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美人心计]免费阅读 主角叫宋惜贺延桦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清风竹间行 2019-01-23 15:27:05

[美人心计]免费阅读 主角叫宋惜贺延桦的小说免费阅读

《美人心计》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美人心计 即可阅读全文

《美人心计》小说简介

《美人心计》作者有充足的想象力,使文章更加有趣,奇幻。。主角是宋惜贺延桦的小说叫做《美人心计》,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怪诞伊人创作的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半个月前亲姐宋婉一丝不挂死在我面前,手足处满是淤青,纤细腰间零散着摁灭烟头的痕迹。红姨带着琦门的人给她收尸,指着临了都没闭上眼睛的姐姐厉声指点,“看到没,这就是急于上位的下场!”我想给姐姐穿上衣服,却。小说主人公是宋惜贺延桦的小说是《美人心计》,是作者怪诞伊人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曾经说要保护我一生一世的男人亲手把我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原来命运所有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价格

精彩章节试读:

顾焱往前一挪,碰了一下我的鼻尖又迅速弹开,尺度拿捏的到位,“赢了,我顾焱从此就是你的人了!”

“呸!”我做了个恶心的姿势,让顾焱少往脸上贴金了,“要是赢了,你就不要在打扰我的生活。不管你有什么关于我的计划,都必须停止。”

“好!”顾焱与我击掌一言为定,没有任何顾虑笃定贺延桦不会为我出头!

说实在的,贺延桦会不会出手,我也没谱!

贺延桦是个商人,虽然因为明熠我的价值直线升高,如果是别的女人背后搞鬼他大多会给我出气。

但对方是凌晗娇,身后站着的是凌峰地产。

凌峰地产在行业的江湖地步不算大哥,但也是榜上有名的家族企业。

为了我得罪凌家,对于精明谋算的贺延桦来说这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

我擦了药喝了杯水就坚持要走,顾焱这次没犟着送我,只是申明如果我输了得答应他一个要求。

谁知道这个大魔王会提出什么要求,我绝不会给他机会。

一路上我都在思考要怎么跟贺延桦表达,才能让他为我出手。

就连推开家门都还在练习腹稿,贺延桦正在看新闻见我回来一抬头便锁了眉宇,“你怎么了?”

“在商场遇到一群女人,把我围起来拳打脚底。为首的还拿了利刃,扬言要我毁容。”我尽量客观的陈述事实,没有带着撒娇或者夸张的诉苦。

只是微微颤抖的身体在替我声张:我很害怕!

贺延桦还没听完就走到我旁边,检查伤口厉声承诺,“我马上查!谁敢动我的女人!”

“说是凌家千金,凌晗娇。”我提到名字就沉默了,仰望着贺延桦等待他的态度。

果然听到凌晗娇的名字,贺延桦手上动作一顿。

我沉默不语,任由他检查伤势。手臂上的淤青、脸上火辣浮肿、撕裂的衣服都在替我发言。

没必要步步追问,反倒显得我不懂事。

贺延桦牵着我进了卧室,让保姆魏娟拿来药水亲自替我擦拭伤口。

我没有拒绝贺延桦,即使刚才擦拭过残留的药渍还清晰可见。

贺延桦一处一处擦拭着,小心翼翼怕弄疼了我。

一个在商场纵横驰骋的男儿,滋生出无限温柔情怀,紧锁的眉宇像是心疼我到了骨子里。

他温柔的让我觉得陌生,甚至让我产生一种他心里多少有我位置的错觉。

贺延桦给我买奢侈品、带我吃昂贵的法餐,带我出席高端的场合认可我是他的女人的身份,这些事情通通不及这一刻他眼里的柔情似水。

我被震撼了!让女人动心的往往不是钱或者场面,而是细节!

处理完伤口贺延桦让我上床休息,这几天不要出门在家好好养着。

我点点头是一只乖巧温柔的猫,“都听你的。”

贺延桦笑了笑,让保姆魏娟好好照顾我,不许出差池。

后面的几天贺延桦没露过面,但每天都会给我发几条信息,内容很简单:

‘刚开完会,晚上有应酬。’

‘你好好吃饭,魏娟说你胃口不好。想吃什么让她做,不要怕麻烦。’

‘我让助理买了几件新款衣服给你,应该很适合你。’

……

我简直是受宠若惊,有时候禁不住怀疑贺延桦大脑是不是进了水,糊涂了!

凌峰地产股票大跌的消息是舒妍妍告诉我的。

她后来知道了我被欺负的事情,怒的当即就要去凌家讨个说法。直到我劝说不要妄动,我想看看贺延桦的态度她才忍下来。

不过舒妍妍把立场表达的明白:但凡贺延桦不出手,她绝对不忍这口气!

我挺感动的,当初和舒妍妍结交没想过要利用她。

但确实也是因为那条项链我认定她身价不菲,想要留条退路给自己和姐姐。

相处下来每次我但凡有事开口,舒妍妍都在能力范围里鼎力相助,够姐妹儿!

舒妍妍说凌峰地产相关消息时带着掩饰不住的爽感,“你是不知道,凌峰这次惨了!三天时间股票就跌停了,圈里人说凌老带着凌晗娇亲自去找的贺延桦,连人影都没见到。老爷子现在慌了,四处拖人组局约贺延桦呢!”

真的是贺延桦出手了!

我掐了一把手臂上的肉,生疼!不是做梦。

他真的为了维护我,连利益都放在其次的位置。

说不感动是假的,对于商人而言能放下利益,维护其他的东西是绝对艰难的选择。

何况不是蝇头小利,动辄就是上千万的交易合作。

还没从感动情绪里走出来,贺延桦的电话就打来了,“准备一下,晚上跟我参加个饭局。”

“凌晗娇也会来?”我已经大致猜到了,贺延桦夸我聪明。

我不会得理不饶人,贺延桦已经选择了和我并肩而行就够了。

真心实意的劝他要不算了吧,免得局面难看。

“你不用担心这些,我要的不过是一个道歉。她应该做的,你值得!”贺延桦挂了电话,我还是活在梦里没有落地的感觉。

自认不是太过情绪化的我,第一次体会到被宠上云端的感觉。

彼时我还不知道,贺延桦做的一切都不仅仅是出于感情。或者准确的说,他这么做是因为他日要用我实现更大的价值。

他用牺牲凌家一笔交易,换来了我的肝脑涂地和赤胆忠心。

这笔买卖,贺延桦才是幕后庄家。

按时赴约,贺延桦在VIP包厢等我。

凌老没有现身,但凌晗娇到了,端正的坐在贺延桦身旁,表情委屈至极。

凌老毕竟是个人物,能组局让凌晗娇来道歉,也表达了足够的诚意。

在座的还有那一群欺负我的女人,她们面面相觑再也没有了张狂气焰!

我坐在贺延桦的另一边,将凌晗娇的模样看的仔细。

她是典型被富养出来的女孩子,一张脸上不染分毫风尘气,骨子里透着谁都瞧不上的清高。

模样谈不上俊俏,但肌肤保养的极好,五官也算耐看。有着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应该有的甜美。

贺延桦清了清嗓子,凌晗娇委屈的眨了下眼睛,不情不愿的拿酒杯起身冲我说道:“宋惜,前几天的事是我错了。对不起,希望你别跟我计较。”

“宋惜,我们错了!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一群女人齐刷刷地起身,声音恢弘、表情虔诚。

哎……

不是我不愿意接受凌晗娇的道歉,而是这丫头情商太低。

把话说得如此直白,我总不能接上一句:没事没事!大家都是伺候贺延桦的,彼此都是姐妹互相谦让着……

我微微一笑干脆含糊带过,“没关系。”

“延桦,我都道歉了,你就别生气了。”凌晗娇倒是不矜持,放下酒杯就挽着贺延桦不肯松手,“这些菜都是你爱吃的,我给你夹!”

“不用了,你年轻又漂亮家世也好,前途不可限量。以后贺某就是你的大哥,遇到事儿了尽管告诉我。”贺延桦当着我和凌家人到的面,把凌晗娇给甩了!

天啦,贺延桦不仅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还卖了我一个天大的面子。

他独饮了一杯酒让凌晗娇带话给老爷子,凌峰地产的风波马上就会过去。

继而就牵着我出了包厢,再没看过凌晗娇一眼!

“开心了吧?我的小宝贝。”贺延桦叫我小宝贝?

系好安全带的我简直不知道要把手搁在哪里,满眼惊讶。

“你开心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让我也开心开心。”贺延桦的眼神游移在我身上,意味深长的微笑却不让人讨厌,车子在道路上驰骋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从来没想过,贺延桦如此会撩妹……

《美人心计》 第1章 玩物 免费试读

半个月前亲姐宋婉一丝不挂死在我面前,手足处满是淤青,纤细腰间零散着摁灭烟头的痕迹。

红姨带着琦门的人给她收尸,指着临了都没闭上眼睛的姐姐厉声指点,“看到没,这就是急于上位的下场!”

我想给姐姐穿上衣服,却被红姨死死的扼住手腕,“不要命了?人家就是要宋惋丢人现眼,你出什么头。”

“我不怕。”我从柜子里拿出姐姐生前最喜欢的衣服,红姨叹了口气等我整理完用草席将尸体一卷埋在了不知名的后山。

想姐姐宋惋生前繁花似锦、媚视烟行,最风光的时候半个圈子里女人都唯她马首是瞻。

死的时候却连个葬礼都没有,草席一卷一条命就此罢休。

姐姐宋惋是琦门最出挑的美人尖子,20岁就跟了商场里叱咤风云的人物彭三爷,一跟就是整整七年。

姐姐是被彭三爷的原配弄死的,因为她动了取而代之的心思。

做我们这行的有三条大忌:一忌陷入爱情、二忌觊觎原配、三忌背后偷男人。

关于我们这个圈子的故事在坊间流传过无数个版本,什么京圈的宝姐,粤圈的蛇妹儿。

其实这些都是过去式了,如今京粤早已是一家资源共享。

只要你长得漂亮有脑子,起初都能赚到钱。

姐姐死后,我决定把这个圈子的故事讲出来。也是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天下,真的没有白给的午餐!

我叫宋惜,今年22岁,去年在琦门的安排下跟了靠山。

靠山名贺延桦,三十出头,一双如鹰的眼眸深不可测。明面上是做房产生意的,实则控制着商道上几条命脉渠道。

商道上的老人都传贺延桦做事又狠又准,但凡他看上的蛋糕就没有一块吞不下的。

能成为他的女人,是我的幸运亦是不幸。

毕竟圈子里的姐妹大多跟了禽兽不如的靠山,油腻年迈的暴发户们恨不得往死里折腾人。

我有个小姐妹年纪轻轻就被玩的活生生摘了子宫,还有的因为伺候不到位大冬天被扒了衣服罚跪在小院里。

要是碰上愿意给钱的,还能用钱图个自我安慰。

就怕碰上又磨人又吝啬的,当真是打落牙齿活血吞,有苦说不出。

这些主儿非富即贵,我们这些无依无靠的女人哪一个得罪的起?

贺延桦跟大多数靠山不同,他不在女人身上找补成就感,出手又阔绰大方。

最重要的是他血气方刚,桀骜不驯,如一头在广阔草原上肆意奔跑捕猎的狮子。

我刚跟贺延桦的时候,招了琦门不少同行眼红嫉妒。

贺延桦最喜欢我的与世无争,虽然出身琦门,却从没跟他主动要过什么好处。

更不肆意挑事,争风吃醋,从不拿自己和梦瑶做比较。

梦瑶是跟贺延桦最久的女人,也是最得宠的。仅是中央地段的别墅就得了三套,还在公司有部分股权!

我姐姐还在的时候,就有北宋婉、南梦瑶这一说。

我没见过梦瑶,但见过贺延桦身边的另外几个女人,各个都是气质不俗的绝色。

这么些女人要争一个男人的宠爱就难免耍心眼使手腕,平常私下如何作贺延桦是不管的,前提是不涉及梦瑶。

之前有个艺校大学生不懂事偏偏挑周六缠着贺延桦撒娇谄媚不让走,谁都知道每周六贺延桦雷打不动去陪梦瑶。

那晚后半夜贺延桦的每一个女人,包括我都收到了不雅视频。

视频里艺校女生被几个肮脏不堪的男人包围着肆意玩弄,直到晕死过去。

后来我们收到消息,女孩子被弄去了最下等的脏巷子,不到一个月染上了艾滋病。

让人生不如死,这就是贺延桦骨子里寒冽。

出事以后大家窝里斗的趋势不减反增,以前觊觎贺太太位置的女人们算是明白了,连梦瑶都落不得正宫位置,她们又凭什么?

不如趁着芳华年代多从贺延桦身上捞点钱为日后谋个锦绣前程。

老话有个硬道理,男人心里有谁钱就花在谁身上,为了争取多一分宠爱大家无所不用其极。

听说年纪最小的那个,还专门去做了手术,令腰下功夫更紧一些。

我和姐姐不同,不想上位也不贪宠爱,跟了贺延桦一年手上存了大几十万。

无论何时抽身,都算有个退路。

男人无论爱谁,到最后都只剩下两个字,厌倦。

关于这一点,我相对年轻的时候就已经看透了,所以我不想争也不屑争。

如果不是那场意外,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那天我陪贺延桦应酬,是商务酒会。他看重我年轻精通英文,身段又曼妙多姿,充门面的事情一贯都由我陪同。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贺延桦的表弟,顾焱。

三个月前从国外回来,一出手遍垄断了东街的金融业务,办事雷厉风行从此有了名号,小火爷。

无意间听贺延桦提起过,顾焱想把手伸到他的头上。

从顾焱迈入宴会大厅的那一刻,贺延桦的视线就若即若离的缥缈到他身上。

直到顾焱端着红酒走过来,我才看清楚他的模样,跟不苟言笑的贺延桦不同,他看上去让人如沐春风,眼神澄澈到清可见底。

“哥,嫂子。”顾焱笑着挑眉寒暄,唇角扬起的弧度没有任何冒犯的意味。

“恩。”贺延桦淡淡然的回应,给我递了个眼色。

知道他们要谈生意,我乖巧的借口去补个妆。

在卫生间耗了一会功夫,刚准备出门就撞进了炙热的胸膛。

“嫂子!”

是顾焱,我一抬头有些诧异,刚才那双清澈的眼眸变得暗藏汹涌。

对于生意场上的男人们来说,嫂子不过是个代名词,今天可以是你,明天就换了他人。

我向后退了半步略微尴尬,只能微微一笑道:“顾焱,延桦还在等我。”

“怕什么?”顾焱不退反进,将我抵在墙壁上,我们的距离近在咫尺,我能够清晰的看到他眼角的泪痣以及眼中的戏谑。

真的是片刻之间,顾焱俯下身蜻蜓点水般吻了我的唇,他的手挽过我的腰肢用力一勾,“真像!”

“什么?”我的脸颊泛起红晕,羞的发臊更怕贺延桦知道,下意识想要推开顾焱。

他手上的力道却加重了几分,不轻不重的吐出一句话,“真像梦瑶,踹了贺延桦,跟我如何?”

“我可是你嫂子!”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心烦意乱,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猛然一推恶狠狠的瞪着顾焱。

“呵!我玩的就是嫂子。”顾焱痞气玩世不恭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可没想到他捉住我的手将一枚闪耀的钻戒套上来,“回去告诉贺延桦,我是回来讨债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