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我的冒失鬼女友]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二夏雪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不燥 2019-06-27 15:40:21

[我的冒失鬼女友]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二夏雪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我的冒失鬼女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的冒失鬼女友 即可阅读全文

《我的冒失鬼女友》小说简介

《我的冒失鬼女友》这本书确实不错,看小说顺带又重温了古诗词,故事情节紧凑,人物塑造比较真实,但是性格略显软弱,总体来说很值得一看。。主角是白二夏雪的小说叫做《我的冒失鬼女友》,是作者雪舞长风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现在公司这么忙,你还要请假。”疯牛拿着我的请假条面露难色。“我只是下午提前两个小时走而已,不会碍着工作的。”星期五的早上,我想着已过了好几天,冒失鬼的气也差不多快消了,决定今天展开道歉作战计划。由于。独家小说《我的冒失鬼女友》由雪舞长风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二夏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在爱情的世界里屡屡挫败的贫嘴男,一个性格冒失的女警,一次误会让他们相遇,此后误会不断,纷争不断,两个人相爱相杀,更有公司老总的千金和海外归来的前男友搅局,历经风雨之后是否是彩虹.....。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公司这么忙,你还要请假。”疯牛拿着我的请假条面露难色。

“我只是下午提前两个小时走而已,不会碍着工作的。”

星期五的早上,我想着已过了好几天,冒失鬼的气也差不多快消了,决定今天展开道歉作战计划。由于她上班的时间和我基本重叠,所以我只能到疯牛的办公室申请提前下班。

“年轻人不要老是把精力花在儿女情长上,要多想想怎么做好工作才是正路。”疯牛拿着官腔继续罗里吧嗦,“今天你来请假,明天他来请假,公司的业绩还怎么搞。”

我呸,我心说,一个到处留情的家伙也好意思叫我不要儿女情长,也怪我一时心急,没有编出诸如孩子生病、老婆难产之类的好理由,而是简单的说有约会。

“今天这个约会对我来说很重要。”事到如今,我已无法改弦易张,只得往重要性上做文章。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疯牛终于勉为其难的签了字。待我走出办公室发现时间已过去了十五分钟之久,这天杀的简直就是在谋杀我的生命。

墙上的电子钟跳到下午三点的时候,我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条放入口袋,这是贱人叶特意为我写的注意大纲,在他看来,道歉这种看起来是个人都会的小事却包含了很大的学问,有些人容易成功,有些人则怎么都做不好,其关键在于不是你说了多少该说的话,而是你说了多少不该说的话,听起来有些绕口,但他的原话就是如此。

很显然,我顺手就被他划到了后者之列,所以才有了这张纸条。对于他在哄女人这方面的能力我是深信不疑的。其实我已经背下来整个内容,之所以没有把它扔掉,纯粹是出于一种上保险的心理。

跟同事打了一声招呼,我下了楼走到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大约一个小时后,我到了冒失鬼的工作的地方,一间带院子的三层楼,款式普通,门面为蓝色,同我们平时看到的派出所别无二致。

现在她还未到下班时间,我也不能贸然的进去,只得在离门口不远的街道上等着。我拿出手机坐到街边的一条长凳上边看边等,虽然心里忐忑不安,对等一下要做的事没有什么把握,也没有什么心情看手机,但却不敢以来回走动来缓解情绪。无他,在离派出所这么近的位置做出那种样子,铁定被人误会。我可不想被时时出入派出所的警员盯上,要是真把我带到里面,我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如果说实话,会不会给冒失鬼带来麻烦。

时间在我的胡思乱想中慢慢流逝,终于到了他们下班的时间。我收起手机伸着脖子往那边望,在人群中寻找冒失鬼的身影。约莫几分钟后,她出来了,穿着一身蓝白的连衣裙,头发扎成马尾,肩上挎着一个小包。

她行走的方向正对着我这边,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稍稍停顿了一下,目光在我脸上扫过,继而又投向前方,再度款款前行。

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她没有半分表示,无论是行动上的还是语言上的,好像我就是一个陌生人。

对于她的表现我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反而觉得这才是正常的,若是她突然对我微笑有加,那我反倒要落荒而逃了。

我站起身隔着一点距离,跟在她的后面,根据贱人叶的注意大纲,道歉的地点最好是人比较少的地方,有熟人更是大忌。这里估计有不少人都认识冒失鬼,所以首先被我排除掉。

我们一前一后,走了几分钟,来到一个公交车站点,冒失鬼停了下来,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又放了回去。对于我她还是选择无视。我现在也不好上去搭话,只能在旁边等着。

过了一会,有一辆公交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后,在等车的人鱼贯而入,我跟在冒失鬼后面也上了车。冒失鬼找了一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我看准时机抢在一个男的之前坐到她身边的座位,引来他一阵怒目而视,我做了一个我们两个是认识的动作,他才悻悻的坐到一边。

看到我坐下,冒失鬼还是没有任何表示,好像真的把我当成了空气。她时而埋头看看手里的手机,时而抬头看看窗外,车窗开了少许,时有风吹进,拂起她耳边的秀发,露出半边侧脸,有时风大了些,把靠近车窗那边的发丝也吹将过来,遮住了眼睛,她便会伸手轻捋一下。

车载电视里轮番播放着购物广告,中间夹着一些音乐和新闻。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看电视,偶尔偷偷望她一眼,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

还没好好的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在我第七次偷看冒失鬼的时候,车里响起了《红豆》这首歌。

有时候,有时候……

坐在前排的女孩子轻轻的侧过头靠在旁边男生肩头。

“是情侣吧!”我心说,真让人羡慕。偷眼看向冒失鬼,发现她眼看着窗外,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有节奏的点动,像是在合节拍。

夕阳、音乐、随风飘舞的长发、略带忧伤的侧脸。这一刻时间仿佛在我眼里定了格,我听见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发出呐喊,但并不知道它为何物,也听不明白其要表达的意义。

时间转瞬而逝,回过神来,它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什么呢?”我寻思良久,但终无所获。

车行了七八个站后,来到一处街道,冒失鬼侧头扫了我一眼,然后用食指非常优雅的指指窗外,我向外看去,觉得有点眼熟,正是到她家巷子口的那条。我知道她要下车了,赶紧站起让到一边。

车到了站,冒失鬼挤过人群下了车,我想了想,也跟了下去。我们一前一后穿过斑马线,沿着街道走了几十米,来到巷子口,这里已同于到她家的准人口,我以为她会在这里拦住我打发我回去,但她没有这样做,仍然继续走自己的路。

越往里走,和她打招呼的人也渐渐也多了起来。看起来冒失鬼在这里的人缘相当好,旁边时有一些老人和小孩子喊她的名字,或者问她下班了之类的云云,她也浅笑着逐一回答,神情自然得体。

我在她后面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没有人注意到我是个尾巴,大家只当我是个不认识的路人,倒也省去了许多麻烦。

再往前去,很快就要到了她家的大门,我开始焦虑起来,我没有那个胆子走进她的家门,但现在老是有人,也不是行动的最佳时间,我甚至已经在考虑是不是下次在来。

万幸的是上天待我不薄,我们拐过一个转角,前面的巷子里空无一人。由于前后的关系,当我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她已走到一半的距离,再过两分钟就会进入到另一条巷子,天知道那里是不是和这里一样。

抱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想法,我猛然一个冲刺,跑到她面前伸手一拦,“给我两分钟,我有话要对你说。”

她闻言停住了脚步,一脸的问询。

“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我觉得时间紧急,干脆速战速决,虽然大纲上说在进入正题之前要做好铺垫,但现在已不容许我那么慢悠悠的展开,说不定等下就有人从前面或是后面的巷子里走出来,“真心诚意的道歉,那天是我不小心,才…..希望你能原谅我!”

我一口气说完,然后静待她的反应。

“嗯!”她点点头,“说完了。”

“完了。”我下意识的说道,这还不够吗?

“说完就回去吧!”她说。

“好,不对……。”我略带惊讶的看着她,“这就完了,你不说些什么。”

“比如。”

“气消了就说我原谅你了,气没消你可以说原谅你个头,然后给我一拳,我不会怪你的。

“无聊,你以为是小朋友在过家家吗?”

我也觉得我刚才那句话有点幼稚,可能是我太急于从她那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原因吧!

“那你总要告诉我你还有没有生我的气吧?”我说。

“那很重要吗?”她面色平静的看着我。

当然重要了,我心说,有了你的回答,我才能调整下一次的步骤。但在表面上却只能另用一套说辞,“我们是朋友嘛!自然不想你天天在心里憋着气,那样对身体不好。”

“朋友?”她露出讶然的表情,“我什么时候和你这个臭流氓成了朋友,我自己都不知道。”

臭流氓三个字入耳,我反射性的打了一个哆嗦,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瞬间在心里生成。我陪着笑对她建议,“咱能不能不要用那几个字眼。”

“那几个?”

“臭流氓,我对这个有心理阴影!”我忍着恶心说道。

“骗谁呢?”她自是不信,反而又叫了一遍。

我没有办法,只好把以前在学校的事简短的讲述了一遍。

“嗯!”听完后,她点点头,“你确实是个臭流氓。”

我……。

大姐,我把这么悲惨的过往告诉你,是想让你对眼前这个苦逼的人有一些理解,不是让你来肯定我的恶行的。我预感到她接下来会拿这事大作文章,趁机羞辱于我。但后悔无益,只能在她开口之前装着大度的样子对她说了一声再见。

“再见,臭流氓!不,以后再也不要再见。”她丢下一句话,越过我,慢慢的消失在巷口。

《我的冒失鬼女友》 第八章 免费试读

“现在公司这么忙,你还要请假。”疯牛拿着我的请假条面露难色。

“我只是下午提前两个小时走而已,不会碍着工作的。”

星期五的早上,我想着已过了好几天,冒失鬼的气也差不多快消了,决定今天展开道歉作战计划。由于她上班的时间和我基本重叠,所以我只能到疯牛的办公室申请提前下班。

“年轻人不要老是把精力花在儿女情长上,要多想想怎么做好工作才是正路。”疯牛拿着官腔继续罗里吧嗦,“今天你来请假,明天他来请假,公司的业绩还怎么搞。”

我呸,我心说,一个到处留情的家伙也好意思叫我不要儿女情长,也怪我一时心急,没有编出诸如孩子生病、老婆难产之类的好理由,而是简单的说有约会。

“今天这个约会对我来说很重要。”事到如今,我已无法改弦易张,只得往重要性上做文章。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疯牛终于勉为其难的签了字。待我走出办公室发现时间已过去了十五分钟之久,这天杀的简直就是在谋杀我的生命。

墙上的电子钟跳到下午三点的时候,我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条放入口袋,这是贱人叶特意为我写的注意大纲,在他看来,道歉这种看起来是个人都会的小事却包含了很大的学问,有些人容易成功,有些人则怎么都做不好,其关键在于不是你说了多少该说的话,而是你说了多少不该说的话,听起来有些绕口,但他的原话就是如此。

很显然,我顺手就被他划到了后者之列,所以才有了这张纸条。对于他在哄女人这方面的能力我是深信不疑的。其实我已经背下来整个内容,之所以没有把它扔掉,纯粹是出于一种上保险的心理。

跟同事打了一声招呼,我下了楼走到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大约一个小时后,我到了冒失鬼的工作的地方,一间带院子的三层楼,款式普通,门面为蓝色,同我们平时看到的派出所别无二致。

现在她还未到下班时间,我也不能贸然的进去,只得在离门口不远的街道上等着。我拿出手机坐到街边的一条长凳上边看边等,虽然心里忐忑不安,对等一下要做的事没有什么把握,也没有什么心情看手机,但却不敢以来回走动来缓解情绪。无他,在离派出所这么近的位置做出那种样子,铁定被人误会。我可不想被时时出入派出所的警员盯上,要是真把我带到里面,我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如果说实话,会不会给冒失鬼带来麻烦。

时间在我的胡思乱想中慢慢流逝,终于到了他们下班的时间。我收起手机伸着脖子往那边望,在人群中寻找冒失鬼的身影。约莫几分钟后,她出来了,穿着一身蓝白的连衣裙,头发扎成马尾,肩上挎着一个小包。

她行走的方向正对着我这边,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稍稍停顿了一下,目光在我脸上扫过,继而又投向前方,再度款款前行。

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她没有半分表示,无论是行动上的还是语言上的,好像我就是一个陌生人。

对于她的表现我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反而觉得这才是正常的,若是她突然对我微笑有加,那我反倒要落荒而逃了。

我站起身隔着一点距离,跟在她的后面,根据贱人叶的注意大纲,道歉的地点最好是人比较少的地方,有熟人更是大忌。这里估计有不少人都认识冒失鬼,所以首先被我排除掉。

我们一前一后,走了几分钟,来到一个公交车站点,冒失鬼停了下来,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又放了回去。对于我她还是选择无视。我现在也不好上去搭话,只能在旁边等着。

过了一会,有一辆公交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后,在等车的人鱼贯而入,我跟在冒失鬼后面也上了车。冒失鬼找了一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我看准时机抢在一个男的之前坐到她身边的座位,引来他一阵怒目而视,我做了一个我们两个是认识的动作,他才悻悻的坐到一边。

看到我坐下,冒失鬼还是没有任何表示,好像真的把我当成了空气。她时而埋头看看手里的手机,时而抬头看看窗外,车窗开了少许,时有风吹进,拂起她耳边的秀发,露出半边侧脸,有时风大了些,把靠近车窗那边的发丝也吹将过来,遮住了眼睛,她便会伸手轻捋一下。

车载电视里轮番播放着购物广告,中间夹着一些音乐和新闻。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看电视,偶尔偷偷望她一眼,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

还没好好的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在我第七次偷看冒失鬼的时候,车里响起了《红豆》这首歌。

有时候,有时候……

坐在前排的女孩子轻轻的侧过头靠在旁边男生肩头。

“是情侣吧!”我心说,真让人羡慕。偷眼看向冒失鬼,发现她眼看着窗外,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有节奏的点动,像是在合节拍。

夕阳、音乐、随风飘舞的长发、略带忧伤的侧脸。这一刻时间仿佛在我眼里定了格,我听见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发出呐喊,但并不知道它为何物,也听不明白其要表达的意义。

时间转瞬而逝,回过神来,它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什么呢?”我寻思良久,但终无所获。

车行了七八个站后,来到一处街道,冒失鬼侧头扫了我一眼,然后用食指非常优雅的指指窗外,我向外看去,觉得有点眼熟,正是到她家巷子口的那条。我知道她要下车了,赶紧站起让到一边。

车到了站,冒失鬼挤过人群下了车,我想了想,也跟了下去。我们一前一后穿过斑马线,沿着街道走了几十米,来到巷子口,这里已同于到她家的准人口,我以为她会在这里拦住我打发我回去,但她没有这样做,仍然继续走自己的路。

越往里走,和她打招呼的人也渐渐也多了起来。看起来冒失鬼在这里的人缘相当好,旁边时有一些老人和小孩子喊她的名字,或者问她下班了之类的云云,她也浅笑着逐一回答,神情自然得体。

我在她后面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没有人注意到我是个尾巴,大家只当我是个不认识的路人,倒也省去了许多麻烦。

再往前去,很快就要到了她家的大门,我开始焦虑起来,我没有那个胆子走进她的家门,但现在老是有人,也不是行动的最佳时间,我甚至已经在考虑是不是下次在来。

万幸的是上天待我不薄,我们拐过一个转角,前面的巷子里空无一人。由于前后的关系,当我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她已走到一半的距离,再过两分钟就会进入到另一条巷子,天知道那里是不是和这里一样。

抱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想法,我猛然一个冲刺,跑到她面前伸手一拦,“给我两分钟,我有话要对你说。”

她闻言停住了脚步,一脸的问询。

“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我觉得时间紧急,干脆速战速决,虽然大纲上说在进入正题之前要做好铺垫,但现在已不容许我那么慢悠悠的展开,说不定等下就有人从前面或是后面的巷子里走出来,“真心诚意的道歉,那天是我不小心,才…..希望你能原谅我!”

我一口气说完,然后静待她的反应。

“嗯!”她点点头,“说完了。”

“完了。”我下意识的说道,这还不够吗?

“说完就回去吧!”她说。

“好,不对……。”我略带惊讶的看着她,“这就完了,你不说些什么。”

“比如。”

“气消了就说我原谅你了,气没消你可以说原谅你个头,然后给我一拳,我不会怪你的。

“无聊,你以为是小朋友在过家家吗?”

我也觉得我刚才那句话有点幼稚,可能是我太急于从她那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原因吧!

“那你总要告诉我你还有没有生我的气吧?”我说。

“那很重要吗?”她面色平静的看着我。

当然重要了,我心说,有了你的回答,我才能调整下一次的步骤。但在表面上却只能另用一套说辞,“我们是朋友嘛!自然不想你天天在心里憋着气,那样对身体不好。”

“朋友?”她露出讶然的表情,“我什么时候和你这个臭流氓成了朋友,我自己都不知道。”

臭流氓三个字入耳,我反射性的打了一个哆嗦,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瞬间在心里生成。我陪着笑对她建议,“咱能不能不要用那几个字眼。”

“那几个?”

“臭流氓,我对这个有心理阴影!”我忍着恶心说道。

“骗谁呢?”她自是不信,反而又叫了一遍。

我没有办法,只好把以前在学校的事简短的讲述了一遍。

“嗯!”听完后,她点点头,“你确实是个臭流氓。”

我……。

大姐,我把这么悲惨的过往告诉你,是想让你对眼前这个苦逼的人有一些理解,不是让你来肯定我的恶行的。我预感到她接下来会拿这事大作文章,趁机羞辱于我。但后悔无益,只能在她开口之前装着大度的样子对她说了一声再见。

“再见,臭流氓!不,以后再也不要再见。”她丢下一句话,越过我,慢慢的消失在巷口。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