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江靖言秦舒的小说[为爱飞蛾扑火]免费试读

编辑:清晨的小鹿 2019-09-11 20:33:51

主角叫江靖言秦舒的小说[为爱飞蛾扑火]免费试读

《为爱飞蛾扑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为爱飞蛾扑火 即可阅读全文

《为爱飞蛾扑火》小说简介

《为爱飞蛾扑火》这是一部全新的写作手法的小说,内容新颖,丰富,非常值得推荐看。主人公叫江靖言秦舒的小说叫《为爱飞蛾扑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饭叉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太太,最近的表现,你还满意?”办公室里,江靖言把秦舒压在办公桌上,从后面肆无忌惮的动作着,语气格外轻佻。他口吻**溺,但眼神却毫不掩饰的厌憎!他动作太大,秦舒闷哼了一声,还好来之前吃过止痛药,不至。主角是江靖言秦舒的书名叫《为爱飞蛾扑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饭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靖言主动娶了杀父仇人的女儿,不是因为爱,而是想合法的让她受尽折磨。她得了绝症,他仍然不放过。每个深夜,他压在她身上,用最温柔的语气对她说。“秦舒,我不会离婚,更会找来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疗,因为我想留着

精彩章节试读:

秘书拿着药刚走出门,迎面撞上了孙芝芝。

“我是秦舒的闺蜜,把药给我吧。”孙芝芝微笑着伸出手,刻骨的毒辣在眼底一闪而过。

她接过药瓶放进提包,若无其事走进了办公室。

空气中情事的味道还没散去,孙芝芝嫉恨得牙关咬紧,脸上的表情却很平静。

她扫了一眼狼藉的地面,笑道:“靖言,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江靖言看她一眼,脸色缓了不少:“婚纱挑好了?”

“婚庆、婚纱、还有订婚酒店,我都安排好了。”孙芝芝坐到江靖言的大腿上,幸福的靠到他胸口:“靖言,我做梦都想嫁给你。”

她垂下睫毛,盖住怨毒的眼神,在秦舒的威胁下,她只能像小三一样偷偷来找江靖言,嫉火几乎快把她烧发狂。

那封遗书和秦舒的警告就像定时炸弹,她等不了三个月,那个女人现在就必须死!

“这些事辛苦你了。”江靖言摸了一下她的肚子,眼神温柔下来:“三个月后,我会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再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

他搂着孙芝芝,眼前无缘无故浮现起秦舒苍白的脸,胸口一悸,恼怒的揉了下眉心。

这个女人,在他脑海里占的地方太多了,无处不在!

为什么他在这种时候,偏偏还会想起她苍白的脸,和越来越瘦的身体。

江靖言烦恼的摇摇头,把脑海里的想法甩开。

等他亲手把秦舒送进监狱,就跟孙芝芝结婚,大概就会彻底忘掉她。

他们原本,就不该在一起!

……

秦舒坐在病**边,细心的用小毛巾帮父亲擦脸。

自从父亲那天病危,被抢救回来就一直是昏迷状态。

“爸,我就快死了,不过你放心,我拜托苏河照顾你。”

秦舒轻声说着,捏着毛巾的手腕,瘦得只剩一层皮。

“是我太贪心,总想得到得不到的东西……我输了秦家,输了您的命,输了自己,他还是不爱我,我一无所有……爸,对不起。”

一滴眼泪落到被子上,印出一团湿迹。

“爸,是女儿不孝,你别怪靖言。”秦舒呜咽着,用毛巾擦拭着父亲的额头:“一开始就是我的错,是我不该不管不顾的爱他,是我太强求。我们秦家也欠他,不是吗,就当两清了吧……”

两个人的婚姻,付出感情的从头到尾却只有她一个,她押上了所有的筹码,输得彻底。

“秦舒,他不值得你爱。”

身后传来苏河低沉的声音。

秦舒忙擦了眼泪,勉强笑着转过身。

“这是你的病历报告。”苏河眼眸黑沉,压抑着难言的痛苦:“肺癌的事,不告诉我也就罢了!但你为他做了这么多,为什么还瞒着他?”

“我想走得有尊严一点,不想成为他的拖累。”秦舒轻声说。

她想最后一搏,至少得到他半分真心,可还是输了,现在江靖言恨她到极点,挫骨扬灰都不为过。

苏河无言的看着她,拳头用力捏紧。

“咳咳……”

秦舒喉咙一痒,立刻捂着嘴剧烈咳嗽起来,手里的纸巾上泅出鲜血。

她一把攥住纸巾,不让苏河看见血迹。

身体越来越虚弱,全靠止痛药撑着,她等不到三个月了。

秦舒站不稳的坐在椅子上,抖着手从提包拿出一份文件:“苏河,能帮我去复印一下吗?”

薄薄的纸上,是手写的娟秀字迹。

‘离婚协议’

“你要离婚?”

秦舒咳嗽着,断断续续说道:“一个月够了,我很清楚。”

她一直都想离婚,而之前和江靖言的交易,只是想再争取一下他的真心。

她只奢望得到他的百分之一,死得不那么遗憾,可是她输了。

就算再多一些时间,那个男人都不会有半分把她当成妻子的想法。

那倒不如早点离婚,至少,她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

病到要死的凄惨模样。

那样,就不好看了。

“你……”苏河欲言又止,眼眸神色复杂晦涩。

“怎么了?”

苏河低沉的开口:“秦舒,血检报告显示,你怀孕了,妊娠会加重你的病情。”

《为爱飞蛾扑火》 第6章 我希望你死 免费试读

“江太太,最近的表现,你还满意?”

办公室里,江靖言把秦舒压在办公桌上,从后面肆无忌惮的动作着,语气格外轻佻。

他口吻**溺,但眼神却毫不掩饰的厌憎!

他动作太大,秦舒闷哼了一声,还好来之前吃过止痛药,不至于疼得受不了。

“怎么最近瘦了这么多,是这个月我**你的次数太多,受不了吗?”

江靖言喘着气释放,在她瘦骨嶙峋的身体上摸了一把,手指碰到她肚子上的一道疤痕,不觉一怔。

“你做过手术?这疤痕哪来的?”

“你忘了,刚结婚的时候,做的宫外孕手术。”

江靖言皱皱眉,伸手把她推开。

他忍着滔天的痛恨,跟这女人达成协议。

恐怕天下没有比她更贱的女人,用这种手段来逼他爱她。

再等两个月,他拿到父亲的遗嘱,一定要把这女人打入地狱。

“不用了,回家吃饭吧。”秦舒的额头上全是虚汗,撑着桌子起身。

“我有工作,如果江太太还想要,随时来办公室找我。”江靖言往皮椅上一坐,架起长腿,浅笑**的瞄她一眼:“脸色这么白,你病了?”

“你希望我生病?”秦舒拉下裙子,忍痛浅笑嫣然。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我想听你的心里话。”

江靖言薄唇勾起,盯着她白得毫无血色的脸,笑得冷酷又迷人:“秦舒,我希望你得绝症,受尽折磨而死。”

秦舒的睫毛抖了抖,身体还是热的,可凉意却钻入骨头。

她抬头,对他微笑:“靖言,祝你如愿。”

这一个月来,江靖言不再抗拒她,几乎每天都和她做。

秦舒得到了十年来梦寐以求的一切,可却笑不出来。

以前他还偶尔回家,现在根本就不回去,以工作为借口长住办公室,只要她来找他,他就压着她做,那狠劲仿佛要把她榨干。

他虽然对她笑,可眼神里的冰冷和恨意却越来越深。

秦舒笑着离开办公室,在转身的一刹那,眼泪夺眶而出。

就在她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躲在门外偷听的一条人影赶紧闪开,藏到楼梯拐角。

秦舒脸色苍白的走进电梯,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道怨毒的目光,正紧盯在自己身上。

“秦舒,我要你死!”孙芝芝从拐角处走出,一张脸因嫉妒而扭曲,她刚才躲在外面,看见了里面的一切,嫉火熊熊!

难怪……最近江靖言都不碰自己,原来是被秦舒跑到办公室里**。

……

秦舒刚走,江靖言不羁的笑意就消失,脸色难看到极点,猛的把桌上的东西全扫到地上。

不知道为什么,在秦舒抬眸说祝你如愿的时候,脸色苍白的好像随时都会死去。

他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慌张。

桌上的一个保温杯也摔在地上,鸡汤流得满地都是,这是秦舒送来的。

和她相处的这一个月,她每天都来,有时候他在忙碌中看见她送饭的身影,恍惚中会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这样一辈子,似乎也很不错。

然而清醒过来,他又痛恨自己刚才的想法,这女人根本不配和他结婚。

“**!”

江靖言从齿缝里迸出一句,眼角扫过地上的一瓶药,弯腰捡起来。

瓶子上写的是止痛药,可明确的副作用却是增加受孕几率。

他讽刺的挑眉,把药片扔到一旁。

这女人每天来公司,表面给他送饭,其实就想跟他**,只可惜她做的饭,他一转身就倒掉喂狗。

没想到这女人打得是这个主意,想要偷偷生她的孩子,还是要纠缠不休吗?

江靖言拧开药瓶,把里面的药片全倒掉,叫来秘书。

“去买些看起来差不多的避孕药装进去,送给秦舒。”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