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腹黑帝王放过我]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依依天枫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清风饮露 2019-03-16 10:26:14

[腹黑帝王放过我]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依依天枫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腹黑帝王放过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腹黑帝王放过我 即可阅读全文

《腹黑帝王放过我》小说简介

《腹黑帝王放过我》是非常不错的一本小说,作者描写细腻,人物形象生动,有些地方又略显幽默,想象力丰富。虽然有些人评论说套路老套,但是天下小说那么多,大纲相同是不可避免的,在旧套路的基础上创新就是值得推荐的……。甜宠新书《腹黑帝王放过我》是低眉流光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依依天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冰雪,冰雪,你怎么样,痛不痛。”打了一场的道尔冲过来,将她护在怀里,双眼焦急地看着她。冰雪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还没有怎么样呢?”还没有拼。站起来,她看着天枫,再一次赞叹造物主的奇怪,他竟然可以这样漂。甜宠新书《腹黑帝王放过我》由低眉流光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依依天枫,书中主要讲述了:“唉,大神们,我不说就好了,那个,借我一些春药吧。”依依觉得有些站不稳,月亮越来越厉害了。很多年以后,依依急得大叫:“天枫,女儿一不小心,把我的封住了,快来啊。”练什么咒术啊,还拿她来做试验。

精彩章节试读:

依依睁大了眼睛看着这里所有的东西,天啊,好像是哈利波特的魔术学样一样啊。

来来往往的人,有踏地的,有飘的,还有倒着走的。

咦,怎么没有骑扫帚的。

好厉害啊,是不是认真学了就会啊,她要学,女巫多厉害啊,骑着扫帚多优雅,还可以穿高跟鞋,而不是这站起来往后倾的什么绣花鞋,一点也不高。

好多帅帅的法师啊,有人个朝她笑笑。

依依迷得差点要流口水,伸出手打个招呼:“慢点飞啊,小心驾驶。”

“咚”的一声,那人一头撞在树上。

依依双眼圆睁,不可思议地说:“小道长,我好准哦,我可以预算,才说完,他就撞树了,好好的路不走,为什么要用飞的,这样不好啦,要是以后人人都飞,天上不乱成一团才怪。”

道尔拉着她的手,笑眯眯地说:“冰雪别叫我小道长,我是道尔。”

“小鬼一个,现在我们要去那里?”明明比她还小,为什么要叫他二师兄,她不爽。

这个翻版的李俊基还爱笑的,要是酷一点就更让人着迷了。

“冰雪师妹。”道尔有些不高兴了:“你现在要我保护着你呢?不然你就惨了。”有些幸灾乐祸,不过,他很愿意保护她。

依依吐了口气:“好吧,道尔美男子,你的法术行吗?”很狐疑啊。

他太小了,太俊美了,觉得是用来搞耽美的,而不是用来保护女生的啊。

道尔有些得意地笑,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这可是我爹开创的,现在由我叔叔,也就是我们的师父执行。我们这里还分为好几派的法术。”

“哇,还分派的。你是左派还是右派,还是蛋黄派。”她呵呵笑。

道尔脸上浮起三条黑线,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她笑成那样,准保没有好事。

“李冰雪,我跟你说认真的,你不听,你以前可以很嚣张,除了大师兄那门那派也不放在眼里,随时都去打败人家,不停地挑战。现在的你,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将你扁成蚂蚁。”

依依叉着腰:“唬我啊,我好怕哦。”晕死,李冰雪还给不给她活路走啊。

那么强干什么,还招惹事非,想死是不是。

她张大了眼睛看看周围,果然,好多不善的眼神都看着她,带着怨毒之气,一副要报仇雪恨的样子。天啊,她不要啊,放过她吧,她错了,她认错,打架不好,影响帮派形象。

赶紧跳上前去,抓住了小鬼的衣服,虽然看起来不强大,不过,好歹也能死在前面。

跟着道尔走进一道圆拱形弯弯的大门,外面看起来很小,里面却另有洞天一样,大得很,还像一个花园,还有流水,圆拱形的大大的石球在水里打转着,引起她的赞叹,还有一个大大的水晶珠,天啊,女巫必备啊。

依依跑了过去,大声地叫着:“道尔,看,水晶球啊,快来算算命。”好大啊,卖了一定很值钱,比电视里的道具要大得多,圆润晶透的,闪着柔和的光芒。

道尔翻翻白眼:“冰雪,不要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你又不是没有看过。”

“忘记了,快来给我念个法术说让依依回到二十一世纪,快念啊,不必问什么意思,问了你也不懂。”应该会很灵的,这里的生活太难了,还是回去。

李冰雪的魂,快快回来啊。

“你永远都回不去了。”一声苍老的声音从地上传出来。

依依吓了一跳,一低头,看到一只超大的蚂蚁,想了不想,一脚就踩下去,用力一扭,要将它灭了。

道尔吓得脸色苍白,赶紧抱住她:“冰雪啊,冰雪啊,千万不要踩,是师父啊。”

谁知道依依一下就脸色变得苍白,大声地叫着:“什么鬼蚂蚁啊,道尔,我脚好痛啊,帮踩死它,摇到水里去泡着。”还长刺的蚂蚁不成。

道尔吞吞口水,胆怯地看着蚂蚁,恭敬地说:“师父,冰雪她什么也不记得了,师父还是快快显回原形吧。”

只见那超大的蚂蚁在依依不置信的眼光中,慢慢的变成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一双睿智的眼透出晶亮的慧光看着依依:“真是什么也忘记了,连师父也想要踩死。”

依依合起张大的口,吞吞口水小声地说:“踩不死的。”他还刺到了她的脚。

他冷哼一声:“还要扔到水里去泡死。”

是很想,谁叫他要变成那样恶心的东西。

他瞪了一眼她:“跟我来。”

“哦。”她轻声地应着,这个师父不会是一个老顽童吧。

紧紧地抓着道尔的手,他摇摇头,拍拍她的肩:“别怕,进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

依依楚楚可怜地看着他:“你要等我哦。”

“我一定等你,去吧。”好可爱的冰雪啊。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发现到,那眼神,让他生起从来没有的保护欲。

依依走了几步又回头:“一定要哦。”要是他不在,她就惨了。

道尔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我一定等你,不要害怕。”他说等她,就一定会等她。

如此可爱可怜的冰雪,那他以后就要保护着她。

依依跟着进了一个像是洞一样的地方,才踏进去,自称是师父的声音就传来:“小心点,别踩伤了我的宝贝。”

依依不低头看还好,一看就吓了一跳,满地爬的是什么东东啊,圆头圆尾八只脚的。

他坐在一张桌子后,用着锐利的眼神看着她:“你是什么人?”

这恍然的一问,让依依吓了一跳:“我不就是你的爱徒李冰雪吗?”

“少来,爱徒?你根本就不是她,只有样子才是她的,想骗我,你还嫩得很。”他有些得意地说着。

依依叹了口气,看来这个法术很高深的老鬼是不能骗过去了,她小心地问:“师父,我以前有没有得罪过你?”

“什么意思?”他突然不懂了,怎么她会问上这一句话。

依依贼笑着:“你只要回答有没有就好了,这句话很重要的哦。”

他白眉挑挑,抚着胡子说:“没有。”冰雪可不知有多争气,几乎没有人能打得过她,为他赚足了面子。

“呵呵,那就好,好吧,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不是李冰雪,我无意中就到了她的身体里,什么法术的我一窍不通,如果你好心一点的话,就送我回二十一世纪,我还等着写文更文呢?”她很忙的。

他的脸色变得深沉起来,那疑重的气息叫依依都害怕。

过了好大一会,他才说说:“你永远都回不去了,你注定,就是一个天女,终于,轮回还是来了。”有些感叹,有些无可奈何。

说得依依是一头雾水:“我不懂。”

“以后你就会懂了。”他眼里写满了担忧,看着她,就她这样,行吗?是不是轮回,错了呢?

依依要抓狂:“我最讨厌人家跟我说以后的了,把我当小孩子一样。”

“你凶什么凶,我是师父,你才是死得最惨的,你就等着吧,等都会每个人都修理你。你记住,你永远都回不去了,你永远只能是李冰雪。”

她凶,他比她还凶,吼得依依摸不到东南西北中发白。切,她又不是打麻将,还中发白。

像是泄气的皮球,她自言自语:“我以后,就只能是李冰雪。好的,以后,依依再也不存在了,我只是李冰雪,一个不小心就跌错魂的李冰雪。师父啊,你老人家行行好,把我变成小小鸟好了,没有人认得我,我也能跑得快。”

“一箭就能干掉你了,变只鸟,你怎么不变只老鼠,钻洞好了。你以为,你就那么简单吗?不小心跌错魂。”就连他也算不出来呢?为了她的安全,就派道剑和道尔去将她接回来。

至少这里是练法术的大本营,那只妖敢近身。

她嘟着嘴:“冰雪才不要呢?老鼠多难看,师父,那你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法器借我用一用啊,我觉得这里也不安全啊。”

他一瞪她:“叫我天机师父,才刚来就想要我的法宝,你想得美啊。死在自已人手中,也好过让妖吃掉,不然传出去我的脸往那搁。”人老了,尊严很重要的。

她无力,哀怨地看着他。“死在同行的手中,更是悲哀啊,让妖吃掉也是殉职啊。”

“行了,行了,主要叫你来的目的,就是告诉你,要小心防备着你的师兄师姐师妹还包括其他各派的师父,以后,就是李冰雪,你得适应着。”

依依,不,李冰雪,她几乎要哭了出来,这里除了这些,就没有人了好不好。

生命一点也不保葬啊还不如那小羊妖呢?她垂下头,无力地看着这天机师父:“师父,我晚上到你这里来打地铺好了。”外面太危险了。

他挥挥头:“不行,你要是怕死,就认真地练好法术,再做一个女强人。”

“为什么不行啊,师父,我可是你最得意的爱徒啊?”死了也不可惜吗?

他挑挑眉:“男女受受不亲。”

晕倒,她可不可以吼二声。

她伸出来:“最后一个问题,师父,以前我练成那么厉害用了多少时间?”

他头也不抬地说:“不多不少,你天赋异禀,刚好用了十五年。”

吼吼:“师父,我要再练成,我还嫁得出去吗?”一肚子的火啊。

“你还想着嫁吗?”换成他好奇了。

“师父,我也是女人好不好。”为什么不能嫁。

难不成,她现代还没有嫁出去,古代也不让嫁出去吗?女尊,唉,梦都不用再做了。

《腹黑帝王放过我》 第十二章 玉堂哥哥救我 免费试读

“冰雪,冰雪,你怎么样,痛不痛。”打了一场的道尔冲过来,将她护在怀里,双眼焦急地看着她。

冰雪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还没有怎么样呢?”还没有拼。

站起来,她看着天枫,再一次赞叹造物主的奇怪,他竟然可以这样漂亮得没缺点。

嘿嘿笑二声:“那个,天枫师兄,不拼了好不好,你看看,你缺什么的,我就想办法给你添上好了。”想办法,也是道尔去想。

天枫怔住:“你这是什么意思?”

嘎:“那个,我的话,你们很难理解吗?我觉得并不现代啊。就是,求和好不好,私了好不好。”汗,这个,话出去就算了,私了,又不是抓奸在床,还公私要分明。

天枫心里有些发笑,直觉得这李冰雪,真是太不同了,双手抱胸,瞅着她:“怎么个私了法。”

“你要不要人帮你洗衣服?”劳力不怕,反正妖的衣服她都洗过,何况是人的。

天枫摇摇头,洗衣,这李冰雪就沦落到洗衣了吗?真好笑啊。

“那,要不要帮你洗脚。”小心地问。

轰的,天枫的脸红了,暴燥地吼:“李冰雪,你的傲气呢?”洗脚,还真是亏她说得出。

怎么了,她不是越低下越好吗?怎么恨铁不成钢起来了。

冰雪满怀的委屈:“我那有什么傲气,我整一个就蚂蚁,你们谁都可以一脚踩死我。”越说越可怜啊,忍不住就扑在道尔的怀里哭处够,顺便也有衣服擦擦泪。

哭得道尔一颗少男的心软得成了水:“冰雪,别哭,有我在,保护你。”

她抬起头,眼眶红红的:“真的吗?”

“真的。”天啊,要他的命都可以。受不了,太让人心疼了。

真好,还是道尔有绅士精神,懂得怜香惜玉的。冰雪看着他:“那你今晚陪我睡。”

道尔觉得什么东西,热热的从鼻子里流出来,伸手一抹,竟然满手是血。

他眼发晕,手抖着:“天啊,冰雪,我流鼻血了。”

她点点头,他会不会想太多了,陪她睡的定义是,她睡,他在旁边陪着,有人赶人,有妖赶妖。他是不是想到那里去了,而且,这血很可怕吗?看他这样,连脸都发白了。

“是的,是血。”

道尔一听,头一软就倒了。

这,冰雪吓了一跳,不会吧,那么怕血,比她还胆小。周周围围看一圈,都是不怀好意的人了,道尔啊,什么时候不晕,怎么就偏这时来发晕呢?

现在别说保护她,连他都成问题了。

冰雪眨眨看,朝那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天枫笑笑:“他晕倒了。”

天枫想发笑,他又不是笨蛋,怎么会看不出呢?重要的是,她究竟想干什么?

慢慢地,慢慢地,冰雪靠近他:“我做你的小丫头好吗?我会干活,我吃饭不多,我听话,你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我不领薪。”

这是什么意思,人人惧怕的天枫师兄,她竟然越靠越近,近得用小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活像他要将她丢弃一样。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眯着眼,火气开始冒起。“你就那么怕死吗?”

冰雪点点头:“是啊,我很怕死的,虽然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可是死了,就没有了。”胆小鬼,俗世鬼也好,她还年轻,还不想死啊。

活着多好,还可以看美男,辛苦就辛苦一下了,不吃得苦中苦,怎么为人上人。整一个就是死性不改,她就是舍不得这里好多的帅哥美男。

“李冰雪,你回来啊。”他摇着她:“你不是很嚣张吗?你不是要打得我抬不起头吗?这可是你丢下的话,来啊,我们拼一扬。”

汗,摇得她头晕眼花的,师父说她最起码要练个十年八年的才会有水准,现在和他拼,看看那里有墙去撞死还光荣一些。

“师兄,十年后再和你拼好不好?”现在会输得很惨的。

天枫收收气,满脸的火暴也敛了下去,他火暴的脾气,李冰雪最看不惯了,总是打击他,可是,现在,却吓得她一楞一楞的。

十年,真亏她说得出,还那么认真,那么害怕。

“放手。”他冷冷地说着。压住心里莫名的燥动。

她摇摇头:“天枫师兄,我跟着你吧。”这是一颗大树啊。“你是很想和我打一场了,你就不怕我走了吗?我跟着你就好。”

“我不好。”他吼着:“你放不放手。”

颤抖着,缩回了手,好可怜啊,要不要那么凶。天枫师兄心还真坏,要让所有的人欺负她,偏那道尔还晕得不知天地。

忽然有人大叫一声:“羊妖来了。”

冰雪一跳三尺高,兴奋地叫:“玉棠哥哥来了,太好了,我终于可脱离这里了。”跑啊,往外面跑去。咦,怎么关门啊。人家白玉棠不知多好呢?她要跟他走。

白玉棠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而来,闹得个天地变色。

还看不到人就听见声音:“李冰雪,给我出来,逃到这里就以为我治不了你了吗?”

吼,她不是逃,她也想逃出去。

冰雪扯开嗓门叫:“羊妖啊,玉棠哥哥啊,这里的人都好坏,快来救我啊。”

这一叫,让后面冲上来的人都傻眼,叫妖救命,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天枫寒着脸:“李冰雪,回来。”

她手指抓着门栏,还雕花,看为这婆罗山有钱得很。摇摇头:“不,打死我也不回去,我要和我的羊妖在一起,你们都欺负我。”

一转眼间,就看见了白玉棠领着人来的身影,一身铁甲的他好帅啊,帅得冰雪想流口水。

隔着门甜甜地叫:“玉棠哥哥,快来救我啊,我出不去了。”

白玉棠扶扶差点吓掉的玉冠,这李冰雪又搞什么鬼。

天枫眯起眼,大声地叫:“白玉棠,你又来干什么?上次还打得你不够惨吗?”

白玉棠翻白眼:“上次关你屁事,都是李冰雪做的好事,我来,不是来挑战你们的。我找李冰雪有点私事。”

“好,你救我出去。”公事私事都好了。太好了,看到了羊妖,就看到了亲人,看到了希望,感谢啊。

白玉棠看着她满脸的狼狈,卟地笑出了声:“李冰雪,你再念一句咒语。”

冰雪满脸的不懂:“什么咒语啊?”

“就是上次你念的那一样,念得我头痛的。”

她一笑:“哦,对了,你头痛,你就得听令于我了呢?我就可以出去了,然后,你帮我把他们都收拾了,剥了衣服挂在树上晒三天。”她嘿笑着看着满地的同门师兄姐妹。

“少来,快念,我试试我的确破咒之术如何了?”白玉棠懒得去和她计较,不知道她脑子里想是什么?只想试试这破解之法对不对。

“安多利恒。”咦,不痛吗?再叫:“安多利恒,安多利恒。”没有反应。

白玉棠跳起来:“太好了,终于破解了。”

“恭喜白王。”羊妖跪了一地,脸上带着喜色。

天,他就找她来念咒,看看他破解了没有啊,自个刚才还放出豪言,要剥了他们的衣服,现在都一脸轻笑地看着她。

冰雪心里打抖,看着高兴得不得了的白玉棠:“玉棠哥哥。”轻轻地叫声还是让白玉棠听到了。

他一脸的鄙夷:“别叫我哥哥,我才不是你哥哥,你死定了,李冰雪,打败你,我就要把你们这里夷为平地。太感谢你帮助我了,好啊。”

他就尽力的抹黑她,让她无立身之地。

觉得无力,冰雪滑坐在地上,看着众人:“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没有法术,我不懂咒语,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我杀鸡我也不敢,你们要是忍心,你们就分动手吧。”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等着群攻。

没有人上前一步,过了好久。她睁开眼,就看到天枫冷冷的眼看着大门外:“羊妖,你发威够了没,滚出婆罗山。”

白玉棠怪笑二声,领着一帮妖又往山下而去。

“天枫师兄,我有罪,你囚禁我吧。”她认错,认罪。

天枫没有理会她,冷冷一嘛地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奇异地,竟然没有人再靠近她,来来往往就走了。

这样,就过关了吗?真是太好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