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沐之秋萧逸的小说[医手遮天:千面皇妃]免费试读

编辑:但愿花开如初 2019-04-24 18:20:03

主角叫沐之秋萧逸的小说[医手遮天:千面皇妃]免费试读

《医手遮天:千面皇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医手遮天:千面皇妃 即可阅读全文

《医手遮天:千面皇妃》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额,这本书特好看,是我追的最久也最认真的一本书了,里面故事很有新意,作者想象力丰富,特喜欢女主瑶。。主人公叫沐之秋萧逸的小说是《医手遮天:千面皇妃》,是作者花瓣雨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静安王朝的三皇子,靖王爷萧逸,也是她沐之秋的未婚夫。沐之秋看向萧逸的目光是欣赏的,也是冷漠的。欣赏是因为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好看,冷漠是因为他对她来说只是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在萧逸身边形影相随的自然是。甜宠新书《医手遮天:千面皇妃》是花瓣雨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沐之秋萧逸,内容主要讲述:21世纪金牌医生沐之秋穿越到盛轩王朝第一天,就被后妈和继妹陷害捉奸在床,未婚夫靖王萧逸明知她蒙冤,废柴嫡女,被亲爹和未婚夫扔进瘟疫村。既然世人骗我,欺我,害我!那她就:毒他,辱他,灭他。看她除瘟疫、治

精彩章节试读:

随即就听到更多的声音惊呼起来:“天降神旨,萧良借粮,起死回生,秋助靖三。莫不是上天有旨,需要八皇子相助‘死亡村’吗?”警戒线上乱成了一团。

目的达到,沐之秋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要看看静安王朝这些兵卒们制造舆论的能力了……

京城,八皇子府。

萧楠兴冲冲地闯进萧良的书房,张口便嚷:“八哥,你听说了吗?京城里到处都传开了,说王母娘娘昨晚畅游银河时路过‘死亡村’,降下一道神旨,要八哥你给‘死亡村’借粮呢!”

话说完萧楠才看见萧逸正悠闲地坐在主位上喝茶,而萧良手握毛笔正伏在案前写字,眉头紧锁。

“三哥也在啊?”走近些,萧楠便看清了萧良写好的字,嚷嚷道:“原来你们都知道了?”

萧良没理他,却将目光投向萧逸,“三哥以为呢?”

他写的正是沐之秋在孔明灯上留下的那首打油诗。

“与本王何干?”慵懒的语气,波澜不惊的表情,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无关吗?“秋助靖三”难道指的不是沐之秋相助靖王爷三皇子?连他都猜得出的哑谜,三哥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如果真的看不出来,以三哥的性子今日怎会来自己府上?又岂会接自己的话?

天降神旨?好聪明的女人,居然想出这样的招数,既是向他传递消息,又步步紧逼,还抛出这么条大鱼等自己上钩,当真胆大至极。但不帮她又难堵悠悠之口,这哪里是诱惑和交易,分明是勒索和要挟。

话说,这个“助”字当真耐人寻味,沐之秋竟敢将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公诸于世,莫不是疯了?想起昨天捉奸时沐之秋的淡定从容,萧良又有几分动心。

只是沐之秋是何意?她钓的是自己还是三哥?三哥这个老狐狸,总是把这种麻烦事丢给他,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不过,萧良发现自己的心里好像挺乐意接受这麻烦。毕竟,沐之秋是这么多年来他遇到的最有趣的女人。尤其是这个女人求救的人是他,而不是三哥。

再看向萧逸时,萧良的眸底便多出几许深意……

两个时辰后,萧逸带着贴身侍卫夜袭神态自若地走出八皇子府。

跃上马背时,萧逸突然说:“传本王令下,给‘死亡村’送两车鲜肉和蔬菜。另外,再运些布匹进去。”

夜袭惊呆,以为自己耳朵听错,正待问一句,自家王爷已快马扬鞭没了踪影,夜袭赶紧打马追上去。

“死亡村”,几辆满载的驴车远远驶来,不见一人驾车,却走得稳稳当当。

近些才瞧见几头驴子的头顶各悬着一根胡萝卜,驴子眼睛盯着胡萝卜不停地呲着牙往前走,可是不管怎么走也吃不上。

闻讯而来的沐之秋看到这一幕差点笑出声,这下好了,用不上她带着孩子们悄悄接近警戒线迎接,光靠这几辆驴车就能将粮食运进来。

正要指挥孩子们将驴车赶进村子里卸粮,不料才走出五六步又瞧见远远地过来了个白色人影,距离驴车不足百米,像是背着什么重物,很是吃力,走得十分缓慢。

月月眼尖,也看见了白衣人,竟欢呼着迎了上去。她身后的十几个孩子顿时顾不上看驴子,纷纷跟了过去,跟着过去的还有从四处赶来的村民们。

沐之秋眯起眼,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独闯“死亡村”?

村民们都在距离白衣人十几步远的地方收住了脚步,继而全都跪下来重重地磕起头来。这场面,竟像是臣民们迎接他们的君主。

什么人居然比运粮车的吸引力还要大?难道是他?

有孩子先沉不住气,欢呼着便想去接白衣人身上的布袋,被村民们连声喝住。

白衣人忙将布袋放下避开几步,布袋立即被一骨瘦嶙峋的村民抢过背在身上,那村民竟笑逐颜开地大步往回走。

孩子们则放声高呼起来:“先生回来了,先生回来了!”

果然是他,月月口中的神仙先生。沐之秋的视线不由移到了白衣人的脸上,只觉眼前一亮,竟呆住了。

《医手遮天:千面皇妃》 休得放肆! 免费试读

他,静安王朝的三皇子,靖王爷萧逸,也是她沐之秋的未婚夫。

沐之秋看向萧逸的目光是欣赏的,也是冷漠的。欣赏是因为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好看,冷漠是因为他对她来说只是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在萧逸身边形影相随的自然是当今八皇子萧良和九皇子萧楠,不过貌似这几个花样美男对她都没什么好感,沐之秋的目光只在其他两人脸上淡淡一扫便重新回到萧逸的脸上。

她倒要看看,作为未婚夫的萧逸,此时会有什么反应。

见沐之秋紧紧盯视着萧逸,沐忠国面上一寒,微微行礼,道:“靖王爷、八皇子、九皇子?可否到老夫书房一叙?”

稚气未褪的九皇子萧楠恨不得现在就杀了沐之秋,怒气冲冲地指向沐之秋:“如此淫娃荡妇现下就该吊死,沐丞相难道还想护短么?”

八皇子萧良却轻扫沐之秋一眼,低声呵斥:“九弟!休得胡言!”

萧楠抱怨:“怎么是胡言?这般辱没三哥的名声,就该……”

静坐在一旁眼皮都没抬一下的靖王爷萧逸却突然说:“丞相请!”

沐忠国愣了一下便率先迈步。哪想,才要出门,忽有一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恰与沐忠国撞了个满怀。

沐忠国对着来人劈手就是一耳光:“何事如此慌张?拖下去打二十板子!”

小厮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战战兢兢道:“相爷!那,那奸夫,不,那歹人,他趁我等不备,居然,居然投湖自尽了。落水前口中还直嚷嚷,说,说是大小姐引诱了他……”

沐之秋的眸光一凛,死的倒是时候,看来这些人今天不将她赶尽杀绝不会罢休。

先前被她目光震慑住的沐氏族人听了小厮的话纷纷反应过来继续讨伐,言语比之前更加激烈,只是没有一人敢与沐之秋对视。

江晚晴极有眼色地跪倒在地,顺势扯住沐忠国的衣襟痛哭流涕:“相爷!秋儿虽贵为相府嫡长女,但今日却犯下此等大错,若不严惩,我相府颜面何在,相爷日后又要如何面对圣上啊?”

她这么一说,身后顿时稀里哗啦跪倒一大片,连沐氏族人也纷纷跪下哀求。

沐忠国的嘴唇哆嗦许久,终于咬牙道:“传我令下,明日午时,将大小姐绑缚沐氏祠堂,火刑伺候!”

终于要烧死她了,万恶的古代,连问都不问她一句,就这么简简单单地给她定了死罪。她才穿越过来不到一个小时,难不成还要再死一回?沐之秋的目光再投向沐忠国时,已冷如万年寒冰。

沐忠国虽老泪纵横,却不敢看沐之秋,只是别过脸去哽咽道:“秋儿,别怪爹爹狠心,你就与你母亲作伴去吧!”

“爹爹!”先前跑出去的沐之冬突然哭哭啼啼地又跑回来,跪在沐忠国面前掩面哀求道:“爹爹请息怒!姐姐定是鬼迷心窍才会做出今日的苟且之事,姐姐与靖王爷是由皇上亲自指婚,哪能说烧死就烧死?依女儿之见,还是网开一面,将姐姐交由皇上处置吧?”

好一个沐之冬,沐之秋的目光倏地移到了她脸上。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听起来既顾全大局又像是在救她,实际上是想让她死得更快、更惨一点吧?

送到皇帝面前?那等待自己的只怕不是火刑,而是凌迟或者腰斩。沐之秋的眸中滑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肃杀。

“这有何难?三哥的意思就能代表父皇的意思,既是三哥未过门的王妃,便让三哥处置这贱人吧!”九皇子萧楠喷火的眼睛怒瞪着沐之秋,幸灾乐祸地接口。

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都投向了靖王爷萧逸,沐忠国长叹一声:“也罢!总要一死,便交由靖王爷处置吧!”

萧逸终于悠闲地抬起眼眸扫了沐之秋一眼,他的目光和沐之秋的相遇时,闪过一丝略微的不满。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他平时见到的好像有点不一样,不过这些对萧逸一点都不重要,他要的只是结果,并不需要过程。

仅仅是一瞬间的视线相交,他的目光便重新回到手中的茶杯上,仿佛茶杯都比沐之秋更令他感兴趣。他淡淡的声音从唇齿间溢出来,如冰面破裂,清脆悦耳,却透着刺骨的冷血和残忍:“那就送去‘死亡村’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