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陆小曲崔莺儿的小说[余生拥你入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雨润静荷 2019-01-23 15:12:41

主角叫陆小曲崔莺儿的小说[余生拥你入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余生拥你入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余生拥你入怀 即可阅读全文

《余生拥你入怀》小说简介

《余生拥你入怀》个人看法,小说剧情不错,尤其是后面。虽然开头老套了点,但是有时却能很好吸引人,小说文笔前期比较乱,可能有些地方逻辑也是不好,后面就好多了。小说主人公是陆小曲崔莺儿的小说是《余生拥你入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玛丽那个苏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0章把我拖到地狱里我把他放在沙发上,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才发现,他大腿上中枪了,子弹还在里面。我暗骂一句自己倒霉,认命的找来医药箱,准备给他包扎。结果,手刚碰到他的皮带扣,就被猛地攥住,向后折去,。主角叫陆小曲崔莺儿的书名叫《余生拥你入怀》,是作者玛丽那个苏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有妻子,有孩子,他是高高在上的S市一把手,我却沉溺在他的温柔里,忘了自己只是他包的一个二奶……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生病

我扯了扯不受控制的面部肌肉,笑着说道:“是啊,怎么了?”

他伸手捏捏我得脸颊,“别笑了,你笑的比哭还难看,我就是随口问问,不用放在心上。”

虽然他这么说,我却仍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我现在已经能肯定,他之所以包我,就是因为我曾经跟过老谭,那个官位不高,却老奸巨猾的男人。

不然,他也不可能有眼光,在严世鸣还没发迹调任的时候,就买通了他给他送礼。

可惜,还没攀上高枝风光一时,就进去了。

那时候,连带着我都倒霉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当官的赚钱的都怕晦气,谁都不肯要我。

我只能沦落到跟了个老头子,又老又恶心不说,一年时间,一点儿油水都没捞着。

擦着头发出了卫生间,就看见严局长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对着镜子打领带。

我连忙放下头发,擦干手,殷切的走过去,“严局长,我来帮您打领带吧?以后这些事我做就行。”

他却轻轻地拂开了我的手,“不用。”

我是在后来才知道,这些贴身事,严局长是从来不假手于人的,他也未免太谨慎了些。

穿戴好衣服,把严局长送出去,已经是半夜了。

我看了眼客厅的时钟,就回到卧室,一头栽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睡了这么久,仍然觉得头疼,伸手摸了摸额头,烫的都能蒸鸡蛋了。

我刚勉强坐起来,手机上就接了电话,备注是严局长,看来是他昨天拿我的手机备注的。

我这人有个‘好’习惯,有金主的时候,手机电脑从不设密码,为的就是让金主看见,我对他们毫无防备,毫无二心,没有任何隐瞒他们的。

我接了电话,一开口,嗓子哑的我自己都吓到了。

显然,电话那边的严局长也听出来了,问我怎么了。

我说可能是昨天洗澡的时候着凉,发烧了。

“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换好衣服收拾一下,我马上就到。”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茫然的想,他听见我生病了,就要立即赶过来?

我的心里忽然有了种异样的感觉,因为以前的金主在知道我感冒发烧的时候,第一反应只会问我,会不会通过母乳传播。

只要得知不会传播,就不顾我的身体,继续吃我的奶。

而这种事,我早就习惯了,所以从来没觉得有什么好委屈的。

我发着烧,本来不想动的,但因为严局长的命令,不得不勉强起了床,穿衣服洗漱。

刚收拾好自己,他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出来。”

“好。”

走出别墅的铁栅栏门,就看见外面停着一辆熟悉的黑色大众,不管是车型还是颜色,都相当的低调,符合他的作风。

我伸手拉开后座车门,坐到他身边,“严局长,您怎么来了?”

“你不是生病了?”他蹙着眉,贴上我的眉头,试了试温度,“这么烫,怎么不早跟我说?”

我窝在他怀里,乖巧的回答,“我刚醒来,才知道自己生病了,正打算出去看病呢。”

“我送你去吧,小张,去人民医院。”

《余生拥你入怀》 第10章 把我拖到地狱里 免费试读

第10章把我拖到地狱里

我把他放在沙发上,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才发现,他大腿上中枪了,子弹还在里面。

我暗骂一句自己倒霉,认命的找来医药箱,准备给他包扎。

结果,手刚碰到他的皮带扣,就被猛地攥住,向后折去,力度大的,我甚至听见了“咔嚓”声。

我倒吸一口凉气,另一只手拼命的拍着他的手,“你干什么啊,快松开!”

他睁开眼睛,冷冷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指了指一旁的医药箱,“我还能干什么啊,帮你包扎啊,总不能让你死在这里,快松开我。”

他松开我的手,我低头一看,几个红色的指印,都肿起来了。

我揉揉手腕,说道:“你腿上中枪了,子弹还在里面,我没学过急救和包扎,你要我帮你吗?”

他鼻子里哼了一声。

“到底要不要?”

他不耐烦了,“要,快点,哪儿那么多废话!”

“喂,你搞搞清楚好不好,现在是你!有求于我啊!”怎么搞得像是我求着他包扎一样?

他冷冷一笑,手中硬物抵在我脑袋上。

我身子一抖,立刻不敢说话了。

脱下他的裤子,我才发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血几乎把整条裤子都染红了。

我轻轻地咬了咬唇,用镊子夹着酒精棉球,轻轻地碰了一下那向外翻飞的肉,“你忍着点啊,我给你消毒。”

他没说话。

我看了他一眼,他额头上已经出了细细密密的汗,仍然咬牙忍着没出声,倒是个厉害人物。

我找出刀,还有止血药和纱布,问道:“我再问你一次,你真要我给你取子弹啊?我没经验,你死了可别怪我……”

我刚说完,他就看向我,“我死了,就算变成鬼,也得把你一起拖到地狱里去。”

我吓得魂飞魄散,再不敢说话,拿着刀,专心的划开子弹两边的皮肉,然后用镊子伸进去,寻找着子弹。

终于,镊子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我取子弹了啊,你忍着点,千万别喊出来,不然被人发现了,我们都死无葬身之地。”

我说着,猛地夹住子弹,一下子夹了出来。

鲜血喷涌而出,他闷哼一声,再次晕了过去。

我咽了口唾沫,赶紧的上止血药,然后用纱布紧紧地包扎起来,做完这一切,我又找来抹布,把刚才地上的血液擦干净,然后把医药箱他用过的东西,都丢进垃圾桶里。

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我这才感觉到,我全身都在抖。

我害怕的要死。

虽然以前跟过黑道的人,但是,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真枪实弹,尤其是……给他夹子弹的时候,我特别害怕我一个动作不如意,弄疼了他,他就一枪崩了我。

好在,总算弄完了。

“小曲。”崔姐的声音从二楼传来,她看着我,下了楼,“你收拾完了?怎么坐在客厅发呆呢?”

“我、我休息会儿。”我灵机一动,找了个借口。

“哦,这样啊。”她一边说话,一边下了楼,“你这儿有酒没有?这几年的老毛病了,老是失眠,总吃安眠药也不是办法。”

“有,我给你找找。”

我走到餐厅去找酒,忽然发现,我刚刚打扫完地上的血迹,忘记把杂物间的门关上了。

眼看崔姐就要下来了,我这时候去关,未免也太刻意了一些。

可是……

我绝不能让崔姐看到他。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