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左俢烨萧雅[因你尘埃尤恸]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清风与鹿 2019-04-28 22:48:16

主角叫左俢烨萧雅[因你尘埃尤恸]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因你尘埃尤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因你尘埃尤恸 即可阅读全文

《因你尘埃尤恸》小说简介

《因你尘埃尤恸》是非常不错的一本小说,作者描写细腻,人物形象生动,有些地方又略显幽默,想象力丰富。虽然有些人评论说套路老套,但是天下小说那么多,大纲相同是不可避免的,在旧套路的基础上创新就是值得推荐的……。主人公叫左俢烨萧雅的小说是《因你尘埃尤恸》,本小说的作者是言多bi池创作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时懵住不知如何回答,他忽然低笑:“萧雅,你以为,你这幅样子,凭什么不让我倒胃口?”尽管我知道他对我并没有什么兴趣,但现在他这样直白地说出来,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我这样子,拜谁所赐?“你不睡我,总有人。主人公叫左俢烨萧雅的书名叫《因你尘埃尤恸》,本小说的作者是言多bi池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今生,我由你而来,也向你皈依。凭借死亡,我依偎在你怀中。或许是宿命,我在见你的第一眼,便失了自我。从此喜你成疾,任由尘埃尤恸。

精彩章节试读:

一阵阵冷意裹挟着我,却感觉身体滚烫。

头脑不清不楚,重得厉害。

“是么?”左媛玩弄着她的彩色头发,“可是我嫂嫂,让我好好看着你,在她那里,你可值钱了呢!我就要看看,到底是哥哥给钱多,还是嫂嫂更大方……”

这房间不是病房,半新不旧。

我肺和喉咙难受到恶心。

在海水里浸泡了多久我不知道,就感觉浑身从里到外都在虚脱。

难受到想把皮囊丢掉,自己看一看五脏六腑究竟是好是坏。

把自己弄得这样狼狈,已经不是头一回。

“这种把戏,玩一次就够了,你何必……”

“不管第几次,你落在我手里了,我不拿你赚点钱,岂不是浪费资源?当我傻?”

左媛的笑容跟她这个年纪不符。

片刻之后,她拿出手机对着我猛一阵拍,拍完之后,手指在上面按了几下,然后把手机扔进包里。

浑浑噩噩过了大概五天,除了浑身忽冷忽热之外,再没有别的感受。

身体会忽然发烫,又突然冰冷。

一声巨响忽然让我惊醒。

睁开眼仍旧头重身轻。

隐约看到一个人影进来,随即一只手掐住我的脖子。

“萧雅,你个狐媚子,还真把左俢烨勾到手了,还一起上游轮……呵……”

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

脖子被手掐住,我想伸手把它拿走,它的力量却越来越大。

“但是你以为,他带你上游轮,就是青睐你?”她啧啧两下,“那你还真是个不知深浅的东西!也不看看自己是块什么胚子!”

尽管脑子混沌,但我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认为我和左俢烨有染。

有染……

“既然这样,我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为什么你会成落汤鸡么?”

我太阳穴猛地跳了一下。

随即感觉被子被掀开,却被她大力推了回去。

呼吸忽然急促,身体的温度冷热骤替,视线不断模糊。

“因为我。”她的声音越近越尖利,“因为,是我做的……”

我整个头皮都在发麻。

“但是架不住你命大呀……竟然没死!”她语气愤恨。

或许是心理作用,我瑟瑟发抖,血液在血管里冷热交替。

……

睁开眼再看到的,便是左俢烨和左媛兄妹两个。

我挣扎着起床,甚至连骂人和怪罪的心思跟力气都没有了。

可是左俢烨一把将我按回去。

“哥,那人就交给你了哟,下次可别再让这小保姆丢海里了,要捞上来可费劲儿了呢!”

左俢烨的脸一直阴沉着,但看我的眼神中不乏犀利。

我就算再不堪,也不至于要被他当做交易品去给别人。

在左俢烨眼中,呵,我也不算一文不值。

“跳海?”左俢烨掐住我的脖子,同样的动作,他带给我的杀伤力和冲击力,大很多。

不止身体,还有心。

骤冷骤热的体温让我魔怔,发疯。

盯着他,本不想开口,他却更大力掐住我。

“说话!为什么跳海!”

“为什么……”这么多天我头一次听到自己的声音,几乎被吓一跳,“你把我当做交易品扔到别人床上的时候,怎么不问问为什么……”

“你在跟谁说话!”左俢烨手上的力道让我窒息。

就只差一点点,我就能彻底解脱。

但关键时刻,他松手了。

“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活着,并且活得痛苦。”

逐字逐句刻在我心上。

他要我痛苦。

“你说过我们的账一笔勾销……”

“但你并没有帮我解决问题。”

“是要我跟别人睡?”

绝望让我起了报复心理。

他微愣,好看的眼睛没有半点闪烁。

“再说一遍!”他语气沉下去,有些硬。

我艰难开口:“我愿意跟别人睡,但跟别人睡之前……我要跟你睡。”

换作以前,这些话我怎么会说得出口。

事到如今,我凭什么让他们自在好过?

我身体前倾,搂住他脖子,凑过脸去。

他眼神终是闪了半点。

以为他嫌弃,正要继续,却被他一把搂住腰。

上身完全贴着他的身体,头本能地要远离他。

可他的薄唇凑到我耳畔,带着凉意的声音响起。

“跟我睡?”

这一瞬间,低沉的带着蛊惑的声音让我误以为他动了情。

可我强迫自己清醒,知道是他故意。

“对,左俢烨,我想跟你睡……反正,都睡过了,不是么?”我如鲠在喉,但还是说出口这种令我自己难堪的事情。

他的嘴唇一启一合:“想怎么睡?”

《因你尘埃尤恸》 第7章 嗓子眼儿一沉 免费试读

一时懵住不知如何回答,他忽然低笑:“萧雅,你以为,你这幅样子,凭什么不让我倒胃口?”

尽管我知道他对我并没有什么兴趣,但现在他这样直白地说出来,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我这样子,拜谁所赐?

“你不睡我,总有人要睡!”我盯着他,用所有的自尊把下巴抬高,“如果你希望,三天之后,全城最热门的新闻都爆左家保姆私生活混乱的话……你可以,不睡我。”

下颚骨瞬间被人捏住,骤疼几乎让我落泪。

“威胁我……”

耳朵忽然被一个温热的东西触碰到。

他轻言:“你想睡谁,想怎么玩,随意。我若是皱一下眉,随你处置。”

————

左俢烨并没有让我再住他家,而是重新给我安排了住处。

这地方,离左宅不远,但我从不知晓。

入住之前,他警告我,可以出去鬼混,但不要把男人带回家。

我心底生了失落。

可以鬼混……

我在他眼中,便是饥不择食的人。

但当时我故作兴奋,笑着跟他道谢。

待他走后,我终于撑不住身体的不适,往地上蹲去。

在海水里泡过,体温骤冷骤热。

想置身冰窖,却又觉得浑身已经至冷至寒。

承受这般痛苦的人,为什么只是我一个。

几天之后,我打听到那个在游轮上想睡我的男人在KTV,我穿着清爽,化了跟那天去游轮的时候同样的妆容。

推开包间门,一眼就看到他在两个穿着暴露的女人中间坐着。

包间外的光线和包间内不同,外面走廊的光强烈许多,推门瞬间,光也进去。

他偏头过来,见我一愣,随即露出不解的表情。

“萧小姐……是找段某的?”他先开了口。

原本只是微凸的小腹现在因为坐着而更明显。

他姓段?

我挤出一个笑,抬脚过去。

尽管,被海水泡过的身体仍旧难受。

“段先生……”我走到他面前,余光看向他旁边的女人,“麻烦,挪一下。”

那女人娇嗔一声,不情愿地挪到旁边。

我趁势坐下,他顺手搂住我的腰。

一僵,我的表情便已经呆滞。

“段先生,上次游轮那事,是我不懂规矩,对不起……”我拿了空杯子,满上酒,继续跟他咬耳朵,“不知道段先生,愿不愿意原谅我……”

他表情大变。

但他毕竟是生意场上的人,很快就明白我的用意。

凑近我耳畔的时候,我想起左俢烨与我讲话的画面,浑身难以自制地流窜酥麻的感觉。

“萧小姐人美又懂事,知错就改,我自然不忍心怪罪。只是不知道萧小姐今晚……”

被他搂着的地方尤为难受。

但,这一仗我必须赢。

于是,我扶着没喝几杯酒的他走出包间,在走廊上他便没有耐心再跟我打太极。

把我按在墙上,后背突然撞在墙面,背脊发疼。

“当时左总给我开条件的时候,我还有点犹豫,毕竟女人嘛,自然跟生意不能比。”他带着酒气,“但见你之后,忽然觉得……不管什么生意,吸引力都不会高过萧小姐。”

耳畔还有杂乱的音乐声,不敢看他已经蒙上了一层欲念的眼睛。

在他碰到我嘴唇的前几秒,我手指放在他嘴上。

“我有个条件……事成之后,我给你……”我往前,把手放在他肩上,轻轻踮脚,“任凭处置。”

……

我的条件自然跟左俢烨有关。

第二天,有关左家保姆私生活混乱的新闻漫天狂飞。

不甘寂寞,不甘做下人,和神秘男人夜宿酒店……

这些新闻让我觉得好笑,似乎图片上的主角不是我。

霎时,评论漫天。

有人说我守着左俢烨这么好一块肉不吃,偏偏出去偷腥,简直没品位。

也有人说,一定是我在左家不甘寂寞,想要左俢烨,结果他看不上我,然后我恼羞成怒,去勾引别的男人。

说什么的都有,而我蜷缩在左俢烨给我准备的房子里忍着疼痛。

段先生叫段宏章,是做房地产的。

我没有告诉他我是被钟露露推到海里的,这些不重要,重要的只有钱。

我,已经山穷水尽。

————

左俢烨开门进来,一把揪住我衣领的时候,我已经睡着在沙发。

被他突然的动作吓醒。

“萧雅,你很缺男人?”

我皱紧眉头没吭声。

他低头,气息落在脖子处:“那我满足你。”

“不要!”我突然清醒。

这一刹那,我还是不忍心报复他。

如果跟他做……

终究还是不想毁了他一辈子。

“不要?”他一点点逼近,“你现在跟我说不要?萧雅,被别的男人睡过,难得我不嫌弃……”

“你是结了婚的人!露露还在家等你!”

左俢烨眼神暗下,终于他笑起来。

“你闭嘴,要不是你,不至于如此。”

他模棱两可的话让我发颤。

要不是我……

不至于如此?

我做了什么?

当然,从始至终,我没有发问的机会。

他吻住我脖子的一瞬间,烟火在心里流窜。

十八岁那晚的记忆现在全数回来,带着狂风暴雨,是很痛苦又难堪的记忆。

他如海水,如暴风。

我如破履,如草鞋。

“还是如此……”他搂紧我的腰,“生涩。”

谈不上感受,但他的手已经从衣服下摆里面握住了我的腰。

双腿在抖,甚至清醒,却难以自控。

“不能,左俢烨,你不能这样对我……”

可这句话完全没用。

他单腿把我按在沙发上,强迫我看着他,脸骨的棱角坚硬明朗。

“我是谁?”

“左……左俢烨。”

很简单的对话,我不清楚他的目的。

但他似乎因为我喊出了他的名字而愉悦。

接下来我所承受的,是灾难无疑。

这么多年未成触碰的事情,在这一瞬间因为他的用力和冲击而难熬。

“左俢烨,你**,你**……”

“**?”他呼吸加重,“不是你要睡我么?现在如你所愿了,不好?还是……我不够卖力?”

他的话在我耳边成了催促我发软的药。

抓住他的肩膀,随他一起沉浮。

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我已经没有多的力气。

他却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拉起来。

“去洗澡,洗完睡。”

下意识地开口,看着他还有汗水的脖子:“那你呢?”

左俢烨胸口有些起伏,下巴轻轻一抬,什么话都没说。

最终他去楼上的浴室洗完澡后便走了。

我一个人呆滞地,一步步走进他洗过澡的浴室。

水汽弥漫,温度灼心。

把自己泡在浴缸不知道放多久,骤冷骤热的感觉又席卷而来。

慌忙扶着浴缸边缘想要起身,可浴室门被人一脚踢开。

随之而来的,是杂乱的闪光灯和声音。

我惊慌失措,傻在水里。

三秒之后才抬手把浴巾扯下,在水里裹住身子。

可是,脑子空白的那些瞬间,足够他们拍很多照片。

“行了,你们出去吧!”

钟露露从记者群中走出来的时候,我瞬间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等人散去,我刚要起身,她过来抓住我的头发将我往水里按。

“想不到吧?刚才还在温柔乡里,一会儿就要全城轰动了。”

头皮被扯得生疼,眼泪直往外冒。

钟露露笑着,用力拉扯我的头发。

只觉得头皮都快被扯下来。

“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钟露露手上力道忽然加大,“你打着左家保姆的旗号,到处撒野,不就是想引起俢烨的注意?好啊,我这不是成全你么?既然你这么浪,我把你照片全都放出去,你看看俢烨还会不会多看你一眼!”

原本头皮疼痛,但现在因了她的话而发麻。

站起来一把推开她,浴巾落在水里,在她第二次扑过来的之前,我随手抓起沐浴液就朝她砸过去。

这算是我第一次动手打人。

可是,在我抓起另一个瓶子朝她砸过去的时候,手被人抓住了。

这人我再熟悉不过,就是在一个多小时之前,跟我有亲密接触的男人。

此时他抓着我的手,似乎刚才跟我有亲密接触的人并不是他。

“俢烨……”钟露露立马委屈起来,扑过来抱住左俢烨的胳膊,瞬间落泪,“我……”

她抬起胳膊,给左俢烨看刚才我砸出来的淤青。

左俢烨眼帘下压,明显有了几分怒意。

“我……我只是怕失去你,我只是怕你不爱我了,可是……可我没有伤害她,我保证。她……她打我,她……”

百口莫辩。

她眼泪就是最好的证明。

咬紧牙,盯着他。

“为什么动手?”他声音低,略微吓人。

此刻最令我不堪的并非赤着身子,而是他问我为什么动手。

为什么……

“钟露露都把记者叫家里来了,我的隐私遭到侵犯,不该动手?”

看着他,泪眼婆娑。

“我没有……”钟露露比我委屈,“俢烨,我没有。”

左俢烨松开我的胳膊,抓住钟露露的手往外走:“十分钟,收拾干净,出来。”

十分钟后,左俢烨在沙发上抽烟,钟露露趴在他肩膀上,泣不成声。

我过去,听他开口。

“记者?”

我嗓子眼儿一沉:“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