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陆煜睿苏茉[我的爱情被风吹散]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茉绿 2019-09-16 22:47:42

主角叫陆煜睿苏茉[我的爱情被风吹散]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我的爱情被风吹散》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的爱情被风吹散 即可阅读全文

《我的爱情被风吹散》小说简介

《我的爱情被风吹散》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不近女色的!。新书推荐,《我的爱情被风吹散》是奋起的叶子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煜睿苏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几乎是逃出酒店的,时间过去越久,我就越后悔。陆煜睿突然提出要包养我,我着实吓了一跳。但我急需用钱,我妈还在医院等着我,我不该一时冲动拒绝他的。现在要回去找他吗……心里一团乱,我也没回公司上班,给总经。主角是陆煜睿苏茉的小说叫做《我的爱情被风吹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奋起的叶子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认识陆煜睿,是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候。母亲重病,渣男出轨,净身出户。他一一帮我摆平。他强大而成熟,我被他吸引,不能自控如扑火飞蛾。他宠我,给我一场盛大求婚,许我一生安宁。只是,飞蛾入火,只余下灰,风一吹

精彩章节试读:

我几乎是逃出酒店的,时间过去越久,我就越后悔。

陆煜睿突然提出要包养我,我着实吓了一跳。但我急需用钱,我妈还在医院等着我,我不该一时冲动拒绝他的。现在要回去找他吗……

心里一团乱,我也没回公司上班,给总经理打电话说,我正在酒店等陆煜睿,就不回公司报道了。总经理自然同意,还在电话那头给我加油。

挂断电话,我先回家,洗了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去医院。

昨晚陆煜睿买酒的提成已经打到我卡上了,钱远远不够,但补交上一些医药费,又说了一堆的好话,院方终于同意再宽限我几天。

手术后,我妈十分配合医院的后续治疗,只是她因胃癌切掉了三分之二的胃,胃口一直不好,这让她本就瘦小的身体变得更是皮包骨,但就是这样一个瘦小的人,陪在我身边,让我心生温暖。

今天天气好,我陪我妈在医院花园的长椅上休息。她还不知道我和徐绍辉已经离婚的消息,时不时的问我徐绍辉现在的情况,我随口胡诌,然后扯开话题,不想让这个人渣扰了我们娘俩温暖的氛围。

可有时,就是天不遂人愿。你越不想看到谁,谁就越在你眼前乱晃!

我妈突然推我,“小茉,是妈眼花了吗?那个人是不是绍辉?他怀里怎么抱着个女人!”

我心咯噔一下,赶忙坐直了身体,看过去。

是徐绍辉和何琳!何琳依偎在徐绍辉怀里,昂着头,一脸幸福笑容的在跟徐绍辉说着什么。

我心立马慌了。连对两个人的恨意都抛到了脑后,满脑子全是怎么给我妈解释这件事!

我愣神的功夫,我妈突然跑了过去。

“贱人!小三!抢我女儿的老公,我打死你!不要脸!”也不知那么瘦弱的我妈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把抓住了何琳的头发,把何琳从徐绍辉怀里拉了出来。

何琳疼的尖叫一声,提起手里的包,狠狠的砸向我妈。

我被吓得不轻,赶忙跑向两人。

徐绍辉也反应过来了,伸手去拉架。

等我跑到我妈身旁的时候,徐绍辉刚好把我妈和何琳分开。我妈身体虚弱,冲上去打何琳,全靠着生气的一股冲劲,现在被拉开,体力立刻不支了,瘦弱的身体就往地上倒。

我赶忙将我妈抱住,我妈胳膊上和脸上都有淤青,手臂还有一道不深但渗出血珠的伤口,是被何琳抓的。

我担心我妈的身体,扶着我妈往医院走,“妈,我们先去看医生。”

刚扶着我妈走出去没两步,就听身后何琳哭喊道,“绍辉……我肚子疼……”

我回头瞥一眼,何琳坐在地上,眼泪婆娑,一副委屈虚弱的样子。

打人的时候是猛张飞,装可怜的时候就是林黛玉!

我鄙视的瞪何琳一眼,“你装什么可怜……”

徐绍辉小心翼翼的把何琳抱起来,狠狠瞪我一眼,“苏茉,琳琳怀孕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饶不了你!”

何琳像只受伤的小白兔,无害的不得了,“绍辉,苏茉想害我的孩子……她对你还没有死心……我们报警吧……苏茉要害我,我不想再见到她……”

徐绍辉点头说好。

“贱人!”我气得七窍生烟。

我妈被我扶着往医院走,沉默了一会儿,问我,“你和绍辉是不是分开了?”

我一愣,事到如今也没必要瞒了,便把我和徐绍辉离婚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当然没敢说我被净身出户的事情,怕我妈担心。

听我说完,我妈让我扶他去找徐绍辉。

我吓了一跳,问我妈要干嘛?

我妈说,她不知道我和徐绍辉离婚的事情,误会了何琳是小三,把何琳打了。还让何琳动了胎气,是她不对,她要去道歉。

一听这话,我就火了,可还没等我把心里的火发出来,我妈接下来的话,又让我忍不住的掉泪。

我妈说,“妈不能给你找麻烦啊。”

我妈也听到了何琳要报警,她打何琳这件事,说到底是我们不对。我妈担心那俩人会用这个大做文章,找我的麻烦。不是我妈想去道歉,是她为了我,不得不去道歉。

但,我得多不孝,才能让我妈去给小三登门道歉啊!

先把我妈哄的去处理伤口,我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心酸到无以复加。

徐家在梅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徐绍辉想整我,我根本没能力反抗。不想被欺负,我就要有一个靠山。

想了一会儿,擦掉眼泪,我掏出手机,拨通了陆煜睿的电话。

这是我离开酒店前,陆煜睿给我的他私人的号码。他笃定我会主动联系他。

我有些心酸,现如今,我能想到帮我的人,竟只有他!

电话很快接通。

“陆总,早上你说的话,还算数么?”我深呼一口气,努力调整了情绪,但说出口的声音依旧沙哑带着哭腔。

我有些紧张,怕陆煜睿问我为什么哭。但很显然,我多虑了,陆煜睿只是淡淡的“嗯”了一下。然后有人叫陆总,他就挂断了电话!

《我的爱情被风吹散》 第五章 给小三道歉 免费试读

我几乎是逃出酒店的,时间过去越久,我就越后悔。

陆煜睿突然提出要包养我,我着实吓了一跳。但我急需用钱,我妈还在医院等着我,我不该一时冲动拒绝他的。现在要回去找他吗……

心里一团乱,我也没回公司上班,给总经理打电话说,我正在酒店等陆煜睿,就不回公司报道了。总经理自然同意,还在电话那头给我加油。

挂断电话,我先回家,洗了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去医院。

昨晚陆煜睿买酒的提成已经打到我卡上了,钱远远不够,但补交上一些医药费,又说了一堆的好话,院方终于同意再宽限我几天。

手术后,我妈十分配合医院的后续治疗,只是她因胃癌切掉了三分之二的胃,胃口一直不好,这让她本就瘦小的身体变得更是皮包骨,但就是这样一个瘦小的人,陪在我身边,让我心生温暖。

今天天气好,我陪我妈在医院花园的长椅上休息。她还不知道我和徐绍辉已经离婚的消息,时不时的问我徐绍辉现在的情况,我随口胡诌,然后扯开话题,不想让这个人渣扰了我们娘俩温暖的氛围。

可有时,就是天不遂人愿。你越不想看到谁,谁就越在你眼前乱晃!

我妈突然推我,“小茉,是妈眼花了吗?那个人是不是绍辉?他怀里怎么抱着个女人!”

我心咯噔一下,赶忙坐直了身体,看过去。

是徐绍辉和何琳!何琳依偎在徐绍辉怀里,昂着头,一脸幸福笑容的在跟徐绍辉说着什么。

我心立马慌了。连对两个人的恨意都抛到了脑后,满脑子全是怎么给我妈解释这件事!

我愣神的功夫,我妈突然跑了过去。

“贱人!小三!抢我女儿的老公,我打死你!不要脸!”也不知那么瘦弱的我妈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把抓住了何琳的头发,把何琳从徐绍辉怀里拉了出来。

何琳疼的尖叫一声,提起手里的包,狠狠的砸向我妈。

我被吓得不轻,赶忙跑向两人。

徐绍辉也反应过来了,伸手去拉架。

等我跑到我妈身旁的时候,徐绍辉刚好把我妈和何琳分开。我妈身体虚弱,冲上去打何琳,全靠着生气的一股冲劲,现在被拉开,体力立刻不支了,瘦弱的身体就往地上倒。

我赶忙将我妈抱住,我妈胳膊上和脸上都有淤青,手臂还有一道不深但渗出血珠的伤口,是被何琳抓的。

我担心我妈的身体,扶着我妈往医院走,“妈,我们先去看医生。”

刚扶着我妈走出去没两步,就听身后何琳哭喊道,“绍辉……我肚子疼……”

我回头瞥一眼,何琳坐在地上,眼泪婆娑,一副委屈虚弱的样子。

打人的时候是猛张飞,装可怜的时候就是林黛玉!

我鄙视的瞪何琳一眼,“你装什么可怜……”

徐绍辉小心翼翼的把何琳抱起来,狠狠瞪我一眼,“苏茉,琳琳怀孕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饶不了你!”

何琳像只受伤的小白兔,无害的不得了,“绍辉,苏茉想害我的孩子……她对你还没有死心……我们报警吧……苏茉要害我,我不想再见到她……”

徐绍辉点头说好。

“贱人!”我气得七窍生烟。

我妈被我扶着往医院走,沉默了一会儿,问我,“你和绍辉是不是分开了?”

我一愣,事到如今也没必要瞒了,便把我和徐绍辉离婚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当然没敢说我被净身出户的事情,怕我妈担心。

听我说完,我妈让我扶他去找徐绍辉。

我吓了一跳,问我妈要干嘛?

我妈说,她不知道我和徐绍辉离婚的事情,误会了何琳是小三,把何琳打了。还让何琳动了胎气,是她不对,她要去道歉。

一听这话,我就火了,可还没等我把心里的火发出来,我妈接下来的话,又让我忍不住的掉泪。

我妈说,“妈不能给你找麻烦啊。”

我妈也听到了何琳要报警,她打何琳这件事,说到底是我们不对。我妈担心那俩人会用这个大做文章,找我的麻烦。不是我妈想去道歉,是她为了我,不得不去道歉。

但,我得多不孝,才能让我妈去给小三登门道歉啊!

先把我妈哄的去处理伤口,我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心酸到无以复加。

徐家在梅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徐绍辉想整我,我根本没能力反抗。不想被欺负,我就要有一个靠山。

想了一会儿,擦掉眼泪,我掏出手机,拨通了陆煜睿的电话。

这是我离开酒店前,陆煜睿给我的他私人的号码。他笃定我会主动联系他。

我有些心酸,现如今,我能想到帮我的人,竟只有他!

电话很快接通。

“陆总,早上你说的话,还算数么?”我深呼一口气,努力调整了情绪,但说出口的声音依旧沙哑带着哭腔。

我有些紧张,怕陆煜睿问我为什么哭。但很显然,我多虑了,陆煜睿只是淡淡的“嗯”了一下。然后有人叫陆总,他就挂断了电话!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