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阮果祁晟[穿回古代当农妃]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但愿花开如初 2019-03-16 07:47:33

主角叫阮果祁晟[穿回古代当农妃]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穿回古代当农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穿回古代当农妃 即可阅读全文

《穿回古代当农妃》小说简介

一直都很喜欢打眼的书,情节文笔都很不错的,喜欢设定的主角人物性格,每本书都很棒。完整版小说《穿回古代当农妃》由红果粒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阮果祁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阮果早上还保持着双手合十的祈祷姿势,估计是对她昨晚验证的猜测还不死心。“姐姐,起床了。”小牛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伴着敲门声。阮果最终在敲门声中醒来。因为睡姿极其不雅,差点没从床上摔下来。早饭时,牛大娘看。经典小说《穿回古代当农妃》是红果粒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阮果祁晟,书中主要讲述了:脑洞大的出奇的都市少女阮果,一朝穿越却悲催的成为草根,纳尼,竟然穿越也是门艺术,为何别人不是将门之女就是尚书嫡女,邂逅的男主不是王爷就是皇帝,后来不是成为王妃就是皇后,为何到了自己这里却只能是村姑,隔

精彩章节试读:

听了大牛的话,牛大娘了然,随即道:“姑娘,这可不能随便说,冒充皇室,可是会被杀头的。”

“不是吧,这个皇室这么厉害,三代之类都是男孩,是不是有什么秘方或者药物之类的,这要是带回现代去江浙闽南两广一代,这可是一笔数不尽的财富,哈哈哈,至少解决了生男孩的问题,让他们想生女孩都生不出。”阮果在心里暗爽道,如果到时候有机会一探究竟岂不是发财了。

“大娘,这个姓只能皇室才可以吗?又没有申请专利,真是不讲理。”阮果知道古代一向如此,只是随口说着,她也知道大娘口中的杀头是决计不会的,对于一个村妇来说,她是不懂律法的,只能用杀头来表示事情的严重性。

“好吧好吧,不叫南祭阮果就不叫,我觉得我自己的名字就很好听,我叫阮果。”阮果直接说道。

之所以一开始给自己冠以国姓,并非她是个忘祖的人,因为一出生就是孤儿,这个名字还是孤儿院的院长周姨取的,对于她这个无父无母的人来说,名字只是个代号。既然不能用国姓攀亲,就还是用阮果,周姨起的名字自己也很喜欢。

最重要的是陪伴了自己十几年,如果在这里换一个称呼,别人喊自己时反应不过来,可就麻烦了。

“阮姑娘,你还记得自己家在哪里吗?”牛大娘关切地问。

阮果看出了她是真正关心,而不是担心自己一直想不起来赖在她家。

“家在哪里?这个问题怎么解释?难不成说成华夏,不知道他们接不接受得了。”阮果在心里泛起难。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家在长江边上的一个地方。”阮果答道,华夏文明发源于黄河流域,如果这里的人再细细追问下,自然自己会漏洞百出。

“长江是哪条河流?”大牛顺着他的话开始问道。

“就是我们村很大很大的一条江,我是个孤儿,不知道自己爹妈是谁,跟着村里的人迁徙来到这里,在路途中走散了。”对于阮果来说,这些情节简直随口捻来,丝毫不费力气。

只要把自己说成村民,和他们是同一类人,才能更容易引起他们情感的共鸣。本来自己就是孤儿,这点倒是没有欺骗他们。

“村民?”大牛疑惑地问出口。看着这个姑娘皮肤**,一看就不是做农活的人,村里的丫头们可没有她这样的好肤色,最重要的是她的举止大气,不扭捏,充满自信,这也不是村子里的姑娘身上有的东西。

“是的是的,因为我是孤儿,所以以前我们村每家每户都特别关心我,并没有让我做过农活,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阮果心道,这个大牛不是村民吗?不是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吗?怎么都这么聪明了。莫非古代人的智商都比现代人整体早熟几个梯度?

听了她的回答,想着这个叫阮果的姑娘看着也不像心恶之人,便也不再追问。

“娘,我去找弟弟去山上打猎去了。”大牛说完就又出门了。

牛大娘最后把阮果的头发梳成了两个髻,带着阮果去了村里找陈婆婆。出门时还不忘夸赞她长得真是标志。

村里的陈婆婆是个做针线手艺的老人,她手里做出来的衣服、鞋子和帕子,赶上了云南街头的民间艺术品,阮果只恨自己没有手机在身,这个陈婆婆在现代绝对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大师。

看着眼前的海棠红的布鞋,阮果上脚试了试,竟然意外地合脚。

“陈阿婆,这钱你收着,我给我们阮丫头换双鞋。”说着,牛大娘就掏出身上带的铜板。

阮果却是握住了她的手,之前换衣服时,牛大娘看过她的鞋子就说起要来陈婆婆家,一想就知道是来买鞋子的。虽说古代的针线活每个妇人都会做,但是有专门靠手艺吃饭的人,就如陈婆婆。

所以出门时,阮果将自己在现代穿的运动服带来了,此时正是拿了出来。

“陈婆婆,我这里有一套我自己设计的衣服,之前拿到衣服铺子请人做的,能不能用这个换。”阮果之所以以物易物,是因为她接触过很多民间艺人,在金钱和艺术品之间,他们会毫不犹豫选择艺术品,用来研究。

这件运动员的设计款式不知道对陈婆婆来说有没有研究或者收藏价值。也不是她不想让作为村民的陈婆婆这次买卖不成,只是想着先试一试,总不能一开始就花牛大娘家里的钱。

不由分说的拿出衣服,这个现代的布料在古代是根本没有的,还有防水设计,为了吸引人,阮果直接拿着桌上的水杯,说道:“陈婆婆,我这件衣服虽然不及您的手艺,但它的其特点在于防水,您瞧。”

说着,将水杯中的水缓缓倒在衣服上,只见水沿着衣服尽数流到地上。做完这一切,阮果将衣服拿到陈婆婆跟前,“您摸摸看。”

看着水珠毫无渗透地流在地上,衣服上一丝晕染的痕迹也无,陈婆婆和牛大娘都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此时衣服摸在手中,更是全无湿润之感。

陈婆婆精神奕奕的脸上更是显出了浓厚的兴趣,却道:“姑娘,你的衣服这么神奇,定是无价之宝,老婆子我的这双鞋万万是不值这个价钱的。”

陈婆婆的语气真诚,虽然喜极了这件衣服,想要好好研究下材质,但也觉得是面前的小姑娘吃了大亏,断然不会收下的。

“阮丫头,别这么见外,你自己的衣服你收着,这个买鞋的钱你大娘我还是出得起的。”牛大娘也开口,刚刚这个丫头的举动让牛大娘心里一动,是个自食其力不愿意给人添麻烦的善良姑娘。

“牛大娘,陈婆婆,这件衣服现在于我也没有用,真的,如果真的是无价宝我也不会拿出来换鞋子的,你们放心吧,如果陈婆婆愿意和我交换,还是我的福气呢,我从没有穿过这么舒服和这么漂亮的鞋子呢。”阮果笑着道。

这可是古代的民间手艺大师的量身定做**款呢。

最后阮果好说歹说地终于让陈婆婆收下了自己的衣服,漂亮的鞋子也穿在了自己脚上。

《穿回古代当农妃》 第十九章 等你说开始,我就开始唱 免费试读

阮果早上还保持着双手合十的祈祷姿势,估计是对她昨晚验证的猜测还不死心。

“姐姐,起床了。”小牛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伴着敲门声。

阮果最终在敲门声中醒来。因为睡姿极其不雅,差点没从床上摔下来。

早饭时,牛大娘看着阮果还没有起床,听大牛说今天还是她第一天授课,这么重要的日子,可不能去迟了,就让小牛去敲门。

阮果吃饭时,还哈欠连连。

“怎么了?是不是昨晚没睡好。”牛大娘关心问道。

“哈……没有没有。”又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后,阮果回答道。

昨晚阮果确实没有睡好,她可是穿梭在梦境与现实中,不对,应该是穿梭古今中,不管是梦中的二十一世纪还是现在生活的古代,对她来说都是真实存在的现实。

穿梭古今暂且不说,昨晚她验证自己特殊技能的心路历程要多崎岖复杂就有多崎岖复杂,最后还以空欢喜告终,这样丰富的夜晚,您想一想能睡好吗~~

“姐姐,你不用担心,今天我一定会好好唱的。”小牛说道。

“原来是以为我今天要授课了,因为担心所以没睡好。”阮果听到小牛的保证,反而一下子来了精神。

对,大家看到她这个样子,绝对都会以为她紧张了一个晚上都没睡觉。

不能这样,之前的牛皮都吹了出去,一定不能让人觉得自己怂,首先从形象开始。

“我先去换件衣服。”

阮果早上起床时,穿的是牛大娘拿给她的衣服,藏青色的布裙,虽然穿着也好看,但是今天自己精神不好,还是换一件吧。

阮果行动比思想还迅速,扒拉几口饭后,就进房换衣服,拿出了当初买鞋时,用防水运动服多换来的衣服。

一件樱粉色的对襟罗裙,下摆处还用深粉色绣了桃花,走动时像是在行走在片片桃花间。

阮果换好衣服出来,真是让人眼前一亮,粉色的衣服衬得她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如玉般光泽,之前没有睡好的无精打采此刻在她脸上竟是找不出一丝痕迹。

只觉得人面桃花,美人如斯。

“大娘,还要麻烦您帮我梳个头。”阮果不好意思地冲牛大娘吐了个舌头。她的头发本就不是很长,之前在现代也是不会打理,除了扎马尾和花苞,其他的花样更是不会。

更不要说是在古代了,之前有请牛大娘教过,毕竟不想每次梳头都麻烦牛大娘,可是奈何怎么学都学不会,好不容易记住了个简单的,但是在自己头上操作后简直惨不忍睹。

自己头顶上有没张眼睛,真是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梳的。本来,昨晚阮果想着睡觉时发型不拆下来,今天睡醒了还能接着用,奈何她昨晚做了一大堆高难度的动作,睡觉又不安分,现在头发真是有够乱的。

“客气什么,都是自己家人,自己的女儿我也这样梳。”牛大娘真心道,她完全把阮果当成自家人了已经。牛大娘不一会就给阮果梳了一个垂鬟分肖髻,搭配上她今天的衣服真是锦上添花,愣是把她本来五官的优势凸显到了极致。

“这样真好看。”牛大娘看着自己的满意的作品,当然除了发型,最重要的是被她打扮的人。

当阮果站在学堂院子里时,才知道牛大娘说的好看是到了哪种程度。

被院子里的学生盯着看她都快不好意思了,本来她还以为自己是不是穿得有何不妥,但转念一想,牛大娘肯定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后来阮果为了让自己彻底放心,走到了小牛面前,一眨不眨地盯着小牛的眼睛。

“姐姐,等你说开始,我就开始唱。”小牛真是个认真得小孩,自打昨晚交代完小牛今天让他上台唱歌后,只要阮果一靠近他,他就下意识地保证着自己一定唱好。

在小牛清澈的眼瞳中,看到倒映在里面美美的自己,阮果终于放心下来。而她放心的表情,自然被小牛解读为是对他唱歌的放心。

如果大川看到阮果这样照镜子,一定会骂她是个奇葩的。

果然,阮果在小牛那里得到确认后,瞬间气场全开,站在前面,清亮的嗓音响起:“感谢大家给我这个站上讲台的机会,与其说传授给大家知识,倒不如说是互相探讨,三人行必有我师,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一上来就这么谦虚的开场,定是不会错的,阮果想着在大家看来,自己只有十五岁,而且还是个女娃,自然不能像男一号、男二号那样真的有个夫子的样子,那样的话肯定会不得群众心的。

关于阮果年龄的问题,虽然她开始坚信自己在现代已经十九了,不可能来到这里逆生长,因为自己的身体和容貌一点都没有变化。最初,大牛让她称他为大牛哥时,说过她也只有十五岁,当时心里还因为自己显得年轻而开心不已。

后来,暗示性地问过牛大娘,没想到她也说自己绝对不会超过十五岁。她当时还问了,这里是怎么计算时间的,一年多久,牛大娘当时回答时是用祭年法,然后噗啦噗啦讲了一堆阮果现在都没记住也没听懂的。

“在我今天开始和大家探讨前,请允许我们先来听一首歌,我们就从这首歌开始。”阮果娓娓道来。

“让我们掌声由请小牛上场。”阮果换上了调动气氛的语调,并带头鼓掌起来,果然大家都跟着鼓掌。

小牛在大家的掌声中有些腼腆的上台。虽然这都是自己的邻居,但是像今天这样浓重地关注着他到时没有。

站在前面,阮果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小牛开始唱起了《三字经》,台下立即鸦雀无声,大家听得专注认真。

虽然这是古代,虽然律法和音律有些相似,但是《三字经》这个在宋朝出现的东西,看大家的表情就是没听过的,看来真是个架空的朝代无疑。

那要如何解释相似的某些东西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