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周迦陆以沉]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周迦陆以沉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8-23 23:40:50

[周迦陆以沉]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周迦陆以沉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周迦陆以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周迦陆以沉 即可阅读全文

《周迦陆以沉》小说简介

《周迦陆以沉》写的不错,弱弱的问一句那地方电视电脑用不起,手机哪里来的信号呢。精品小说《周迦陆以沉》由八卦一姐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周迦陆以沉,内容主要讲述:夜很沉了。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周迦胸口一沉,鼻息涌入一阵呛人的烟味。她睁开眼。陆以沉脸色阴鸷,冰冷的身体盖在她身上,手轻车熟路地探入她的睡裙下摆。没有情话,没有前.戏。他的动作强势又粗暴。周迦不敢发出。小说主人公是周迦陆以沉的小说是《周迦陆以沉》,是作者八卦一姐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的病危通知书下来的时候,男人只对医生留下两句绝情至极的嘱咐。“堕干净点。”“她的子宫是要留给别人的。”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人冲进了病房。

是周迦的母亲,程若兰。

程若兰几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在了周迦的脸上,“混账!畜生不如的东西!”

周迦捂着发疼的脸蛋儿,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妈——”

程若兰目光冒火,“还敢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陈家对我们这么好,大小姐水烟临死前还把心脏捐献给你,你还能高攀陆家,给以臣少爷当太太,都这样了你还敢忘恩负义用这种毒计来谋害水沫二小姐!周迦,我看我根本就是白养你了!”

周迦简直不敢相信程若兰的话,“妈!你到底当不当我是你女儿,我是什么样子的人,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上回纵火也是,我明明没有放火你也为了水沫扇我一巴掌,这回你还不分青红皂白扇我一巴掌,陈水沫的妈妈都没这么武断地冤枉我啊!妈!你再这么下去,我都怀疑陈水沫才是你女儿了!”

最后一句话让程若兰眸光微微一闪,她仿佛被戳中秘密了一般,恼羞成怒,狠狠一拍周迦的后脑勺,使周迦猝不及防被迫跪在陆以沉跟前,程若兰道:“陆少爷,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养出这么一个混账女儿!我已经听水沫二小姐说了,周迦还给陆少爷戴了绿帽,陆少爷你放心,我一定会让这混账把孩子打了,然后让她好好道歉,把子宫赔给二小姐!”

陆以沉冷淡看了眼程若兰,眼底掠过一丝讶异。

周迦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脸上浸满了泪光,“妈——我才是你女儿啊。你怎么相信外人也不相信我呢。孩子真的是陆以沉的,只要等孩子出生检验个DNA不就行了,妈——”

“啪——”

程若兰又给了周迦一个狠厉的耳光,怒道,“不知好歹的东西!现在还要撒谎!我真不想承认我有你这么一个女儿!”

……

手机响了。

是陆以沉的来电。

“怎么了?”

“陆总,不好了。水沫小姐子宫大出血,医生说了,只能摘除子宫了!水沫小姐哭得很厉害,硬是不肯摘掉,还哭着说自己还没结婚,还没生过孩子,怎么就能没有子宫呢。她说她宁可让子宫烂死在肚子里,也绝对不摘子宫!如果要摘,她就直接跳楼!”

陆以沉脸色一沉,他冷凝了一眼还在跟程若兰对峙的周迦,道,“你把电话给水沫。”

陈水沫对着手机又是哭又是喊,好像真的活不下去了一般,说:“以沉,呜呜。医生说要拿掉我的子宫!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不是我用了周迦的皮肤,所以她要这样对我,以沉,我不想活了,被强.暴也就算了,一个女人没有子宫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我死了算了!”

陆以沉眉心轻皱,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周迦,温柔地、安抚一样地对陈水沫说:“水沫,不许说死不死这种胡话!你不要怕。既然是周迦害得你没有了子宫,那我当然会把她的子宫拿过来还给你。”

“真的嘛?”

“真的。”陆以沉轻声保证。

程若兰掐着周迦的肩膀,捂紧周迦的嘴巴,不让周迦动弹,也不让周迦说话。她听着陆以沉这句话,眼睛微闪过一丝喜悦。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呢?”陈水沫试探着问。

“我马上就会让医生给她安排流产手术。”陆以沉冷眼盯着周迦,“等她修复好了,我就让她把子宫还给你。”

《周迦陆以沉》 第一章 太爱太爱了 免费试读

夜很沉了。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周迦胸口一沉,鼻息涌入一阵呛人的烟味。

她睁开眼。

陆以沉脸色阴鸷,冰冷的身体盖在她身上,手轻车熟路地探入她的睡裙下摆。

没有情话,没有前.戏。他的动作强势又粗暴。

周迦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生怕他听见她的声音后,连碰都不愿意碰她。

她咬着牙,忍着干涩的痛意,吃力地、几近卑微地弓着腰,试图讨好他,取悦他,好让他更舒服一些。

她实在太爱陆以沉了。

太爱太爱了,所以为了陆以沉,她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出来。

……

一直到结束的时候,陆以沉像以往每一次一样,连个吻都不愿施舍给周迦。

他使劲地拿着周迦的下巴,眸子深黑得与夜融为一色,面色微讽,毫不留情面地评价周迦刚刚的卖力讨好:“周迦,怎么会有你这么贱的女人。”

周迦心口一痛。只是痛到麻木,也就习惯了。

手机响了。

**在静谧的房间格外刺耳。

陆以沉拿过电话,瞥了眼来电显示,“怎么了?”

“陆总。陈水沫小姐昨天下午已经从医院回院了。我按你的吩咐去接她,可是——”

屋子很安静,周迦听清了,是陆以沉的秘书方建力的电话。

“可是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陆以沉边说着,一边用略带狠意的目光,盯了周迦一眼,仿佛认定了她又从中作梗了一样。

“可是水沫小姐脸上虽然整容康复了,但因为是重度烧伤,她背上烧伤的皮肤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病变,所以水沫小姐就又被送回了医院……”

陆以沉眉头轻蹙,担心地问:“那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水沫小姐必须马上进行植皮手术。而且因为水沫小姐几乎是全身性烧伤,医生建议水沫小姐采用异体植皮手术,越快越好,不然,皮肤溃烂的话……”

陆以沉目光一沉,打断他,“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

……

屋子里越发地静了。

陆以沉鹰隼一样的目光,审视着周迦,半晌后,他猛地掀开了盖在周迦身上的被单。

月光之下,周迦光.裸的身体干净得恍若透明。

周迦要去抓被子,陆以沉却拷着她的手腕不让她动弹。

周迦其实已经听清了陆以沉的电话,也明白此刻陆以沉打量她的身体的意思。她红着眼圈,第一次失控对陆以沉大吼:“陆以沉。你想都别想。这是我的皮肤,这是我的!我绝对不会,绝对不会植皮给陈水沫那**!”

陆以沉捏着她的下巴,冷冷一笑,“一天不收拾你,就敢横了?**?周迦,你是不是忘了,你才是最贱的那个?水沫才回国一个月,她刚回来你就一把火烧了我买给她的别墅,差点没把她活活烧死,还害的她饱受折磨!这种事你都做得出,你这个恶妇!”

周迦眼底水光满腻,无助道:“我已经说过,那不是我放的火……”

她其实跟他解释过无数遍,她没有放过火。

但当时发生火灾后,陈水沫第一时间告诉陆以沉是她放的火,陆以沉轻易地就相信了,还把她以纵火罪直接送进警局。

要不是找不出证据,周迦都觉得,陆以沉很可能直接送她进监狱关个三年五载。

陆以沉一点点抬起周迦的下巴,那力道,让周迦痛得脸都快扭曲了。

他的嗓音低沉又阴森,一字一句砸在周迦的脑门上,“周迦。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给水沫植皮,要么……你就等我的离婚起诉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