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朴小菱顾承宣[顾少的傲娇鲜妻]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一抹晨曦 2019-08-19 09:48:02

主角叫朴小菱顾承宣[顾少的傲娇鲜妻]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顾少的傲娇鲜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顾少的傲娇鲜妻 即可阅读全文

《顾少的傲娇鲜妻》小说简介

《顾少的傲娇鲜妻》内容精彩,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生动,情节幽默搞笑,把白小纯胆小、狡诈,但不失善良,为了追求长生执着的本性刻画得活灵活现。主角是朴小菱顾承宣的书名叫《顾少的傲娇鲜妻》,是作者鹿锦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七章有人在跟踪保镖面无表情地复述:“过了托斯卡尼,就代表放弃一切人身权利,无条件听从顾少安排,成为顾少的人。”朴小菱彻底傻了。这特么是什么规矩!?凭什么过了一扇门就要被剥夺权利?哪条法律有这种规定?。主角是朴小菱顾承宣的小说叫做《顾少的傲娇鲜妻》,它的作者是鹿锦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龙城的顾大少一向高冷,而朴小菱对于这个脾气坏透了的男人,只有一个想法:发誓要把你按下……然而事实证明,某个高冷的大少爷也仅仅只是表面而已!某天,被制服的顾少拉着朴小菱的手,好声好气地商量:“我们再生个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温柔的老师

遇见一位圣岳梦音乐学院的老师,肯让她免费旁听,还介绍了很多同学给她认识。

朴小菱混熟了之后就和几个公子哥合伙开了家酒吧,富二代们单纯为了消遣,小菱给他们驻场唱歌。唱了半年,大男生们想到更好玩儿的东西了,就把酒吧转给朴小菱个人。

酒吧的生意在朴小菱的影响下越来越红火,欠款还差一点就能还上,正是奔向光明的时候。突然传出圣岳梦大学城的广场要重新规划,这些简易板搭建的临时房通通违规,必须拆掉。

规划已经过审,而工程承包商就是STLLA集团,顾少。

原想找顾少说情,结果……

朴小菱叹口气,一边擦头发一边胡扯:“练琴。还有场后总结,老师在琴房等着呢!”

话音刚落,锈迹斑斑的防盗门被敲响。朴小菱回头,隔着敞开的内层木门,儒雅清俊的男人出现在视线中。

身形挺拔修长,桃花眼波流转,映着浅蓝色的衬衣,更显得温柔和煦。他的温柔从来都是强大的,即使是在昏暗破旧的楼道里,也没有半分黯淡。

如自带光芒和温度一般,更是轻声吟唱,轻而易举就能改变周围的环境。

但现在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朴小菱石化,见那人双唇微启,忙瞪着眼冲外边摆手。

可惜已经晚了,男人目光含笑,看着朴小菱柔声道:“小菱,给我开门。”

朴小菱瞬间无力,手垂下来,一脸无奈。

卧室传来朴老爹的声音:“是羽老师来了?”

说一次谎都会被当场戳穿,也是够倒霉了。

朴小菱继续冲羽嘉言比划,嘴里却是扯着谎:“啊……恩,对,羽老师来接我了。”

边说着,她跑去打开门,冲羽嘉言比口型:“你干嘛?”

羽嘉言在她头上点了点,低声道:“你啊……!”

状似叹息,是无奈的表情,却充满了包容和宠溺。

朴小菱把食指压在他嘴上,自己比着“嘘”的口型,做贼似的回头看一眼卧室,不放心地跟他嘀咕:“顺着我啦!拜托拜托!”

羽嘉言轻笑,修长的手指在她头上揉了一把,也是对卧室的方向说话:“是我,朴叔叔你好吗?”

说着他就迈了进去。

朴小菱怕他乱说话露馅,匆匆忙忙换了件长袖T恤,连水都没来得及倒也跟了进去。

卧室里起了烟味,朴老爹躺在床上,叼了一支烟,脸上难得见了笑意。羽嘉言笑吟吟地坐在矮沙发上。

羽老师也真是的!

朴小菱嘴上抱怨:“老师你干嘛带烟过来呀!”

羽嘉言等朴老爹深闷一口,才回头说道:“上次听叔叔说馋烟瘾,来了肯定要带一些的。”

爸爸想的东西,竟然情愿告诉一个外人,都不和自己说。朴小菱有些低落:“爸爸,你同我要呀?”

朴老爹吐着烟雾,“呵呵”笑两声,不说话。

朴小菱知道他是心疼钱,更知道自己拿不出来多余的钱给他享受,心情就更低落了。

这世界也真是奇怪,有人可以在长期闲置的酒店房间里置办上百件衣服,也有人连温饱都解决不了。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吗?那就注定了此生没有回转的余地?

朴小菱脸上越发黯然,羽嘉言察觉她的不开心,率先站起身,对朴老爹道:“我们还有个总结会要开,我带小菱走了。”

朴老爹一脸不舍:“这么快就走了?”

羽嘉言把茶几上的烟递到他手里:“下次再来看你——还记得我的号码吗?烟抽完了打给我,我再送些过来。”

朴老爹抽着烟,不肯再说话了。

羽嘉言陪朴小菱下楼,出了狭窄的楼道,才开口问道:“你消失一整天,是不是去找顾少了?”

朴小菱知道瞒不过他,老老实实地承认了。

“逃出来的?”

朴小菱一愣:“你怎么知道?”

羽嘉言上下打量她一番,在她脖间隐约可见痕迹,便了然于心。他向来绅士体贴,不会提让对方难堪的话题,也就不问不说,只是摇着头:“ALVA失火,顾少在集团里大发雷霆,明天就见报了。”

天……居然闹大了……

羽嘉言很少皱眉,这一刻却很严肃:“你拿明俊的VIP卡混进ALVA,以为顾少查不到?”

居然把实名制度给忘记了!这不是把明俊给牵扯进来了吗!?天呐天呐,自己都做了什么!

朴小菱慌慌张张地去掏手机,羽嘉言明白她的想法,先解释起来:“明俊没事,我把他安置好了,倒是你——”

朴小菱松了口气:“我也没事儿。”

羽嘉言失笑,颇有些头疼:“顾少的世界里是没有法则的,又怎么会听一个小姑娘说话?小菱,我知道你心急,但是这个人不是你能应对得了的。”

这是实话,但也是最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朴小菱低着头说道:“那也得试过才行呀……”

羽嘉言拍着朴小菱的头,商量的口吻:“听老师一句,别再去找顾少了。圣岳梦广场重建这件事,交给我。你缺钱的话……”

就是承受了你太多善意,才不想再麻烦你了呀……

“谢谢老师的好意。”朴小菱打断羽嘉言的话,“我缺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能帮我一次,还能帮我一辈子?”

羽嘉言看着朴小菱,目光专注深情:“一辈子也不是不可行,小菱,我——”

“能跟老师您学一辈子的小提琴,简直求之不得呢!”

朴小菱再次打断羽嘉言,露出一个甜甜的笑,乖巧伶俐。

这个鬼机灵的丫头,岔话题倒是很有一套,话都不让人说出口——说到底是自己愧对她啊。

羽嘉言叹口气,宠溺地揉乱朴小菱的头发,又温柔地帮她捋顺:“我们小菱独立坚强。那好吧,撑不下去的时候要告诉我。一定要有个人来帮你的时候,我希望那个人是我。”

朴小菱眼睛中有星光闪烁,但笑不语。

两个人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郁结的情绪就散出来了。朴小菱很感激身边有这样一个人,能陪着自己散心。

《顾少的傲娇鲜妻》 第七章 有人在跟踪 免费试读

第七章有人在跟踪

保镖面无表情地复述:“过了托斯卡尼,就代表放弃一切人身权利,无条件听从顾少安排,成为顾少的人。”

朴小菱彻底傻了。

这特么是什么规矩!?凭什么过了一扇门就要被剥夺权利?哪条法律有这种规定?!?

偏偏羽嘉言突然沉默下来,根本没有来反驳的意思。

也就是说,确实有这样的规矩了?并且是业内约定成俗的事情,没有破例的可能性?

难怪当时余明俊提过“一定要抓住顾少用餐的时间,过后就不好办了”,原来是这个意思。

连羽老师都默认这条规定,朴小菱一下就慌了:“我,我不知道这个。我就是想谈事情,那个广场和酒吧,我完全不知道有这种说法!我真的不知道!”

羽嘉言定定地看着顾承宣:“不知情总该留点情面。顾少,回头我送你几个女人,你放了她。”

顾承宣却是钳制着朴小菱迈开脚步:“这是我的私事。”

羽嘉言错步挡在他面前:“她是我的学生。”

顾承宣扫视他一眼,目光充满怀疑和打量。强者之间的碰撞向来是无声却惨烈的,只是眼神交汇,就已经战了几个回合。

顾承宣继续走:“我只知道羽笙文化的当家,不知道什么老师。”

朴小菱听了更是一头雾水,反问:“什么当家?”

顾承宣露出一个讥讽的笑:“还是隐姓埋名。羽三少接管羽笙国际文化三年,让羽三少屈尊降贵围着转的,这还是第一个吧?我倒是对这个丫头更好奇了。”

能跟顾少对话,必定要以同等的身份。换做是一届小小的教师,顾少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羽嘉言沉了脸,商场之上挥手指点的霸气全开:“她是羽笙文化重点培养的歌手,STLLA集团是想硬抢?”

“我再提醒羽三少一次,‘抢’这个词,用错了——她已经放弃自己的社交,现在,她只是我顾承宣的人,与你羽笙文化无关。”

羽嘉言终于沉不住气,径自向前要动手。

保镖斜**来,横臂硬生生扛下羽嘉言的攻击,另一侧也站过来一个人,成掎角将他困在原地。

对于羽笙文化的当家,顾少尚且留了三份薄面,并没有强势压迫,保镖自然不会动手还击。只是卡着他,确保顾少不会被他阻拦。

朴小菱姿态别扭地在顾少怀里挣扎,却挣不脱,急得泪都掉下来了。

以羽嘉言的身手,区区几个保镖又岂能拦得住他?但朴小菱还在顾少手上,他并不敢太过强硬。

对上朴小菱泪眼婆娑的回眸,羽嘉言压着怒意宽慰她:“小菱,别怕,先跟他走。我会去带你回来的。”

顾承宣走到羽嘉言身边,却停下来,斜睨着他冷淡开口:“她的来历,我会查清楚——另外,羽三少只身一人出门,要注、意、安、全。”

门外有车等着,顾承宣把朴小菱拖出来之后直接塞进车厢里,动作干脆利落。

朴小菱蹿到另一边,妄图打开车门——失败。于是她缩在角落里,盯着面色阴寒的顾承宣,以及他被血染湿的衬衣……

救命要被报复了,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挨刀子,这个人阴沉着脸好可怕!我只是正当防卫啊!不要动我,千万不要动我!

朴小菱把能拜的神佛全碎碎念了一遍,不知道是哪一位起了作用,顾承宣只是开口道:“吵死了!闭嘴!”

只是闭嘴就可以了?

朴小菱立马捂住嘴,偷偷瞥过去一眼。

失血之后脸色不善,但更糟糕的是情绪。保镖小心地托着他的手臂,另一位剪开衬衣袖口,动作麻利却谨慎地替他包裹伤口。

他自己闭上眼靠在真皮座椅上休息,好像……无视了朴小菱的存在。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保持下去,在羽老师来救我之前,都不要想起来我!

朴小菱正在用最虔诚的内心祈祷,顾承宣突然睁开眼,转身逼近朴小菱,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伤口还没包扎完,绷带垂下来一段,末端扫在朴小菱手背上,很痒。保镖在他动作的瞬间立刻收手,眼观鼻鼻观心,将各自的存在感压至虚无。

顾承宣的目光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探究,朴小菱怀疑下一刻他就会动手把自己给拆了,好仔细研究一下内部构造。

但天地作证,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就算拆开看也和别的人一模一样!

朴小菱被圈在角落,禁不住咽了口唾沫,问道:“干,干嘛?”

顾承宣简洁明了:“名字。”

顾承宣并没有等回答,继续道:“难怪查不到你。”

他到底在自言自语地说什么啊……难道说,传说中的顾少其实是个精神病疑似患者?人格分裂?

朴小菱学那些保镖,假装自己不存在。只要撑到羽老师来可以了!

顾承宣可不会放过她,重复道:“你的名字。”

朴小菱避不过,硬着头皮道:“堂堂STLLA集团总裁,这种问题还用亲自来问?”

顾承宣眉头微皱,却没有被她激怒:“绕过羽嘉言,查清楚——包括她的亲友。”

保镖:“是!”

朴小菱这下子慌了:“喂!我跟你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别人!”

顾承宣打量着她:“害怕?”

“谁,谁害怕?我是说做人要光明磊落,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太可耻了!”

“强词夺理。”

保镖身上的手机“滴”响了短促的一声,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保镖低声道:“顾少,我们被人跟了。”

顾承宣再看朴小菱一眼,暂时放过她,坐回原位:“钓出来。”

“是!”

车厢内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朴小菱却期待起来。

是谁跟来了?羽老师吗?来救自己了吗?千万不要被**给钓出来啊!

车子行到立交桥下,司机突然打方向盘,一百八十度折了上去。朴小菱没防备,被甩到一边,摔在车厢的地板上。

钓出来是要甩着钓吗!不能提前吱一声啊!

朴小菱爬起来,跪坐着上半身趴在座椅上,正巧挨着顾承宣的大腿。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