧。

夏机嘴角呕出一口鲜血,连动手指擦拭的力气也没有,可恨啊!竟然最后没有为父报仇,恐怕夏家可怜的宿命会在此终结吧。

眼望黑云压城的天空,微微一笑,陛下,你收军权,灭夏家,还妄图将她的尸首扔在此地挑起两国战争,贪心不足蛇吞象,你早晚会后悔的!

夏家愚忠的历史终于结束了,夏机释怀一笑闭上了眼。

《美姬妖气无限》 第十八章 你这神色倒是有趣 免费试读

夏机并没有剧烈挣扎,相反还安稳的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忍受着扑面而来的汗臭味。

她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些和风细雨中温养的娇花,而是风里雨里踏来的坚韧野草,如果这些尚且不能忍受,那神力大将军之称也是徒有虚名。

夏机是这样想,但上方的男人确是诧异的挑了挑眉,嘴唇微微抿紧,低着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夏机,眼中的复杂隐隐欲现。

怀中的精致女子…竟如此刚柔并济,不同以往。

首领列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被一只拳头狠狠撞击了一下,酸酸麻麻,说不上来的感觉充斥在心间。

他潜意识的压了下去这有生以来第一次陌生的感觉,总觉得莫名危险。

手中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勒住了眼前纤细的腰肢,狠狠禁锢在自己的胸膛之中,任由着狂风呼啸,衰草连连。

踢踏踢踏……

前方不远处传来马匹走动声,哼哧哼哧……

列嘴角微勾,眼中慢慢现出志得意满的神色。

看来对这次的收获很是满意,眼尾扫了一眼平静的夏机,不知道为何她依旧丝毫不感到恐慌。

他摇了摇头,跳下马去。

顺势把夏机也轻轻从马上带了下来。

夏机也仅仅是身体微微一顿,随即平静下来,并没有露出自己身怀武功的迹象。

“这个女人,属于列!”

列把身旁的夏机宣誓性的往自己怀中一拉。

向在场的所有眼冒绿光的男人轻轻一扫,仿若狼王占有性的眼神不怒而威。

在场所有男人眼露惊骇,随即纷纷低下头。

不过其中有些人的拳头微微握紧,麻衣轻微抖动,而横肉大汉悄悄侧头,看了眼夏机,咬咬牙随即低下头。

列也不担心,说完以后看了眼四周,把夏机直接拦腰抱起向着附近的山林走去,脚步声铿锵有力,不容置疑。

其他人互相看了一眼,紧跟着列慢慢的走了上去,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虎落后一步。

只是自顾自的想着今晚大哥会不会一时高兴赏赐下来这绝色美女,好让众人也尝一尝鲜。

夏机透过列的身侧自然看到了落后几步保持距离的土匪们,挑了挑眉头。

没想到真如自己一开始想的那样,这个土匪头子倒是有威望的很呐。

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神,夏机自然也感受到了,不过她现在还没有要用美人计的想法。

她自然而然的皱了皱眉头,脸上稍带了些慌乱,就撇过头去。

顺便观察一下土匪窝里的山林地势,不知道与自己之前与那位剑客说的有没有冲突。

列大跨步的向前走着,随后注意到夏机的神态,余光瞥到了身后众人的异样,倒也没有生气,不过就是一个美女罢了,不值得与兄弟们大动肝火。

不过瞅到夏机的神色倒是哈哈大笑了两声,无所谓的双手斜斜的从夏机的咯吱窝里放下了双手,顺便吃了一把豆腐,说道:“你这神色倒是有趣!”

夏机倒不知道自己紧张的神色哪里有趣,只要不让他发现自己是装的就好了。

“下来自己走吧,身为我的女人可不能太过娇生惯养,哈哈哈哈哈......”列拍了拍夏机的**,哈哈大笑。

夏机突然受到轻薄,心里猛然一跳,差点转过身去,右手也随生前的习惯摸向了腰腹右侧,想要抽出自己的青锋剑大杀四方,不过落手却是一空,脸上的神色凝了一瞬。

身后的众人却没有注意到背对他们的夏机是什么反应。

看到大哥如此快活,原本严肃的氛围早消散,一阵阵淫笑也紧跟着此起彼伏,眼里的绿光倒是消下去了不少。

不过这阵动静倒是惊起了山野早已安眠的野鸟,扑棱棱飞出一大片。

夏机刚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不料立马就被列按住肩膀硬生生转了过来,对上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你刚刚在摸什么?!”

夏机莞尔一笑,身子确是微微有些颤抖。

列看到夏机这般反应,倏地一声扯开夏机的腰带。

众人一看,笑声更加大了,心里想着自家老大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这般心急,不过能看一场活春宫也是艳福啊。

众人的眼梢眉角都溢满了春光,身周淡淡的青烟混合着惊起的野鸟倒是也看不出来什么。

列正盯视着眼前的夏机不放过她的任何表情。

夏机自然也如他所愿,脸上做出惶恐的神态,双手紧紧的攥住刚刚被列扯开的腰带,“你要干什么?”

“拿出来!”

列瞪着那双大牛眼,因为气急微微有些佝偻着腰,倒像是要讨债的小老头,右手张开冲着夏机。

夏机摇了摇头,心里虽然想笑,但是脸上没有显出半分神色,依旧惶恐的很。

列看着冥顽不灵的夏机,也不知道在生气什么。

只是一把拉着腰带把夏机拽过来,使劲别开夏机紧紧攥着的双手。

他倒是要看看她腰腹右侧藏着什么。

夏机微微松开手,神情有些无奈。

像是说你怎么像个要糖吃的孩子,原本惶恐的表情也不知不觉松懈下来,任由列左手按着自己,右手在自己腰腹右侧摸来摸去。

众人嘿嘿一笑,大哥心急的很呐,这美女还没到床上呢就开始摸摸了。

不过他们倒也乐见其成,只是觉得浑身酸软的很,想着夜里下山去找几个姑娘消消火,倒也振奋了几分精神。

列伸手一抽,看到手中白色的物件的,微微睁大了眼,意思是你藏了半天的东西就是这么个玩意儿?!

嗯哼,夏机不置可否,谁让这土匪头子疑神疑鬼来着。

列又看了手中的手帕两眼,心里想着贵女就是花里胡哨的东西多。

暗哼一声,挑了挑眉,想要把手里这团东西给夏机塞回去,不过手伸到一半就又硬生生的止住了。

看在夏机眼里,不知道这土匪头子到底想要干什么,夏机摆着一副悉听尊便的神情看着尴尬又气恼的列。

列想了想,又把手帕揣到了自己的兜里。

听闻这手帕可是贵女们长做定情信物的东西,自己留着可不能让这女子给他带绿帽子。

众人一副心知肚明的眼神,不就是想让人家心甘情愿嘛,大哥心眼倒是贼多。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