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顾留白齐豫[若得一世不留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倾城花音 2019-07-17 23:47:22

主角叫顾留白齐豫[若得一世不留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若得一世不留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若得一世不留白 即可阅读全文

《若得一世不留白》小说简介

《若得一世不留白》这书成绩刷得太明显了吧!也有人看?。小说主人公是顾留白齐豫的小说叫《若得一世不留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话斋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刚想插上钥匙,顾留白发现门已然开了,愣了一下,伸手将门推开,应该是来人了。四周打量一眼,南向的房间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在地上透出一大块阳光。转头就看到一个站在一张窗前的。那个人很高,蓝色的牛仔裤和白色。《若得一世不留白》是作者话斋著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若得一世不留白》精彩章节节选:残月是枯死的美人。相遇于不经意之间,偶然开启了那个书中的巧字,指尖摸索过的画笔被搁置在梦中黑暗的尽头。“你我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有的大概只是不合适罢了。”“你不知道你是谁,那好,我告诉你,你是顾留白

精彩章节试读:

“咳咳……”

顾留白从床上下来,试了试暖瓶的水,还有热水,于是就找了一个一次性纸杯,倒了些水,习惯性的往自己的衣服兜里探取。

“没有?”

翻过来,在另一个袋子了,顾留白脸色忽然变得煞白,抿了抿嘴唇,看着自己手里的药,怎么会在这边的口袋里。自己有多小心自己最清楚。

不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自己多年以来小心翼翼捂住捂住的秘密被人偷偷的掀开了一个缝儿,透着外面的光,就像照亮了那个自己并不想看到的地方。

被发现了?还是没有?

手渐渐的收紧,已经看到手上跳出的青筋,手心传来微微的痛,微微的颤抖着,似乎呼吸都不那么顺畅了。

情绪在临界点,只是从小对自己的克制,不允许自己发火,这只是病,不需要发火。

“啊!”

狠狠的捶在床上。

没有用,为什么没有用,不管自己怎么保持平静的情绪都没用。

“留白……”

齐豫从外面回来就看到顾留白狠狠的盯着自己的手,那种眼神让人害怕,就像那不是自己的手,他甚至有种感觉如果那时候他的手边有一把刀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砍下去。

听到齐豫的声音,顾留白转过身,背对着齐豫,眼神飘忽着,忽然站起身拿着自己的外套越过齐豫走了出去。

“留白!”

齐豫追出去,却发现顾留白已经不见了踪影,医生说顾留白虽然没什么大事,但是发烧最容易反复,他要在输一次液。

赵宇正在宿舍打游戏,程文远出去陪女朋友了,齐豫昨晚就没回来他也是很无奈,都没个人一起打个排位。

单身狗的悲哀啊,一个个都有女朋友。特别是齐豫那小子仗着自己长得好,那么多人追,竟然不到一个月就有了女朋友。

“看脸的世界!”

赵宇终于是发出了一句时代的宣言,感慨完了还得继续接着打游戏。

赵宇正聚精会神的准备自己的五杀给队里的小姐姐看看,谁知道门突然砰的一声开了,吓得赵宇一个手抖竟然死了,赵宇看着屏幕里那个脸先着地的人物。

贼尴尬……

“你干嘛呢,后面有狼撵你啊。”

“顾留白没回来啊。”

齐豫看了看宿舍

“别看了,喘气的就我一个,连个蟑螂都没有。”赵宇继续打自己游戏,嘴上没闲着“咋了顾留白咋了。”

“跟你说不清楚。”

等到赵宇在抬起头,人早就没了,就剩了一扇没关的门在哪里摇摇晃晃,这感情后面撵他的不止一头狼。

“啧,大周末的有女友不陪女友,陪舍友折腾,也是真爱啊。”赵宇摇了摇头,起身带上门,继续在游戏里奋斗自己的五杀和小姐姐。不得不说多年以后赵宇再想起自己这句话,竟然发现自己这句话有着预言一般的先知性。

顾留白从出租车上下来,在校园里转了又转,不是他不想回家,可是家里除了管家就没人了,连多余的一点人气都觉得是奢侈。

似乎除了北美这所学校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兜兜转转走到操场,光望台上没有多少人,上去坐坐吧。场下学校的足球俱乐部正在训练,绿色的草地,红色蓝色的队服,来来回回的跑着。自己从小就身体不好,似乎想这样跑来跑去根本就是梦里的事。

顾留白看了一会儿,从衣服的袋子里拿出药,扬手想要抛出去,但是手又生生定在半空。

忽而嗤笑一声

跟药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扔了药又能改变什么。

抑郁症,根本没办法根治,只要自己还活着一天就会如同腐骨之蛆,缠在哪里,甩也甩不掉。

程文远回到宿舍听说齐豫在再找顾留白,就说顾留白在操场上自己和女朋友刚从那里回来,于是打电话给那个被狼撵着的家伙。

齐豫喘着粗气,转了一圈,就发现独自一个人坐在看台上的顾留白,白色的衬衣,浅灰色的毛衣外套还拿在手上,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齐豫也不知道自己这么着急找顾留白是干什么,真的是为了带顾留白去输液?

走到看台上,齐豫不敢过去,他知道顾留白介意自己看到他那样子,于是就远远的坐了下来。

其实,也没什么嘛。

齐豫坐在一旁远远地纠结了,这女孩子用花用礼物哄,那男孩子呢,总不能也用花吧,再说就算是送也不能自己个大男人送吧,像什么样子。

顾留白诚然是个耐得住性子的人,但是齐豫不是啊。

于是,你就看到一个人形的物体,挪一下,再挪一下,莫名的心疼裤子。

“不要挪了,我看到你了。”

齐豫咧了咧嘴,坐到顾留白身边,又没话说了。

齐豫觉得作为一个话唠,自己是在是不合格,作为一个话唠就要负责随时随地的不冷场,但是,齐豫眨巴了几下眼,要在顾留白面前话唠,齐豫觉得自己还得在修炼个千八百年。

“那个……”

“你就不想问什么?”

顾留白突然开口,转过头来看着齐豫,琉璃灰的眼眸总带了些清绝的孤寂,你明明就坐在他面前,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倒映不出任何人,只有那抹浅淡的琉璃灰。

“不想啊。”

每个人总有自己的秘密,比如顾留白,亦比如自己,干嘛去打破砂锅呢?砂锅也很冤枉啊。

“你的话,我就不想问了。”

顾留白皱眉,不解

“因为,顾留白就是顾留白啊。”

齐豫歪着头,前后晃着身子,说的那么不假思索,又那么自然,语气随意的就和他眼角眉梢那点一模一样,这样的人通常都没心没肺,因为他们什么都不在意。

顾留白轻笑,但是这种随意却让人觉得很安心,因为就算你的伤口在哪里,他也只会看一眼不会去问你为什么会这样。

“我……”

“齐豫!你个骗子!”

顾留白刚想说什么,就看到一个中长卷发的美女踩着原谅色高跟鞋气势汹汹而来。

齐豫站起来,一脸我完了的表情,顺便微微感叹了一下顾留白选的位置。

“思思啊……”齐豫堆起笑脸,毕竟认错要有诚意,而自己是个有诚意的人。

“你给我解释清楚!你不是说你有事吗!啊?”

“你听我解释……”但是贼有诚意的齐豫还没来得及展现自己的诚意,就被打断了。

“我不听!”那个叫思思的美女撂下一句话,又气势汹汹的走了。

全程,在顾留白微微张着口,愣在一旁,这对白,也是挺神奇。传说中的女朋友?

“你,女朋友?”顾留白脸似乎有些僵硬,似乎不知道该把自己的五官放在那里。

“嗯。”齐豫也是一脸视死忽如归的表情,现在自己该怎么办,现在的雷霆震怒,是不是已经升级成九天玄雷了,等着把自己劈个里嫩外焦?

“她是不是很生气?”

“我……”顾留白抿了抿嘴,虽然现实很坑爹,但是你也要接受现实啊。而后顾留白就无比诚实的点了点头,顺手把齐豫的那扇窗户给带上了。这次上帝忘记关的窗我关了。

哎呀,不想了!烦!

“走走走,你还有液没输呢。”

明日愁来明日愁吧。哎呀……我怎么这么倒霉。

医院的消毒水味总是让人觉得难受,齐豫支着头看着高高挂着的瓶子,好慢啊,其实他不喜欢医院。

“很无聊吗,其实我可以一个人。”

顾留白知道齐豫是个闲不下来的性格,让他安安静静陪自己输液也是难为人。

“没,不觉得。”

齐豫正起身来,似乎很开心。齐豫都在想明明回去就有一阵天劫要过,但是此刻就是莫名的觉得舒心,齐豫觉得自己还没被雷劈,脑子就坏了。

两人正坐着,突然医院似乎开启了什么开关,突然就忙碌起来,医生护士来来去去,急救的车一辆一辆的开出去,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出事了。

“快!血库b型血。”

一个医生推着一个病人进去,血压不住的往外冒,染红了本来雪白的大衣,看上去竟有些刺眼。

然后更是陆陆续续有各种烧伤烫伤砸伤的人进来,整个大厅瞬间变得拥挤起来,断断续续的呻吟在耳边萦绕,消毒水的味道似乎更刺鼻了些。

大概这个世界上让人最不想生意兴隆的除了火葬场就是医院吧。

“告知家属,死亡时间……”

医生护士来来去去,一个一个的人进来。整个医院忙成了一锅粥,还是冒着糊味的那种。

伤亡很大,这是谁都看得出来的事。

就连新闻都紧急的插播了这一段新闻,齐豫看着新闻上面那座冒火的商场,眉头越皱越深,直接拧成了一个川字。

当晚齐豫就没有再回宿舍,只把顾留白送了回去,自己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你们两个可真忙,你回来了他就没了。”

赵宇趴在床上。

顾留白想起齐豫看新闻时的表情,心中带了几分惴惴,摇了摇头,爬上自己的床,这些天似乎有些累。

《若得一世不留白》 第一章你好,我叫齐豫 免费试读

刚想插上钥匙,顾留白发现门已然开了,愣了一下,伸手将门推开,应该是来人了。

四周打量一眼,南向的房间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在地上透出一大块阳光。转头就看到一个站在一张窗前的。

那个人很高,蓝色的牛仔裤和白色的衬衫,很干净。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光,肤白,像是北欧人那种白,似乎带着北极圈的寒气。

似乎察觉到有人近来,那个人转过头来,立体的五官,像是教堂上亚当的壁画一样完美,带着点点灰色的眼眸,夹杂了些许笑意。

外国人?

“你好,我叫齐豫。”意外的中文很好,声音低低的,但是很动听。

姓齐?中国人

“你好,顾留白。”声音清朗,齐豫不知怎么就想起大雪融化时水流的声音,咕咕的带着几分清脆。

很多年后,齐豫回忆起第一次见顾留白的时候说,自己从小在芬兰长大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清淡的男人,就像水墨滴进清水那样,带着飘渺的韵味,在水里打着旋儿。

就站在门口,带了几分打量的看着自己。

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有些尴尬。

顾留白拖着自己箱子随便找了一个床位,将行李放好,回头见看到齐豫正在看着自己,手上的动作停下来。

“有什么事吗?”

“啊,没…”齐豫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你是什么专业的?”

齐豫莫名的想和这个人说话。

“国画。”顾留白笑笑,浅淡淡的,总觉得就算笑起来也带了几分阴郁。

“我是珠宝设计的。”齐豫笑道。

今天是报道的第一天,所以宿舍只有两个人来了,晚饭随便吃了点什么熄了灯两个人就各自上床睡觉了

“留白……”齐豫在床上翻了个身,他有些认床,睡不着。

“嗯?”

齐豫没想过顾留白还没睡,刚刚只是无聊极了喊了一声,谁知道真的有回应。

“你也没睡?”

顾留白没有回答,该怎么说是被你叫醒了呢……

“我睡不着……”齐豫接着说道,对于自己认床这个问题自己也很无奈。

顾留白翻过身看着对面的齐豫,接着外面路灯的光正看见齐豫一脸生无可恋的盯着天花板。

“你……认床?”顾留白有些不确定,毕竟怎么看齐豫也不像认床的人。

“有点。”齐豫也翻过身来,忽然笑了一声,笑的顾留白有些懵。

“睡觉吧。”

不睡的是他要睡觉的也是他,真是折腾。

早上齐豫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对面的人早就不见了,连床铺收拾的整整齐齐。被子叠的像个军人,齐豫看了看自己猪窝一样的床褥,挠了挠有些凌乱的头发。不过只是一瞬,齐豫就那一点点的不好意思抛过了自己四楼的阳台,啪的一声摔死在外面。伸了个懒腰,爬起来刷牙,洗脸,还没有开始上课,所以这几天可以过得悠闲一点,齐豫笑着。

“你起来了啊,过来吃饭吧。”齐豫还在厕所刷牙,就听见门响,接着就是顾留白的声音。

“嗯……嗯…”齐豫嘴里含着泡沫含糊的应着。

顾留白往洗手间探了探头,看见齐豫一嘴泡沫还在眯着眼笑,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齐豫吃的倒是很快,抬起头发现顾留白还在一口一口慢慢的吃着,像是哪家的小姑娘一般吃个饭都吃的那么文静。

没多会顾留白也吃完了抬起头正对上齐豫的目光,像个孩子一般打量自己。

“怎么了?”

“啊?没……就是谢谢啊。”

齐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会看别人看的出神,真是丢人,这要是个美女也就算了,还偏偏是个男的,虽然就算自己擅长睁眼说瞎话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长得确实不错。

顾留白哪里知道齐豫在想什么,吃过饭将桌子收拾好,又从自己的柜子拿出自己画笔。

“你要干什么去。”

“我去画室。”

“还没开始上课,你去什么画室?”

“哦,反正闲着也没事。”顾留白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齐豫看了一会儿,坐到自己的床上开始穿鞋。

“你也出去?”

“嗯。跟你去画室,真的挺无聊的。”齐豫看着顾留白,不知为何顾留白觉得好像一只大号的萨摩耶在看着自己。

“你不怕无聊的话就来吧。”顾留白倒是无所谓,反正也不会影响自己。

于是齐豫就一脸满足的跟着顾留白去了画室,齐豫这一副混血儿的长相无疑是很受欢迎的,学校人还不多,偶尔路过几个女同学都偷偷的打量着齐豫,连带着一旁的顾留白也顺便受了一波注目礼,瞬间暗自腹诽这家伙怎么不把自己挂在旗杆上?

画室不大,还有其他人的东西,看来也是刚刚出去。

“你们国画专业有没有美女啊。”齐豫一脸你懂得的笑容,看着顾留白。

奈何顾留白不接招“我不知道,万一有呢。”

“不够意思”

顾留白在齐豫幽怨的目光下开始画画,是一副未完成的花鸟工笔,画的是海棠,看得出来画的人水平很好。

色彩的搭配让人舒服却又不过于流俗,线条流畅又富有变化。

顾留白拿着两支笔,一支笔沾了颜料,一支笔占了清水,一点一点慢慢的描绘。

齐豫看了看画,倒有几分绿肥红瘦的意味

齐豫看着顾留白,真是个奇怪的人,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安静到让你觉得安心。长而微翘的睫毛一闪一闪,红色的海棠潋滟如同正开在雨后的雾中,而那双白玉般的手就像是上叶滴落的露珠,轻轻地颤着,直直颤道人的心里去。

其实,这也是一副画,齐豫伸出手,比了一个相框。

顾留白似是有所感应,抬起头来正看到齐豫这个孩子气的动作,纤长的睫毛微微的抖了抖,一双琉璃灰的眼瞳有些懵懂。

目光交叠,霎时,日色都泛了黄,就像陈年的照片。很多时候开始只在一瞬间,但是结束却要很多年。

“干什么?”

齐豫缓缓放下手,一向善谈的自己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他,只能笨拙的挠了挠头发。

“我说过画室很无聊的。”

“不…我觉得挺好。”

齐豫找了个椅子倒坐着,头抵在在椅背上看着那副海棠。

“继续画……我看着。”

那时候日色变得很慢,一点一滴水墨氤氲开,像极了一句情话。

临近开学的前一天,舍友才算是来齐了,一个带着眼睛长得清秀的叫程文远,另一个属于运动型的一看就是体育很好的,有些大大咧咧的叫赵宇,略带口音的自我介绍齐豫直接就听成了赵云……

“还以为常山赵子龙来了呢。”

齐豫是很会逗人开心的那种人不一会儿就和新来的打成了一片。

“我们宿舍还有一个叫顾留白的,这会儿应该在画室晚上你们就能看见了。”齐豫说的有些郁闷,顾留白不让自己跟着去了,原因是自己会打扰到其他人……哪能怪我吗,都怪我太招女孩子喜欢,齐豫肯定的点了点头,一定是这样。

“顾留白,怎么听着这么耳熟。”程文远声音带着南方人的糯米味儿,软软的,倒是挺好听。

“啊!我想起来了,我女朋友说过,这艺考第一就是这个顾留白,他是从小在北美长大的。他爸好像就是顾遗笙,没想到我竟然跟这么个天才在一个宿舍。”

“厉害厉害……”赵宇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自己进北美可是擦着头皮进的,和这种高材生简直没得比。

那崇敬的心情简直可以算得上是高山仰止了!

“话说这顾留白是什么样的人,据说天才都是很傲的。”程文远拍了拍齐豫的肩膀,看着那边正亢奋着的赵宇,毫不留情的兜头泼了他一头凉水。

“顾留白……”

齐豫念着这个名字,明明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却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人眷恋到了心坎里。不知怎么又浮现出昨天自己框住的那一副画面,那惊鸿一瞥当真是,绝代风华,虽然这么形容有问题,但是齐豫却想不出更适合的词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回来你们就知道了。”

齐豫爬上自己的床,心思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些烦乱,最近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咋咧……”

“不晓得哎。”

两个人也不去管齐豫,聊着天收拾自己的东西。两个人东西虽然不多但是也收拾了一会儿,刚坐下没多久顾留白就回来了。

顾留白开门发现两个陌生人,愣了一下。

“程文远。”

“赵宇。”

“留白回来了。”齐豫从床上探出头来,眼睛笑的都要看不见了。

“话说今天我们宿舍第一天见面,出去搓一顿怎么样。”

赵宇是北京本地人,总带了些北方人的豪气,跟谁都是自来熟。

其他几个人也都没有意见,于是四个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向路边的小餐馆杀去。

最先进门的是赵宇,找了一个空桌就坐了下来。

“你们喜欢吃什么?”

“随便点就可以。”齐豫倒是没有特别不能吃的,说完看了看顾留白“你呢。”

“也都可以。”

“嗯,我的话口味比较重,不过也可以试试你们北方的菜。”

“好,那我可就随便点了啊。”

学校边的小吃店大多比较杂乱哪怕是帝都也就那样,有人说过全世界的学校只有中国的大学可以养活一条小吃街。

顾留白四下看了看,他是很少出来吃饭的,“你们喝酒?”

“你不喝?”齐豫倒是不意外,看这样子顾留白也不想会喝酒的人。

果然不出所料,顾留白很是诚实的摇了摇头,“不会。”

喝酒手会抖,所以他的父亲就不许他沾酒,免得像他的小叔一样,白瞎了自己好天赋。

“没事吧,就一点而已又不喝醉。”

北方人喝起酒来那怎么可能是一点的问题,不过好在酒量都过关倒也没出事,除了程文远,程文远是上海人,不太受得了,最后是几个人把他拖回去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