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为你效忠]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特奥杜洛子爵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衍夏成歌 2019-01-23 14:27:06

[为你效忠]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特奥杜洛子爵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为你效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为你效忠 即可阅读全文

《为你效忠》小说简介

花落谁家,而她的恋情会不会有好的结果呢!。主人公叫特奥杜洛子爵的书名叫《为你效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蚃北创作的耽美小说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宫殿的后花园里依旧盛开着洁白的蔷薇花,雷忐忑的心情在感知到王子殿下气息的一瞬间浓烈的翻滚起来。穿过花园走到乳白色的大理石石阶前,司务长库珀?克莱得伸手示意雷等候,雷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知道威利王子殿下就。小说主人公是特奥杜洛子爵的书名叫《为你效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蚃北创作的耽美小说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五年前,他跪在大雨中祈求殿下的原谅,殿下站在高高的露台上,一双冰冷的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你就去死吧!”五年后,他带着满身的伤痕从边境回到伊蒂亚斯王城,意外的成为了殿下的亲卫师团长。殿下说,无论你

精彩章节试读:

天还没有完全黑透,皇后街已经能见到穿着暴露的女子在招揽客人。埃里克像是这里的熟客,跟路过的女子打着招呼,“嘿,阿莲达,你今天看上去异常的迷人。”

雷撇了撇嘴,男人有时候也得靠征服女人来彰显自己的魅力。

皇后街的**也是有等级划分的,金发最优,中间层是红发、棕发等等,黑发皮肤黝黑的最次。埃里克打招呼的阿莲达有着一头漂亮的金色**浪,身材**丰满,看来眼光还很不错。

雷的出现引起了皇后街不小的轰动,人们不约而同的伸长脖子想要一睹边境守卫军首席指挥官,大败多卢赛骑兵团的大将军的风采。

“哦,天神,我以为他会是一个有着黑胡子黑眼睛胸毛雄壮的粗糙老男人。”立在窗口的女人双手捂着胸口,心脏快要承受不住的跳出来了。

这个人一头柔软漂亮的金发,修长紧致的身材穿着一身黑底金边的长袍,丝质衬衣领口解开着两粒纽扣,整个人看上去慵懒又魅力非凡。

也有坐在街边喝着廉价起泡酒的男人不屑的喷着难闻的口气,“大英雄又怎么样?加封不了贵族没有爵位头衔,一样是低贱的下等人!”

“贵族有时候还不如我们下等人,像个小鸡仔一样让人割破喉咙。”街边的人立时哄然大笑,人们议论的是前不久突然在野外暴毙的奥格斯格子爵。

“殿下为这件事头疼了好一阵子,”埃里克很绅士的替雷打开酒馆挂着清脆铃铛的木门,酒馆老板站在吧台后面,挺着肥腻的大肚子跟埃里克打招呼。

“奥格斯格子爵?”雷对这个名号并不陌生,东海岸的霸主——俗称奥瑞金旧部的核心人物——风凛城城主费烈·奥格斯格侯爵之子。

产自高地的大麦酒——巴利很快被送酒女郎端了上来,埃里克把一枚金加佛当做小费塞进了女郎的低胸衣里。

“老伙计,你对女孩们太冷淡了。”埃里克回头对完全游离在外的某个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冰桶里夹了冰块放进雷的杯子里。

巴利虽然名字粗俗,色泽却棕黄带红,清澈透亮,气味焦香,比起品质低劣的气泡酒波格里显然更受中上阶层的欢迎。

辛辣的酒穿过食道在胃里燃烧着,雷沉闷的心情多少好受了一些,他晃了晃酒杯里的冰块,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奥格斯格子爵是怎么死的?”

不等埃里克回答,一旁桌子上坐的大汉开口接了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死的大快人心!”

“桑铎,你又喝醉了!”酒馆老板高声说着带着两个酒馆的伙计走了过来,把那个名叫桑铎的人连轰带骂的赶了出去。

突然发生的一幕让雷有些吃惊,从走进这条街开始,就不断的有声音进入雷的脑海,他从桑铎的脑子里读出了这个人对奥瑞金旧部深深的恨意。

“奥格斯格侯爵逼迫国王陛下把黛丝公主嫁给他的小儿子班吉·奥格斯格子爵,子爵在来王城求婚的路上被人用长刀砍断了脖子,整个奥瑞金旧部一下子翻了天,国王陛下为了安抚奥格斯格侯爵,给东海岸送去了大量粮食和飞马兽,命令威利王子一个月内找出杀害子爵的凶手。”

雷听完眉头紧锁,费烈·奥格斯格侯爵是开国贵族,统领整个奥瑞金旧部,四大城主当中唯一一位侯爵,地位仅次于国王陛下的亲弟弟布朗大公爵,是莱伊大王子的忠实拥护者。

“所以,奥格斯格侯爵认为是威利王子殿下在暗中阻挠这门婚事,国王陛下想给威利王子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才让威利王子来查这件事,奥格斯格侯爵反而觉得国王陛下在有意袒护威利王子。”

埃里克对雷佩服的简直五体投地,豪气的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没想到你这个刚从边境回来的人,竟然比我这个一直呆在王城里的人看得都透彻,我还纳闷奥格斯格侯爵怎么比之前更生气了呢。”

雷看似不经意的朝酒馆角落里看了一眼,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坐着一个漆黑的身影,“这不是我想到的,是我听来的。”

埃里克手里端着平底玻璃酒杯,看着透亮的液体感慨了一句,“看来这件事真的不太好办呐,不管抓得到抓不到凶手,奥格斯格侯爵都不会满意的。”

“这就用不着我们操心了,殿下自然有办法应对。”

雷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嘴角挂着骄傲的笑意,忽然心头一动,他想起那只从宫殿上空略过的双翼雪鹰,伸出胳膊勾住埃里克的脖子,贴着埃里克的耳朵悄悄说了句什么。

埃里克眉头拧成了疙瘩,仿佛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话,“你确定要我送几只喜鹊给殿下?你觉得老库珀不会用眼神杀死我么?”

雷漂亮的手指研磨着酒杯的杯沿,他的眼前已经浮现出老库珀看到喜鹊时惊讶到愤怒的表情,但是那个人一定会懂的。雷冲着埃里克轻轻一笑,“听我的就行了。”

常年在女人堆里混迹的调情高手埃里克,不得不承认他真的经受不住眼前这个粗糙男人的蛊惑,他说你听我就行了,埃里克果真就在心里愿意听从他的吩咐。

雷和埃里克之所以成为好朋友,中间还有一段小插曲。

第二陆军军团第三纵队被首次派往荒原执行任务,雷和埃里克被编入同一小组。荒原是人人都惧怕的黑暗地带,至今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人能够深入荒原腹地。雷和埃里克很不幸的遭遇到了荒原猛兽帕廷安森,如果不是当时雷拼死救出埃里克,等不到救援队抵达埃里克早就变成帕廷安森腹中的美食了。

现在想起那惊险的一幕,埃里克还是会忍不住的发抖。事故发生后不久,埃里克就调离了第二陆军军团,之后有消息说埃里克被编入了威利王子殿下的直属亲卫队。

埃里克还在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雷眼角的余光就撇见了走进门来的专属传令官戈兰。戈兰身上像是装着雷的专用定位器迅速锁定了雷的位置,从一群穿着暴露的女人中间费力的挤了过来,过道里响起一片女人的惊叫声。

雷有些佩服戈兰的勇气和胆量,而戈兰本人像是根本没搞明白眼前这俩人奇怪的眼神。埃里克无奈的看天,“戈兰,这里是大人们喝酒聊天的地方,你这个不满十八岁的小孩子是不能进来的知道吗?”

戈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埃里克的抱怨,直接走到雷跟前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长官,司务长库珀?克莱得要见您!”

库珀?克莱得穿着严谨的宫廷制服,后背挺的笔直,一双眼睛扫视着师团长室的摆设,戴着白手套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摸了一下,发现有尘土的痕迹厌恶的搓了搓手。

雷穿着一身便装匆匆走进来,库珀?克莱得对雷随意松开领口纽扣的行为极其不满,尤其是闻到雷身上的辛辣酒气之后,夸张的抬手掩住了鼻子。

“师团长大人,王子殿下一直担心您的伤口,看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

库珀?克莱得已经把一口嘲讽的语气练就的炉火纯青,雷竟然不想反驳,兴许是听到那句王子殿下一直在担心他的伤口,内心的柔软处仿佛被什么触动着,有些难受。

库珀?克莱得对毫无反抗的雷有些捉摸不透,狐疑的看了有些低落的人两眼,库珀?克莱得也懒得跟这个人继续较真,清了清嗓子说,“师团长大人,明天一早王子殿下召见,请您见王子殿下之前多洗几遍澡,把这身酒气好好洗洗干净!”

司务长一走,雷就把自己关进了浴室里,浓重的酒气可以洗干净,可他这一身丑陋的伤疤无论怎么冲洗都洗不掉一星一毫,偏偏那个人讨厌极了别人身上的伤疤。

戈兰抱着浴巾立在浴室门口,担忧的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声响,他知道师团长这些日子实在太委屈,这个人应该是一只自由翱翔的雄鹰,却被折断翅膀困在这座囚笼里。

早晨,师团长在穿衣镜前立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制服换了好几套,有一丝褶皱都不行。戈兰胳膊都有些抬不起来了,他已经把师团长的领巾整理了不下五十次,师团长好像仍旧不太满意。

不是第一次去见威利王子殿下,却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小心翼翼,也许单纯的只是希望能够尽可能的达到那个人的极致审美。

传令官进去通报又是很长一段时间,雷已经不觉得奇怪,毕竟让王子殿下头疼一定不止奥格斯格子爵这一件事,总得等着空闲下来的时候才会召见他这个小小的皇家近卫师团长。

传令官再次出现的时候,身后竟然跟着司务长库珀?克莱得。雷嘴角有些抽搐,老库珀你不会又要对我说,王子殿下没空召见我,你又要代替殿下来训话了吧……

库珀?克莱得像是看懂了雷的想法,翻了一下高傲的眼皮,动了动嘴唇说,“师团长大人,王子殿下亲自召见,请跟我走吧。”

《为你效忠》 第八章 遭遇情敌 免费试读

宫殿的后花园里依旧盛开着洁白的蔷薇花,雷忐忑的心情在感知到王子殿下气息的一瞬间浓烈的翻滚起来。

穿过花园走到乳白色的大理石石阶前,司务长库珀?克莱得伸手示意雷等候,雷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知道威利王子殿下就在不远处了,极其小心的向前探知了一下,发现殿下的灵力已经恢复,雷才暗中的松了口气。

精心开凿的人工湖湖水湛蓝清澈,威利王子殿下穿着简单的衬衣西裤,披着一头高贵的金发立在乳白色的石阶上,毫无瑕疵的修长手指拈着鱼食撒喂着湖里的金鱼。

司务长库珀?克莱得迈着谨慎轻巧的步子走过来,俯身恭敬的行礼,“殿下,近卫师团长雷?杰利波利到了。”

殿下微微点了一下头,目光仍旧看着水里游动的鱼群。

库珀?克莱得引着雷走上乳白色的大理石台阶,雷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像是快要炸裂了一样,当他远远的看到威利王子殿下的身影,一双眼睛忽然湿润了。

五年了,铭刻在灵魂最深处的人,心甘情愿为他付出一切,至死不渝。

“尊贵的殿下。”雷在离威利殿下很远的地方单膝下跪,他害怕这一身丑陋的伤疤会让殿下皱起眉头。

司务长库珀?克莱得朝立在周围的侍从官抬了抬下巴,侍从官很识趣的跟着库珀?克莱得退了出去。

宽阔的人工湖露台上只剩下两个身影,他们隔着很远的距离一站一跪,湖面上有清凉的风吹动着两个人的头发和衣领。

威利王子殿下没有说话,高贵的身影倒映在湛蓝的湖水里,不时的被争抢鱼食的鱼儿搅动。

雷穿着近卫师团墨绿色的制服跪在地上静静的等待,时间恍若回到了五年前,那条盛开着洁白蔷薇的花园小路上,王子殿下转身看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威利王子殿下手中的鱼食终于撒干净,雷条件反射的想要起身为王子殿下递丝帕,仅仅0.1秒之后雷强制般的把自己牢牢的钉在地上。

他,差点儿忘记了自己只是个下等侍卫官的身份。他,早就不是威利王子殿下喜欢的那个他了,如今的他,只能背负着王子殿下的恨意卑微又可耻的活着。

王子殿下拿起石桌上的丝帕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清冷优美的声音慢慢响起,“边境守卫军首席指挥官,麾下十万作战兵团,军功累累战功赫赫,回来之后却做了一个小小的亲卫师团长,心里不痛快了?”

雷浑身的血液像是被冻结了,不仅仅是因为王子殿下毫无感情的声音,更是因为他们之间莫大的生疏感狠狠刺痛了雷的心。

“属下不敢。”雷把头压得更低了一些,他自己也搞不懂战场厮杀好几次徘徊在生死边缘他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现在就因为王子殿下的一句话,眼泪就想在眼眶里打转,真是丢脸。

威利王子殿下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影,这个人在费尔格勒边境身受重伤死里逃生,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了,身体里最深的那几条伤口至今还没有完全愈合。

“师团长,你要明白,只要来了这座宫殿,不管你是乞丐还是将军,只要你肯为我效忠,你就是我的所有物。”

雷跪在地上无声的咧开嘴,王子殿下这个比喻简直精妙绝伦,在您的眼中乞丐和将军原来是同一回事,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只能为您而死的所有物而已,却永远不可能是您的心爱之物,太奢侈,也太好笑。

“遵命,王子殿下。”

司务长库珀?克莱得在他第一天来到这座宫殿的时候就告诫过他,这座宫殿的生存法则,第一条就是认清楚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谁,应当为谁效忠。

雷退出来的时候,脚底像踩着棉花一样。他有些抱怨神的残忍,为什么要一次次的打碎他的梦想和信仰,让他就这样死在费尔格勒边境不是很好吗,说不定威利王子殿下偶尔想起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值得骄傲的英雄。

司务长库珀?克莱得难得没有板着一张冷面孔,看到雷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竟然主动开口说了一句,“师团长,我理解你现在的处境,以你的身体状况军队复原之后也只能回东海岸种田,你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只劝你早点认清自己的主人,可别成了第二个斯潘森。”

老库珀这番不明不白的话,雷也没有仔细的去听,他现在脑子里乌云压顶,就差一声响雷就会噼里啪啦的下起雨来。

而这个响雷就在拐过花园角门之后,迎面撞上了。

兰彻斯特家族完美无瑕的阿多尼斯少爷,威利王子殿下最宠爱的少年,脸上带着盈盈笑意,由专属传令官陪同着朝这边走来。

不用问阿多尼斯少爷一定是要去往威利王子殿下身边的,雷把脸埋得很低朝一旁的围墙挤了挤,想要不引人注目的快速经过。

谁知,老库珀见到阿多尼斯少爷立即眉开眼笑,很绅士的上前行礼,“尊贵的少爷,您今天真是光彩照人,连美丽的花朵跟您相比都要惭愧的失去颜色。”

雷听完差点儿没恶心的吐出来,没想到臭石头一样的老库珀还有这么骚里骚气的一面。

“啊,谢谢您,宽厚慈爱的克莱得大人,您总是不吝啬辞藻来赞美别人。”

阿多尼斯脸上的笑容把雷都看呆了,用一句诗文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那大概就是你寻了很久的春天,他一笑便是了。

一只手忽然遮在雷的眼前,挡住了他看向阿多尼斯少爷的视线,老库珀冷冰冰的声调骤然响起,“看够了吗?”

雷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是什么卑微的身份,竟然敢直视王子殿下最心爱的人。

“失礼了,尊贵的少爷。”雷俯身恭敬的对阿多尼斯少爷行礼,他大约已经死心了,如果换做他是威利王子殿下,也一定会毫无保留的爱着这位少爷。

“您是……杰利波利将军?”阿多尼斯少爷惊喜的看着眼前英俊潇洒的身影,“王子殿下提起过您,您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

王子殿下……大英雄……

雷惊诧的抬起头正好对上阿多尼斯少爷那双动人心魄的冰蓝的眼眸,那双眼睛清澈干净,没有丝毫杂质,仿佛能够倒映人心,让一切丑恶在这双眼睛面前都无处遁形。

雷像被恶魔迷了心窍一样,他移步向前,单膝跪地,“尊贵的少爷,您的赞美让我羞愧。”

阿多尼斯微笑着向雷点头致意,“将军大人,还请您安心养伤,王子殿下期盼着您早日康复。”

尽管知道威利王子殿下未必会真的这样期许,但是话从阿多尼斯少爷口中说出来,却无比的温暖人心。雷再一次把自己埋进了泥土里,从此他要守护的人变成了两个,一个是威利王子殿下,另一个就是阿多尼斯少爷。

威利,只要是你深爱的,我一定会替你守护到底。

宽阔的露台上,王子殿下修长高贵的身影静立在湖边,有传令官单膝跪地,东边来的密信上说,奥瑞金旧部近些日子举行了几次秘密集会,集会中为了避免会议内容外泄全部使用了暗语,只探听到了莱伊王子殿下的名字。

“莱伊……”威利王子殿下抬起修长漂亮的手指,有一只淡蓝色的蝴蝶煽动着轻薄的双翼落在上面,“这么多年,还是逃脱不了这个人的噩梦啊。”

跪在地上的传令官接着说,“据可靠线报,大教皇秘密召回了典狱长诺森帕奇,按照时间推算,应该已经渡过了普罗尔河。”

威利王子殿下却不同意传令官的说法,轻动手指淡蓝色的蝴蝶翩翩飞上半空,殿下转头看着师团长离去的方向,眼底暗潮涌动,“诺森帕奇那个狡猾的老家伙,怕是早就已经回来了。”

专属传令官戈兰忽然接到一个命令,师团长伤势严重应当闭门休养,没有王子殿下的命令不能擅自离开这座宫殿半步。

戈兰苦着一张脸看着把脚翘在桌子上的毫无形象可言却又无端帅的飞起的师团长大人,琢磨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开口问了一句,“长官,您确定早上没有冲撞王子殿下或者其他的什么人吗?怎么感觉王子殿下的这道命令像是跟您有仇似的?”

雷懒散的靠在座椅里,无聊的看着窗外变幻形状的白云,忽然想起老库珀早上说的话,把手里的指令页团成一团掷到戈兰头上。

“戈兰,斯潘森是谁呀,我怎么觉着耳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说过呢?”

戈兰听到一张小脸皱的活像是院子里的老树皮,凑到雷的跟前小声的说,“您可千万别再厨师长面前提这个名字,斯潘森是整个近卫师团的禁忌,听说五年前奥瑞金旧部买通斯潘森,威利王子殿下差点儿就……”

戈兰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雷**下的椅子差点儿跟着滑出去,幸亏戈兰及时伸手替他扶住了。

“**!”雷直接跳起来骂了一句,“老库珀这个老乌龟王八蛋!我怎么会害威利王子殿下!还拿我跟该死的斯潘森比!劳资在边境就算把血流干净了也踏马不受你这窝囊气!”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