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顾留白齐豫的小说[若得一世不留白]免费阅读

编辑:但愿花开如初 2019-06-27 16:12:14

主角叫顾留白齐豫的小说[若得一世不留白]免费阅读

《若得一世不留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若得一世不留白 即可阅读全文

《若得一世不留白》小说简介

《若得一世不留白》好看,作者的风格独特,后期文笔与剧情都很好,当然前期也不错,各位书友可以看一下。。小说主人公是顾留白齐豫的书名叫《若得一世不留白》,是作者话斋所编写的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顾留白站起来把衣服挂在衣柜里,那里面很多衣服,有新的也有旧的,但是顾留白似乎不太喜欢都。“你要是不舒服,可以和我说,我可是你妹妹。”顾留韵在床上趴着,看着站在衣服前面发呆的顾留白。“没有。”听到这话,。精品小说《若得一世不留白》是话斋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留白齐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残月是枯死的美人。相遇于不经意之间,偶然开启了那个书中的巧字,指尖摸索过的画笔被搁置在梦中黑暗的尽头。“你我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有的大概只是不合适罢了。”“你不知道你是谁,那好,我告诉你,你是顾留白,我一个人的顾留白。”末了,上天安排给你我的道路究竟是还有没有交汇的一天

精彩章节试读:

顾留韵看着离自己不远的肩膀,目光渐渐失去焦点,低下头摸了摸眼睛,再抬起头又是笑着的蔷薇。

一直到傍晚,顾留韵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丝毫没有要走的的意思。

“明天我还想来,但是不能来了。”

顾留韵伸了伸懒腰,整个人似乎都散漫了起来。眉眼弯弯的映着天边的晚霞。

“为什么?”

顾留韵歪了下头,声音带了些不明的情绪“因为辅导班开始了。”

顾留白沉默,婶婶从小就对顾留韵很严格,从自己记事开始,似乎顾留韵就是每日奔波在不同的课外班,但是也造就了今日精通乐理,绘画的天才少女,顾留韵。

“这次是国外顶尖的钢琴教授哦。”顾留韵看上去似乎很开心,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只是眼里映着即将消散的晚霞,

“你喜欢钢琴吗?”

“还可以,小时候喜欢过只是弹得一般。”

“可是,我讨厌啊。”顾留韵忽然落下嘴角,转过头看着顾留白,眼中氤氲的情绪是顾留白看不懂的,似乎是责怪,甚至更深一点的,怨恨。

“婶婶她……”

“别说,我知道你肯定要说,她是为了我好。”

顾留韵嗤笑,淡淡的讥讽慢慢在眉眼中晕开,随即站起来。顾留白觉得他们真的很像。

“我该走了。”再看已是眉眼弯弯,如同夕阳下的蔷薇,隐去了所有的刺,只是带着一身的骄傲。

回到宿舍,顾留白脑海中始终反复着顾留韵那时的目光,总觉得那目光背后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但是又必须知道的事。

突然一阵急切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听完之后顾留白立马起身,拿好自己的外套,就出了门。

赵宇出车祸了!

这个消息像是一个旱雷砸在顾留白的脑袋上,绕是顾留白也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程文远和齐豫现在已经在医院了。

市中心医院,里学校大概二十分钟,顾留白到的时候,赵宇正在急救室。

看着急救的灯亮着,竟有几分微微的刺眼。

“怎么了。”

齐豫衣服上还带着斑驳的血迹,正坐在门外,程文远去办理手续。

“是有司机超速,然后。”

“嗯,一起等结果吧。”

齐豫点点头,谈话简短而清冷。语气中没有焦虑,没有着急,只是却压抑,就像人心口上的石头,不吵不闹,只是闷闷的压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刺眼的白色似乎带着些许灰色,就像脏了一样。

夕阳已经是看不到了的,只余浓郁的黑色,就像海上风暴将来的云,酝酿着狂风暴雨。

门开了,所有人立即围了上去,。

“血库里的B型血不够了,你们谁是B型血。”

从门里出来的人,带着同样刺眼的白色口罩,看不清楚长得什么样子,里面传出的滴滴声扰的人心烦。

“我是。”

顾留白紧接着说道。

“走吧。”

红色的血液从青色的血管里抽出来,蜿蜒着流进了那个血袋,那是一个人的性命,真奇妙。

很多年后,赵宇一次又一次的从军区赶到医院同陈静一起守着顾留白的时候,陈静问,难道只因为是同宿舍的情谊?

赵宇只是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大恩已经不言谢,更何况顾留白对他是救命之恩。

赵宇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就仿佛没有了生气,脸色死白死白的。

“手术很成功,只要今晚没事就没事了。”

此时所有安慰的话都是苍白的,只是却总是要说的,人总是觉得从旁人听来的祈愿总会变成真的,大概这就是安慰吧,即是那么无力,但又那么必须。

顾留白倚在一边的墙上,本来就有些淡的唇色,此时更是显得苍白。

“没事吧。”

顾留白摇摇头,眼神总有些迷离,自己本来就不算太健康刚刚抽完血此时还有点微微的晕,本来医生是不给自己抽血的,但是里面躺的是一条人命。刚这样想着,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歪倒在齐豫身上,幸亏齐豫眼疾手快扶住了顾留白不至于让他栽倒在地上。

“还逞强,走吧去休息室吧。”齐豫也不由的顾留白多说,嗯程文远打了声招呼就拖着顾留白去了休息室。

“我……真没事。”虽然话是这么说,从但是几乎已经血色尽褪的嘴唇了说出来总带着那么几分不可信。

“歇着吧,我们就算都围着赵宇也没什么用,你的身体不好。

这算是关心吗?顾留白不知道只是突然觉得有一个人可以记挂着自己,心里似乎有点什么微微的扫过,痒痒的。

睡了不知道多久,就听得一阵电话铃声,齐豫接起来,应该是他的女朋友,齐豫出了门轻轻地把门带上。顾留白睁开眼睛,齐豫似乎很喜欢这次的女朋友,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顾留白垂下眼眸,那纤长的眼睫将眼睛遮住,任谁也看不到那一抹淡淡的琉璃灰。

他不觉得齐豫喜欢他女朋友有什么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介意者,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一种什么样的立场在介意。顾留白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要是心事可是控制就好了,那自己就什么都不想了。

似乎没说多久,齐豫就回来了,看见顾留白坐在那里,低着头似乎要把自己的手看出花来。突然很想开玩笑,但是想起赵宇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又觉得这个玩笑是无论如何也开不出来的。

“不再多睡会儿?”齐豫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眼底带了些淤青,应该也是一晚没睡。

“你没睡?”

齐豫只是笑,没有回答。刚刚顾留白睡的不安稳,自己就一直守着。其实齐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顾留白那么上心,就觉得想顾留白这样的人可能再找不出第二个了,所以对这顾留白总有几分对着稀世孤品的感觉。

怎么说呢大概是磕了碰了就觉得心疼吧。

之后一夜无话,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生与死的边界,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妄。窗外淡淡的光,院子里的花开的很盛,盛让人有些心慌,总觉得像是一场花事的送别。

幸而,赵宇没有再出状况,下午就移到了普通病房。

“都饿了一天了,我出去买点吃的。”

程文远算是比较细心地,带着齐豫一起出去买吃的。

“走吧,让留白休息一下吧。”

“嗯。”

齐豫看着倚在病房椅子上的顾留白,闭着眼睛似乎又睡着了。昨晚就没睡多久,今天又守了半天,想来也该撑不住了。其实自己也是两天一夜没睡,但是总觉得顾留白很累。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赵宇父母才赶过来,一晚没睡的眼睛满布血丝,尤其是赵母一见赵宇就开始掉眼泪。

“你们是小宇的朋友吧,谢谢你们。”赵宇的父亲是个商人,带着有几分着急的发际线,齐豫那么一瞬间坏心眼的脑补了赵宇以后秃了的样子,险些没忍住笑出来。

“没事,叔叔。”顾留白见齐豫一脸怪模怪样知道这小子又不知道想什么去了,于是道。

赵宇这一伤就直接修学三个月,期间顾留白三个人几次去看,赵宇在医院是舒舒服服的,又不用做作业还不用考试,倒真是让人羡慕啊。

转眼就到了流火的七月,高考已过,正是让人热的受不了的时候。

赵宇要参军了,赵宇的父亲很是不放心赵宇再在外面瞎转悠,直接就把赵宇丢给他的姑父,送军队里,安全!累点可是不会出事。

饯别宴上,四个人对坐着,一年的时间就那么匆匆过去,快的还能记得军训时候程文远的哀嚎,还能记得赵宇日常损人的每一个细节。

“我一定会回来的。”

那天顾留白也破例,人生中第一次沾酒,以后想起来,只有一个感想,味道真奇怪。

还好顾留白虽然不喝酒却也不是一杯倒,不然就尴尬了。

人生总是聚散离合,纵使有再多不舍有些离别却也是无可避免。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对于离去的人,只要祝福就好。

“齐豫,你别看我赵宇大大咧咧的其实有些事我看的清楚,你问问自己你是真的喜欢你这跟流水一样换的女朋友吗。”

半夜,齐豫躺在床上,白天吃饭时候齐豫和自己说的话一直回荡在耳边,自己是不是喜欢自己的女朋友想久了竟然有些烦躁,总觉得有些早已明了却难以接受的事情在破土而出,索性就不去想了,翻过身认真睡觉!

《若得一世不留白》 第十七章 一辈子的事 免费试读

顾留白站起来把衣服挂在衣柜里,那里面很多衣服,有新的也有旧的,但是顾留白似乎不太喜欢都。

“你要是不舒服,可以和我说,我可是你妹妹。”顾留韵在床上趴着,看着站在衣服前面发呆的顾留白。

“没有。”

听到这话,顾留韵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想要从顾留白这里听到几句心里话是真的不容易,他把自己藏得太深了,就算她想要去把他翻出来他也不愿意,大概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安全吧。

如果是齐豫他会不会说出来,顾留韵将视线落在空处,外面天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闷的连树上的蝉都在声嘶力竭的喊着,如同死前发出的最后一声,定要让所有人都听得真切。才不会被人忘了,它曾经在这个夏天那么的喧闹过。

顾乔从外面进来,看到的就是站在柜子前面的顾留白和趴在床上的顾留韵。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氛围,像是沉闷又像是别的什么,总之让人觉得很是奇怪。

“你来了。”顾留白转过身老,正看到顾乔探头探脑的往里面走。

“我先走了!”顾留韵从床上麻溜的起来。

顾乔觉得莫名其妙,他真是不明白自己来顾家,不开心的竟然是顾留韵而不是顾留白,这不是很奇怪吗?

“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就是看你不在画室猜你会在自己的房间。”

“嗯。”

顾留白点了点头,顾乔站在门口进来也不是不进来也不是。

“进来吧。”

顾乔应了一声很爽快的就进来了,其实顾留白的房间一点也不像年轻人的房间,完完全全像是影视剧里那种民国的感觉,就连架子上的书看起来都很有年代感,就像顾留白这个人一样。

“这书是你的?”这也太多了吧,密密麻麻的,顾乔觉得自己看一眼都觉得头皮发麻。

“大部分是爷爷的,我自己的很少。”

顾乔看了看顾留白,拿了一把椅子挪到了顾留白的面前,坐下,面色有些尴尬“嗯,后天我妈跟你爸就要结婚了。”

“嗯我知道。”顾留白坐在桌子前面,他想顾乔大概还不知道他爸也是顾遗笙,不过既然自己爸爸不说,那自己也不会多嘴。

其实这几天顾乔一直觉得跟做梦似的,小时候自己家里条件一般,一直到长大了些那个顾叔叔出现后帮着自己母子两个日子才好过些,自己一直把他当爸爸看待的,只是没想到他真的要成自己爸爸了,反而感觉心里哪里怪怪的。有这么大的一个家,还有一个顾留白这样的兄弟。特别是顾留白,顾乔拿眼悄悄瞄了一眼顾留白,他明明就在自己面前,可是自己总觉得他离自己很远,就算对于自己和妈住进来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但是他带给自己那种距离感却是最让人无力的,客气的像个陌生人。

虽然他们本来就是陌生人,但是顾乔不想让他们一直就只是陌生人,他想更接近一点顾留白,想看他就像和齐豫说话时那样笑,像一个活在自己面前的人,而不是像现在。虽然对自己很好,但是却只是礼节上的好,别的就什么都没了。

到了顾遗笙两个人婚礼的那天,顾乔就觉得那个人真的成了自己爸爸,自己也是有爸爸的人了。

“哎!”顾留韵拿胳膊推了推顾留白。

“怎么了。”顾留白转回头来,看着穿的像个淑女其实就是只小狐狸的顾留韵。

“你有没有觉得顾乔比你更像叔叔。”顾留韵在顾乔和顾遗笙两个人脸上扫来扫去,感觉顾乔才是顾遗笙亲儿子,留白才像是带过来的。

顾留白微微低头,他本来就不像母亲也不像父亲,跟顾家谁都不像,这没什么可说的。

顾遗笙和那个乔姨走下来,走到顾留白和顾乔面前,主持人的意思是让两个孩子叫一声,听着喜气。

顾乔站起来他本来就没什么感觉,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就是顾叔叔,对他来说跟爸爸没什么不一样。

“爸,妈!”

顾乔站起来顾留白看了看四周,也站了起来,喉结上下滑动着,毕竟还是太难。顾留韵扯了扯顾留白的袖子,不喜欢就别勉强了。顾留韵的小动作没逃过柳余静的眼睛,悄悄的拍了拍自己的女儿,白了顾留韵一眼。

顾留白觉得原本热闹的宴会突然安静了下来,一直有些凉的手心都冒出了汗,顾留白觉得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眼前有些发黑,没什么的,只是两个字有什么难的。

虽然顾乔长得像顾遗笙,但是顾家的儿子是顾留白,这要是顾留白不给面子可就好玩了,一道道目光都汇聚在顾留白的身上,有的带着几分担忧,有的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爸,乔姨。”声音细的和蚊子一样,虽然不如喊妈来的那么令人满意,但是能喊一声就不错了,毕竟顾遗笙和这个乔姨年轻那会儿闹得还是有点满城风雨的,这顾乔长得那么像顾遗笙有眼的人都明白着呢。

顾遗笙深深的看了顾留白一眼,终究是没有强迫他,他知道留白能做到这份上很不容易了,这孩子从小的内向,什么也不和自己说。

乔姨伸手抓起顾留白的手,轻轻拍了拍,就算是再怎么样孩子还是孩子,就算不说也不代表他就不难过。

顾乔坐下以后,有些抱歉的看着顾留白,自己有些冲动了,要是自己喊顾叔,顾留白也不会那么尴尬。

“对不起啊。”顾乔对顾留白印象不错,觉得他是个好人,不像人家说的那样,也没为难自己母子。

顾留白微微点点头,视线一直落在自己面前的餐具上,像是要把它盯一朵花来,顾留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矫情了,毕竟确实是自己妈妈先对不起爸的,况且……顾留白瞥了一眼顾乔,况且他本来也应该生活在顾家。

顾家是很少举行宴会的,但是今天不一样,顾留白穿着礼服在大堂里面游荡,突然觉得有些闷热,本来就是夏天。反正没什么事,顾留白就溜到了外面的花园里,微微的夜风吹着有些凉,刚刚剪短的头发在耳边微微的动着,有些痒。

突然手机响了一声,是齐豫。

“转身!”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转身?顾留白转过身就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笔挺的齐豫,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自己,利落的短发,精致的面容,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脸上还带着一些红晕。

“齐豫?”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齐豫走上前,俯下身子在顾留白耳畔悄悄说了一声,温热的吐息顾留白觉得耳朵更痒了。

“你怎么来了。”

齐豫没有回到,只是笑着。因为怕你一个人难过啊,因为怕你不开心啊,所以想着过来陪你。

“我有礼物送你!”齐豫抓住顾留白的手,都是盛夏了,顾留白的手还是微微带着点凉“看!”

是一枚戒指,很精致,戒指上面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只是简单地切了几个切面,不多华丽但是却透着简约,就这么躺在自己手心里,顾留白感受着手心中微微传来的凉意,像是钻到了心里。

“我设计的,好不好看!”齐豫像是讨要糖果的孩子,虽然语气说的不怎么在乎,但是眼神还是透露出一点点的紧张,他想要顾留白一句夸奖,他齐豫从来没有在乎过别人的看法除了顾留白。

“嗯。”顾留白点了点头,很好看,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戒指,而且不会有比这个更好看的了。

“我给你戴上!”齐豫拿起放在顾留白手心的戒指,连神情都带了几分严肃,像是在做一个件只得拿一辈子去认真地事。

齐豫看着那双纤细的手,虽然很瘦,但是和女孩子的不一样,骨节分明,是一双男人的手。一年前可能打死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第一次送戒指是送给男生,但是他却觉得很开心,因为他没有送给布娃娃。

“你也给我戴上。”明明不是自己的初恋,但是齐豫缺想把那些情侣能做的可以做的都做一遍,哪怕以前他觉得很肉麻,但是只要想着对方是顾留白就觉得一点也不肉麻了。

“好啦。”

齐豫很想抱抱顾留白但是想到这里人太多只能生生忍住,于是颇有几分可怜巴巴的看着顾留白。

“还有一个周!”齐豫低头在顾留白耳畔悄悄地说,这一个月可是等的他挠心挠肺的。

“嗯。”

“你要不要提前回学校啊。”

“好。”顾留白低头笑了笑,其实他也不想呆在家里,鹊和鸠怎么能住在一起呢?“明天我就回去。”

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反正顾乔回来了,而且很正式的回来了,那么顾留白就不重要了。

“真的!那我明天就回去!”齐豫终于是没忍住,一把抱住了顾留白。齐豫大概是第一次那么容易满足,什么都不需要只要能看见这个人就够了。

顾乔站在二楼的阳台,看着齐豫和顾留白,感觉他们应该很开心,就连顾留白自己离了那么远都觉得他很开心,哪怕自己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他也能想象出来顾留白一定是在笑的,顾乔突然有些羡慕齐豫,因为只有在和齐豫有关的时候顾留白才会那么开心。

可是顾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羡慕,心里知道该进去了,可是脚就像不是自己的那样,根本动不了,只能站在原地,吹着冷风,看着楼下的两个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