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傅寒生岑欢的小说[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十八岁的梦 2019-08-14 07:34:21

主角叫傅寒生岑欢的小说[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结局免费阅读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 即可阅读全文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小说简介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书写得不错,虽然让人觉得有点开挂,但是不得不说,佩服作者的想象能力(也有可能结合过其他的作者的想象力),有些情节写得跌宕起伏,值得一读!文笔虽然通俗易懂,但网络小说主要注重情节,博读者一乐,让人消遣时光,能做到这点,小说还是挺不错的!。主角叫岑欢傅寒生的小说叫《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八卦一姐最新写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来即将要放映岑欢和席城相爱的回忆的大屏幕上,忽然自动开始播放一段小视频。外头阳光强烈,照的那荧幕上的画面发光得有些看不清。但是视频里的声音却是清晰地传送到每个人的耳朵里。男人炽热的喘息声,女人猫一样。小说主人公是傅寒生岑欢的书名叫《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它的作者是八卦一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岑欢爱过傅寒生,只是时过境迁之后——她却穿着一身血迹斑斑的白色婚纱,坐在一辆四分五裂的车里,她眉目凄楚,笑容却明媚地说:“傅寒生,我现在什么都没了,连命都没了。我求你,算我求你,放过我吧。”

精彩章节试读:

车里不知何时已经没了傅寒生的秘书和司机,只剩下他们两人。傅寒生一路飙车,直接把岑欢带到了一间酒店。

房间没有开灯,昏暗无光。偶有月光从窗口漏进来。

傅寒生把岑欢甩进房间。

岑欢趔趔趄趄地往前冲了两步,长时间站立过的腿微一酸软,岑欢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傅寒生一边朝她走近,一边松了松领结,点上一根烟。

岑欢跪着,就没再起来。她半张脸掩在黑夜里,问:“说吧,傅寒生,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席城。”

傅寒生声音里情绪不明:“替那个男人求情?”

岑欢点头。

傅寒生冷笑一声,“喜欢他?”

岑欢摇摇头,又点点头。

傅寒生脚微微一晃,晃掉了拖鞋,脚尖微微靠近,用力充满某种意味摁在岑欢的胸上:“他上过你没有?”

岑欢胸口泛起一阵接着一阵羞耻的疼痛,但她没有作声,摇了摇头。

傅寒生哼了哼,弹了弹指尖的烟灰,“脱——”

岑欢微微一怔,不解地看着他。

“要我放过他,脱。”

岑欢浸泡在傅寒生晦暗不明的目光里,反应了两秒,最终麻木地开始脱衣服。冬天的衣服很多,岑欢一层一层地脱。

一直到身上只剩下最简单的内衣裤。

傅寒生看着她瘦的跟竹竿似的身子,皱了皱眉,说:“继续。”

岑欢的手抖得厉害,但她乖顺地背过手去,脱下身上仅剩下的那点遮羞布。

傅寒生看着岑欢那具在月光底下还散发着幽幽少女香的身体,目光冷厉,他捻灭了烟,身子前倾,猛地拉过岑欢,把她拉到自己边上,四目相对,他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岑欢,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对任何人,尤其任何男人笑,不许快乐,不许爱任何男人。”

岑欢背脊僵了僵,轻轻点头。过了会,感觉傅寒生似乎没开始那么生气了,她小心翼翼地问:“我都答应。那你现在你肯放过席城了吗?”

傅寒生掐在她手臂上的力道骤增,岑欢痛呼一声,傅寒生笑着,说:“还有,岑欢,别再我的面前提别的男人。”

岑欢轻“嗯”了一声,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傅寒生猛地翻过身。

她狼狈地跪趴在地上,傅寒生膝盖顶开她的双腿,连一点前戏都没有,沉下身体。岑欢除却五年前那次,这才是第二次历经人事,她被骤然的闯入痛得痉挛,但她硬生生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哪怕已经感觉到满嘴血腥味,也不肯松口发声。

傅寒生做的很粗暴,与其说是欢爱,不如说是在惩罚。故意要她痛,要她流血,要她难堪。

岑欢死死咬紧牙关,眼泪一滴滴地砸在木质地板上,砸出一个个晶莹的小圆圈。

傅寒生在她身后问她:“你现在说说看,我是不是男人?”

岑欢手握成拳头,硬是不吭声。

她听见傅寒生好笑她的嘴硬,他薄凉的声音阴测测地响在她耳边,说:“岑欢,你不是想我放过那男人吗,那你态度好点,伺候我舒服了,我才能放了他。”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 第12章 还是你的身体我用的最舒服 免费试读

本来即将要放映岑欢和席城相爱的回忆的大屏幕上,忽然自动开始播放一段小视频。

外头阳光强烈,照的那荧幕上的画面发光得有些看不清。但是视频里的声音却是清晰地传送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男人炽热的喘息声,女人猫一样妖娆妩媚的声音;虽然关键部位打了马赛克,但如果仔细看画面,都能看清画面上的女人似乎在竭尽全力讨好她身上的男人。

底下人声鼎沸。

那面色酡红,双目饱含春色的视频女主角,不正是此刻教堂里身穿一袭洁白婚纱的女子么?

只是这视频的男主角,明显……

很明显不是教堂里的这位新郎。

岑欢站在原地,如同晴天霹雳——

这视频,分明就是上次她去傅氏找傅寒生,傅寒生二话不说把她拖去酒店还用席城威胁她要她讨好他的视频……

可是吃瓜群众压根不关心她是不是受到了威胁,只关心她给新郎戴了绿帽子!

岑欢脸上像被泼了一段冰牛奶,又冷又白,她站在原地浑身瑟瑟发抖。她怎么也没想到,怎么也没想到,连这个都被傅寒生拍了视频。

他是一百个一千个故意要她出丑,要她难堪,要她人人喊打。

而红毯的尽头,慢慢走来了一个男人。男人高鼻梁,薄嘴唇,身姿修长。目光强势又危险。

岑欢被席城抱进怀里,她听见席城在耳边安慰她,“不要怕。岑欢,有我在,不要怕。”

岑欢本来还不想哭,但席城一句话,她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她怔怔地看着傅寒生像个恶魔一样占据她整个的视线。

他倨傲,邪佞,指着那个还在无限循环的小视频,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说:“岑欢,这世上这么多女人,还是你的身体我用的最舒服。”

举众哗然。

傅寒生趁着席城恼羞成怒正要替岑欢辩驳的契机,猛地一拽岑欢的手腕,岑欢直接就掉进了傅寒生的怀抱。

岑欢本就抖得厉害,这一刻因为顶天的耻辱、痛苦和绝望浑身抖得更厉害了。她撕心裂肺地冲傅寒生大声嚷嚷:“傅寒生,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我都说了我没有杀余静静,是她的车自己冲过来的!你到底还想怎样!”

傅寒生早就认定了是岑欢故意设计杀了余静静,岑欢再怎么解释也是徒劳。他仿佛一个最佳情人一样,拇指轻轻揩着岑欢的眼泪,“不怎么样。岑欢我要的很简单。”

岑欢怔忪的目光与他相对。

傅寒生似笑非笑,“我说了很多次了,岑欢,别再忤逆我,好好和他分手,”他顿了顿,指着屏幕上妩媚动情时岑欢的模样,贴在她的耳边,声音是入骨的温柔,说:“既然你的身体我用的最舒服,那我就要名正言顺地用你的身体。”

静了静。

傅寒生继续和岑欢咬耳朵:“如果你还是不肯分手的话,岑欢,那你不妨试试。不过一旦你尝试,那你这个高清**的小视频就会在全网公开……”

傅寒生放开了气得牙齿打颤的岑欢,他公然当着所有宾客甚至是岑欢未婚夫的面上,直接轻佻无比地把一张房卡塞进了岑欢的胸口,“金浩酒店8808晚七点。最好洗干净点。到时候千万别哭着求饶——一定要坚持到我尽兴为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