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岑兮封曜[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蓝天白裙少女 2019-06-27 15:47:09

主角叫岑兮封曜[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 即可阅读全文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小说简介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故事情节生动一环扣一环,每一章都为后面的故事情节打下了伏筆,夏天的功夫雖然很夸张 但正是這樣的功夫才让人继续的看下去。主角叫岑兮封曜的小说叫《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消雪倾心创作的一本虐恋情深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岑经理,总裁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岑兮握着笔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精致的小脸处于一副认真工作状态,她伸手将垂落的发丝顺到耳后指尖拂过晶莹的耳垂,朝那人弯莞尔一笑,“好,我知道了!”她收拾完桌子起身退开。独家小说《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是不消雪最新写的一本虐恋情深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岑兮封曜,内容主要讲述:两年婚姻受尽屈辱,一朝离婚终得自由,就在岑兮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那个恶魔时,没想到他又用一纸契约将她绑在身边日夜欢索。然而当她沉溺在所谓的幸福中时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十九岁那年的雨夜给了她一辈子永

精彩章节试读:

距离岑兮看到那张离婚协议书已经过去五天了,可是这五天里封曜都没有跟她提起过这件事,两个人依旧不冷不热的相处着,晚上睡觉时岑兮总是试着贴近他的胸膛,聆听他的心跳声,可是封曜却毫不留情的将她踹下床了。

为什么她的晏苏哥哥那样温柔一个人怎么到了封曜这就跟地狱里的恶魔一样,冷冰冰的不说手段还极其残忍,她想起苏灵哭着喊着跟她要儿子,岑兮突然就好想听听他的心跳声,那是晏苏哥哥唯一留在这世上的东西也是她唯一能靠近的了。

可偏偏封曜不给她这个机会。

“小兮姐,这是参加拍卖会所有嘉宾的名单了,你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去按照这个名单印发请帖了。”

曲茵茵将一份文件放到岑兮面前,小姑娘是小家碧玉型的脸上嵌着一对浅浅的酒窝,一笑起来眼睛就跟月牙儿一样弯弯的,十分可爱。

岑兮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很好,没有任何问题,茵茵你最近办事越来越上道了!”

曲茵茵摸了摸头发,呵呵一笑,“是吗,不过这多亏了小兮姐你教的好啊!”

这个公司唯一能和岑兮这样像朋友一样说话的大概就只有曲茵茵了,小姑娘刚大学毕业没多久,心思单纯,她是岑兮带出来的可是她们之间反倒没有上下级的隔阂两人如同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一般,岑兮拿她当妹妹看曲茵茵也拿她当姐姐来尊敬。

“哦对了小兮姐,还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您说?”

岑兮将文件放下疑惑道,“什么事啊?”

曲茵茵一边注意她的脸色一边在给她打预防针,“那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要想开点!”

岑兮笑着敲了下女孩的头,“还想开点,我又不会去自杀,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是封总那边,刚刚乔助理给了话说封总晚宴会自带女伴出场,所以你就……”曲茵茵之所以支支吾吾的就是怕说出来伤了岑兮的心,她跟公司里那些势力的人不一样她觉得岑兮是个很不错的女人,至少作为她的上司她就很满意,长的恬静漂亮,人又和善没脾气,真不知道封总怎么就这么不待见岑兮了还三天两头的找女人来**她,果然男人有钱就犯渣!

岑兮倒是了然的笑了笑,从她脸上看不出丝毫悲伤的感觉来,然后转身坐在椅子上打开了电脑,“茵茵,以后这种事你但说无妨,不必遮遮掩掩的!”

“可是小兮姐你难道都不伤心吗,封总他这么做太过分了,你毕竟是他老婆啊!”

“我不是都说过了,这种事我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三天两头拿这种事来**我要是我每次都较真不放那我岂不是要哭死,有些事看开了也就没那么在乎了,不在乎了也就没感觉了!”

不在乎了就没感觉了,如果不是为了她的晏苏哥哥她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受封曜的气,可是她真的可以做到毫不在乎吗,男人颀长的身影一晃而过嘴角勾起一抹莫测高深的笑意,岑兮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这般心胸宽广?

澜城的夜晚早早已是华灯初上,希尔酒店门前一片灯火阑珊,门口有两座石狮子嘴里喷涌着泉水,一辆辆高级豪车停在了酒店的广场门前,一对对衣裳华美的宾客相携走进了拥有欧式风格的凯旋门。

宴会大厅,装饰雕刻金碧辉煌。

来往的嘉宾谈笑风生,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岑兮今晚穿着一身黑色系的低调的香奈儿连衣裙,外翻领口上镶着几颗珍珠,虽简单但又不失高贵大气,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般倾泄在腰间,巴掌大的小脸上绘着淡淡的妆容,她本就清丽脱俗,随随便便化个淡妆她就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子,美的飘渺不食人间烟火。

因为负责接待工作她和曲茵茵几个人早就来会场这边了,宴会即将开始到场的宾客越来越多,岑兮患有轻微的人群恐惧症,看着涌动的人群她忽然就觉得头有些晕了。

“小兮姐你没事吧,要是累了你就先去那边休息一会吧这边交给我就行了!”曲茵茵走过来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岑兮点点头,“那好,这边就交给你了,有事直接找我!”

“好,我知道了!”

宾客们来的差不多了,目前大概也就只有那个压轴的没到,不过岑兮还真不太想见他,因为她想不到今晚他又会搂着哪个女星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岑兮正要往会场的侧门走去,因为刚刚收到一条短信她正翻看着手机没注意看路突然迎面就撞到了一个人。

男人手中的酒杯一晃,红酒尽数倾倒在他胸前的西装上,葡萄酒的清香顿时弥漫开来。

岑兮懊悔的连忙从一旁抽出纸巾在男人西装上擦拭着,一边擦一边道歉,“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皱眉盯着自己胸前湿漉漉的一大块酒渍,女人柔弱的小手在他胸前不停的拨动着,隔着西装他感觉她的力道轻盈曼妙。

“你的手放哪呢?”

他像是被过滤的声音在她头顶低沉而起,岑兮一愣连忙收回了自己的手脸上**辣的。

朝男人鞠了一躬,“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没关系,我倒是感觉挺舒服的,要不要再接着来?”

“先生?”岑兮愕然睁大了眼睛,她以为这个男人穿的西装革履的,结果怎么听他的话觉得他有点衣冠禽兽流氓地痞的感觉。

“呵呵,逗你玩的,瞧你还当真了!”男人看她脸蛋上升起了两朵红晕不禁笑了起来,他伸手摸了摸岑兮的头发微微低下头,精致邪痞的五官突然间放大在她眼前,灼热的气息扑打在她脸上,她又是一阵脸红心跳。

对于异性的靠近岑兮总是会情不自禁的脸红,甚至娇羞的红色都蔓延到了耳根,看着面前脸颊染的如粉霞一般的小脸男人看的有些心动。

“你还真是可爱,喂,你叫什么名字?”傅靳洲勾唇捏了捏岑兮的小脸,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手感好到爆。

傅靳洲身材高大,他立在岑兮上方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圈入怀中,此刻他又低着头,远远的侧望去两个人就像是在接吻一样。

岑兮刚想着骂男人“登徒子”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躁动,她醒悟般的后退两步远离了男人然后朝门口望去。

在众人簇拥下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一身黑色礼服里面配着白色衬衣,脖子上系着一条蓝白相间的领带,尊贵之中,多了几许飘逸。这样的封曜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衣架子不管他穿什么衣服都那样好看,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那样迷人,无可厚非的是无论出席任何场合他都是万众瞩目的那个焦点。

要说封曜三天两头的和别的女人闹绯闻上头条她都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向来是以羞辱她践踏她自尊为乐,这些事她这两年早就看淡了内心自然而然也强大了许多。

但是,当她此刻看着自己如同亲姐妹一般的好闺蜜亲密地挽着封曜的手臂出现在闪光灯前时,那颗强大的心脏还是被深深的震到了!

黎致是个刚踏进演艺圈的新人,因为她单纯清丽的外表最近接了几个面膜的广告所以也算小有名气,可是再有名气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她怕也是进不来的,除非带她进来的那个男人有那个本事。

封曜今晚的女伴不是岑兮而是黎致很快人群中就出现了疑声,有人认出了岑兮那刺眼的闪光灯“咔嚓咔嚓”便朝她照了过来,照的岑兮眼角泛涩想要流出泪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强有力的手臂伸了过来,她猝不及防一下子被男人拉进了怀里,一股温热席卷了充满冷意的身体,鼻尖满是他衣服上的果香味。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 第三章:小三挑恤原配 免费试读

“岑经理,总裁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岑兮握着笔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精致的小脸处于一副认真工作状态,她伸手将垂落的发丝顺到耳后指尖拂过晶莹的耳垂,朝那人弯莞尔一笑,“好,我知道了!”

她收拾完桌子起身退开椅子刚要走的时候后座的曲茵茵突然拉住了她,然后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小兮姐,我刚刚从那边回来的时侯听说那个陆佳琪好像也在总裁办公室。”

“陆佳琪?”她皱了皱眉。

陆佳琪这个名字岑兮不陌生,她是一个刚从三线爬上来的小明星,因为接了一部电视剧加之和封曜的绯闻一炮而红,而她之所以能红就是因为她这个女主角的位置是她老公给的,试想封曜要捧的人能不红吗?

只是前段时间他不是还和那个小模特打的热火朝天吗怎么这会又换了个小明星?

岑兮没有太多其它想法,依旧笑得优雅从容,她拍了拍曲茵茵的肩膀,看上去毫不在意,“我知道了,都已经习惯了没事的!”

陆佳琪和封曜这段时间绯闻闹得厉害,现在他们俩共处一室不难想到在做些什么,可是这种事她的确是很早就习惯了,因为在这个女人之前她就已经经历过很多个类似的陆佳琪,她岑兮是个不受宠的总裁夫人在公司人人皆知所以封曜让她这个时候去他办公室无非就是想羞辱她。

岑兮一身黑色职业套裙,短裙包裹着她挺翘的臀部直到大腿根部衬得她身体曲线娇柔美好,玲珑有致,如海藻般的长发被她束之脑后,脸颊两边垂下一缕卷发,有些俏皮娇美。巴掌大的小脸常年挂着不温不火的浅笑,像是永远不会生气又像是对什么都不在意。

她踩着六公分的黑色高跟鞋走在去往总裁办公室的路上,心里却是一片沁凉,虽然说这种事早已习以为常了可是每次亲临她心里总归是有些隐隐作痛的,可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叮!”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眼前一片明亮,岑兮抬脚走了出来紧握的掌心有些湿热。

果不其然,她刚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里面就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女子娇作的**,柔媚至极。

“嗯~封总,不要啦,你弄得人家好痒……啊!”

不堪入耳!

岑兮停下了脚步十指不自觉紧握起来,原本一张毫不在意的小脸此刻坚定的神情似乎有瓦解的倾向,秀眉轻蹙黑眸紧凝着那扇门。

有句话说不是不在乎,只是没爱到那个地步。

那么她现在这样算是在乎了吗,她摸了摸自己心好像真的痛了,那她是爱上这个男人了吗?

“嗯~啊……封总,你讨厌啦……”

“讨厌?你确定不是喜欢,嗯?”

女人娇腻的声音加之男人的低沉的嗓音传了出来,这次呼吸都有些轻喘了,饶是岑兮这样六根清净的人听了都不忍脸红。

真是不要脸!

“砰”的一声,她没有敲门就直接推门而入了。

那个刚才叫的跟猫一样的女人看见有人进来了吓得缩进了男人怀里,胸前的衣衫半解,从岑兮这个角度看去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看见她雪白的**,还有一旁的暗红印。

而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呢神情依旧淡定犹如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似乎没有什么能惊动起他脸上的波澜,泼墨般的浓眉微微上挑,如黑曜石般锐利的眸子盯着这个贸然闯进来打断他“好事”的女人。

陆佳琪看清来人是岑兮后胆子这才大了起来,不过是被封曜打进冷宫的皇后而已,封曜对岑兮的手段她早有耳闻想来这个封太太就是一个花瓶摆设,一个不受宠的下堂妻罢了。

这样想着女人又装作一副受惊的模样在男人怀里钻了钻,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在他胸前堂而皇之的点火,“封总,可把我吓死了,你说封太太进来怎么都不敲门啊?”

岑兮眯了眯眸子,此时称她封太太又在勾引她老公岂不是光明正大的挑衅?

女人像只八爪鱼一样坐在男人腿上双臂环着男人的脖子,不断的用自己傲人的雪峰在男人胸前有意无意的摩挲,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凌乱了,封曜上身的白衬衫领口解开了三粒扣子,露出一片小麦色健硕的胸肌,曲线漂亮性感的锁骨,张扬着野性和禁欲的气息让人禁不住沉溺。

男人一手搂着怀里的女人一边看向岑兮,她脸上淡漠的神情叫他有些不悦,他薄唇勾起,“岑兮你听到了吗,你吓到我的小宝贝了我要你现在跟她道歉!”

果然,这个女人的确不受宠,听到封曜这么说陆佳琪眼里的得意就更加明显了,她一边当着岑兮的面大胆低头吻着男人的脖子一边等待着岑兮的道歉。

岑兮立在一旁手脚僵硬,她冷眼看着面前一男一女暧昧的画面有种将要窒息的感觉,尤其是对上陆佳琪挑衅的眼神她更觉得这个男人疯了。

“我做错什么了凭什么给她道歉?”

她瞥了眼骚气的女人又将目光转向一旁,真怕看多了长针眼。

“就凭你进来的时候不敲门,岑兮,你的家教被狗吃了?”

“在封总眼里我不是一直是个没有家教的女人?如果真要我道歉的话那我只能说,抱歉,打扰到你们的好事了!”

岑兮微微低头,她知道跟封曜斗下去没有好下场所以这算是一种既挽救了自尊又向他低头认错的举动了吧。

“都说封总的老婆是个出身平凡的女人现在看来真不假,连素质都这么低!”陆佳琪从封曜身上下来,迈着被黑色**包裹的玉腿朝她走了过来,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气势对岑兮下令,“既然你知道自己打扰了我们的好事那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补偿,我渴了,你去帮我泡杯咖啡吧!”

陆佳琪这副趾高气昂的把她当佣人使唤的样子让岑兮很不爽,在家里她可以受白薇的气,那是封曜的母亲她可以忍,可是在外面她凭什么还要对他的女人容忍?

她冷冷一笑很难看出心里的一丝难过,“你有手有脚的要喝咖啡自己去泡,我是这里的工作者不是佣人,更不是你陆佳琪听之任之的佣人!”

“你……”

“那如果是我想让你去泡咖啡呢,不知道我能不能使唤得动你?”

坐在沙发的男人幽然开口,他指尖夹着一支烟拿出做工精致的打火机,“咔擦”一声,幽蓝色的火苗将他指尖的香烟点燃,他吸了一口又吐了出来,模样既优雅又迷人,顿时白烟缭绕模糊了他俊朗的轮廓。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不会放过她的,看来他是铁了心要在别的女人面前让她丢脸,羞辱她。

她重重地咬了下唇再释然的松开,目光冷漠的扫了眼骚包的女人然后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红唇勾起,声音曼妙清浅,“封总是我的上司,身为下属我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然后就在她转身的瞬间她听到了女人咬牙切齿的低骂,“**!”

岑兮置之一笑,贱吗,如果她刚才不顺着封曜的话恐怕她是没好果子吃的,她又不是傻子干嘛给自己找不痛快。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