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何晋秦炀[上下啊兄弟]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蓝天白裙少女 2019-08-19 08:48:24

主角叫何晋秦炀[上下啊兄弟]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上下啊兄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上下啊兄弟 即可阅读全文

《上下啊兄弟》小说简介

《上下啊兄弟》跟大涅槃的感觉很像,文笔非常好,故事很细腻,很多话也很有深度有思想。也许不是新类型但更接近生活,有回忆有感动。《上下啊兄弟》讲述了何晋秦炀之间的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14.谁攻谁受14.谁攻谁受佟萱不理何晋,何晋也参与不了女生的八卦,慢慢地又开始走神想自己的心事。他想着这些年自己看似脚踏实地却枯燥乏味的大学生活,没谈过一次像样的恋爱,也没认识什么心意相通的朋友,更。主人公叫何晋秦炀的书名叫《上下啊兄弟》,是作者羲和清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版权源自晋江文学城十五岁那年,何晋在游戏里给自己找了个“老公”,恩爱甜蜜,但因耽误学习,被家长强行断网,之后二话未留就离开了游戏。八年后,当年的网络游戏即将改版成全息网游,何晋因缘再次上线,却发现“夫

精彩章节试读:

4.全服第一

4.全服第一

何晋看着再次变成了那种长条形动物尸体的自己,这才想起来,他是“灵”,一旦死了就会被“打回原形”,而之所以两次都是1650点伤害,是因为他的血槽总数就只有这么多。(=_=)

当然,之后殇火无情再一次复活了他,并用夫妻技能给他回满了血。

何晋站在原地,非常无语,就算你怪我八年没上线,离不成婚,也用不着总这样吧,好幼稚……

这时,殇火无情头上又浮起了一个对话气泡:“你忘了,当年是你求的婚。”

何晋:“……”

这么说来,有权解除婚姻的是殇火,而不是自己?

那他为啥不离婚?难道这家伙……一直在游戏里等我?

何晋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跟殇火在游戏里不过是“露水姻缘”(大概是为了做任务升级而结婚),两人还素未谋面,断了网就是俩陌生人,如果这厮真为了他,在游戏里一等八年不离婚……

正常人肯定不会觉得感动,而是会想——这人没毛病吧?

或者是——**没在逗我吧?

何晋摇摇头,甩掉自己不靠谱的想法,说不定人家不离婚就是享受“已婚”状态呢……即使“老婆”跑了八年。(=_=)

恰好不远处来了两个路人,打破了僵局——

路人甲:“咦,这里的猴子呢?”

路人乙:“猴子咋都没了?”

……

何晋戴着耳机,能清晰地听到那两个路人的谈话,没错,玩家在这个游戏里是能直接语聊的,只要开启了语音功能就能和任何人对话,还全真模拟了现实世界中的对话音效。

何晋从他们的声音中判断出他们的年纪都挺小。

路人甲震惊道:“是不是咱找错地方了?”

路人乙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老子刚刚就是在这里被那些可恶的猴子挠死的!”

何晋发私聊问殇火:“现在新手还有杀猴子这个任务?”

殇火无情:“一直都有。”

何晋觉得好笑:“这猴子刷新得有点慢啊,新人都傻眼了。”

刚发出这句话,何晋就听其中一个路人的声音由远及近:“喂,美女!你知道这里的猴子去哪儿了吗?”

何晋:“……”

那人走到他面前,怕他看不见,还蹦了几下:“美女,在吗?”

何晋表示,自己一个纯爷们,被小屁孩叫“美女”一点都不开心!(=_=)

路人甲不依不饶:“美女一个人吗?在挂机吗?”

何晋愣然,什么叫一个人,边上还有这么大一个家伙……不是人吗?

“她是不是没开语音啊?”路人乙也走了过来。

“哦!”路人甲恍然大悟,两秒后,他的头顶冒出一个长长的对话泡:“美女看我看我看我!!!”

可他还没顶着对话泡蹦跶两下,就突然单手捂胸、双膝跪地,扑通一声……变成了一具尸体。

伴随着临死前的惨叫:“哦操——!”

边上的路人乙:“你怎么挂了……啊!我也挂了!”

何晋:“……”

何晋目瞪口呆地看着两具尸体先后消失,问殇火:“你杀的?”

殇火没回答,再次发来“同骑”的邀请。

何晋无语地接了,发过去一句:“为啥杀他们啊?”

他印象中的殇火好像没有这么嗜杀,何况刚刚那两个小孩都是等级很低的新人,殇火秒他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作风让何晋感觉有点陌生。

可怜那俩路人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他们也不怕寻仇无门,角色被杀的时候,系统会提示是谁干的。

这不,殇火刚带何晋离开山峭,世界频道就闪过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世界〗『旋风小子』:“草草草!无情在凡界!老子刚刚在山峭被他杀了!”

这是刚刚被杀的那路人甲!

下面很快就有人泼冷水:“扯蛋吧?大神怎么可能去凡界!”

?世界〗『西风界』:“是真的!我也被杀了!谢谢无情大神!”

这是路人乙!

被杀了还道谢?何晋看不明白,这娃是不是被杀得神志不清了?

可接下来的发展更让何晋一头雾水,只见世界频道因“殇火无情”的出现瞬间炸了——

?世界〗『无月劫』:“啊啊啊求坐标!求见大神!求被杀!!”

?世界〗『莲生』:“求被杀+身份证号!(☆_☆)”

?世界〗『*﹏噯湯包ヽoo』:“無情夶訷看這哩,峩是伱魡腦殘粉!罒ω罒”

?世界〗『o嬌嬌o』:“老公操、我!_(:з」∠)_”

?世界〗『红星一万一』:“楼上**不解释。”

?世界〗『旋风小子』:“看不见,只能碰运气!啊哈哈哈哈!”

?世界〗『西风界』:“我有被无情魔尊砍杀的成就了……激动!”

……

何晋傻看了半天,忍不住问殇火:“你看见世界频道么?”

殇火无情:“嗯?”

小仙阿晋:“那些人说的是你?”

殇火无情:“嗯。”

何晋:“……”

何晋又在对话框里输了一句“你现在很厉害吗”,想了想觉得问人这种问题有点小白,又删了没发。

趁着和殇火同骑时无需任何自行操作,何晋在版面上找一个所有游戏里都有的玩意儿——排行榜。

果不其然在主屏左上角发现了一个卷轴模样的小图标,点击后,屏幕上立即弹出一张『神魔榜』——“殇火无情”的大名赫然列在排行榜的首位!

①『殇火无情』——魔族(100级)——境界(魔尊)

②『逝水°』——神族(100级)——境界(神尊)

③『九殿下』——神族(99级)——境界(神帝)

④『闲云丶』——神族(99级)——境界(神帝)

⑤『野鹤丶』——神族(98级)——境界(神帝)

……

何晋还反复对比与自己同骑的“殇火无情”跟排行榜上的那个“殇火无情”名字是不是一样……可一笔一划,都没有任何差错。

殇火蛮厉害,这一点何晋刚开始就从他的坐骑、他的鸟、他的翅膀感觉到了,但何晋没想到,殇火竟然厉害到……是全服第一!

————————

※灵仙往事※(三)

晚上十点,何晋刚登陆游戏,殇火就发了消息过来。

殇火:“你怎么现在才上?”

小仙阿晋:“爸妈在,不敢玩啊。”

自从那日在山峭帮这家伙刷了猴子,殇火就成了何晋的小跟班,每天就等他上线和他一起玩。

小仙阿晋:“我现在也是偷偷上的,跟我爸妈说我查资料,玩一会儿就要下拉。”

殇火:“那赶紧,咱们去杀田鼠啊!”

杀田鼠是12级的任务,上一次何晋就是玩到这儿下的线,何晋看了看殇火的等级,已经上了10级,从凡人变成灵人了……好快!

不过带他一起去杀田鼠,何晋感觉还是吃力了点。

小仙阿晋:“先做你的任务吧,等你和我等级一样了,我们再一起去杀。”

殇火:“不要,我玩的时间比你多,升级比你快,先做你的。”

小仙阿晋:“好吧,死了可不能怪我。”

殇火:“死就死,大不了再来一次呗^^”

何晋心说,就你这不怕死的性格,才会被猴子虐了这么久啊……笨!

两人组队去麦田,何晋在麦田入口的“地仙”处接了任务,杀完田鼠才能学“种地”技能,之后就能自给自足做麦饼吃了,何晋一直对这个心心念念着。

麦田里有不少肥硕的田鼠,两人找到一只就开始围攻,殇火等级低,出不出手没啥两样,不过有人一起坎总比一个人单枪匹马好。

正杀着,何晋的房门突然响了……“何晋?还在找资料?”

“嗯,马上好了……”何晋吓得赶紧最小化游戏屏幕,打开事先调出来的学习资料网。

女人开门看了他一眼,说了句“不要太晚”就走了。

何晋又等了一会儿,才敢重新打开游戏,只见屏幕已经变成死亡后的黑白色了。

殇火的尸体就躺在自己身边,也没有去复活,好友栏不停地闪动,何晋点开。

殇火:“阿晋,你怎么不动了?”

殇火:“死机了吗……”

殇火:“汗,你死了怎么变成那样了,你是什么啊,妖怪吗?”

何晋:“……”

《上下啊兄弟》 014.谁攻谁受 免费试读

14.谁攻谁受

14.谁攻谁受

佟萱不理何晋,何晋也参与不了女生的八卦,慢慢地又开始走神想自己的心事。

他想着这些年自己看似脚踏实地却枯燥乏味的大学生活,没谈过一次像样的恋爱,也没认识什么心意相通的朋友,更没熬过夜、醉过酒……

他羡慕爱玩游戏的侯东彦,羡慕和女友斗嘴的赵熙柏,羡慕在网球社挥洒青春热血的蒋白涧和秦炀……

想着自己即将结束的短暂自由,何晋的心中满是不甘和遗憾,其实他对外面的世界还抱有好奇,想自己去闯一闯,看一看,即使穷得三餐不继,即使磕得头破血流。

但他知道,那个女人肯定不会同意,他也没有与自己亲妈死磕到底的勇气。

何晋望着眼前的苍天阔水,就好像看到了自己被安排好的人生道路,已近迟暮般得了无生趣。

莫名的,何晋又想到了殇火,想到了他八年的等待。

虽然来自于虚拟的网络,却是他这几年平凡日子里唯一出现的意外。

心底深处像是被点燃了一簇小火,扑不灭,也无视不了,那温暖吸引着他去探究这份没理由的深情,却又为自己未浮出水面的性别真相而觉得不安。

“你觉得冷?”和殇火相近的嗓音让何晋浑身一震,一抬头才发现,跟他说话的人是秦炀,碎发下一双幽暗的黑眸正定定地望着他,让何晋陡然产生了一种被对方深情注视着的错觉。

“啊……?”何晋纳闷出声,尾音微颤,因为自己的错误意会而耳根泛红。

其实秦炀只是随意地看向了他,见他缩着脖子,也只是很随意地问了一句,何晋很快反应过来,偏开视线道:“嗯,有点,早上出门时觉得还好,没想到湖上这么冷。”

秦炀轻轻“嗯”了一声,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晚秋不比金九银十,虽然落叶依旧,但坤名湖粼粼的水仿佛已透着一股寒意……可秦炀并不觉得冷,他体质好,大冷天穿单衣都手脚发热。

“你在想心事么。”秦炀没有看何晋,就这么来了一句,不是疑问,而是陈述的语气。

何晋一愣,可能是因为相似的气场,他不由把心中的思虑脱口而出:“嗯,在想毕业后的事。”

秦炀:“大三就要想这些了吗?”

何晋笑了笑:“大三想这些已经算晚了,要考研还是出国,都得尽早做好决定才有准备的时间,其实像我们学校的学生,很多一上大学就有明确的目标了……”

秦炀:“那你有决定了吗?”

何晋平静道:“我家人让我毕业后就回去工作。”

秦炀扫了他一眼:“你不想?”

何晋一愣,他刚刚并没透露失落的语气,却没想到秦炀能一语中的地说出他的心思……何晋苦笑了一下:“嗯。”

秦炀沉默了一瞬,淡淡地说:“想做什么趁现在做吧,犹豫越久,胆子越小,以后就再也不会去做了。”

何晋闻言又是一怔,很意外会从一个学弟口中听到这种话,不是类似“不想回去就不回去”这样任性的劝解,而像是完全看透了他以后,给出的合理箴言。

心中的火苗狠狠跳动了一下,像是被人拔高了芯,越发暖了。

想起刚刚蒋白涧说秦炀今天出来也是为了散心,何晋问:“你呢,你也心情不好?”

“我没事,”秦炀侧脸望着远方,微抿的唇看上去透着一股少见的坚毅和沉着,“已经好多了。”

游湖快结束的时候,大伙儿才发现一片碧空不知何时蒙了层灰云,冷风阵阵,众人急赶慢赶地把船开回码头,甫一上岸,天上便落下淅沥的小雨来。

景区外头一条美食街,大伙儿直奔最近的一家闯了进去,还好雨尚小,女生们分着纸巾擦脸上的水,一边抱怨:“怎么说变天就变天了!”

佟萱:“天气预报是说傍晚要下雨的,所以我们才定早上来,没想到这会儿就下了!”

赵熙柏打了个大喷嚏,郭友菱哭笑不得地把纸巾分给他:“你们男生也擦擦吧,淋了秋雨最容易着凉了,可别让寒气进了头皮。”

正说着,就听身边一个温柔的女声问:“请问你们是八位吗?”一位身穿制服的服务员站一边巧笑倩兮,“包厢还是大堂?”

“哎呀!咱们怎么到这里来啦!”大伙儿这才发现,刚才匆忙间跑进来的店是一家酒楼,看起来格外高档,“这里会不会很贵啊?”

女生们担心地想先看看菜价,赵熙柏道:“进都进来了,再出去多没面子。”

郭友菱瞪了他一眼:“就你会打肿脸充胖子,万一这儿人均四五百的,咱俩出去半个月得喝西北风!”

服务员捂着嘴笑:“没有那么贵的,最多一两百吧。”

众人:“……”(=口=)

对于普通的学生来说,食堂一顿饭就十几二十块钱,一两百也很要命好吗!

可不料,这时秦炀面无表情地对服务员说了两个字:“包厢。”

众人绝倒,帅哥你回答得也太快了吧……

“好的,请跟我来!”服务员热情地引着大伙儿往里走,一边还说,“包厢有分普通的和湖景的,不过现在店里人不多,我就按照普通的价钱给你们安排一间能看到湖景的吧。”

李瑶瑶惊叫:“包厢还有不同价位?”

服务员笑道:“是啊,普通包间的最低消费是一千元,不过你们有八个人,肯定够了的。”

几个女生顿时捂胸作捧心状,她们本来还想点些最便宜的菜呐!譬如担担面、窝窝头什么的……可没办法,做这个决定的是难得开口的高冷校草,再贵也不好扫了人家的兴!

到了包厢,果然面朝坤名湖,房间里装修精致,带玻璃转盘的红木圆桌光可鉴人,看着很上档次。

几人胆战心惊地坐下,服务员人手一本发了菜单,那菜单也镶着铜质金边,做得古色古香,封面上书四字——坤名雅堂。

“完了完了完了……”李瑶瑶都不敢翻开来,抖着手犯怂。

何晋看了第一页的冷菜,感觉的确有点小贵,倒是赵熙柏依旧大大咧咧,毫不在意:“钱不够这不还有学长在嘛!”

学长之一何晋:“……”

学长之二蒋白涧:“……”

秦炀翻开菜单:“点菜吧,我请。”

众女生双眼放光,但又不好意思:“这怎么行,一千块诶……还是AA吧,其实也还好的。”

秦炀:“我本来就欠蒋白涧一顿饭。”言下之意,这顿饭本该是单独请蒋白涧的,你们要谢就谢他。

蒋白涧笑着看起了菜单:“让他请吧,他有钱。”

众女生捧着脸激动不已,没想到平时看起来低调的校草还是个富二代,感觉又加分不少!

赵熙柏也道:“先一人点一个菜,赶紧的,我早饭都没吃,快饿死了。”

众人总算不再为菜贵的事争执,轮到何晋时,他要了糖醋排骨,秦炀听到他报这个菜名,下意识地抬头瞥了他一眼,只见何晋正垂头看着菜单,跟手一样,他那张脸也比一般男生小,干干净净的,看起来比同龄人稚气许多。

——如果“小仙阿晋”是个男生,会不会是这个样子?

……若是这个样子,好像也不讨厌。

最后点的菜有荤有素,还算搭配得好,席间女生们又忍不住开始八卦秦炀,实在是他平时太耀眼,能让人八卦的场合又太少见,所以能抓住机会多了解些就多了解些。

李瑶瑶:“蒋社长,你跟秦炀关系是不是很好啊?”

蒋白涧:“嗯?还行吧。”

郭友菱突然看着他俩道:“诶诶诶,你们知不知道外面有传言说你们是一对?”

“噗……!”蒋白涧一口热汤喷了出来,“什、什么?”

秦炀也停下了夹菜的动作,看向郭友菱,等她下一句解释。

郭友菱轻咳一声:“因为秦炀都不跟女生打交道,平时大家见最多的就是他跟你在一起,所以有女生猜你们是Gay……”

“咳咳咳……”蒋白涧呛得脸都红了,用小毛巾擦着嘴道,“瞎说什么啊……”

“哇靠,你们女生真是太邪恶了!”赵熙柏忍不住咂舌,又用打量的眼神扫视蒋白涧和秦炀,“那他俩……谁攻谁受啊?”

这年代虽然同性恋还没到能被大众彻底接受的地步,但年轻人之间谈及腐文化却是很自然的事了。

“赵熙柏,我看你是被你女朋友彻底带坏了!”蒋白涧愤恨地说了一句,顿了顿道,“我肯定是攻啊!”

众人一通爆笑,这回连何晋都没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郭友菱捂嘴道:“不是诶,大家都说蒋社长是受啊。”

蒋白涧:“……”

赵熙柏“嗷”地一声捂住了眼睛:“完全不能想象社长是受啊,我一直以为何学长那样的才能当受!”

躺枪的何晋不甘道:“为什么是我……”(=_=)

一阵疯笑过后,佟萱出来打圆场了:“好了好啦,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不过秦炀,你看上去对女生的确是太性|冷淡了,所以才会被人这么说。”

李瑶瑶:“对啊,正常男生这个年龄不都是比较色的嘛~”

秦炀夹了块排骨,一本正经地说:“那是你们没见过我色的时候。”

李瑶瑶脱口就问:“那你什么时候会‘色’啊?”

秦炀微抬了抬眼,伸出舌头把排骨卷进嘴里,放慢动作似的,还舔了一下筷头:“当然是对喜欢的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