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宁可儿陆御北的小说[纯情宝贝,你好甜!]免费试读

编辑:南风入弦 2019-08-23 23:33:14

主角叫宁可儿陆御北的小说[纯情宝贝,你好甜!]免费试读

《纯情宝贝,你好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纯情宝贝,你好甜! 即可阅读全文

《纯情宝贝,你好甜!》小说简介

《纯情宝贝,你好甜!》这本书整体来说非常不错的,尤其是闯十八层地狱构思比较标准,反正很好看。主人公叫宁可儿陆御北的小说叫《纯情宝贝,你好甜!》,本小说的作者是轻晚也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关小山逼近一步,道:“宁可儿,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是你说的,你妈妈生病住院了,需要五十万住院费,让我借给你的,你难道想要抵赖吗?我们可以去查查银行流水!”宁可儿脾气再好,此刻也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主角是宁可儿陆御北的小说叫做《纯情宝贝,你好甜!》,它的作者是轻晚也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要妄图从我这里得到爱情。”结婚当日,他语气薄凉、目光玩味。然而转眼他就对她动手又动口,直接让她过上了“有事床上说,没事床上别啰嗦”的生活!“陆御北,你到底想怎样?”宁可儿第N+1次被丢到床上后,终

精彩章节试读:

宁可儿也反应过来了,她惊惧之下从小屋子里跑出来投进他的怀抱属于情不自禁,那么,他对自己温柔似水,又是因为什么?

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就被陆御北打横抱起,直接往外面走去。

直到上了车,她都没有回过神来,陆御北是怎么回事。

陆御北并没有和她同乘一辆车子,她和保镖们在后边的车上,陆御北乘坐的车子在前边。

叶川拿来湿纸巾,宁可儿将脸上的血迹擦干净。

虽然额头不再流血了,但还是疼得厉害。

她一次又一次想着刚刚在宁家时,陆御北对待自己的态度,和早上醒来在酒店时,明显完全不一样,这到底是为什么?

车子忽然停下来,打断了宁可儿的思绪,她往车窗外看时,发现他们居然到了机场旁边的停车场。

陆御北从前面的车上下来,宁可儿这边的保镖全部下去,车上顿时只剩下宁可儿,她心里十分忐忑不安,就见陆御北上了车。

原本还算宽敞的车厢,在他进来之后变得逼仄而压抑。

宁可儿一颗心砰砰砰狂跳,她真的算不准陆御北要做什么。

“刚刚在宁家,你吓坏了吧?”

他低沉却优雅的声音乍然响起,宁可儿点了点头,从那会儿到现在,她始终处于紧张且疑惑状态。

“所以,你知道我刚才救了你?”他又问。

是的,他救了她,将她从那个阴暗潮湿的地方救出来,她现在还感动得想要掉眼泪。

“是,还是不是?”见她不语,陆御北追问。

“是!”

“既然如此,你是不是要报答我?”

宁可儿定定地看着他,他到底要干什么?

陆御北似乎是等得不耐烦了,他烦躁地扯扯领带,低沉地“嗯?”了一声。

“陆先生,要、要我怎么报答?”

她的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整个人彻底紧绷起来,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甚至比在小黑屋里的时候还要恐惧。

陆御北唇角勾出一抹冷笑,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抽出一张支票,“这里是一百万,我要你出国。”

“出国?”宁可儿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出国?”

“出国,从此以后不要再回来,就是对我的报答。”

宁可儿越听越觉得荒唐,陆御北给她一百万,要她出国并且永远不回来?

“一百万你觉得不够,那就两百万。”

“不,不是的,陆先生,我想你误会我了,我不是说钱不够,而是我觉得你让我出国,很奇怪。你要是讨厌我,OK,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但是你不必用钱来羞辱我。”宁可儿急忙道。

她一着急,就忘却紧张了。

她想,他让自己出国且永不回来,就是因为厌恶自己到不想再见自己一面吧?

可是,真的夸张到要她去别的国度吗?

原来,他刚刚之所以对自己表现出柔情的一面,就是要自己心甘情愿地出国!

刚才看到他出现在宁家时,她有多感动,那么此刻,她就有多难过和心碎。

眼前这个男人,她追逐了整整七年啊。

人生到底有多少个七年?

而这七年来,她到底爱了一个怎样的男人?

陆御北忽然朝她逼过来,强大的气场也跟着笼罩过来,宁可儿都感觉自己呼吸有点困难了。

他一字一顿地说:“宁可儿,这不是商量,是命令,知道吗?”

《纯情宝贝,你好甜!》 第18章 你** 免费试读

关小山逼近一步,道:“宁可儿,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是你说的,你妈妈生病住院了,需要五十万住院费,让我借给你的,你难道想要抵赖吗?我们可以去查查银行流水!”

宁可儿脾气再好,此刻也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关小山,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宁可儿,你难道忘记了,就在五天前,我往你的银行卡里转过五十万元人民币?”

五天前?

宁可儿瞳孔一缩,她记得当时关小山告诉她说,他想要资助山区孩子的教育建设,需要五十万元人民币,但是他的父母却认为,穷人不值得同情,他们之所以穷是因为他们太懒,不想资助。

他们说了,要是他胆敢将钱转出去,就冻结他的银行卡。

他没办法,就告诉她说:“可儿,我先将钱转到你的卡上,然后告诉我爸妈说是借给同学的,我把流水明细给他们看,他们就相信我不是拿出去资助山区教育建设了。”

第二天,他就让她将卡里的钱转到另外一个银行账户上去了,宁可儿记得,那不是关小山的银行账户,他说直接转给需要资助的地区的负责人的银行账户上。

她相信他啊,毕竟认识了两年。

谁知道……

这居然是关小山的一个局!

说来也奇怪,关小山家境不错,他随手就能拿出五十万,怎么还会坑自己呢?

唯一的说法就是,他转到她卡上的五十万,很可能不是他自己的资金!

“怎么样?想起来了吧?”关小山扬唇冷笑。

宁可儿被气极了,胸口闷着一口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关小山继续逼近她,居高临下地道:“可儿,我知道你妈妈是个无底洞,你给她的钱是绝对要不回来了,我也知道你没有钱,没有关系啊,你只要乖乖按照我说的去做,五十万我就不要了。”

“关小山,你居然调查我!”宁可儿从未跟关小山说过自己妈***情况,她只是告诉他,自己需要独自赚取生活费,就这样而已。

可他却说出她的妈妈是个无底洞这样的话来,可见他为了给自己设局,当真是将她调查得清清楚楚。

“五十万借给你,不是小数目,我当然要对你做一定的了解,这是人之常情不是吗?”

“你**!”宁可儿忍无可忍,扬手就要甩他一巴掌。

奈何她纤细的手腕被他紧紧地捉住了。

“我**?呵呵,可儿,借了钱就是要还的,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不会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吧?”

关小山往东边看了眼,此时正是日头逐渐上升的时间段。

他笑着续道:“一日之计在于晨,可儿,前天晚上你落了我的单子,不如就趁这个时间段去给我补齐吧,我有几个朋友看上你了,不用担心,他们很有钱的,五十万对他们来说,不成问题。”

“关小山,你这个**放开我!放开我!”

宁可儿的手被他捉住之后,他就没有将她放开过,而且现在他还在拉着她往他的车子方向走。

她是死也不愿意跟他走的。

五十万就是个骗局,和她有什么关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