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免费试读 主角叫胡小离狼三太子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8-23 23:26:25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免费试读 主角叫胡小离狼三太子的小说免费试读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即可阅读全文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小说简介

文笔真的不错,每篇文章都能紧扣人心,对人物的描写也很细腻,很值得大家去看。《狼胎入梦:养夫为患》是鬼眼姐姐最新写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胡小离狼三太子,书中主要讲述了:听那些人说我特意跑到董琳跳楼的地方去看,但是地上干干净净,早就被人清理过了。我正发呆,刚好卢珍珍看见我跑了过来。一见面卢珍珍哭了起来:“胡小离你怎么才回来?”抱住我卢珍珍哭了起来。我也有些难过,但我没。主角叫胡小离狼三太子的书名叫《狼胎入梦:养夫为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鬼眼姐姐创作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六年前,我误入山洞,被银狼破了身,本以为事情过去,不想六年后我竟莫名怀孕。我本想打掉孩子,狼要杀我全家,要我家破人亡,为了活命,我答应为他出马,只是……狼竟也有七情六欲,不但要生孩子,还要一起睡觉。

精彩章节试读:

听那些人说我特意跑到董琳跳楼的地方去看,但是地上干干净净,早就被人清理过了。

我正发呆,刚好卢珍珍看见我跑了过来。

一见面卢珍珍哭了起来:“胡小离你怎么才回来?”

抱住我卢珍珍哭了起来。

我也有些难过,但我没哭。

推开了卢珍珍我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和我说起事情经过。

我走的那天董琳就有点不对,晚上起来在寝室里面走来走去的,卢珍珍起来问她话,她也不回答,就像是梦游,嘴里不停的念叨什么。

后来早上问董琳,董琳却说什么都不知道。

“我以为她是梦游,也没在意,没想到过了几天就从楼上跳下来摔死了。”

卢珍珍一边说一边哭。

我就有些奇怪:不会是中邪了。

卢珍珍说的一点不像是梦游,像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

放在过去,我是不相信这些的。

即便是我奶奶给人看癔症,我也总觉得我奶奶是混吃混喝,骗人的。

但是如今梦里都能怀孕,狼都能结胎,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你现在一个人在寝室了呢?”

我们寝室原本四个人,去年有个转学的,到现在都是我们三个,现在剩下两个了。

“我已经出去和我男朋友住了。”

卢珍珍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我有些害怕,所以……”

“你有男朋友了?”这可是个爆炸性的消息。

卢珍珍点头:“嗯,有了。”

“你真快!”

说完我朝着寝室那边走,卢珍珍拉住我:“胡小离,你听我的别过去了,东西我都帮你收拾出来了,我觉得寝室闹鬼。”

“……”

“真的,就在董琳死的那个晚上,我梦见头上站着一个什么东西,黑色的,长发,好像没有脚飘着的,把我吓得一夜没睡。”

卢珍珍说话的时候脸都白了,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我也就更确定了董琳的死不那么简单了。

“胡小离,我现在仔细想想,董琳死之前晚上起来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的就不正常,董琳死了我还梦见不干净的东西,一定是闹鬼!我劝你还是别回去了。”

被卢珍珍说的我有点犹豫,要这么说我还真不敢回去,我本来也不是胆大的人。

于是跟着卢珍珍去了她和男朋友住的地方。

其实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人家住在一起,又是情侣,我跟着过去总是不好。

不过卢珍珍说她和男朋友只是住在一起,合租的房子,没有真正的睡在一起。

我本来以为卢珍珍只是那么说,但是到了那边还真的是,她和男朋友一人一间房间,只是租住在一起。

“胡小离,其实你也可以和我住在这里,不然我一个人真的害怕。”

卢珍珍胆子也很小,本来都不敢走夜路的,董琳的事情发生之后她肯定跟害怕了。

不过她和男朋友住在一起,要我和他们住,我可不来。

收拾了一下已经下午了,外面竟然开始下雨,本来我要回去学校,卢珍珍和我说阴森森别走了,等晚上雨停了再走,吃了饭见见她男朋友。

我这才没走,索性在卢珍珍的家里睡了一觉。

舟车劳顿我也确实累了。

哪里知道,睡着了那只银狼又来了。

我迷迷糊糊的看见他吓了一跳,他就在山洞里面趴着,我后退了两步,结果他扑上来我就倒了。银狼顺势趴在我身上,挨得近,它舔弄着我的脖子,接着又舔弄我的脸,想起之前不明不白的事情,弄得我竟有些不好意思。

趴了一会银狼的头抬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微微起身朝着某个方向看去。

之后看了我一眼,起身站了起来。

我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小心那个男人!”

是银狼的声音,声音充满磁性,似有着摄人的魅力和威力,之前我在老太太胡大仙哪里听过,白雾中威胁我的就是这个声音。

忽然得我就醒了,睁开眼就听见有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亲爱的,我回来了。”

我起来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长相还算不错,身高一米八左右,穿了一套藏蓝色的修身套装,里面是一件白衬衫,看上去是什么地方上班的人。

也不知道卢珍珍去了什么地方,我睡着了她竟然出去了。

男人浓眉大眼,嘴唇很薄,而且长了一张白净的刀条脸,长得还算可以吧,但总觉得有些怪,但又说不上哪里怪。

看到我,男人左右看了看,而后笑的很温和:“你好?”

“哦……我是卢珍珍的室友,我是来取行李的,一会我就走了,你给珍珍打电话吧。”

“我叫辛瑞,你叫我辛瑞吧,不着急,你们寝室发生那种事,你刚回来,住的地方肯定也不好找,可以和珍珍住在一起,她晚上害怕也睡不着觉。”

“我叫胡小离。”

我有些尴尬,从床上下来穿上鞋站着。

辛瑞还很客气:“听珍珍总提起你,你随便坐,珍珍可能去买菜了,我们都是做饭吃,外面的东西太贵了,我现在工作才几千块,珍珍是学生,我们想买房子,还要拮据点。”

辛瑞一直忙碌,下班开始换衣服,他在对面屋里面说话,我只能听着。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他进来开始,我总觉得他身上有股奇怪的气息,好像什么很冷的东西围着他。

就在他出来和我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地上,晕湿了一片,地上都是水。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见鬼了?

他换了衣服,衣服也没湿,地上怎么会有水?

就在这时,门口有人开门,我和辛瑞看向门口,卢珍珍从门口进来了,可地上竟然有朝着她那边走去的水,一个一个的水脚印,一直到卢珍珍的面前。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第四章 水脚印 免费试读

听那些人说我特意跑到董琳跳楼的地方去看,但是地上干干净净,早就被人清理过了。

我正发呆,刚好卢珍珍看见我跑了过来。

一见面卢珍珍哭了起来:“胡小离你怎么才回来?”

抱住我卢珍珍哭了起来。

我也有些难过,但我没哭。

推开了卢珍珍我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和我说起事情经过。

我走的那天董琳就有点不对,晚上起来在寝室里面走来走去的,卢珍珍起来问她话,她也不回答,就像是梦游,嘴里不停的念叨什么。

后来早上问董琳,董琳却说什么都不知道。

“我以为她是梦游,也没在意,没想到过了几天就从楼上跳下来摔死了。”

卢珍珍一边说一边哭。

我就有些奇怪:不会是中邪了。

卢珍珍说的一点不像是梦游,像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

放在过去,我是不相信这些的。

即便是我奶奶给人看癔症,我也总觉得我奶奶是混吃混喝,骗人的。

但是如今梦里都能怀孕,狼都能结胎,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你现在一个人在寝室了呢?”

我们寝室原本四个人,去年有个转学的,到现在都是我们三个,现在剩下两个了。

“我已经出去和我男朋友住了。”

卢珍珍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我有些害怕,所以……”

“你有男朋友了?”这可是个爆炸性的消息。

卢珍珍点头:“嗯,有了。”

“你真快!”

说完我朝着寝室那边走,卢珍珍拉住我:“胡小离,你听我的别过去了,东西我都帮你收拾出来了,我觉得寝室闹鬼。”

“……”

“真的,就在董琳死的那个晚上,我梦见头上站着一个什么东西,黑色的,长发,好像没有脚飘着的,把我吓得一夜没睡。”

卢珍珍说话的时候脸都白了,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我也就更确定了董琳的死不那么简单了。

“胡小离,我现在仔细想想,董琳死之前晚上起来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的就不正常,董琳死了我还梦见不干净的东西,一定是闹鬼!我劝你还是别回去了。”

被卢珍珍说的我有点犹豫,要这么说我还真不敢回去,我本来也不是胆大的人。

于是跟着卢珍珍去了她和男朋友住的地方。

其实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人家住在一起,又是情侣,我跟着过去总是不好。

不过卢珍珍说她和男朋友只是住在一起,合租的房子,没有真正的睡在一起。

我本来以为卢珍珍只是那么说,但是到了那边还真的是,她和男朋友一人一间房间,只是租住在一起。

“胡小离,其实你也可以和我住在这里,不然我一个人真的害怕。”

卢珍珍胆子也很小,本来都不敢走夜路的,董琳的事情发生之后她肯定跟害怕了。

不过她和男朋友住在一起,要我和他们住,我可不来。

收拾了一下已经下午了,外面竟然开始下雨,本来我要回去学校,卢珍珍和我说阴森森别走了,等晚上雨停了再走,吃了饭见见她男朋友。

我这才没走,索性在卢珍珍的家里睡了一觉。

舟车劳顿我也确实累了。

哪里知道,睡着了那只银狼又来了。

我迷迷糊糊的看见他吓了一跳,他就在山洞里面趴着,我后退了两步,结果他扑上来我就倒了。银狼顺势趴在我身上,挨得近,它舔弄着我的脖子,接着又舔弄我的脸,想起之前不明不白的事情,弄得我竟有些不好意思。

趴了一会银狼的头抬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微微起身朝着某个方向看去。

之后看了我一眼,起身站了起来。

我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小心那个男人!”

是银狼的声音,声音充满磁性,似有着摄人的魅力和威力,之前我在老太太胡大仙哪里听过,白雾中威胁我的就是这个声音。

忽然得我就醒了,睁开眼就听见有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亲爱的,我回来了。”

我起来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长相还算不错,身高一米八左右,穿了一套藏蓝色的修身套装,里面是一件白衬衫,看上去是什么地方上班的人。

也不知道卢珍珍去了什么地方,我睡着了她竟然出去了。

男人浓眉大眼,嘴唇很薄,而且长了一张白净的刀条脸,长得还算可以吧,但总觉得有些怪,但又说不上哪里怪。

看到我,男人左右看了看,而后笑的很温和:“你好?”

“哦……我是卢珍珍的室友,我是来取行李的,一会我就走了,你给珍珍打电话吧。”

“我叫辛瑞,你叫我辛瑞吧,不着急,你们寝室发生那种事,你刚回来,住的地方肯定也不好找,可以和珍珍住在一起,她晚上害怕也睡不着觉。”

“我叫胡小离。”

我有些尴尬,从床上下来穿上鞋站着。

辛瑞还很客气:“听珍珍总提起你,你随便坐,珍珍可能去买菜了,我们都是做饭吃,外面的东西太贵了,我现在工作才几千块,珍珍是学生,我们想买房子,还要拮据点。”

辛瑞一直忙碌,下班开始换衣服,他在对面屋里面说话,我只能听着。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他进来开始,我总觉得他身上有股奇怪的气息,好像什么很冷的东西围着他。

就在他出来和我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地上,晕湿了一片,地上都是水。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见鬼了?

他换了衣服,衣服也没湿,地上怎么会有水?

就在这时,门口有人开门,我和辛瑞看向门口,卢珍珍从门口进来了,可地上竟然有朝着她那边走去的水,一个一个的水脚印,一直到卢珍珍的面前。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