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朴小菱顾承宣的小说[顾少的傲娇鲜妻]免费试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5-21 19:19:55

主角叫朴小菱顾承宣的小说[顾少的傲娇鲜妻]免费试读

《顾少的傲娇鲜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顾少的傲娇鲜妻 即可阅读全文

《顾少的傲娇鲜妻》小说简介

个人非常喜欢这样的情节,不过更新有点慢,但要体谅守望大大啦,毕竟好书不是催出来的,加油哦。主角叫朴小菱顾承宣的小说是《顾少的傲娇鲜妻》,它的作者是鹿锦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十五章顾少有什么病温柔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与之对应的,是那个婉约沉静,骨子里却强硬不肯屈服的女性形象,靠在书柜上,处在光影的交界处,表情模糊看不清楚。顾承宣从她口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这样一句:“。独家完整版小说《顾少的傲娇鲜妻》是鹿锦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朴小菱顾承宣,内容主要讲述:龙城的顾大少一向高冷,而朴小菱对于这个脾气坏透了的男人,只有一个想法:发誓要把你按下……然而事实证明,某个高冷的大少爷也仅仅只是表面而已!某天,被制服的顾少拉着朴小菱的手,好声好气地商量:“我们再生个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被他找到了

朴小菱很感激身边有这样一个人,能陪着自己散心。

到了开店做生意的时间,羽嘉言把她送到酒吧门前:“别太逞强。”

看着她进了简易板搭的临时房屋,羽嘉言转身,拨了一个号码。

“圣岳梦广场需要重新招标,给你十天,给我办妥。”

STLLA集团大厦,总裁办公室,气氛凝结如冰。

顾承宣寒着脸,压低了声音:“再说一遍。”

属下抖了抖,结结巴巴地重复道:“我们找不到余氏的小公子……”

室内的气压再降低十分,接近冰点。

属下往上瞟一眼,正对上顾承宣眸中的森然寒意,忙低下头慌慌张张地解释:“余明俊从前天开始就没露面,完全消失了……MC集团反倒来找我们要人,说他名下账户最后消费记录是在我们ALVA酒店,人一定在我们这里……”

顾承宣冷声吩咐:“去查余明俊的同学朋友,把龙城翻过来也要找到那个女人!”

属下壮着胆子问:“那MC集团那边……”

顾承宣乜斜地看过去,属下立刻噤声,战战兢兢地躲了出去。

MC集团连家主都定不下来,再闹腾也起不了水花,根本不用放在顾虑范围之内。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人!

电脑循环播放着高清视频监控,大厅、前台、走廊,顾承宣盯着屏幕里的那张脸,气得攥紧了拳头。

胆大包天的小丫头,泼酒,放火,竟敢在我顾承宣的地方上撒野放肆!

更可气的是人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已经两天了,那群饭桶连个中间人都没找到!

从来不存在STLLA找不到的人,难道说,有什么人从中作梗搞破坏?

能跟STLLA抗衡,敢跟STLLA作对的……屈指可数。

顾承宣凤眸敛光,危险的味道四散开。

助理Ella敲门进来,扫一眼就知道大boss今天心情还是不好,立刻简洁明了地汇报:“建设厅的程秘书来电。”

她送进来的是顾少的私人电话,只做生活中的通讯联络用。诸如程秘书这种商场合作关系,拨这个号码就代表着有不能见光的话要说。

顾承宣接起电话,程秘书连开场白都没有,直接说道:“顾少,有人对圣岳梦广场那块地的投标有微词,现在厅里在审核,计划重新招标。”

居然有人敢啃圣岳梦的工程,胃口真是不小。

顾承宣心下有了猜想,皱起眉问:“谁做的?”

“羽笙文化。”

果然是他!羽嘉言!

羽笙文化是靠着那群卖弄风姿的戏子发家,后来开了奢侈品业务,百年传承。到了羽嘉言手里,他才着手进军房地产行业,这两年开始有明显的动作。

龙城之中能与STLLA集团平起平坐的,羽笙文化算一个。

一是两家实力雄厚,一时半刻分不出个高下。二则是顾承宣和羽嘉言有过私底下的合作,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恰好能牵制彼此。因此两家集团一直维持着表面上的和谐。

顾承宣知道这个局面不会维持太久。不光羽笙文化在拓展业务,STLLA集团旗下的艺人经纪公司也日渐壮大,奢侈品更是早就平分了国内市场。

羽笙文化和STLLA集团已经有争夺资源的预兆,但没想到羽嘉言会在一块儿新地上爆发。

以弱势来碰撞STLLA的强项,真是不自量力。

也好,让你看看龙城房产巨头的,碾,压,力。

顾承宣对程秘书淡然说道:“让他搞,重开招标。”

经Ella观察,顾少接完程秘书的电话之后,不但没有发怒,心情反倒愉悦起来。对于贴身的生活助理来说,这是好现象!

夜幕降临,顾少正在用晚餐,Ella仍旧小心地陪在两米外,属下兴冲冲地来报告。

“Ella姐!找到余明俊那个小子了!他自己憋不住出窝了!”

太好了!终于能安生几天不用提心吊胆了!

Ella激动地都快哭出来了,问道:“人在哪儿?”

“圣岳梦的一家酒吧里!”

一排临时搭建的简易房挤在一起,烤肉的香气随着热浪腾开,水果摊的西瓜汁清新爽利。歌声如流水,从纷杂嘈乱的人声中剥离出来,在空气中缓缓荡漾。布帘子被掀起时歌声抖了一下,随即平复下来,又接上那一句,唱到最终。

朴小菱放下麦克风从台上蹦下来,揪着刚进门的余明俊的耳朵,恶狠狠地问:“你不是在羽老师那里吗?出来干嘛!”

憨愣的大男生“哎呦哎呦”地解救自己的耳朵,委屈地抱怨:“羽老师那里有多干净你知道吗?没有游戏机,没有电脑,连吃的都没有!太无聊了!我快憋疯了!”

朴小菱气得直拍他脑袋,压低了声音:“稍微玩儿一会儿快回去!万一被顾少的人逮到可怎么办?”

余明俊憨憨地挠自己的头:“没事儿,有我叔叔在,他不会动我的。”

傻子……你叔叔才是被限制最狠的那一个啊!

朴小菱恨铁不成钢地瞪他。

一大帮男生凑过来,嬉皮笑脸地调侃朴小菱:“哥几个天天来替你捧场,你倒是对这个傻小子亲近。”

油腔滑调的富家公子哥,从来都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朴小菱往他们桌前的啤酒瓶瞟一眼,故作嫌弃地说道:“就这么点,也好意思说捧场?”

余下的人一哄而笑,说话的那个来劲儿了:“你还别说,今天场子里我包了!随便喝,都记我账上!——怎么样,小菱,够意思吧?”

还真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富二代啊……

这群少爷来这里就是图个乐呵,平时经常在一起胡闹的,朴小菱也不拿架子,爽快道:“够意思,允许你点首歌。”

起哄声伴随口哨瞬间响起,说话那个摸着下巴贼笑:“小菱单独唱给我的歌,我可得好好想——”

话没说完,一沓纸币摔到他面前的啤酒瓶上,散了一桌子。

众人皆是一愣,借着酒吧内昏暗的舞台灯光,打量这屋子里突然多出来的十几个黑衣人。

《顾少的傲娇鲜妻》 第十五章 顾少有什么病 免费试读

第十五章顾少有什么病

温柔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与之对应的,是那个婉约沉静,骨子里却强硬不肯屈服的女性形象,靠在书柜上,处在光影的交界处,表情模糊看不清楚。

顾承宣从她口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这样一句:“她是个很好的孩子。”

顾承宣问了:“丫头片子而已,哪里好?”

那人轻笑一声,抬手将垂落的头发挂回到耳后。她从阴影中走出来,站在顾承宣面前。但是——

为什么看不清她的脸?

她是什么样子来着?

怎么完全回想不起来了?

那一声笑是什么含义?

顾承宣脑中有大团的光斑炸开,将所有思绪轰到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

朴小菱眼看着顾承宣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紧闭着眼睛像是在和什么病痛做抗争,浑身的肌肉因为绷得太紧而剧烈颤抖。继而他猛地睁开眼睛,目光中的凶戾和恨煞如刀芒四射,将朴小菱骇在原地。

就是这个表情!他掐自己脖子时,和将自己压在墙壁上逼迫自己找机关时,是同样的表情!和平时冷酷霸道的人完全不同,更趋向于……恶魔!

朴小菱吓坏了,环顾四周,却不知道福伯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这室内只有自己和发狂的顾承宣,以及窗台上的嘉莉诗!

然而这一次,顾承宣并没有冲上来伤害朴小菱。他只是突然蜷缩着身体倒了下来,抱着自己的头拼命挣扎,粗重凌乱的呼吸从口中而出,看起来异常痛苦。

朴小菱声音发抖,壮着胆子问:“喂……你,你怎么了?”

嘉莉诗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目光警惕且敏锐,通透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她从窗台上跃下,两起两落就到了顾承宣身边。

朴小菱忙冲过去把她抱起来:“当心!他在挣扎,会压到你的!”

嘉莉诗转头看朴小菱,目光中尽是哀切和请求。

这种澄澈深情的眼神……谁能抵抗得了啊!

朴小菱无奈道:“哎呀算是还你的人,不是,猫情啦!我帮他就是了!”

嘉莉诗:“喵!”

朴小菱把她放下来:“不用谢啦!你也帮我很多次呢!你快去找福伯,让他拿一支昨晚的针剂!这里有我撑着!”

嘉莉诗身形灵动,迅速消失在视线内。

朴小菱看着还在地上翻滚的顾承宣,一步一步谨慎地朝他的方向挪动:“喂……喂,顾承宣?顾少?你还好吧?”

顾承宣突然睁开眼,眼神如飞刀,吓得朴小菱后退一大步。

朴小菱抚着惊魂甫定的心脏,再看过去时,发现顾承宣的目光变了。压抑的痛苦,情感的失落,委屈,强作出的坚强……这一切糅杂在一起,竟化成一滴泪,从他的眼角落下。

朴小菱惊呆了!

有没有手机!能不能拍下来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以强势自居的STLLA集团总裁顾承宣!动辄上亿交易,泰山崩于前而不瞬、猝然临之而不惊的顾少!居然在我面前哭了!他哭了!

这是多么宝贵的一滴泪啊!或许这百年前后都不可能再看到这个场景了!

不不不,且不说留了这个证据一定会被顾少亡命追杀,死无全尸。就是此刻他痛苦的样子,自己也不能这么不厚道,趁人之危啊!

朴小菱蹲到顾承宣面前:“你到底怎么了?还能听到我讲话吗?”

顾承宣突然一把抓住朴小菱的手腕,用力之大,像是要将彼此的骨肉融合在一起。

朴小菱忍痛,想将他扶起来,却拼不过他浑身肌肉都在用力,反被他带着一起倒了下去。

两个人肌肤相亲,混乱地交错在一起。

朴小菱摔得肩膀生疼:“哎呦你干嘛啦!快起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承宣趴在朴小菱耳边,气声微弱,艰难地吐出一句话:“痛……好痛……”

朴小菱伸手抱住他,在他后背轻轻安抚:“哪里痛?再坚持一下,福伯马上就拿药过来。”

成年男子体魄健硕,散发出成熟的气息,和朴小菱身上柔软娇嫩的香甜气息混合在一起,在两具身体之间萦绕。顾承宣的头埋在朴小菱胸前,挣扎的幅度渐渐小了一些,人也安静下来。

朴小菱心头一亮!就是一个拥抱而已,居然这么有用?还能去痛治病?自己是不是可以去开个医馆,会不会比开酒吧赚钱?

但是一贯高高在上的顾少,被人瞧去了如此狼狈的一面,他会不会恼羞成怒,过河拆桥,反过来为难我啊……

最好是福伯再给他一针,让他睡过去,醒来什么都忘记!

结果福伯匆匆赶到之后,拒绝了这个提议。朴小菱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惊叫问道:“为什么?你没看他痛得都忍受不了了!?”

福伯叹口气:“现有抑制剂还需改良,长期、频繁使用对身体造成的损害,远大于少爷发病时的消耗。昨夜刚使用过一支,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使用了。”

朴小菱崩溃地叫起来:“什么抑制剂啊!你们STLLA集团连支无副作用的针剂都做不出来吗!”

“STLLA集团生物科技研发部是专为此而设立的,每年投入将近十个亿的资金。无奈少爷的病症太复杂,那些世界尖端人才也束手无策。”

朴小菱咆哮:“所以说,他到底有什么病啊!你快想想!不用那个什么药剂,这会儿还怎么办!”

福伯眼中有闪动的光:“从少爷第一次发病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帮他抑制情绪。小姐,您是第一位,我感激您的出现。”

朴小菱傻了:“你什么意思?”

福伯:“既然小姐能安抚少爷的心灵,就请小姐将这件事做下去,陪伴着少爷,直到他恢复平静。”

顾承宣还躺在朴小菱的怀中,两个人都是大汗淋漓。但好歹他不再挣扎、抽搐,面部表情也从狰狞中解脱。

剑眉、狭长的凤目,鼻梁高挺,薄唇微启,棱角分明,呼吸间的气息更为雄壮浑厚。这还是那个引万千少女为之尖叫、为之疯狂的高贵男人,举手投足自带风流倜傥,添上额头的汗珠,更多一丝致命的魅惑。

顾承宣睁开眼,目光如炬,紧紧盯着朴小菱。

朴小菱:“……我去年买了全宇宙的表!”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