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姜旭顾长冬的小说[顾此长冬顾此生]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但愿花开如初 2019-04-23 15:33:59

主角叫姜旭顾长冬的小说[顾此长冬顾此生]全本免费阅读

《顾此长冬顾此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顾此长冬顾此生 即可阅读全文

《顾此长冬顾此生》小说简介

《顾此长冬顾此生》这本书确实不错,看小说顺带又重温了古诗词,故事情节紧凑,人物塑造比较真实,但是性格略显软弱,总体来说很值得一看。。主角叫姜旭顾长冬的书名叫《顾此长冬顾此生》,本小说的作者是觅双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姜旭谋反了?他是太子,是这大楚唯一的皇子,怎么可能谋反?顾长冬不信!皇后一直知道姜旭是她的胞弟,更是晓得如今姜旭对她心生厌恶,竹芳今日来此,不过是想帮着姜旭赶她走。顾长冬挣脱开竹芳的桎梏,连孩子也顾不。《顾此长冬顾此生》是由作者觅双所著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顾此长冬顾此生》精彩节选:她是为人不齿的青楼女,后来成了他的太子妃,再后来,成了他的胞姐。一场偷龙转凤,害他满门皆屠,他说过要予她和暖旭日,可最后,只剩一场又一场的皑皑长冬。在那短暂的余生里,顾长冬走过一步又一步,冬去春来,终

精彩章节试读:

“殿下,太子妃去了新房。”

闻言,姜旭大步冲向了明玉阁。

明玉阁内无人,他推了门进去,嫁衣如火的新娘子端坐在床前,双手交叠,手指微屈,不安使得身子稍显僵硬。

一切陈设,和三年前他娶她时一样。

环视一圈,并无顾长冬的身影。

姜旭正要离去,身后却传来一道熟悉嗓音。

“殿下,不想要新嫁娘了么?”

他回头,就见顾长冬扯下凤穿牡丹的红盖头,眼也不眨地盯着他。

一道疾风掠影,姜旭已然扣住了她的细长脖颈,“书娆在哪里?”

他在紧张另一个女人。

姜旭手指缓缓收紧,眼底浮出冷肃光芒,似要将其碾碎一般的恨意。

顾长冬一笑,凭借姜旭予她的一点儿微薄空气呼吸着,她勉力道:“殿下忘了,妾身小字,便是书……呃……”

“娆”字未曾吐出,姜旭已然甩开了她。

顾长冬剧烈咳了几声,而后拦身截住了姜旭欲走的脚步。

屋内燃了催情香,她在姜旭此前喝的酒里又添了些其他东西,顾长冬有把握,她定然能有一个孩子锁住他。

她压根儿就没有身孕,不过是她想凭此阻止姜旭与书娆成亲。

可最后,她的所作所为,却撼动不了书娆在他心底的位置。

终究,蒲苇如丝韧,磐石却转移。

姜旭只觉体内燃起一股热流,窜遍了四肢百骸,急于寻求一个突破口。

一双冰凉玉手替他挑开了衣物,两相轻触,下腹冲动愈发明显。

情迷之时,顾长冬听到他说:“顾长冬,你同你母亲一样,心狠手辣。”

顾长冬犹如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她的母亲……

“姜旭,你可别忘了,我的母亲,也是你的母亲。”

三年前,所有人都在反对着二人亲事,却不想,因她后背胎记,让皇后认出了她。

顾长冬,竟是曾经皇后入宫前与他人所生。

他们的爱意,有违纲常。

闻言,姜旭掐着她的手稍顿,咬牙切齿道:“闭嘴!”

他还记得,顾长冬对他说:“阿旭,他们都说你我成亲有悖常理,可我偏偏要证明给他们看,我们发乎情,止乎礼。”

只是说这话的人,如今却屡次对他用药。

……

翌日清晨,顾长冬让人将床底下的书娆拉了出来。

“你要记得,我顾长冬一日未死,这太子妃的位置,便容不得你肖想。”

姜旭刚到门外,听到的便是顾长冬发了狠的话语。

她要的,只是太子妃的位置。

他推开了她,将书娆身上绳索解开,任书娆倒在自己怀里痛哭起来。

“顾长冬,这东宫,还容不得你放肆!”

戕害妃嫔,这条罪名,死死钉在了顾长冬的身上。

时值盛夏,骄阳毒辣,顾长冬跪在东宫门外,手握狼毫,苍白着一张脸抄写佛经。

姜旭命人看住了她,他道:“佛经能洗涤罪孽,顾长冬,什么时候,你的罪孽洗干净了,你再起来。”

可她有什么罪呢?

不过是他终于厌烦了她,要赶她走,而她死皮赖脸,不择手段地想要留下罢了。

皇后听闻了姜旭所为,气得柳眉倒竖,顾不得头风发作,带着一行人便赶了过来。

“如今太子妃身怀有孕,谁人敢如此大胆,竟敢藐视皇嗣?”

姜旭偕了书娆而来,“是孤,太子妃顾氏欺君罔上,戕害后妃,母后以为,儿臣可是罚得重了?”

皇后大愕,“欺君?”

她转向顾长冬,低声一问:“太子所言,可是当真?”

《顾此长冬顾此生》 第10章 偷龙转凤 免费试读

姜旭谋反了?

他是太子,是这大楚唯一的皇子,怎么可能谋反?

顾长冬不信!

皇后一直知道姜旭是她的胞弟,更是晓得如今姜旭对她心生厌恶,竹芳今日来此,不过是想帮着姜旭赶她走。

顾长冬挣脱开竹芳的桎梏,连孩子也顾不得,强忍着双腿颤抖,咬牙便要往皇城赶去。

“姑姑,你骗我对不对,是不是皇后她下令让你带我走,好隐瞒我的身份?”

皇后亏欠了她二十几载,到底是比不过姜旭能带给她的富贵荣华。

这便是她的母亲,口口声声说要弥补她的人。

见到顾长冬眼中坚定神色,竹芳扑通一声跪下,枯瘦双手攥着她的衣角,眼眶即刻红了起来。

她道:“太子逼宫,皇上与皇后娘娘已经被逼得自刎谢罪,如今这大楚皇室,只剩下您一人了,老奴求求您,千万不可以身犯险。”

“不可能……”顾长冬连连后退,口中喃喃自语般道,“姑姑你莫要胡说,姜旭他是皇上与皇后的儿子,怎么可能逼宫?我只是皇后与他人生下的,又怎么会成了大楚血脉?”

当初她的身份,是皇后亲口与她说的。

她盯着竹芳枯浊眼眸,眼珠儿一错也不错,渴望找寻出一丝半毫的谎言踪迹。

真诚得不能再令人信服。

怀里孩子骤然大哭起来,顾长冬被闹得心烦,忍不住大吼:“闭嘴!”

竹芳将孩子接过来,哄了两声,待孩子安静下来之后,方才给顾长冬披了一件衣服,坐到她身旁去。

“当初,皇后娘娘为了争宠,必须生下皇子,可,可您却是位公主,无可奈何之下,娘娘不得不四处找寻合适男婴。”

竹芳小心瞧了顾长冬的神情,复才小心接道:“恰逢孟御史家生了个小公子,娘娘便寻了个由头夺了去,孟家,也由此败落下来,孟老回乡时,被娘娘派去的人杀害了……”

顾长冬腾地站起,披在身上的衣服落下,如刀冷风便狠狠灌进了她单薄衣衫内,将其吹得鼓胀,愈发显得她身子羸弱削瘦。

她脸色苍白得不像话,雪落在上面,迅速与滑落下来的温热液体混杂,从脸上落入脖颈,最后隐没在衣襟内。

刺骨的凉意!

冷,太冷了!

一场狸猫换太子,害了姜旭亲人,所以如今,他是要回来复仇,将她生身父母也杀了是么?

顾长冬忽地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她可怜自己终于知道父母亲到底是谁,却连相认也来不及,就要承受骨肉离别之苦。

她庆幸自己与姜旭终究没有血缘关系,却与他骤然多了一条血海深仇的鸿沟,而她跨不过去。

顾长冬知道,姜旭也跨不过去那道天堑。

他能不顾她身怀有孕,生生将自己活埋,能逼宫复仇,将养育了自己多年的人逼死,如此手段,有什么是他不能的呢?

顾长冬脑袋木然一转,视线便落在了熟睡的婴孩身上。

孩子才刚落地,身上皱巴巴的,还带着她的血腥味道,睡着时容颜恬静。

这是个讨人欢喜的孩子,也是,她与姜旭的孩子。

顾长冬将孩子抱在怀里,猛地膝盖着地。

“姑姑,让我去皇城一次吧,就这一次。”

就是死心,她也要死得彻底。

多年痴心,到底是,心有不甘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