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萧楚北陆晓[夜里的记白]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九月茉莉 2019-05-19 20:47:56

主角叫萧楚北陆晓[夜里的记白]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夜里的记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夜里的记白 即可阅读全文

《夜里的记白》小说简介

《夜里的记白》真心不错,文笔很好,挺写实的故事情节。主人公叫萧楚北陆晓的小说叫做《夜里的记白》,本小说的作者是宠爱女王J最新写的一本现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萧楚北松开了手。他不想再听她的胡言乱语,“陆晓,有件事,我们需要做个彻底的了结。”萧楚北把一份文件模样的东西扔到了她的腿上。陆晓看不见,却能猜到这是什么。他是来找她签字离婚的。亏她以为他还有一点点的人。主角叫萧楚北陆晓的小说叫做《夜里的记白》,它的作者是宠爱女王J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那年她说她怀孕了。她失去了一双眼睛和一个孩子。那年她逃走了。她失去了一颗子宫和一条命。陆晓死了,死在一场大火中,萧楚北站在漂泊的风雨下,对着墓碑上微笑的少女,跪地不起:晓晓,我后悔了……

精彩章节试读:

他怎么可以只给她两个选择?!

他知不知道他要让她给陆夏的是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啊!!

“我把眼睛给陆夏,那我怎么办?”

“我瞎了再也看不见了怎么办?”

萧楚北掐住陆晓的脖子,一张冷酷的脸填满她一双幽怨的黑眸,“像你这样的毒妇就该活在黑暗里一辈子!”

“萧楚北,你没有心。”

陆晓的眼底里钻出浓浓的恨意,“我恨你!”

萧楚北内心波澜万丈。

那个从小跟在他**后头一声声叫着他楚北哥哥的小女孩儿竟然说恨他?!

这些年来,不论他的冷嘲热讽,无论他何时何地撕开她的衣服羞辱她,她都隐忍着,从没对他说出这个字来……

“所以恨又怎样?我娶你的那个晚上就跟你说了,你让小夏有多痛苦,我就会让你百倍奉还。”

对,他娶她不是因为爱她,是为了囚禁她这个“罪犯”。

方便他随时随地折磨她羞辱她。

陆晓心寒到眼泪都凝结了,他越是逼她她越是不答应,“我没有错,无论她多痛苦,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我没推她下楼,车祸也是她一手安排。”

“你是说她自导自演,开车撞死自己?”

“对!是她活该,她就是罪有应得!”

“陆晓,你真该死!”

啪的一声,陆晓脸颊上落下一记冰冷的耳光,她从来没有这样憎恨的瞪着萧楚北。

“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把眼睛给陆夏,我就是瞎了,也不会把眼角膜送给她!”

陆晓忍到了极点。

这么多年来受尽的委屈全部爆发出来,然而她忘了只要是为了陆夏,萧楚北可以对她有多无情残酷。

“好,你不答应。”

萧楚北咬着牙,恨不得将她磨成碎片,“把她立刻给我送回流产台!”

他说什么?!

林助理逼近过来,身后跟着三四个白衣男人。

陆晓吓得蜷缩成一团,手边再也抓不到可以威胁他们的手术刀。

“**,禽兽!!你们不要过来,不要碰我!”陆晓受了伤的手推倒床边的矮柜,掌心里痛得她不能自已。

“太太,对不起了……”

其实林助理也于心不忍。

可谁又能违抗萧楚北的命令?

陆晓哪里招架得住几个大男人?!三两下她就被摁在了病床上,她拼命得用手脚踢蹬,所以他们用绑带困住了她的手脚。

她完全就像条砧板上的鱼任人鱼肉。

陆晓心里清楚她只要被送回流产台,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无辜的死去……

“不要!!萧楚北……不要……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把眼睛给陆夏,我给她!!”

床身刚移动起来,陆晓便惊悚又绝望的大叫起来。

眼泪风干在她凌乱的脸上。

片刻后,萧楚北单手插袋把一份协议扔在她的身上,“签了她。”

那是让她同意把眼角膜移植给陆夏的同意书。

陆晓麻布地握着笔端,就像是个被抽干了灵魂的布娃娃,一笔笔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夜里的记白》 夜里的记白第十五章:萧总,太太她死了 免费试读

萧楚北松开了手。

他不想再听她的胡言乱语,“陆晓,有件事,我们需要做个彻底的了结。”

萧楚北把一份文件模样的东西扔到了她的腿上。

陆晓看不见,却能猜到这是什么。

他是来找她签字离婚的。

亏她以为他还有一点点的人性,可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她的生死,也从来不曾心疼过那个无缘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

陆晓摸瞎完成了签名。

期间她问了一句:“萧楚北,你知不知道死掉的那个孩子是个女儿?”

萧楚北心口狠狠一击钝痛。

他知道,他亲口问过医生,他甚至发了狂一般让所有人抢救那个孩子……

然而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萧楚北看着她一笔一画干净利落的签下“陆晓”两个字,忽然冷笑起来:“早知道这么容易就能让你签字,就该让你先打掉孩子。”

他收回那份离婚书。

陆晓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一股子恨意从她的眼底里迸发出来。

她想到了陆夏那句丧心病狂的话——“楚北都有了我的孩子了,你说他还要你的孩子做什么?!”

难道从头到尾都是他派陆夏来弄死她的孩子的?!

“萧楚北,你不是人!!”

陆晓一巴掌甩了过去,萧楚北没有躲,硬生生挨了她一记耳光,仿佛只有这样,他疼痛的心才能好过一点。

“萧楚北,我现在后悔了,如果有来世,我再也不会爱上你。”

来世?

“你想寻死?”

萧楚北紧张掐住她纤细的腰,陆晓也不回答他,突然大笑起来:“瞎了真好,这辈子都不用再看到你和那个女人肮脏的嘴脸了……”

——

陆夏看着萧楚北从陆晓的病房里出来。

该死的,为什么那个女人这么命大?那个孽种死了,她的子宫也被摘除了,为什么她还能活得下来?!

萧楚北不是亲口答应她不会让她好过的吗?

为什么他什么也没有对她做?

他是下不了手吗?!

陆晓,我发誓你不可能每一次都那么幸运……

——

陆晓拖着孱弱的身子搭上计程车回到小公寓。

她疲倦地窝在沙发里,一手默默抚上平坦的小腹,她的伤疤又痛了。

她又想她的女儿了……

宝贝,都是妈妈不好,都是妈妈没能保护你……

陆晓靠着沙发默默落泪,忽然门边的钥匙孔里咔哒一声,“谁?!”

有人开门走了进来。

空气里弥漫起恐怖的气流,陆晓什么都看不到,只听见那脚步声越来越靠近她,“萧楚北?!”她惊慌失措,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躲到了沙发后面。

“晓晓,别怕,我是来看望你的。”

陆夏的声音吓得人汗毛立起。

“陆夏,你这个杀人魔鬼!你害死了我的女儿,你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陆夏看着陆晓摸索着躲到了沙发的后面。

她以为这样就能躲得了她吗?

“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其实那天你和我同时送入医院,医生给你做了引产,原本你肚子里已经八个月的孩子还有机会活下来,但是楚北只顾着救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哪里管得上你那个来路不明的孽种,所以白白就这么死了。”

陆夏编着瞎话,却真的**到了陆晓,原来她那可怜的孩子可以活得下来,是萧楚北残忍的杀死了她?!

“陆夏,你该死!你和萧楚北都该死!!”

陆晓寻着声音冲了过去,陆夏反手将她推倒在厨房的灶台上,“不,该死的是你,你不是很想你的女儿吗?那么你就赶紧下去陪她吧!”

刺啦一声。

陆夏砸碎了什么东西。

然后一阵滚烫的热浪冲了过来——

陆夏用打火机点燃了整个人厨房。

一瞬间到处是乱窜的火星,烧到了地上的地毯,然后是布制的沙发。

陆晓就算看不见也能感觉到身体四周火焰烈烈灼烧。

她放火烧她?

她要活活烧死她?!

“救命!救命啊!!”

陆晓跑到门边,陆夏先一步跑了出去,她从外把门反锁。

“陆夏,你开门,陆夏,你这个魔鬼!!”

陆晓不停拍着门。

黑烟越烧越浓,窜入她的口鼻之中,几分钟后,陆晓晕倒在门边,浑浑噩噩的脑海里恍然看到了萧楚北的脸……

“楚北……救我……楚北哥哥……救我……”

——

萧楚北坐在车里,右眼皮一直不安的跳动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鬼使神差般地上了车,让司机往陆晓的公寓方向开来。

只不过正值下班时间,一路上都太堵了。

大大小小的车子把车道堵得滴水不漏,不远处一栋低矮的公寓楼黑烟冲天,大火无情的正吞噬着两层楼的某间公寓。

坐在副驾上的林助理接到了一通电话,惊慌地朝向后座:“萧、萧总,不好了,太太——太太她出事了——”

“她怎么了?!”

萧楚北抬头一眼就看到了那栋熊熊燃烧的公寓楼,陆晓?!!他发疯似的跳下车朝着那栋楼跑去。

跑到楼道口的时候,三四个消防员冲了过来将他阻拦住。

“先生,楼上大火,你不能上去!”

“放开我,我妻子在上面!“

林助理追了上来一起拦住他:“萧总,来不及了,太太她——她……已经死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