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逍遥公子在都市]免费试读 主角叫唐伯虎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夜的海 2019-03-16 07:41:32

[逍遥公子在都市]免费试读 主角叫唐伯虎的小说免费试读

《逍遥公子在都市》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逍遥公子在都市 即可阅读全文

《逍遥公子在都市》小说简介

情节还是不错的,希望接下来也是这样。新书推荐,《逍遥公子在都市》由秋叶梧桐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伯虎,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一晚,唐伯虎与母亲莫心莲聊了很久,直到油灯逐渐地变弱,最终,熄灭掉,才各自回去歇息。唐伯虎的房间非常之窄,除了摆下张床和一张桌子外,便没有更多的空间了,躺在硬梆梆的床榻上,唐伯虎却是思绪万千。生活,。《逍遥公子在都市》是秋叶梧桐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逍遥公子在都市》精彩章节节选:一代才子反穿都市,折枝美人的风流温香人生。琴棋书画运用到现代更加吃香,异能古武尽说恩怨情仇。冲冠一怒为亲恩,极品保镖戏美人,独挑北醉红颜,伯虎闹东京,留下秋名山的神话,世界军演扬炎黄之威,珠峰之巅揽尽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刀疤男子的一声令下,从中跳出了十多名大汉,狞笑着冲向唐伯虎两人,其势之猛,犹如猛虎下山一般,要将唐伯虎两人吞噬掉。

“慢!!”关键时候,唐伯虎一喝,声音如阵天之雷,一下子让冲过来的大汉忽地一顿,“大家冷静一点,万事好商量嘛!”唐伯虎见大汉们停了下来,仿佛是挺满意自己的吼声似地,笑了笑,道,“真的,大家不要为了死老大这鸡毛蒜皮的事情伤了和气啊!”看来唐伯虎这厮还不清楚,别人就是因为他这句话而要将他碎尸万段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商量个屁!给老子废了他!”刀疤男子呸地一声,旋即示意大汉们赶紧动作。迟一分钟打扁这小子,自己便要被他气多一分钟啊!刀疤男子狠狠地盯着唐伯虎,我看你的身手跟嘴皮子比起来,哪个更厉害?刀疤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冷漠的奸笑。

“靠!来真的啊?!!”唐伯虎见众人来势汹汹,旋即是赶紧回头,退回几步,其实,唐伯虎的意思是,靠近点那女子,好方便自己保护她,毕竟,自己还欠她的一搭之恩!但是,唐伯虎的这般举动,在别人看来,却是另外一回事了。大汉们汹涌而来,唐伯虎掉头就跑,还是跑向了一个女子的旁边,根本就是懦弱,加上软饭啊!

“姑娘你”唐伯虎刚一开口,便是被女子将手一摆,一副明白的样子,示意其不用说了。

“你躲来我身后吧!”虽然红衣女子非常鄙视懦弱加无能的男子,但是,毕竟此时自己跟唐伯虎是同一阵线,战前不丢弃兄弟,这是红衣女子一贯所受到的教育。也不知道女子出身什么家庭,竟然是受这种教育。

“啊????”唐伯虎一下子愣神了,止住了脚步,没听错吧,这女子竟然叫我堂堂唐伯虎躲在其身后?唐伯虎很怀疑自己的听力了,旋即愣住不动。

这个样子,在其他人看来,却又是另一个想法了,这小子,别看他刚才说得厉害,夸夸其谈,关键时刻,竟然是个草包啊!应该是连草包都不如!这不,就十几个大汉冲过来,便吓得动弹不了了!鄙视之!鄙视之啊!

红衣女子眼神更是闪过一丝鄙视之色,但是,此时也不适宜多说,便把鄙夷的眼神一收,跨步上前,越过唐伯虎,站在唐伯虎的前面,眼睛直盯着来势汹汹的十多名大汉,毫无畏惧之色。“自己小心一点!”红衣女子还是非常人道地提醒了唐伯虎一句。

唐伯虎此刻的想法就是哪里有豆腐卖,自己买块豆腐撞死算了!这是哪门子出现了差池啊?红衣女子眼神里露出的那丝鄙夷之色当然瞒不过唐伯虎。但是,唐伯虎正是因为这个而感到疑惑,我唐伯虎从拦车上路,到洞悉车门之奥妙,再道刚才对阵百人而面不改色,这为什么,此女子还鄙视我呢?难道说,这个时代的人都那么厉害?

可是,据唐伯虎的观察,这冲过来的大汉们个个都脚步虚弱得很,简直是不堪一击!但是,红衣女子竟然还叫自己小心,这摆明是瞧不起自己啊!

唐伯虎心里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着,没有留意到,身旁,红衣女子已经是跟黑衣大汉们交起了手了,红衣女子虽为女子身,身手却丝毫不弱围攻她的任何一名男子,按照唐伯虎的眼光,这红衣女子的武艺勉强算得上是花拳绣腿了!

“哎!这招怎么这样,出拳再低点,不就打到其要害了吗?愚蠢!”唐伯虎一边看,嘴里一边是慢慢嘀嘀咕咕。

“闪啊!哎呀,明知道力敌不成,竟然不会先避其锋芒,再出其不意反手攻击,愚蠢!”

“追击啊!打了一拳就不管了?一点战斗意识都没有,乘胜追击都不会,愚蠢!”唐伯虎在短短地几个呼吸间,就给了红衣女子三个“愚蠢”的评价!

正在此时,刀疤男子见得唐伯虎犹如呆子一般看着战况,嘴唇还害怕地上下颤抖不停,心里更是一阴,冷笑地示意两人冲上前,将唐伯虎拿下!随即,眼神便重新看向了红衣女子的方向,眉毛反而是微微一皱,红衣女子虽然在唐伯虎眼中是破绽百出,但是,对阵她的大汉们可就不这样认为了,十几个人围攻一女子,已经是够丢人了,更没面子的是,竟然还隐隐落了下风!

同时,刀疤男子也是疑惑,这女子究竟是什么来路。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们的地盘,凭借着其姿色吸引了自己的老大,然后两人喝酒之时出其不意划破了他们老大的喉咙,可谓是狠辣至极。旋即,竟然是镇定自如地走出去,开着车大摇大摆地走了!若不是有小弟有事情去找老大,其余的人,都还以为老大喝酒喝到醉了才趴在桌子上呢。

接到消息后,刀疤男子旋即是带人追赶红衣女子,本来以为她人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却是没有料到,这女子竟然蠢到开着车在大路上大摇大摆地跑着,刀疤男子顿时是召集人马,上演了一场公路大追逐的好戏!

其实,说句心里话,刀疤男子更加感激红衣女子将他们老大给干掉了!因为,这个世界上,谁不想当老大,凡是有野心的人,都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而刀疤男子,其实心里已经是盘算着如何回去整顿残局了。尽力追赶女子也是故作姿态,让手下的兄弟认可自己罢了!本来女子的车越走越远,刀疤男子还可以顺水推舟,放了她一马,然而,却在他们正打算打道回府之时,却是注意到红衣女子的车发生了意外!

无奈啊!总不能眼看着“大好机会”而放弃吧?再说,手刃杀老大的仇人,也为自己跟其他几人争夺老大之为增添了一个重重的筹码!

刀疤男子眼睛是看着前面,然而,脑子里却已经是转了千百下,嘴角,更是露出了一丝冷意,“再上十位兄弟!”刀疤男子喝了一声,心里冷哼,再能打又怎么样,人海战术,照样可以干掉你!凭借着这上百名兄弟,刀疤男子可谓是信心饱满。

“碰!!”又是硬碰硬的一记攻击,此时,红衣女子稍稍退了几步,嘴里呼着粗气,刀疤男子的想法非常正确,红衣女子即使再能打,体力也是有限,而且,身为一个女子,体力更力量上更不能跟男人相比,所以,久战之下,红衣女子似乎已经是出现了难以招架之势了。

然而,此时唐伯虎心里更加是不平衡了,眼睛看着狞笑着冲下自己的两个人,顿时心生一种屈辱之感。这也太瞧不起人了吧?连对付一个区区女子,都动用了十几二十个人,而对付自己,却只是派上了两人!

唐伯虎目光打量了一下上前的两人,似乎除了笑得够狰狞之外,全身上下没一处可以吓到人的地方,一个是瘦如柴骨,一个是胖像肥猪,显然是这一百号人中,居于下下游的人物,可以说是临近淘汰的了!

“靠!!”唐伯虎双眼一闭,我唐伯虎何时沦落到这般地步啊?瞧那两小虾米的表情,似乎觉得来对付自己还是大材小用了!“天”唐伯虎刚打算怒喊老天,声音却是戛然而止,他可不想再被老天爷的情人的雷劈了!

“你喊天喊地都没有人来救你了!”此时,瘦猴跟胖子已经是冲到了唐伯虎的跟前,正好听到了唐伯虎的一声大喊,瘦子旋即是不屑地说道。

“就是!”胖子的声音显得格外洪亮,脸上突然是拱起了一副笑容,满脸的肥肉直将其脸上的五官都遮盖住了,“嘎嘎你叫啊!今天你是叫破喉咙都没有人来救你了”胖子的笑容竟然是变得猥琐起来。

“呕”唐伯虎只看到一脸的肥肉朝着自己猥琐的奔来,忍不住心中的呕吐之感,旋即是掉头跑到一树底之下狂吐起来。这遇上的,都是什么人来着?唐伯虎心里纳闷之极,耳朵里却是传来了瘦猴的娇羞声音,“咦胖哥,你该不会是看上这小白脸了吧?要背着人家去找别人啊?”瘦猴一副我不依的样子。

“呕”本来唐伯虎已经快要重新站起,却又是猛地吐了起来,有完没完啊?想不到,现在的时代,连断袖之癖都那么光明正大地拿出来说啊!唐伯虎可是不敢想象,在明朝,要是某人被人得知是得了断袖之癖的话,就算是没有拉去浸猪笼,也得饱受万夫所指啊!好好的有女人不要,两个男人搞在一起,什么玩意儿嘛!

此时,瘦猴是努起了小嘴,蛮腰一扭,好一副生气的娇态!好一个人妖的代表作!而胖子呢,则在一旁不停地哄着瘦猴,“我只是看他长得漂亮,忍不住调戏了一句,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胖子信誓旦旦地在瘦猴面前发誓道!

“喂!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啊?”唐伯虎再也忍不住了,强忍着呕吐之感,跨前两步,旋即是大声问道。

“小子,那么大声想找死啊!”此时,胖子一脸温柔地看着瘦猴,一副让你受惊了的模样,遂即掉头,“别以为你长得漂亮,老子就不敢打你了!”

同时,瘦猴嗲嗲的声音也是传来,“打他打他”

“忍不住了!”唐伯虎实在是受不了这两人了,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没等瘦猴跟胖子反应过来,便是左勾拳一个,右勾拳一个,电光火石之间,竟然是将两个人干翻在地,瘦猴跟胖子本来都不将唐伯虎这胆小鬼放在眼里,所以根本就无防备之心,也没有想到唐伯虎的力气如此之大,直接给了他们一拳后,锥心的痛感竟然让他们一下子站不起来。

同时,唐伯虎还得理不饶人,见两人趴在地上,更是加踹了几脚,“他***”唐伯虎一边踹是一边大骂,“老子生平第二恨的就是别人夸我长得漂亮!”一个大男人,被人夸漂亮,当然是受不了!而且,唐伯虎位居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其相貌自然是上等之选,皮肤嫩白得跟女子一般,偶尔被人称漂亮也属正常!

“哎呦”胖子此时是被唐伯虎格外地照顾了一番,忍不住痛得大喊出来,若不是一身的肥肉当挡箭牌,恐怕此时也是晕了过去了吧。

“幸亏我没有说,”相比之下,瘦猴刚开始却是没有受到唐伯虎多少的脚底攻击,心里暗自庆幸,祸从口出啊!瘦猴今天可算是学到了一个道理了!

但是,没有庆幸多久,瘦猴忽地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开始疼痛起来,“啊!!!”瘦猴大嚎一声,也来不及闪躲,心里更是愤愤不平,我可没有说你长得漂亮啊!瘦猴此时可谓是一肚子的委屈,怎么可以迁怒到我身上呢?瘦猴的嘴巴下意识地怒了一下,人家不过是吃醋罢了,这都不行吗?

“他***的!!”此时,瘦猴感觉到身上的脚踹得更厉害了,如暴雨般朝着自己洒下来,耳朵里模模糊糊继续传来了唐伯虎的骂声,“老子第一恨就是人妖!!!!”瘦猴一怔,旋即是干脆利落地晕倒过去。

《逍遥公子在都市》 第一篇 初临都市 第12章 又大又软 捏着够爽 免费试读

这一晚,唐伯虎与母亲莫心莲聊了很久,直到油灯逐渐地变弱,最终,熄灭掉,才各自回去歇息。

唐伯虎的房间非常之窄,除了摆下张床和一张桌子外,便没有更多的空间了,躺在硬梆梆的床榻上,唐伯虎却是思绪万千。生活,无疑会给人增添些许的烦恼。如今这个年代,唐伯虎不知道自己的画还可不可以卖到明朝时的天价,还有

唐伯虎就这般左思右想,模模糊糊地入睡了。临睡之前,唐伯虎下了一个决定,如今是七月份,距离开始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自己一定要出去闯荡一番。一是赚钱养家读书,二则给自己机会认识这个现代的世界。

时间匆匆过了三天,这三天里,唐伯虎没有去做其它事情,就待在家中,陪陪母亲,给妹妹检查一下功课,唐伯虎的妹妹唐月高一刚结束,九月份就升高二了!一家三口过得其乐融融。

一天前,唐伯虎跟母亲提出了要出去打工赚点钱的请求,莫心莲想了一下,也答应了。儿子长大了,也该出去见识一下,虽然心里有点不舍,但是,儿子的前途才是最重要的。

晋城火车站。

黝黑而坚硬的长长铁轨不知道压碎了多少离乡外出人的梦,站台上,什么时候都是人潮汹涌,有依依不舍离别家人的,有翘首等待亲人回乡的!一辆火车的来回,带来牵去了两种迥然不同的心情。

此时,站台一角落。

“小枫,出门在外,一定要记得照顾好自己,凡是不要意气用事,要懂得忍让,家里的一切都别担心,还有,在外面如果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委屈的话,记得跟妈说”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唐伯虎的眼里已经是噙着泪水,但强忍着不让它掉落下来。他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一位母亲对儿子的关心,这番话,母亲在家里已经跟他说了好几遍了,但是这种话,作为母亲,往往要跟儿女讲一辈子,儿女,也情愿用心地聆听一辈子。

“放心吧!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跟妹妹也要注意身体。”

“哥,一路顺风!”唐月此时眼珠都红了,含泪道。

“再见!!”

站台上,道别的声音此起彼伏,处处充满了情,处处满是心酸,泪水洒满了站台的每一个角落,浸没了许多游子的心。

唐伯虎毅然转身,手里拿着母亲花了一天时间给他准备好的东西,一个袋子,一块平安符!消失在茫茫人潮中,莫心莲与唐月泪浸着脸,听着刺耳的铁轨摩擦声音,一团白烟升起,长长的火车,很快,便消失在了地平线之外

唐伯虎安静地坐在位子上闭目养神,此番他要前去的城市,便是与他的大学同一城市,浙江杭州!这处地方,唐伯虎并不陌生,但是,也不熟悉。因为,他记忆中的杭州,是五百年前的杭州。那江南之地,成就了唐伯虎的风流才子之盛名。

“小枫,你此番去了杭州,要听妈的一句话,千万不要接近唐家的人!”唐伯虎耳朵里响起了前一夜母亲脸色凝重地跟他说的一句话,虽然不懂什么意思,但是,唐伯虎还是将它谨记于心。

“杭州唐家?”唐伯虎眼睛紧闭着,微微一笑,嘴角翘起,“不知道,比起本才子五百年前的唐府,又如何呢?”说实在的,唐伯虎对这唐家还提起了点兴趣。

火车快速地飞驰着,从晋城到杭州,火车的路程是一天一夜。唐伯虎从一上车便闭上了眼睛,脑子飞快地运转着,回想着当年的才子韵事,恍然不觉,自己的对面,坐着一位不折不扣的大美女!

此美女的年龄并不是很大,却穿了一身白领的着装,灵眸皓齿,睫毛若柳,口若樱桃,深蓝的制服显露出凹凸的身材。

此美女名杨月馨,说起来也挺倒霉的。本来买了张卧铺的位置,却临行时丢失了,唯有重补一张票,而且,卧铺的票已经没有了,于是阴差阳错,杨月馨便坐到了唐伯虎的对面。

这一路上车,杨月馨可谓是受够了众多色狼的目光了,那些男的见了她都如同恶狼一般,露出了邪恶的光芒,虽然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人作出什么事情,但是,但是那赤裸裸的目光,就让杨月馨厌恶不已。

幸亏对面这人还算老实,杨月馨看唐伯虎一脸清秀,紧紧地闭着眼睛,不向其他人一般目光似乎要将她撕开一般,心里轻轻一松,若是让她面对着紧紧盯着她的色狼一天一夜,杨月馨迟早崩溃。

杨月馨看着唐伯虎,心里稍稍安心,同时,也升起了丝好奇心,眼前这青年人,与她的年纪相仿,此时却一脸的深沉,宛如诸多心事一般。此时的唐伯虎就好像浑身裹上一层轻轻的雾,令人朦胧间看不清晰,杨月馨甚至有一股想要了解眼前这人的冲动。

唐伯虎恍然不觉自己已经被一美女盯上了,脑海中,还是一幅幅五百年前江南的美景美人。

“桃花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唐伯虎轻轻地吟起自己的作品桃花诗,宛如回到了当年置身于桃花林一般,吹着愉快的清风,把酒作画,吟诗作对!

眼睛没有张开,却是充满了迷离,此刻,江南第一才子的气质完全地显露出来,这种风流不羁,才华横溢的气质,才是真正的风流才子!此时的唐伯虎犹如一青山绿水里的仙乐一般,令人陶醉其中,不能自拔!这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即使是换了副身体,还是显露无遗!

这一瞬间,也只有杨月馨一人目睹,同时,心神也在一霎那间震动,“这要经过什么锤炼,才可拥有这般气质。”杨月馨心生一种错觉,眼前的青年就是一落难的王子贵族,虽然堕入红尘,却抹不掉那超尘的气质!又好像一位温文尔雅的才子,显露出才华横溢的锋芒!

杨月馨宛然不觉自己紧紧看着地盯着一男生是多么没有礼貌的事情,看来,唐伯虎一直自恋自己的才子魅力不能当假啊!果然是风靡万千少女。

然而,这份气质却只是维持了三两分钟,很快,杨月馨的眼里,唐伯虎又是出现了另外一副表情。

这下,王子该变青蛙,才子变流氓了!

杨月馨揉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就是刚才让她一下在迷失心神的贵族王子。

唐伯虎的脸上,一丝丝猥琐至极的笑容满溢出来,满脸的坏笑,与刚才的气质相比,简直就是有如天渊之别!

“这是同一个人吗?”杨月馨不敢相信。

此时,唐伯虎的脑子里,已经是回忆到了自己纵欢烟花之地的情景了!那曼妙的舞姿,俊俏的莺莺燕燕,让唐伯虎回味不已!唐伯虎号称第一风流才子,自然不是浪得虚名!相对于明朝学子迂腐的学风,唐伯虎的风流不羁,玩世不恭可谓是一大另类了!

“嘿嘿”杨月馨突然感觉周围的温度冷了几度,一声声猥琐的笑声从唐伯虎的口中发出,令杨月馨立即的警惕了几分。

“难道刚才是装的?”杨月馨顿时推翻了刚才心中唐伯虎的高大形象,似乎感觉到自己进了狼窝了,此时,唐伯虎的嘴角,更是微微泛起了一丝光芒,是口水!杨月馨仿佛看见了一位猥琐至极的大叔,在向自己招手,心里忍不住一阵冷颤。

“小翠来跟大爷我喝一杯!!”,对面还做着位美女。唐伯虎此时完全进入状态了,恍然不觉自己已经不是在怡红院,而是在开往杭州的火车上。

所以,唐伯虎今天注定了要给美女留下邪恶的印象了!

杨月馨的心里一阵发毛,耳朵里又是传来了唐伯虎的声音,“啧啧又大又软,捏着够爽!”无耻!下流至极!!杨月馨心里狠狠地暗道,同时,将唐伯虎拉入了不可接近之人的名单之列!

其实,这句话杨月馨还真是误会了我们的唐大才子了。唐伯虎号称风流而不下流,又怎么会当众说出如此之话呢?若是杨月馨能够穿越五百年,来到明朝的江南怡红院,便会发现真相了。

真相就是:怡红院里,唐伯虎坐在雅座上,手中拿起了一个大大的樱桃,啧啧称赞,又大又软,捏着够爽,吃着肯定回味无穷啊!

唐伯虎不知道着火车只是开了几十公里,自己在一美女心中的印象却是已经天差地别了!高大的形象轰然倒下

“臭流氓!”杨月馨对唐伯虎彻底失去了兴趣,扭头看着窗外倒退的物体,努力忘掉心中的不快,心中的烦恼的思绪,也立即是充斥着整个脑海,杨月馨的鹅柳睫毛,慢慢地,微微地皱了起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