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世间最是情爱苦]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子妍萧陌然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6-27 16:26:10

[世间最是情爱苦]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子妍萧陌然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世间最是情爱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世间最是情爱苦 即可阅读全文

《世间最是情爱苦》小说简介

《世间最是情爱苦》我不否认这本书,无论是情节文笔都算很好,只是在生动方面稍微差了一点点,有点副本流感,不过修仙类的本身不好写,可以理解!!。独家小说《世间最是情爱苦》是白洛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夏子妍萧陌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午后,阳光暖暖,身体稍有好转的夏子妍坐在窗前晒太阳,并没有留意背后的门被人悄悄地推开了。直到听到脚步声,她才意识到身后有人。本以为是进来送药的护士,可一转身,就看到了程雪怡虚伪的笑脸。夏子妍几乎从椅子。小说主人公是夏子妍萧陌然的小说叫《世间最是情爱苦》,它的作者是白洛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了挖她的肾,他残忍打掉她的孩子。小三不顾她的乞求,把她的宝宝……“夏子妍,你欠雪晴的,我会一寸寸的讨回来!”娘家破产,父亲含恨而死,她挖出血淋淋的眼睛,“萧陌然,你爱这双眼睛,我便还给你!”三天后,

精彩章节试读:

夏子妍整个人都是麻木的,萧陌然后面的话她甚至无心去听,耳边盘旋的,一直是他那句……结扎了!

萧陌然结扎了!

为了不让她怀上他的孩子,即使是每次都戴两层套子的前提下,他还去做了结扎。

萧陌然,他究竟是多么地厌恶她?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娶她?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报复她吗?

他始终认为程雪晴的死与她有关,甚至……干脆认为是她害死的,所以……用这样的方式给程雪晴报仇雪恨。

可是,明明那只是一场意外啊!

雪晴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的死让她非常难过,曾经在很长一段日子里她都无法走出来,自己和雪晴亲如姐妹,她又怎么会去害她呢?

夏子妍幽幽地看着萧陌然,脸上的表情无比平静,“陌然,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既然这么讨厌,又为什么要娶我?”

她的声音不大,却格外的清晰,就那么缓缓送入了萧陌然的耳朵,仿佛是一根羽毛轻轻地刷过他的心房,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有一刹那的恍惚,心底的某个角落似乎在融化。

但下一秒,破碎的面孔以及满眼血红的画面浮现在眼前,他顿时一凌,寒冰般的面孔一如地狱的撒旦,“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动手吗?”

“……”医生被吓得一哆嗦,立刻吩咐护士,“快……麻醉准备,器械准备。”

“不许用麻药!”萧陌然猛的转过头,一双眼睛迸射出愤怒的火焰,“既然有胆量背叛我,就该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萧陌然的脸上尽是绝情,夏子妍看着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塞进了绞肉机。

当冰冷的器械探入体内,她终于控制不住地落下泪。

她的手轻抚着小腹,隔着温暖柔软的皮肤,她依稀可以感觉到那个稚嫩的小生命在腹腔内的跳动,只是,那是生命的绝唱了。

很快,它的生命将戛然而止,因为它是一个不被祝福的生命。

剧痛袭来,那是一种搅动着五脏六腑的感觉,生生搅碎,连血带肉地从体内挖出,夏子妍几乎痛晕过去。

她死死地咬着嘴唇,牙齿陷进嘴唇,腥咸的血沫混着唾液,刺激着她的味觉,她要让自己清醒着,一直清醒着。

她要记住这个痛,永远地记一辈子。

汗水和着泪水,渐渐模糊了夏子的眼睛,她却始终将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直看着萧陌然。

她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的不见一丝杂质,大颗的泪珠汹涌坠落,嘴角却浮着一丝凄艳的笑,只看得萧陌然不由得浑身一滞……

***

入夜,夏子妍一个人躺在病房里。

她双眸空洞地凝视着天花板,整个人就像被抽掉了灵魂。

失去了宝宝,又被抽了400CC的血,她整个人苍白就像一张纸。

此时,她被软禁在这里,之所以还被关照着,是因为她有被利用的价值。

忽然,门口传来说话的声音,接着病房门打开,夏子妍听到了轮椅滚过地面的声音,不等她回过神,眼前便出现了一张并不陌生的脸……

《世间最是情爱苦》 第十章 把孩子还给我 免费试读

午后,阳光暖暖,身体稍有好转的夏子妍坐在窗前晒太阳,并没有留意背后的门被人悄悄地推开了。

直到听到脚步声,她才意识到身后有人。

本以为是进来送药的护士,可一转身,就看到了程雪怡虚伪的笑脸。

夏子妍几乎从椅子上弹起来的,“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程雪怡好笑地耸耸肩,“当然是走进来的!”

“你出去!”夏子妍上前一步,指着门口赶她离开。

她忘不了那天程雪怡的所作所为,她一面在萧陌然面前演戏,装善良,一面借此挑拨她和萧陌然的关系,从而达到她的目的。

她从没想到,程雪怡会这么恨她,且这么卑鄙。

对于夏子妍的逐客令,程雪怡完全无视,她从上到下地打量了她一番,“夏子妍,看样子你恢复的不错!”

夏子妍冷冷地瞪着她,“这与你无关,你马上出去!不然我叫医生了!”

“怎么能说与我无关呢?”程雪怡笑起来,“我还等着你的肾呢!你养好了身体,我们才能做移植啊!”

“呵,这才是你的目的,你就是为了觊觎我的肾!”夏子妍直接揭露她。

程雪怡挑了挑眉,得意地说:“那又如何?陌然要你摘了肾移植给我,你有拒绝的权利吗?”

“你……”夏子妍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程雪怡的嘴脸,“你马上离开我的病房。”

“好啊,我倒是无所谓!”程雪怡笑着说:“只不过……我这里有一样东西,不知道……你会不会感兴趣!”

说完,直接就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在夏子妍的眼前一晃,又很快攥回到掌心。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夏子妍还是清楚地看到了程雪怡手里的东西。

那是一个小小的玻璃瓶,而里面是一小团血肉模糊的人型,她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那究竟是什么了!

夏子妍的情绪立刻激动起来,她几乎是直接就扑了上去,抓着程雪怡的手,只要将那个小瓶子从她的手中夺过来。

“还给我,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夏子妍声音颤抖,眼泪跟着就流了下来。

“呵呵,原来你感兴趣啊!”程雪怡将小瓶子藏在身后,夏子妍的反应倒是愉悦了她的情绪。

“程雪怡,我的孩子为什么会在你那里?你还给我!”夏子妍抓着她的手腕,用力地往前拽。

程雪怡被逼急了,她反手扯了夏子妍一把,又用力推了出去,狠狠地将夏子妍推到地上,随即不屑地勾了勾嘴角,“这当然是陌然哥哥给我的!他让我帮他处置这个小孽种。”

夏子妍:“你胡说!”

程雪怡:“我为什么要胡说!一个野种,你以为陌然哥哥会在意吗?”

“程雪怡,随你怎么说,你把孩子还给我!我只要我的孩子!”夏子妍紧紧地盯着她的手,目光焦急而渴望。

“夏子妍,你没毛病吧?这就是一团死肉,你要来做什么?”程雪怡挑了挑眉,“再说了,把这个给你,我怎么跟陌然哥哥交待啊?”

夏子妍攥紧双手,拼命地隐忍着,“那是我的孩子,我只想让它入土为安,求求你,把它还给我!”

程雪怡目光狡黠的一转,“不如我帮你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