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商陆苏卿的小说[我多爱你,唯时光可证]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味拥抱 2019-06-15 20:33:43

主角叫商陆苏卿的小说[我多爱你,唯时光可证]免费阅读

《我多爱你,唯时光可证》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多爱你,唯时光可证 即可阅读全文

《我多爱你,唯时光可证》小说简介

《我多爱你,唯时光可证》没有经历过,就不会懂当时那个年代的我们。90,00后的你们,没有70,80那个年代我们的感觉。个人感觉挺不错。。《我多爱你,唯时光可证》是青梅素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我多爱你,唯时光可证》精彩章节节选:火车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直吵得苏卿头疼,昏昏沉沉的想睡,却又不敢真正睡过去。一路迷迷瞪瞪,好不容易坚持到站。宽敞明亮的出站口并不妨碍苏卿看到站在那里的商陆,恰好,商陆的目光是注视着她的方向的。一切恍然如梦。小说主人公是商陆苏卿的书名叫《我多爱你,唯时光可证》,是作者青梅素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不愿用言语表达关于我心,毕竟我见过这十丈软红里太多的花言巧语。我多爱你,无需言说,唯时光可证。我从不肯把爱挂于唇齿,因为这样过于轻浮;我从不愿把你安于眼眸,因为这样过于露骨。我心昭昭,你却不知。大约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回到前一刻,如果苏卿在方圆拒绝姜离的时候附议,那么此刻她也不必看着这一幕,伤情伤心。

学校干净亮敞的食堂里,一对璧人相对而坐,嘈杂的环境未能埋没两人,所以在一片拥挤中让苏卿一眼就看到了两人宁静和谐的相处。

“苏卿,你……算了,今天没胃口,不想吃了,走吧。”

方圆顺着苏卿的目光轻易就看到了商陆,以及他对面暧昧不明的女生。再看苏卿眼里闪过一抹惊痛,心下不忍,于是如此提议。

姜离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可一看方圆这架势就知道无缘请客了,于是只能略为遗憾地看着苏卿。

似乎是才被姜离的眼神惊醒,苏卿眼神发蒙地对着姜离说:“那我们就先走了。”

有些东西,自己得不到是一回事儿,可真正看到某样心尖尖上的事物被妥帖安放在另一个姑娘手里,那看到的滋味,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虽然一早就明白,可当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难免内心惊痛,更何况那人还是顾盼生辉的宋颂,这惊鸿一瞥间勾起了她缠绵刻骨的疼,密密匝匝的回忆一瞬间将她桎梏得喘不过气来。

方圆搀着脸色苍白的苏卿缓步走回宿舍,苏卿绽开一抹无力的微笑,又似冷嘲,直看得方圆心里凉飕飕的。

那边安然坐着的商陆似有所觉,头略略一侧,只看到了个苏卿的背影。于是唇角勾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半晌,变成了真真切切的嘲讽。苏卿,你不让我等,却又不愿绝了自己的念。

“苏卿……”方圆抿了抿干燥的双唇,憋着一口气,觉得不应该说,却又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你怎么这么胆小懦弱,商陆就真的那么高不可攀吗?你试也不试就说要放手,可到现在你又放了什么?”

好一番痛斥,劈头盖脸地对着苏卿兜头砸下来,方圆说的没错,苏卿就是胆小懦弱,说了那么多好听的,其实也不过是她害怕了。

一开始是害怕被拒绝,后来是害怕被放弃。她不是天真不谙事的小姑娘了,什么大胆,什么无畏,都是狗屁。在她眼里,勇往直前的都是莽夫。

“那我又有什么错?我担着这份罪到底是为什么?”

崩溃而压抑的哭声自苏卿口中逸出,绝望又不可自抑,方圆无措地看着苏卿缓缓地蹲在原地,苍凉的眸子里泪光盈盈。

方圆觉得自己真是罪恶极了,对着自己女神都这么不收敛,可没办法,她惯是个一针见血的姑娘,不至于刻薄,但也绝不温柔。

既然是女神,那方圆就足够了解她,当然除了那些真真假假的暧昧,可这一个多月看下来,也多少明白点,可内情什么的还真无从得知。不过这样也就够了,苏卿的心情她多少能体会一点。

但眼下,方圆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苏卿,等到地上的姑娘哭得气喘吁吁,她才去扶起苏卿,以手抚其背。

两个人漫无目的地乱逛,偶尔,苏卿抽噎两声,直到抑制这悲伤不再蔓延入心,才停止了哭泣。

“你……刚才……那个我……”方圆期期艾艾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她想,并且的确,苏卿理解了她的意思。

“是我自己,我自己的问题,和你说什么无关,何况,你说的也没错,不过是我怯懦。”苏卿刚哭过的声音略显沙哑,一如她心境的苍凉。

方圆小心地勾着苏卿的手臂说:“我也不过是局外人,不知内情不敢说旁观者清,你别当真。”

苏卿此时也已恢复过来了,闻言不过是莞尔一笑,很快转移了话题:“你还没告诉我,我怎么就是你女神了?”

终于不再胶着伤心的话题,所以此刻为了安抚女神,方圆只好如实相告。

说来也是一段曲折,但实际算下来也不过是寥寥小事,方圆并未说的很详尽,草草带过几笔,勾勒了整个故事。

据说是方圆失意时曾被苏卿撞见,未必有什么言语安慰,全程不过是一个拥抱,但对于当时危机四伏的方圆来说难能可贵。

但其实当时方圆只是感谢,还并未有什么崇拜一说。直到看见大礼堂里作为学生代表之一的苏卿。

具体说了什么励志人心的话谁也不记得,年代久远,但并不妨碍方圆记着苏卿脸上的冷然和凛冽的锋芒。方圆怔怔地看呆了,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呃……刻薄的女生。

但是刻薄的让她心生欢喜,那时候的方圆软弱而无力,做梦都想成为这样的女生,掷地有声,风骨自成。

那些我们钦慕的,仰望的,往往都是我们想拥有的,可正因为自己没有,所以又触不可及,高岭之花大约就是这样来的。

至于法医专业,倒不是方圆为了苏卿特意选的,她胆子再大也是不敢碰死人的,但奈何被姜离恐吓,所以她其实更害怕治得活人成死人啊有木有!

方圆一脸怀念地说完,就跟小粉丝似的看着苏卿。但再巧合也不过是一所大学一个专业,所以,方圆动用了些关系,得以和苏卿在一个寝室。

整个故事到这里就被方圆草草梗概了,这其中固然有些细节未曾言明,可苏卿也未曾追问。

命运也算是神奇了,能把两个人如此凑在一起。但苏卿和方圆都心知肚明,早已过了交好的年纪,只恨相遇太晚,若要深交,难免会蒙了一层虚伪。

说到底,还是无奈。只恨相遇太晚,白白糟蹋了好好的缘分。

《我多爱你,唯时光可证》 第二章 那么,到底是不是 免费试读

火车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直吵得苏卿头疼,昏昏沉沉的想睡,却又不敢真正睡过去。一路迷迷瞪瞪,好不容易坚持到站。

宽敞明亮的出站口并不妨碍苏卿看到站在那里的商陆,恰好,商陆的目光是注视着她的方向的。

一切恍然如梦,苏卿拉着行李箱向商陆的方向走去,场景似曾相识。

苏卿问:“商陆,你在这?等我的?”这一次,应该是在等她,除了她还能有谁和他是一个学校的?

果不其然,商陆点头,道:“我们一个学校的,之前火车站看到你上了同一车次的火车,所以在这里等等你。”

苏卿笑得自然:“那不介意的话就一起走。”一起走,曾几何时,我如此奢求,而如今只能收起那些绮念。

“嗯。”商陆转身,苏卿亦步亦趋地跟在商陆身后。

只略略走了几步,商陆突然回头,眸色深沉的摄住苏卿的脸,探究地看着身后说不上陌生或熟悉的少女。

苏卿心下一阵惶恐,面上却不动声色:“怎么?我可不认为我令你着迷。”

“不,我只是想起毕业聚餐的事儿,他们说你暗恋我。”如此暧昧的话被商陆轻易挑明,又似乎是被苏卿的话逗乐了,隐约间带了丝笑意。

苏卿按了按额前翘起的刘海儿,笑得气愤,连冲出口的话都带着枪药味:“商陆,且不说是不是真的,这样认真的情感你以这么随便的口气问出来,你觉得这样对我是一种尊重吗?”

商陆讶异的看着气急败坏的苏卿,但仍旧坚持:“是我冒昧了,我先道歉。那么,到底是不是?”

苏卿冷笑:“呵,你要是没有问,不就可以装作有这回事儿了?没事儿还能拿出来嘲笑一下我,多好?”是啊,多好,如果不戳破的话。

气氛猛然跌到冰点,而话说到这份上,苏卿再无心情和商陆若无其事的同行了,那一点点暧昧也消弭殆尽。

那么,到底是不是?商陆,我没办法回答你。我与你,从不是一句是不是就能解开的,我们之间若有红线缠绕,也必定是死结,不为我们结缘,反成桎梏。解不开,是徒添感伤;剪断了,是无缘无份。

你可以问的如此风轻云淡,然而,我却不能轻易诉诸唇齿。向来情深刻骨,奈何现实残酷。若说我爱你,却也不能够枉顾一切。我对你,执念太重,反成了无奈。

苏卿的话太过尖刻,突出的棱角让商陆的眉头微蹙,眼看苏卿的脚步加快就要越过自己,商陆伸出手,轻轻圈禁着苏卿清瘦的手臂,温柔又不失礼貌。

但显然苏卿不觉得:“你放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不觉得没必要再同路了吗?”

“苏卿,如果触犯到你的原则,我道歉。”商陆诚恳地说。

苏卿只是神色凉薄地看着商陆,生硬地开口道:“我接受你的道歉,所以,放手。”

“苏卿,我……你没必要这样这样,我分明是无心之言。”商陆辩解的无奈又无力,最后还是在苏卿似浸了寒冰的眸光里颓然放手。

没有坚持,很干脆的放开钳制着苏卿的手,却让苏卿心里空落落的。商陆,你看,你对谁都不够坚持。

谁都没有再多说什么,苏卿越过商陆步履坚定的向前走,而商陆则沉默的站在原地怅然地看着苏卿离开。

本来交集甚少的两个人有了不愉快的开端,也许,商陆,我们本就不该有开始。

人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也要为自己做出的决定承担。而与商陆分道扬镳之后,苏卿站在拥挤的公交上无比的后悔。

怎么就这么倒霉,偏偏在搭车前闹崩了。现在看着这满车的人头,苏卿只能欲哭无泪。

一路舟车劳顿,苏卿整个人都像散架了似的。偏偏入学手续繁琐而冗杂,苏卿只能在心里叫苦不迭。等整套流程走下来,已面呈菜色。也不管奔波了一天沾染的风尘,给妈妈打完电话就直接就倒在了床上。

思绪不听使唤的绕到了早上火车站的那一幕,商陆不解的神色犹在眼前。苏卿烦躁地埋进枕头,过分了吗?

是过分了吧,因为自己没办法得到所以迁怒了不是吗?本是一句无心之言,但心事被暴露,所以会恼羞成怒,而出言讽刺商陆的时候,理智已经完全不够掌握情感了。

可商陆,这是一份不能言说的心情,我以为它会被永远长埋,至少不会以这种玩笑的形式展露在你我面前,然而命不可测,只是嘲笑了我的以为。

我对你不避不逃,坦然相对,可是我口是心非,言不由衷。真是糟糕透了。

苏卿闷头蹭着枕头,冷不防被室友拍了一下肩。

面相良善的姑娘羞涩地抿唇唇,说:“我是顾绡,泪痕红悒鲛绡透的绡。”

“苏卿,卿本佳人的卿。”

顾绡温婉地笑了笑,赞叹道:“名如其人。”

苏卿向来不善交际,只落落大方的点点头。

索性顾绡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个人相互示好之后就自己忙开了,苏卿又躺了半晌,眼神失焦,发了会儿呆,复又起身,随手找了几件衣服去洗澡。对于“到底是不是”也不再多想了。

“苏卿,刚你电话响了,顾绡替你接了。”

苏卿洗完澡,刚回宿舍就听室友方圆告诉她顾绡替她接了电话,但转了一圈又没看见顾绡人影。

“顾绡呢?”苏卿疑惑地问道。

“谁知道呢?接了你电话之后就出去了。”方圆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那谢谢啊。”

苏卿拿过手机翻了翻记录,最新的通话记录是个陌生的号码,还是等顾绡回来再问问是什么电话吧。

正想着,顾绡就推门进来了,脸色鲜妍明丽。

“苏卿,这是商陆给你的。”

苏卿接过顾绡手上的东西,怔怔然地问:“商陆?你认识?这是夜宵?”

“是刚那个电话啊,我接了,就问有什么事咯,然后他就说自己是你高中同学商陆,我就去帮你拿了这个,说是道歉的东西。”

“哦,真是麻烦你了。”苏卿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迈着飘飘的步子,整个人都没睡醒似的。

顾绡在苏卿身后欲言又止,终于红着脸问:“苏卿,你和商陆熟悉吗?”

“……不熟。”苏卿一听顾绡言语里的甜蜜,挑挑眉,半天憋出来两个字。

顾绡眼里透出了失望之色,转而又问:“那能把联系方式给我一下吗?”

实际上,私心来说,苏卿是决计不愿意的,但她还是给了,毕竟她说了,他们不熟,那么她又有什么资格拒绝,她从来不是商陆的谁。就算她拒绝了顾绡,也不可能阻止顾绡寻找其他的渠道。

顾绡面颊艳若桃李,羞涩的向苏卿道谢。

苏卿哪怕心里再怎么不舒服,面上也要不显,嘴里还要玩笑似的打趣顾绡:“这是准备女追男隔层纱啊?”

方圆也加入了进来,三个人很快就熟悉了起来。四人寝里三个人闹腾的欢快,然而心思各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