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楚云瑶的小说[凤唳九天:后临天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一抹晨曦 2019-03-16 07:33:42

主角叫楚云瑶的小说[凤唳九天:后临天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凤唳九天:后临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凤唳九天:后临天下 即可阅读全文

《凤唳九天:后临天下》小说简介

写的太好 更新太慢啦 希望不要小说不要太长作者加油。热门小说《凤唳九天:后临天下》由俊姐姐所编写的穿越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云瑶,书中主要讲述了:当楚云瑶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时,只觉得身上寒颤颤的,好像是被人丢进了冰水里一般。她强忍着脑中一波一波炸开的回忆,算是初步搞清了现在的处境,四下的打量了下坤宁宫里徒有四壁的荒凉景象,想着哪怕记忆里没有废后。主人公叫楚云瑶的书名叫《凤唳九天:后临天下》,它的作者是俊姐姐创作的穿越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少女因为失足摔死,一朝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古代皇后身上,寒冬腊月里那身躯的前主还在被人欺负,除了冷,就是彻骨的冰寒。自古后宫纷乱多,于是少女为了活命和解气,一路开始了披荆斩棘的斗智斗勇。

精彩章节试读:

楚云瑶从正仪殿出来的时候,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

对她一向温和的祁高彦露出了皇帝威仪的时候,果然是压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祁高彦是当真信她还只是欲擒故纵,楚云瑶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只能自己这边抓紧把鸾妃的狐狸尾巴揪出来,也好洗清了自己身上的罪名。

鸾妃一直以来就和她不对路子,可是这等事情,鸾妃行事一向谨慎,想要让她自己露出马脚,怕还是要费一番工夫。

这么沉思着,便走回到了坤宁宫宫门口。

楚云瑶抬头一看,只觉得这坤宁宫外面的宫人似乎多了一些,还都是生面孔。

她信步走进去,便看见了鸾妃坐在她的位置上,等着她过来,好像自己才是这后宫之主一般。

又来找收拾?

楚云瑶冷笑着看像鸾妃那高高肿起、被纱布包裹的膝盖,笑嘻嘻的道:“妹妹的腿好得差不多了?又怀念起我那玉如意的滋味了么?看来你还真的是个受虐狂啊!”

意外的是,这次鸾妃并没有暴怒发作,她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后还是强自定了定心神,一拍扶手,怒道:“大胆楚云瑶,竟敢伤害皇上!现在还敢在这里耀武扬威,你是不是疯了?”

原来是来倒打一耙的,楚云瑶心中一片雪亮,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三两步便上前一把把鸾妃从座位上拽了下来,像是丢一条死狗一样丢在了地上。

看着鸾妃的腿还没好利索,在地上痛苦挪动的样子,楚云瑶一分怜悯也无:“伤疤还没好呢,就开始妖言惑众那一套了?我伤害祁高彦,我伤害祁高彦对我有什么好处?”

鸾妃尖叫起来:“你还敢直呼皇帝名讳!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楚云瑶一步一步接近地上瘫倒着的鸾妃,笑容逐渐变得诡异,有些人还真是不知死活,自己送上门来了居然如此嚣张跋扈,还要在别人的身上泼脏水,可真是这后宫奇葩中最不可多得的一朵啊。

“到底是谁伤害了皇上,你自己的心里明镜似的!”楚云瑶冷哼一声。

鸾妃今天的样子十分反常,竟是没有歇斯底里,反而挤出了几滴假惺惺的眼泪出来:“皇后,我知道你对我一直存有偏见,又因为皇上宠爱我而迁怒于皇上!大可不必啊皇后,只要您一句话,臣妾会自己离开皇上!还请您能放过皇上!”

什么乱七八糟的?

楚云瑶冷冷地看着鸾妃表演,宫人们都守在外面,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她就算再卖力又能表演给谁看?

楚云瑶冷冷一笑,觉得对这白莲花下手太轻,实在是不够解气。

于是看着四下无人便脱了花盆底,用那高跟鞋一般的底部轻轻拍着鸾妃的脸:“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以为我会原谅你对我不敬?本宫断然不可能因为你的花言巧语而动摇,我这坤宁宫也不会有什么胆大包天之徒听得见你的诉求,更不可能有人信了你这蛇蝎妇人!”

倏然间,坤宁宫正殿雕龙刻凤的屏风后面,突然响起了一声强自压抑着怒气的声音:“皇后好大的阵仗,难道哀家便是你口中那胆大包天之徒!”

楚云瑶微微一愣,鸾妃已经趴在了地上嘤嘤哭泣。

转头看见一位宫装妇人在几位年长的嬷嬷小心侍奉下从屏风后面绕出来,那穿着很是不凡的妇人神色已经是差到了极点。

楚云瑶顿时像吃了黄连一样有苦说不出。

哀家?整个后宫里能够如此自称的只有太后了。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谁知道真的有人在这里偷听,还是这后宫中最最惹不起的一位?

她正想陪着笑说两句,那太后的眼神便冷冷地扫了过来:“给哀家拿下。”

几个嬷嬷应了一声就拎着拂尘冲了过来,楚云瑶赶紧灵活地一闪身左右腾挪躲着这抓捕,一面叫苦不迭地道:“我不是存心冲撞的啊!不要这么生气的吧!”

太后的声音十分冷漠:“冲撞是其次,失德是大事。皇后无德,直呼皇帝名讳,殿内脱鞋打骂嫔妃,如此与那诗经泼妇有何分别?”

楚云瑶一边四下躲闪,一边为自己辩解:“我这不是不知道您在么?而且我和皇帝关系好啊,关系好才互相这么称呼的啊!”

太后似乎是微微一滞,完全没有想到这皇后竟然是如此有个性,随后眼中便逐渐流露出厌恶和淡漠,后宫中如何容得下这样旗帜鲜明的人?

“就算哀家不计较你的这些琐事,你刺杀当今皇帝,也已经是死罪一桩。哀家念在你母家对江山社稷有功,不计较他们和你妹妹的连坐,只赐你一死,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免得多受皮肉之苦。”

在楚云瑶目瞪口呆之下,太后犹嫌不足一样地补充了一句,“不过你大可以放心,你死了之后,后宫还是姓楚。”

楚云瑶的眼神终于冷漠下去,要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了她,还要扶持她最讨厌的人正位中宫,今日之事必然不得善了。

她对着那几个想要蹬鼻子上脸的嬷嬷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以一敌四甚至是游刃有余。

她一拳打在一个嬷嬷的脸上,脸上漠然心中却是雪亮:“想要杀我?拿皇帝的手谕来!”

“大胆!你放肆!”见楚云瑶非但不知悔改,甚至动手反击,一向被人捧着尊着的太后是气得浑身发抖,也不顾自己的威仪,便怒喊出声。

太后来势汹汹,也必然是来者不善。

楚云瑶根本不想死在这寂寞深宫中,当然是要尽力保全自己,她欺身而上,又是一脚踹在了一个嬷嬷的胸口,噙着一抹清冷的笑站着道:“您如此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连真凶站在您的身边都不知道,我看您这个太后是白做了这么多年。”

《凤唳九天:后临天下》 第一章 放肆 免费试读

当楚云瑶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时,只觉得身上寒颤颤的,好像是被人丢进了冰水里一般。

她强忍着脑中一波一波炸开的回忆,算是初步搞清了现在的处境,四下的打量了下坤宁宫里徒有四壁的荒凉景象,想着哪怕记忆里没有废后,也差不多算是打入冷宫了。

冷风在窗外呼啸,楚云瑶只能抱着胳膊,缩在单薄的宫装里瑟瑟发抖。

她的目光扫过角落里一个装满凉水的木桶,刚思量着它的用处,就见一个宫女推门而入。

眼见那宫女走进来,抱着一大卷脏衣物,囫囵丢进角落里的木盆里,随后趾高气昂地哼了一声,见楚云瑶纹丝不动,不禁扬声道:“还请皇后把这些衣服给洗了,若明天还未洗干净,就莫怪奴婢手下无情了!”

楚云瑶冷冷地看着那狗仗人势的宫女,动也不想动。

宫女见楚云瑶依然没有动静,立马就恼怒起来:“还以为自己是皇后娘娘呢?你现在不过是掉毛的凤凰罢了,还敢在这装大小姐?”

见楚云瑶还是抱着胳膊坐在那里,她张嘴还要再骂,抬头却正对上一双清澈明朗的眼眸,在料峭寒冬的风声中似乎带着无尽的冷意。

仗势欺人的宫婢一时间被威慑住了。

缓过神来之后便更是恼羞成怒,扬声骂道:“你不过是个罪人,也敢在这里给我脸色看!你算是什么东西!”

说着便要抬脚向楚云瑶踹去。

楚云瑶的速度比她更快,一个翻身便撑地站起,反手便一个耳光掀了过去。

不管这里是哪个朝代,或是哪个宫廷,只要皇后还未被废,她就一定是这宫里最尊贵的女人。

别说只是一个小小宫女了,就算是她背后的人站出来,楚云瑶的身份也完全可以照打不误!

那小宫女一时间被打懵了,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脸不可置信,这还是那个懦弱的皇后吗?

或许是作威作福惯了,那宫女色厉内荏道:“你竟然敢对我下手,等我禀告了娘娘,到时看你......”

老娘上辈子被恐怖组织欺负跳了楼,穿越了难道还要被一个狗仗人势的东西欺负?

这么想着,楚云瑶不等宫女话说完,左右开弓又扇了十几个耳光才停手。

血液一滴滴的从那宫女的嘴角流下,楚云瑶这才慢悠悠地找了个干净的椅子坐下,冷然道:“放肆。”

“朕看,是你在放肆。”倏然间坤宁宫的烛火大亮,好大的仪仗阵仗从宫门口传来。

楚云瑶最是乖觉,在听见这声“朕”之后便规矩地跪下行礼。

在她膝盖落地的瞬间,只见一袭黑色虬髯镶金边的长袍边角,从眼前的织金镂花砖地上滑过,淡淡的龙涎香只扑鼻翼。

皇帝大约是觉得有趣,声音倒也松快:“朕命令皇后静思己过,皇后怎的还在这责打宫女?”

楚云瑶老实地跪在地上,瞥了一眼旁边满脸血泪的宫女,不卑不亢的道。

“臣妾的手长年累月泡在冰水里,已经起了冻疮,而且没有合适的衣物和被褥,冻伤的创口愈加严重,再加这贱婢的处处打骂而浑身伤痛。这次臣妾实在无法忍受,所以给予了她点教训。”

那宫女见风使舵的本事倒是快,连滚带爬地就到了皇帝跟前,一个劲地磕头:“皇上明察,皇上明察,都是皇后娘娘拿奴婢撒气……”

楚云瑶看着那白莲花的表情就觉得心烦,脱口而出:“你扯什么犊子呢?”

这话一出口便后悔了,只好用尬笑掩饰此刻的崩溃心情。

皇帝头上戴着的九宝龙垂帘微微一颤,仿佛初次认识这位皇后一般。

“臣妾是丞相府嫡长女,自幼便进宫服侍皇上,不敢奢求举案齐眉,只想能独善此身与皇上白头到老,不想如今处处受辱,给家门和皇室蒙羞,实在是臣妾的过错。”

楚云瑶跪在地上,语速平缓,外表看上去镇定自若,熟不知她的心里早已在腹诽皇帝。

老娘从小就跟你睡了,一夜夫妻百夜恩,身份就摆在这儿,更何况,要是想继续支配我老爹,怎么样都得给我面子吧?现在处处被人压迫,以后再把事情闹大了,惹怒了楚家,皇家也是很头疼的。

楚云瑶内心的争议心理皇帝并不知晓,可从楚云瑶现如今的表现来看,倒着实令他一惊。

这小女子何时这么会说话了?字字句句都把事情往自己有益的地方去引,话语间却是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皇帝看着那在简陋宫室中依旧挺拔秀丽的身姿,没忍住嘴角的笑意,挥挥手道:“来人,把这狗奴才拖去杖毙了。”

那小宫女的脸色立即是煞白一片,她只是想着能讨好权势滔天的那边,却没想到现在就要丢脑袋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