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山河谋:将女倾城]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萧昭宁君无纪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林间有新绿 2019-04-24 18:27:04

[山河谋:将女倾城]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萧昭宁君无纪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山河谋:将女倾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山河谋:将女倾城 即可阅读全文

《山河谋:将女倾城》小说简介

《山河谋:将女倾城》写的太好,情节入胜,文笔妙笔生花,一夲好书。。主角是萧昭宁君无纪的书名叫《山河谋:将女倾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叶微摇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雨后的清晨,一抹橙红色的朝阳从东方升起,洒在朱红色的屋檐瓦墙上,昨夜大雨留下的湿意还未褪去。一阵细碎的婢子的脚步声在曲折的回廊上响起,伴随着的还有时不时压低的呵欠声。婢子手中端着的除了一些梳洗之物和清。小说主人公是萧昭宁君无纪的书名叫《山河谋:将女倾城》,是作者叶微摇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从狼群中走出的冯家后继人,名震天下的女将军,为了他一句“我若称帝,王后是你”而惨遭背叛,手脚被碎,一千兄弟被血洗,破庙之中她宁死不让他如愿。她是身体肥胖,刁蛮任性的京城第一蠢货贵女,为了一个草包皇

精彩章节试读:

“你个逆女!若真有你妹妹一半的乖巧,我就谢天谢地了,真不知道你娘怎会生出你这么一个混账出来!”

国公萧战见她那不受教的样子,又想起亡妻往日的温柔贤淑,他是真不明白怎么这个女儿是这么个性子!

一旁的苏氏和萧语晴闻言,却是得意的,轻蔑一笑!

眼看着父女两人又要起冲突,老夫人叹气的连忙制止,“好了,都别多说了,昭宁今天落水也受累了,快回去好生休息!”

“另外,听说你之前收拾了两个不听话的丫鬟,想来房中人手不够,我已经命人给你挑好了两个中意的老实丫鬟,明日就叫管事嬷嬷送到你的院子里去!”

虽然说这两年苏氏主持府中大事,也是一应俱全,没落下什么话柄,在明面上对萧昭宁的照顾也没落下什么,但是对比昭宁和语晴两个丫头,一个知书达理,一个体胖任性,要说苏氏没有从中作梗,老夫人是不会相信的。

只恨自己已经年老,管不了那么多事了,不能亲自教养昭宁,但是国公府中没有公子,唯有两个女儿,是出不得什么岔子的,只盼昭宁的性子现在还来得及改过来!

一旁的苏氏却是立马白了脸,难道是老夫人察觉到了这些年自己做的手脚了?居然亲自给那个小蹄子挑选丫鬟,要是老夫人这下铁了心要管那个小蹄子了,那自己以后下手可就不方便了!

冯昭闻言知道是老夫人在关照自己,知道自己身边的人都不可靠,所以才特意给自己派发人手,不管怎么说,她对老夫人还是很感激的,这是前世所不能体会到的关怀,一时之间冯昭微红了眼。

“孙女谢过祖母的关心,孙女告退!”

乖巧的福身,冯昭一人退了出去。

她眼中的微红却是被老夫人及时的捕捉到了,老夫人心中一愣,微微发酸,想来这些年这个孙女也是受了很多委屈,不经更加觉得对不住这个孙女!

看向一旁的苏氏和萧语晴自然的就没了好脸色,“你们母女二人也退下吧!我和国公二人有事情商量!”

“是!儿媳告退!”

“孙女告退!”

苏氏和萧语晴纷纷福身退下,只留下萧战和老夫人在。

萧战有些诧异老夫人留下自己,不禁放下手中的茶盏,问道,“不知母亲留下儿子,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老夫人叹息摇头,“老身如今如何能吩咐动你?你已经贵为国公,在朝中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萧战连忙站起来福身,“母亲哪里话,儿子永远是您的儿子,与朝中官职无关!”

老夫人自是知道国公的孝心,可是有些话却不得不提点,国公府上上下下几百号人口,是出不得任何诧子的!

“你若真的孝心于老身,就该知道,老身打昭宁小时候就对她疼爱有加,你就这么放任她不管了吗?”

萧战微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为了昭宁的事情,“昭宁是我与菀心的女儿,又是嫡长女,儿子怎会不管,只是你也知道,昭宁她的脾气——”

“你说你管,你就这样将她交给了苏氏,好好的一个孩子,就变成了现如今这个样子,若不是老身这几年身子越发的不济,又怎么会将自己的宝贝孙女交给她抚养?且不说她是你的第一个女儿,就凭着她是永宁侯府的外孙女这一点,也不是她苏氏可以怠慢的!”

永宁侯是什么人,若说整个大齐的兵权都在哪两个人的手里的话,一个是之前的百年卿贵冯家,另一个就是永宁侯府了,可是在十几年前,冯家就被灭了满门,而永宁侯府却在当时就壮士扼腕的自请离京,镇守边关,直到现在也安然无恙,还备受皇上器重,这种杀伐决断,懂进懂退,可不是一般人可有的!

苏氏虽说也是名门之后,却始终是个二品侍郎的女儿,不是能与这种侯门贵胄可比的!

“儿子晓得轻重,只是这些年,苏氏也不曾怠慢了昭宁,所以儿子才敢放心的将昭宁交给她管教!”萧战被提点,心中也是一棱,这个老丈人的本事他是知道的!

老夫人见他如今还相信苏氏,不禁有些失望,“你难道看不出来昭宁对苏氏的敌对吗?如果苏氏真的对她好,试问昭宁又为何要这般敌对她?还有,难道我们国公府的嫡女真的就是个天生的蠢货吗?若不是苏氏管教上有问题,我的昭宁又如何会成这般模样?”

想到昭宁小时候的样子,再想起如今的昭宁,老夫人越想就越是怀疑!

萧战闻言,心中也是暗暗生疑,难道真的是苏氏的管教有问题?

“还有,如今昭宁和六皇子的婚事也算是订了,那就是要嫁入皇家的!我们国公府一共就这两个女儿,是万不可让人轻怠了的!另外,老身知道皇后和君天澜暗中都在与你示好,还望你看明了局势!”

萧战心头咚的一声,原本老夫人都知道这些事情,“儿子晓得分清局势和利弊,好生斟酌!”

“你糊涂!”老夫人气得拍桌,“你以为我是要你在他们二人中做选择了吗?且不说六皇子是不是就是真的草包,就算是,那也是要做你女婿的人,你已经有一个女儿嫁入皇家了,难道你还要嫁进去第二个吗?你以为皇上会乐意看到这样吗?你难道忘了冯家的下场了吗?”

萧战见状连忙跪下,“母亲息怒!”

“我们家已经到了这个位阶了,再往上已经没有必要了,你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整个国公府的兴衰,万不可轻举妄动,也不必有再进一步的心思!再者语晴性子傲慢,也不见得就有母仪天下的命!”

萧战闻言,更是恐慌,连忙磕头认错。

老夫人见他这般,也分不清他是真的听进去了还是在敷衍他!

“罢了,你为官多年,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为娘只是想要给你敲个警钟,圣上的猜忌向来重,有些事情,还是谨慎些的好!”

“是,儿子谨遵教诲!”萧战磕头!

“你下去吧!老身乏了!”老夫人朝着萧战挥手。

那边院子里,冯昭赶着回去休息,却在半路被追上来的萧语晴给叫住了。

“姐姐走这么快做什么?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妹妹看,姐姐最近也是病态全无了!”

腰间钗环叮当作响,四周香气袭来,几名丫鬟簇拥着萧语晴走过来。

萧语晴本就长得艳丽无双,身着一身粉色长裙,停驻在河边,竟似一朵盛开在河边的娇艳荷花,怪不得君无纪会看上她了。

冯昭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萧语晴见她盯着自己看,又看着她那肥胖的身体,心底就认为冯昭是在嫉妒她姣好的面容和身材,脸上不由得更加的沾沾自喜了。

哼,就算是皇上下旨赐婚又怎么样?得到了祖母的**爱又怎么样?那君无纪向来是个花心的人,又怎么会真心的求娶这个胖子,不过是为了气自己不答应嫁给他罢了!

可是这个贱女人,居然还在宴会上被贤王所救,还不知死活的指控她的贤王!真是可恶至极!

“但是姐姐也要注意,小心别乐极生悲了,这只是得了张赐婚的圣旨,变数还大着呢!”

冯昭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浅笑着说道,“好歹是六皇子主动求娶我的,再说,那圣旨可是皇上的金口玉言,怎么,妹妹是在质疑皇上的威严?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呀!”

“妹妹倒不知姐姐何时变得如此牙尖嘴利了?还无中生有!”该死的萧昭宁,她不过是随口一说,她就给她扣了一顶质疑皇上威严的帽子!这个贱人何时变得这么狡猾了?

转瞬,萧语晴又恢复了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姐姐在这里和妹妹强词夺理,倒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守住六皇子,妹妹可是听说六皇子这几日可是日日流连于勾栏,醉生梦死快活得很呢!姐姐不去看看吗?”

原本以为听了自己心爱的君无纪流连花丛,萧昭宁这个蠢货会立马跳起来,冲去外面捉人呢,毕竟萧昭宁以前确实是这样做过,可是没想到今天她却异常的冷静,仿佛一点也不在乎一样。

诚然,君无纪如何花心,她冯昭确实是不在乎!所以她不会马上追出去找君无纪,但是,之前的萧昭宁就是这样在苏氏和萧语晴的教唆下,一次一次的做着败坏名节的事情!

想到这里,冯昭眼眸幽深,“怎么?妹妹是亲自去过**勾栏吗?说得一眼一板的?妹妹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一个世家贵女逛**,说出去可真是丢人!”

“你——”萧语晴气急,脸涨得通红,“我何时说过我去过那种地方了!”

《山河谋:将女倾城》 第二章借尸还魂 免费试读

雨后的清晨,一抹橙红色的朝阳从东方升起,洒在朱红色的屋檐瓦墙上,昨夜大雨留下的湿意还未褪去。

一阵细碎的婢子的脚步声在曲折的回廊上响起,伴随着的还有时不时压低的呵欠声。婢子手中端着的除了一些梳洗之物和清淡却丰盛的早膳之外,还有一些药物。

“走那么快做什么?那个不争气的小姐还不知道醒没醒呢?我们早赶着过去还不是死守着!”

“嗨,那还能怎么办?谁让咱们跟了一位不争气的主子?虽然出身高贵,有老爷老太太**着,可到底是个没了娘的孩子!”婢子们一脸愤愤不平的讨论着。

“偏偏自己还不争气!没头没脑不说,还一天到晚只知道吃,胖成那个样子,简直就跟猪一样,跟那个天仙似的二小姐,简直就是没法比!”

“自己胸无点墨,又丑又胖也还敢出去追男人!追谁不好还追六皇子!谁不知道六皇子就是个长得好看的草包纨绔,是咱们二小姐看不上的货色!也就她上赶着去要死要活的追人家!”

“呵呵,偏生还被人家六皇子当众拒绝了!人家诓她说喜欢龙门寺门前的桃花,脑子不好使的非要跑去摘,大六月的哪来桃花?还被摔下山要死不活的在这儿拖累咱们!”

“要是她永远醒不过来了,那咱们是不是就可以去二小姐房里了?呵呵!”

几个丫鬟不知死活的凑在一起讨论着,却浑然不知此时身后多了一个厚实的身影。

“你们就这么想去二小姐房里?”

一个暗哑低沉的声音响起,尾音拖长,莫名的多了一点骇人。

几个丫鬟没想到突然多了个人,转头看见一个苍白,面无表情的脸,都吓得连忙跪了下去。

但想起这位小姐平日里的品性,却又没那么害怕了,只是跪下,敷衍的求饶。

“大小姐,奴婢们不是有意要议论大小姐的!”

“对啊,大小姐,奴婢们只是在担忧大小姐而已。求大小姐饶命……”

“大小姐,奴婢们带了小姐最爱吃的水晶糕,小姐要不马上尝尝?”

这位蠢货小姐平日里最爱的就是吃的了,这一招准有用!

可是——

她们不曾想到的是,如今的这位蠢货大小姐的身体,其实早已经换了个人住了。她们没猜中开头,自然也就猜不着这结局。

冯昭看着眼前假装低眉顺眼的求饶,实际上阳奉阴违的人们,心里一阵鄙夷。

以前是她一心扑在君天澜身上,以为每个人都和军中兄弟一般表里如一,反而忽略了人性本恶的一面,所以才落的如此下场!

就如同这具身体的主人萧昭宁一样,明明是国公府的嫡出大小姐,本该是受万人羡慕,京城公子做梦都想求娶的对象,却因为被有心人利用,恶意唆使,成了外人眼中愚蠢贪吃,不知廉耻的胖子!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萧昭宁心思单纯,不知道人心险恶,以为是自己的亲人,就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罢了!不过冯昭并不可怜她,因为她和自己一样,都是分不清善恶的愚蠢之人!那么,就要为自己的愚蠢买单。

萧昭宁父亲乃是大齐国公爷,母亲又是安宁侯之女,本是尊贵无双的身份,可是母亲却在生她时难产,身体受损,在她两岁时便撒手而去。好在国公爷对她母亲是真情实意,于是对萧昭宁也是疼爱,加之又是国公府的嫡长女,老国公夫人对她也是怜爱又加,奈何国公爷忙于正事,老夫人又身体欠佳,虽是疼爱,但也不能常常带在身边。

在萧昭宁三岁那年,国公爷新娶了继夫人苏氏进门,看在苏氏贤惠知理,又对小昭宁疼爱非常的份上,便将小昭宁交给苏氏抚养。

可是那苏氏是个最会做表面功夫,善于心计的女人,表面上对萧昭宁嘘寒问暖,疼爱有加,实际上尽教她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尤其是在她有了自己的女儿萧语晴之后,便将萧昭宁交给了一个老妈子看养。

知道萧昭宁爱吃,便想着法子给她吃的,导致现在十六岁的萧昭宁有着一百六十多斤的体重。

给萧昭宁请的老师也是一些半吊子,知道她一天到晚出去玩也不管,不教她女工,也不教诗词,在国公爷老夫人看不着的地方,暗着各种欺负她!

虽然表面上着府上两个最有权势的人都**着萧昭宁,可是实际上,她一直都在受着欺负。

半年前,萧昭宁偶然遇见到府中来找萧语晴的六皇子君无纪,一下子就对他一见钟情,天天拖着个肥胖的身子,追着人家跑,苏氏得知之后,不仅没阻止,还故意放纵她。

就在三天前,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在人群中向君无纪表白。那个君无纪不仅羞辱她,拒绝了她,还故意捉弄她说喜欢龙门寺前的桃花。

傻子萧昭宁一听,也不管这大六月的有没有桃花,便冲上了龙门寺,最后失足落下了山崖。

昏迷三日后,醒来的便是冯昭了。

一个本该在两个月前便死在漠北的一个破庙里的冯昭,就这样借着萧昭宁的身体,借尸还魂了。

是老天也觉得她死得太冤枉了吗?

脑海里闪过红罗那张狰狞的脸,以及她那一千兄弟的鲜血,冯昭的双眼立马变得犹如浸了毒液般吓人。

既然老天给了她这样一个机会!那么君天澜,再相见时,便是你我战局拉开之时,不死不休!

丫鬟们见她迟迟没有动静,诧异的试探着将手中的水晶糕递了过去,“好小姐,你且尝尝,这糕点最是美味不过了!”

“啪——”

冯昭却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将那糕点卷翻在地。

“毒如蛇蝎之人,本小姐怎知你们下没下毒?”

声音凄厉恐怖,犹如修罗,吓得一干婢女连忙低头。

“你个孽女!刚刚醒来又要闹什么?”一阵威严洪亮的声音传来,冯昭望去,只见一个还身着朝服还没来得及换的中年男人,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过来!

凭着这具身体遗留的记忆,冯昭认出,是萧昭宁的父亲,国公爷萧战。

他大步走到冯昭面前,见冯昭无事,但是脸却苍白的毫无血色,又是气又是心疼,“你一天到晚只知道吃,也就罢了!偏偏还魔怔了还是鬼迷了心窍,跑去追男人!大半夜的跑去龙门寺你找什么桃花你?嫌你命太长了吗?”

“哎呀!老爷你快别骂了!好不容易宁儿死里逃生回来,看这小脸都瘦了!”

真是睁眼说瞎话!

国公爷身后走出一个妇人,一身暗紫鎏金飞花瞿衣,头插流光金步摇,一身雍容大气,细步走到冯昭身边,想要拉冯昭的手,却被冯昭侧身躲过。

苏氏心中咯噔一瞬,但是又立马恢复了那虚伪的笑脸,“宁儿还不快谢谢父亲,这几日为了你的病情,你父亲可是忙翻了天,又是寻药材,又是跑去宫中太医院借人的,人都瘦了一圈了。”

说完看了一眼萧昭宁那肥胖的身躯,一丝鄙夷划过。就这么一个有辱门风,身胖如猪的女儿,也值得他这么关心?

见冯昭依旧面无表情的站着,苏氏又假意的换上了一副担忧的表情,“呀!老爷,怎么宁儿不说话,莫不是这一摔——”

后面的话没说完,如果萧昭宁当真干脆成了个傻子,那也是合她的意的。

“怎么?母亲你巴不得宁儿摔成傻子吗?”一直没开口的冯昭,此时却是阴恻恻的开了口。

苏氏被呛,一脸的尴尬无措,连忙委屈的望向国公爷,“宁儿,母亲怎么会那样想?”

“够了!你个不知死活的孽女!你母亲待你视如己出,你却不知感恩,我看你是人没摔着,心眼儿却被摔坏了!”

说完,看见冯昭一身白色里衣,裹着胖成球的身躯,真的是怒其不争,但又无可奈何,“罢了罢了!你且给我养好身子,再给我追着六皇子跑,小心我打断你那双腿!”

话毕,摇头叹息着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冯昭心中划过一丝酸涩,她不知道这是萧昭宁身体里留下的,还是自己的。

这个父亲一直骂着女儿,其实心里还是在担心的吧!一个即使名声差到京中人人嫌恶,又胖成这样的女儿,他依然到处想办法救她。

可惜,他的女儿早已死了。现在活下来的,只是一缕孤魂,冯昭!

冯昭将那丝心酸压下,低头目光如炬的盯着脚下的几个婢女!

苏氏也注意到了这些个婢女,“这几个婢女是怎么回事?可是惹恼了宁儿!”

“夫人,奴婢们没有,奴婢们只是担忧大小姐,给大小姐送了糕点,可是——”

奴婢们见着了苏氏,都犹如找到了救星!哼,什么大小姐,不过是个蠢货罢了,只要讨好了苏氏,还管什么大小姐!

冯昭见她们居然都倒向苏氏,还睁眼说瞎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宁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婢女们虽然身份低,但也是一心为你,怎能随意处罚?”

苏氏一脸宽容大度的样子,和冯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么些年,萧昭宁的刁蛮恶毒之名,便是这样被她给传出去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