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若得一世不留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顾留白齐豫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十八岁的梦 2019-08-23 22:41:19

[若得一世不留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顾留白齐豫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若得一世不留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若得一世不留白 即可阅读全文

《若得一世不留白》小说简介

《若得一世不留白》这本书看起来很精彩!里面的情节很丰富多彩。主角是顾留白齐豫的小说叫做《若得一世不留白》,它的作者是话斋创作的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留韵看着离自己不远的肩膀,目光渐渐失去焦点,低下头摸了摸眼睛,再抬起头又是笑着的蔷薇。一直到傍晚,顾留韵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丝毫没有要走的的意思。“明天我还想来,但是不能来了。”顾留韵伸了伸懒腰,整个。主人公叫顾留白齐豫的小说是《若得一世不留白》,它的作者是话斋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残月是枯死的美人。相遇于不经意之间,偶然开启了那个书中的巧字,指尖摸索过的画笔被搁置在梦中黑暗的尽头。“你我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有的大概只是不合适罢了。”“你不知道你是谁,那好,我告诉你,你是顾留白

精彩章节试读:

顾留韵看着离自己不远的肩膀,目光渐渐失去焦点,低下头摸了摸眼睛,再抬起头又是笑着的蔷薇。

一直到傍晚,顾留韵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丝毫没有要走的的意思。

“明天我还想来,但是不能来了。”

顾留韵伸了伸懒腰,整个人似乎都散漫了起来。眉眼弯弯的映着天边的晚霞。

“为什么?”

顾留韵歪了下头,声音带了些不明的情绪“因为辅导班开始了。”

顾留白沉默,婶婶从小就对顾留韵很严格,从自己记事开始,似乎顾留韵就是每日奔波在不同的课外班,但是也造就了今日精通乐理,绘画的天才少女,顾留韵。

“这次是国外顶尖的钢琴教授哦。”顾留韵看上去似乎很开心,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只是眼里映着即将消散的晚霞,

“你喜欢钢琴吗?”

“还可以,小时候喜欢过只是弹得一般。”

“可是,我讨厌啊。”顾留韵忽然落下嘴角,转过头看着顾留白,眼中氤氲的情绪是顾留白看不懂的,似乎是责怪,甚至更深一点的,怨恨。

“婶婶她……”

“别说,我知道你肯定要说,她是为了我好。”

顾留韵嗤笑,淡淡的讥讽慢慢在眉眼中晕开,随即站起来。顾留白觉得他们真的很像。

“我该走了。”再看已是眉眼弯弯,如同夕阳下的蔷薇,隐去了所有的刺,只是带着一身的骄傲。

回到宿舍,顾留白脑海中始终反复着顾留韵那时的目光,总觉得那目光背后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但是又必须知道的事。

突然一阵急切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听完之后顾留白立马起身,拿好自己的外套,就出了门。

赵宇出车祸了!

这个消息像是一个旱雷砸在顾留白的脑袋上,绕是顾留白也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程文远和齐豫现在已经在医院了。

市中心医院,里学校大概二十分钟,顾留白到的时候,赵宇正在急救室。

看着急救的灯亮着,竟有几分微微的刺眼。

“怎么了。”

齐豫衣服上还带着斑驳的血迹,正坐在门外,程文远去办理手续。

“是有司机超速,然后。”

“嗯,一起等结果吧。”

齐豫点点头,谈话简短而清冷。语气中没有焦虑,没有着急,只是却压抑,就像人心口上的石头,不吵不闹,只是闷闷的压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刺眼的白色似乎带着些许灰色,就像脏了一样。

夕阳已经是看不到了的,只余浓郁的黑色,就像海上风暴将来的云,酝酿着狂风暴雨。

门开了,所有人立即围了上去,。

“血库里的B型血不够了,你们谁是B型血。”

从门里出来的人,带着同样刺眼的白色口罩,看不清楚长得什么样子,里面传出的滴滴声扰的人心烦。

“我是。”

顾留白紧接着说道。

“走吧。”

红色的血液从青色的血管里抽出来,蜿蜒着流进了那个血袋,那是一个人的性命,真奇妙。

很多年后,赵宇一次又一次的从军区赶到医院同陈静一起守着顾留白的时候,陈静问,难道只因为是同宿舍的情谊?

赵宇只是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大恩已经不言谢,更何况顾留白对他是救命之恩。

赵宇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就仿佛没有了生气,脸色死白死白的。

“手术很成功,只要今晚没事就没事了。”

此时所有安慰的话都是苍白的,只是却总是要说的,人总是觉得从旁人听来的祈愿总会变成真的,大概这就是安慰吧,即是那么无力,但又那么必须。

顾留白倚在一边的墙上,本来就有些淡的唇色,此时更是显得苍白。

“没事吧。”

顾留白摇摇头,眼神总有些迷离,自己本来就不算太健康刚刚抽完血此时还有点微微的晕,本来医生是不给自己抽血的,但是里面躺的是一条人命。刚这样想着,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歪倒在齐豫身上,幸亏齐豫眼疾手快扶住了顾留白不至于让他栽倒在地上。

“还逞强,走吧去休息室吧。”齐豫也不由的顾留白多说,嗯程文远打了声招呼就拖着顾留白去了休息室。

“我……真没事。”虽然话是这么说,从但是几乎已经血色尽褪的嘴唇了说出来总带着那么几分不可信。

“歇着吧,我们就算都围着赵宇也没什么用,你的身体不好。

这算是关心吗?顾留白不知道只是突然觉得有一个人可以记挂着自己,心里似乎有点什么微微的扫过,痒痒的。

睡了不知道多久,就听得一阵电话铃声,齐豫接起来,应该是他的女朋友,齐豫出了门轻轻地把门带上。顾留白睁开眼睛,齐豫似乎很喜欢这次的女朋友,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顾留白垂下眼眸,那纤长的眼睫将眼睛遮住,任谁也看不到那一抹淡淡的琉璃灰。

他不觉得齐豫喜欢他女朋友有什么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介意者,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一种什么样的立场在介意。顾留白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要是心事可是控制就好了,那自己就什么都不想了。

似乎没说多久,齐豫就回来了,看见顾留白坐在那里,低着头似乎要把自己的手看出花来。突然很想开玩笑,但是想起赵宇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又觉得这个玩笑是无论如何也开不出来的。

“不再多睡会儿?”齐豫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眼底带了些淤青,应该也是一晚没睡。

“你没睡?”

齐豫只是笑,没有回答。刚刚顾留白睡的不安稳,自己就一直守着。其实齐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顾留白那么上心,就觉得想顾留白这样的人可能再找不出第二个了,所以对这顾留白总有几分对着稀世孤品的感觉。

怎么说呢大概是磕了碰了就觉得心疼吧。

之后一夜无话,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生与死的边界,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妄。窗外淡淡的光,院子里的花开的很盛,盛让人有些心慌,总觉得像是一场花事的送别。

幸而,赵宇没有再出状况,下午就移到了普通病房。

“都饿了一天了,我出去买点吃的。”

程文远算是比较细心地,带着齐豫一起出去买吃的。

“走吧,让留白休息一下吧。”

“嗯。”

齐豫看着倚在病房椅子上的顾留白,闭着眼睛似乎又睡着了。昨晚就没睡多久,今天又守了半天,想来也该撑不住了。其实自己也是两天一夜没睡,但是总觉得顾留白很累。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赵宇父母才赶过来,一晚没睡的眼睛满布血丝,尤其是赵母一见赵宇就开始掉眼泪。

“你们是小宇的朋友吧,谢谢你们。”赵宇的父亲是个商人,带着有几分着急的发际线,齐豫那么一瞬间坏心眼的脑补了赵宇以后秃了的样子,险些没忍住笑出来。

“没事,叔叔。”顾留白见齐豫一脸怪模怪样知道这小子又不知道想什么去了,于是道。

赵宇这一伤就直接修学三个月,期间顾留白三个人几次去看,赵宇在医院是舒舒服服的,又不用做作业还不用考试,倒真是让人羡慕啊。

转眼就到了流火的七月,高考已过,正是让人热的受不了的时候。

赵宇要参军了,赵宇的父亲很是不放心赵宇再在外面瞎转悠,直接就把赵宇丢给他的姑父,送军队里,安全!累点可是不会出事。

饯别宴上,四个人对坐着,一年的时间就那么匆匆过去,快的还能记得军训时候程文远的哀嚎,还能记得赵宇日常损人的每一个细节。

“我一定会回来的。”

那天顾留白也破例,人生中第一次沾酒,以后想起来,只有一个感想,味道真奇怪。

还好顾留白虽然不喝酒却也不是一杯倒,不然就尴尬了。

人生总是聚散离合,纵使有再多不舍有些离别却也是无可避免。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对于离去的人,只要祝福就好。

“齐豫,你别看我赵宇大大咧咧的其实有些事我看的清楚,你问问自己你是真的喜欢你这跟流水一样换的女朋友吗。”

半夜,齐豫躺在床上,白天吃饭时候齐豫和自己说的话一直回荡在耳边,自己是不是喜欢自己的女朋友想久了竟然有些烦躁,总觉得有些早已明了却难以接受的事情在破土而出,索性就不去想了,翻过身认真睡觉!

《若得一世不留白》 第六章 微笑的蔷薇 免费试读

顾留韵看着离自己不远的肩膀,目光渐渐失去焦点,低下头摸了摸眼睛,再抬起头又是笑着的蔷薇。

一直到傍晚,顾留韵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丝毫没有要走的的意思。

“明天我还想来,但是不能来了。”

顾留韵伸了伸懒腰,整个人似乎都散漫了起来。眉眼弯弯的映着天边的晚霞。

“为什么?”

顾留韵歪了下头,声音带了些不明的情绪“因为辅导班开始了。”

顾留白沉默,婶婶从小就对顾留韵很严格,从自己记事开始,似乎顾留韵就是每日奔波在不同的课外班,但是也造就了今日精通乐理,绘画的天才少女,顾留韵。

“这次是国外顶尖的钢琴教授哦。”顾留韵看上去似乎很开心,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只是眼里映着即将消散的晚霞,

“你喜欢钢琴吗?”

“还可以,小时候喜欢过只是弹得一般。”

“可是,我讨厌啊。”顾留韵忽然落下嘴角,转过头看着顾留白,眼中氤氲的情绪是顾留白看不懂的,似乎是责怪,甚至更深一点的,怨恨。

“婶婶她……”

“别说,我知道你肯定要说,她是为了我好。”

顾留韵嗤笑,淡淡的讥讽慢慢在眉眼中晕开,随即站起来。顾留白觉得他们真的很像。

“我该走了。”再看已是眉眼弯弯,如同夕阳下的蔷薇,隐去了所有的刺,只是带着一身的骄傲。

回到宿舍,顾留白脑海中始终反复着顾留韵那时的目光,总觉得那目光背后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但是又必须知道的事。

突然一阵急切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听完之后顾留白立马起身,拿好自己的外套,就出了门。

赵宇出车祸了!

这个消息像是一个旱雷砸在顾留白的脑袋上,绕是顾留白也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程文远和齐豫现在已经在医院了。

市中心医院,里学校大概二十分钟,顾留白到的时候,赵宇正在急救室。

看着急救的灯亮着,竟有几分微微的刺眼。

“怎么了。”

齐豫衣服上还带着斑驳的血迹,正坐在门外,程文远去办理手续。

“是有司机超速,然后。”

“嗯,一起等结果吧。”

齐豫点点头,谈话简短而清冷。语气中没有焦虑,没有着急,只是却压抑,就像人心口上的石头,不吵不闹,只是闷闷的压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刺眼的白色似乎带着些许灰色,就像脏了一样。

夕阳已经是看不到了的,只余浓郁的黑色,就像海上风暴将来的云,酝酿着狂风暴雨。

门开了,所有人立即围了上去,。

“血库里的B型血不够了,你们谁是B型血。”

从门里出来的人,带着同样刺眼的白色口罩,看不清楚长得什么样子,里面传出的滴滴声扰的人心烦。

“我是。”

顾留白紧接着说道。

“走吧。”

红色的血液从青色的血管里抽出来,蜿蜒着流进了那个血袋,那是一个人的性命,真奇妙。

很多年后,赵宇一次又一次的从军区赶到医院同陈静一起守着顾留白的时候,陈静问,难道只因为是同宿舍的情谊?

赵宇只是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大恩已经不言谢,更何况顾留白对他是救命之恩。

赵宇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就仿佛没有了生气,脸色死白死白的。

“手术很成功,只要今晚没事就没事了。”

此时所有安慰的话都是苍白的,只是却总是要说的,人总是觉得从旁人听来的祈愿总会变成真的,大概这就是安慰吧,即是那么无力,但又那么必须。

顾留白倚在一边的墙上,本来就有些淡的唇色,此时更是显得苍白。

“没事吧。”

顾留白摇摇头,眼神总有些迷离,自己本来就不算太健康刚刚抽完血此时还有点微微的晕,本来医生是不给自己抽血的,但是里面躺的是一条人命。刚这样想着,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歪倒在齐豫身上,幸亏齐豫眼疾手快扶住了顾留白不至于让他栽倒在地上。

“还逞强,走吧去休息室吧。”齐豫也不由的顾留白多说,嗯程文远打了声招呼就拖着顾留白去了休息室。

“我……真没事。”虽然话是这么说,从但是几乎已经血色尽褪的嘴唇了说出来总带着那么几分不可信。

“歇着吧,我们就算都围着赵宇也没什么用,你的身体不好。

这算是关心吗?顾留白不知道只是突然觉得有一个人可以记挂着自己,心里似乎有点什么微微的扫过,痒痒的。

睡了不知道多久,就听得一阵电话铃声,齐豫接起来,应该是他的女朋友,齐豫出了门轻轻地把门带上。顾留白睁开眼睛,齐豫似乎很喜欢这次的女朋友,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顾留白垂下眼眸,那纤长的眼睫将眼睛遮住,任谁也看不到那一抹淡淡的琉璃灰。

他不觉得齐豫喜欢他女朋友有什么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介意者,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一种什么样的立场在介意。顾留白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要是心事可是控制就好了,那自己就什么都不想了。

似乎没说多久,齐豫就回来了,看见顾留白坐在那里,低着头似乎要把自己的手看出花来。突然很想开玩笑,但是想起赵宇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又觉得这个玩笑是无论如何也开不出来的。

“不再多睡会儿?”齐豫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眼底带了些淤青,应该也是一晚没睡。

“你没睡?”

齐豫只是笑,没有回答。刚刚顾留白睡的不安稳,自己就一直守着。其实齐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顾留白那么上心,就觉得想顾留白这样的人可能再找不出第二个了,所以对这顾留白总有几分对着稀世孤品的感觉。

怎么说呢大概是磕了碰了就觉得心疼吧。

之后一夜无话,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生与死的边界,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妄。窗外淡淡的光,院子里的花开的很盛,盛让人有些心慌,总觉得像是一场花事的送别。

幸而,赵宇没有再出状况,下午就移到了普通病房。

“都饿了一天了,我出去买点吃的。”

程文远算是比较细心地,带着齐豫一起出去买吃的。

“走吧,让留白休息一下吧。”

“嗯。”

齐豫看着倚在病房椅子上的顾留白,闭着眼睛似乎又睡着了。昨晚就没睡多久,今天又守了半天,想来也该撑不住了。其实自己也是两天一夜没睡,但是总觉得顾留白很累。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赵宇父母才赶过来,一晚没睡的眼睛满布血丝,尤其是赵母一见赵宇就开始掉眼泪。

“你们是小宇的朋友吧,谢谢你们。”赵宇的父亲是个商人,带着有几分着急的发际线,齐豫那么一瞬间坏心眼的脑补了赵宇以后秃了的样子,险些没忍住笑出来。

“没事,叔叔。”顾留白见齐豫一脸怪模怪样知道这小子又不知道想什么去了,于是道。

赵宇这一伤就直接修学三个月,期间顾留白三个人几次去看,赵宇在医院是舒舒服服的,又不用做作业还不用考试,倒真是让人羡慕啊。

转眼就到了流火的七月,高考已过,正是让人热的受不了的时候。

赵宇要参军了,赵宇的父亲很是不放心赵宇再在外面瞎转悠,直接就把赵宇丢给他的姑父,送军队里,安全!累点可是不会出事。

饯别宴上,四个人对坐着,一年的时间就那么匆匆过去,快的还能记得军训时候程文远的哀嚎,还能记得赵宇日常损人的每一个细节。

“我一定会回来的。”

那天顾留白也破例,人生中第一次沾酒,以后想起来,只有一个感想,味道真奇怪。

还好顾留白虽然不喝酒却也不是一杯倒,不然就尴尬了。

人生总是聚散离合,纵使有再多不舍有些离别却也是无可避免。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对于离去的人,只要祝福就好。

“齐豫,你别看我赵宇大大咧咧的其实有些事我看的清楚,你问问自己你是真的喜欢你这跟流水一样换的女朋友吗。”

半夜,齐豫躺在床上,白天吃饭时候齐豫和自己说的话一直回荡在耳边,自己是不是喜欢自己的女朋友想久了竟然有些烦躁,总觉得有些早已明了却难以接受的事情在破土而出,索性就不去想了,翻过身认真睡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