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朴小菱顾承宣的小说[顾少的傲娇鲜妻]免费试读

编辑:风与蓝天 2019-08-25 23:34:18

主角叫朴小菱顾承宣的小说[顾少的傲娇鲜妻]免费试读

《顾少的傲娇鲜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顾少的傲娇鲜妻 即可阅读全文

《顾少的傲娇鲜妻》小说简介

《顾少的傲娇鲜妻》书非常好看( ^_^ )不错嘛!!!只是作者不写了我非常想看后面的有趣内容啊!!!。主人公叫朴小菱顾承宣的小说叫《顾少的傲娇鲜妻》,本小说的作者是鹿锦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十一章发现秘密朴小菱后背又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咽了口唾沫给自己定神,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来到白天自己准备跳楼的那个原点。她在原地转了半圈,找准顾承宣当时的方向,然后努力迈开腿——腿不够长,顾承宣的一。主角叫朴小菱顾承宣的书名叫《顾少的傲娇鲜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鹿锦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龙城的顾大少一向高冷,而朴小菱对于这个脾气坏透了的男人,只有一个想法:发誓要把你按下……然而事实证明,某个高冷的大少爷也仅仅只是表面而已!某天,被制服的顾少拉着朴小菱的手,好声好气地商量:“我们再生个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要包下场子

众人皆是一愣,借着酒吧内昏暗的舞台灯光,打量这屋子里突然多出来的十几个黑衣人。

黑衣黑面黑墨镜,一个个虎背熊腰。

朴小菱心底“咯噔”一声,暗叫“糟糕”,就看到被护在中间的——

顾承宣。

保镖拉开一张椅子,恭敬地摆好。顾承宣瞥一眼,淡然坐下,斜睨着人群之后的朴小菱。

“这个场子,今天我包了。”

顾承宣挑起凤眸扫视众人,寒意森然,瞬间压住了所有的议论声。他满意地收回目光,闲闲地看着朴小菱,却是对保镖说话:“给她钱。”

立刻有黑衣人将一个手提箱端到朴小菱面前打开,里边是码得整整齐齐的钞票。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朴小菱从看见他的那一刻就开始抑制不住心底的怒火。面对崭新的票子,朴小菱难以置信地反问:“你什么意思?”

顾承宣冷笑:“点歌,这些不够?”

又用钱来羞辱人!之前是房子、银行卡,现在居然直接拿现金过来!

当我是什么?出来卖的?

朴小菱拍开保镖的手,瞪着顾承宣:“不提供此项服务!还有,本店今晚不营业,请你出去!”

一屋子的人终于醒过来,呼啦啦地聚到朴小菱身边。这个坐着的年轻男人来头必然不小,气势也确实骇人。但小菱被欺负,不正是自己表现的机会吗?

说要包场的那个出头,嚷嚷着“你谁啊懂不懂规矩”,一边朝顾承宣坐的方向走。

毫无疑问,被保镖挡住去路。

这一触,这群学生哥的火药包被点了起来,立即炸开。

朴小菱趁乱躲到角落里,把余明俊拽到身边,趴在他耳朵边说:“走后门出去,别让顾少的人发现。”

余明俊还没反应过来,呆愣愣地问:“他怎么找到这里的!?”

哎呦说你傻你还真就不分场合不看地点地犯傻!

朴小菱在他脑门上拍一巴掌:“先走啦!”

眼看这群少爷就要动手了,朴小菱满心愧疚,自己念了两句“抱歉抱歉,回头请你们喝啤酒补偿!”,拉着余明俊往后门挪。

刚打开简易板,余光里黑影一闪,两个保镖已经围了上来。

朴小菱眼明手快,把余明俊丢出去,拍上门之后自己背靠门板,虎视眈眈地看着那两头熊:“干嘛?”

保镖躬身做出请的姿态,对着顾少的方向。

不过一两分钟的功夫,酒吧内的嘈乱已经被顾少的保镖以绝对控制权给压了下去。

顾少站起身,走到包场少爷面前,并不屑于亲自动手,居高临下地鄙夷姿态:“跟我谈规矩?”

包场少爷抬眼,愤愤不平地瞪视他,却又不敢表现太明显,话也不敢再接。

顾少挥挥手:“带出去,教教他什么是规矩。”

枪打出头鸟,余下的人侥幸逃过一劫,作鸟兽散。

保镖退守在门边,酒吧内场只剩顾承宣和朴小菱,被舞台效果灯照着,明明灭灭。

朴小菱谨慎地盯着他,又要提防他那些保镖会有其他举动。

平心而论,朴小菱真地不想和这个禽兽共处一室。无奈余明俊的身份特殊,搞不好就会变成余氏和STLLA集团的冲突,呆在这里更不合适。

只能是自己留下。

顾少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被这一场闹剧搅得心情更糟:“谁允许你逃走的?”

他向前逼近,强大的气势压迫着朴小菱,迫使朴小菱不停后退,直至后背抵在吧台上。

顾少继续向前,朴小菱惊恐地向一侧挪,被他单臂撑在吧台上堵住去路:“别再惹我生气!”

“你别太自以为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让开,我一看见你就恶心,你快让开啊!”

朴小菱心底攒了火,硬着头皮想把他推开。顾少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固定在原地:“恶心?往我床上爬的时候恶不恶心?”

明明是你强迫我喝了烈酒才会那样!

一句话就触到朴小菱的软肋了,这是她最介意的事情,想都不愿意回想。顾少满是讥讽地问出来,朴小菱觉得自己的尊严在这个男人的脚下彻底粉碎湮灭。

然而顾少丝毫不在意朴小菱的情绪如何,盯着她的脸道:“也就是因为你这张脸,我容忍你一次不听话。乖乖跟我回去,别再——”

话没说完,他抱着手臂一脸错愕地后退几步。保镖集体倒吸一口凉气,就要往前冲。顾少抬手制止他们,看着朴小菱的目光蕴藏了暴怒。

血沿着他的指缝滑落,滴在水泥地板上。

朴小菱举着水果刀,又惊又怒,手腕微微颤抖:“你别过来!我也不会跟你走!”

“没有第三次了。”

气压骤降,顾少单手探向前,轻巧地避开刀锋,直接捏住朴小菱的手腕。手指错力,朴小菱吃痛地低呼一声,刀就脱手掉了下去。

顾少拖着朴小菱向外走,保镖都吓傻了。

敢刺伤顾少的女人以前从没出现过!让顾少压着怒气亲自动手的,估计以后都不会出现!

这个小姑娘到底是谁?

朴小菱挣扎不开,带着哭腔喊道:“你不能强迫我!这是犯法的!你放开!”

顾少阴沉着脸,不说话。

保镖忙上前开路,乒乒乓乓把桌子、椅子挪开,保证顾少所经之处足够宽敞。门边的那位打开门,却见有人跨了进来。

羽嘉言拦住顾承宣的去路,一扫平日的和煦:“顾少,这是要抢人?”

桃花眼全无平日的潋滟温煦,凌厉锋芒爆发,强大的气势震慑那些保镖,一时间竟然没人上前阻拦他。

见是羽老师出现,朴小菱挣扎更拼命:“放开我!——羽老师,我不要跟他走!”

顾少松开手,在朴小菱逃离他的控制范围之前,大喇喇地揽住她的后背,将她完完全全地圈在自己身前。

“我的人,自然由我来处置。”

“呸!鬼才是你的人!你放开我!”

羽嘉言缓缓吐出一口气,周身的凌厉稍显舒散:“你听到了,她本人并不承认。”

“需要她承认?——ALVA酒店至尊VIP的规矩,重复给他们听。”

《顾少的傲娇鲜妻》 第十一章 发现秘密 免费试读

第十一章发现秘密

朴小菱后背又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咽了口唾沫给自己定神,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来到白天自己准备跳楼的那个原点。

她在原地转了半圈,找准顾承宣当时的方向,然后努力迈开腿——腿不够长,顾承宣的一步,她要分成两大步。按照心中数的步数,朴小菱刚好走到“回”字廊的一个角。

墙壁上是繁复艳丽的精致雕刻,入目全是花团锦簇,木质盛开,惹人目眩。她伸出纤瘦的手指,沿着雕刻的纹路游走,终于在一朵花的蕊上摸到一个不易察觉的凸起。

朴小菱激动地按下那个凸起,却听身后传来“咔嚓”声,在神秘寂静的陌生夜晚,尤为瘆人。

朴小菱捂着嘴狠狠在手掌上咬下一口,才抑制住差点爆发出来的尖叫。

朴小菱胆战心惊地回头,看到“回”字廊旁,又开了一扇门。朴小菱进去之后发现那是一间茶室,一侧摆着会客用的小案几,旁边有一个立柜,里边全是各式各样的茶壶。

而这些摆置对面就是电梯门。

终于找到了!

朴小菱兴奋地冲过去,按下电梯按钮。红屏上的数字开始跳动,从“1”一直蹦到“4”,最终停下。

这里果然是四楼,看来顾家老宅的构造有些特殊。

朴小菱十指用力交握。电梯门缓缓打开,露出的是——

顾承宣那张邪魅狂狷的脸。

顾承宣面如冷玉,在电梯内橙黄的灯光照耀下,依旧寒凉逼迫,毫无温度。

朴小菱本能地后退一步,转身就要跑。顾承宣迈出电梯,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甩到矮塌上,单脚踩在她身边,俯身盯着她。

“说,你怎么知道这个机关?”

目光灼灼,蕴藏着汹涌澎湃的怒意。他周身的气压降至冰点,只是被这么注视着,就将朴小菱全身的血液都冻结起来。

朴小菱感觉到从脊髓深处上升的恐惧,要很努力才勉强说出完整的话:“我,我自己找到的。”

“不可能!”

顾承宣突然暴怒起来,粗暴地拖起朴小菱。

朴小菱开始尖叫,掰着他的手指,想从他的禁锢中解脱出来。但顾承宣的力气太大了,他完全陷入癫狂的状态,将朴小菱拖到那个角落,把她的脸按在墙壁上。

“三秒钟,给我找出来!”

脸颊被雕刻的花纹咯得生疼,手腕处的禁锢越来越紧,像是要把骨头捏错位。朴小菱右手贴在墙上,却因为颤抖得太厉害,什么都感受不出来。

“三!”

朴小菱集中不了注意力,呼吸急促,眼前一阵阵发黑。

“二!”

手抖得更厉害了,什么都做不了。

顾承宣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拉回来,扣着她的后脑让她面对自己的直视:“你必须回答我!谁告诉你这个机关的!”

朴小菱痛得眼泪都出来了,抬手想护住自己的头发,拼命挣扎:“顾承宣你疯了吗!你放开我!”

不同于白日时帝王般的压迫,此刻的顾承宣更像是步入绝境的暴君,用一切不合理的武力手段来肆虐他人。顾承宣把她推到墙上,从身上摸出通讯器,冷酷无情地下命令:“那个残废的男人,给我弄死他!立刻!”

朴小菱扑过去抢通讯器,大喊道:“不可以!住手,你们不能这样做!”

通讯器被打落,在地上滑出去很远。顾承宣压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到墙上:“快说!”

朴小菱哭起来:“真的是我自己找到的,没有人告诉我!”

顾承宣依旧不信,坚持强迫她说些什么出来。

那就别怪我乱讲了!是你逼我的!

朴小菱脑子飞快地转:“在一本书上,很厚的书——我记不清了——上边画着这种花,特别特别厚。”

“什么书,在哪里看到的?”

“图书馆。”

顾承宣手上的力道加大,指甲几乎陷到朴小菱的皮肉之中。他紧紧盯着朴小菱追问:“哪里的图书馆?”

“市图书馆,不是,我不记得了,是一家很小很小的店铺,”朴小菱胡言乱语道,“红色的招牌,蓝色的门,门前还有黄色和绿色相间的邮筒。很小,在一条树很多草也很多的街上。”

顾承宣的手往上挪动,在朴小菱脖颈上逡巡。

朴小菱想到白日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哭得更凶了:“书是白色的封皮,有插画,很好看的插画!我都说了,你不要掐死我,你快跟他们说,不要杀我爸爸。我求求你,我全都说了!”

顾承宣眸中幽光明明灭灭。

电梯在他身后悄无声息地打开,福伯走出来,一手搭上他的肩,轻声唤道:“少爷,该休息了。”边说着,他抬起另一只手,将针筒刺在顾承宣手臂上,然后快速推下液体。

针头拔出的时候,顾承宣眨了下眼睛,摩挲朴小菱脖颈的手垂落。继而他合上眼睛,瘫软下去。

朴小菱目瞪口呆地看着高大的顾承宣毫无意识地向自己扑来,忙伸出胳膊架住他,以维持两个人的平衡。

成年男子的体重压下来,他身上的男性气息环绕在四周,即使他失去意识也丝毫不减少。他的头刚好埋在朴小菱肩窝,姿态暧昧。朴小菱有过越蹭越麻烦的经验,因此僵硬地维持这个姿势不敢动。

从电梯上又下来两个人,拉出来一张铺着淡青色床单的小床。那两个人把顾承宣扶到床上,福伯给顾承宣盖上薄毯,将他带走了。

留朴小菱一个人靠在墙壁上缓缓往下滑,最终坐到地上,浑身脱力。

这是怎么回事?福伯给顾承宣注射了什么东西?顾承宣是有什么病?

朴小菱看着电梯上的数字停在“2”上,心中生出更大胆的想法。

她活动下酸软的手脚,把头发重新扎成马尾,秉着呼吸按下电梯的按钮。这次上来的电梯里没有人,朴小菱进去之后按下数字“1”,然后蹲在按钮对侧的角落里。

她原本就瘦小,如今刚刚进入发育期,身体的各部分特征都不明显,蜷缩在一起之后就小小的一团。

电梯在一楼缓缓打开门,电梯内的灯光泻出,照亮一小块儿地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