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言心茵权北胤的小说[爹地快上,妈咪又跑了]最新章节

编辑:风与蓝天 2019-09-16 23:19:29

主角叫言心茵权北胤的小说[爹地快上,妈咪又跑了]最新章节

《爹地快上,妈咪又跑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爹地快上,妈咪又跑了 即可阅读全文

《爹地快上,妈咪又跑了》小说简介

《爹地快上,妈咪又跑了》这本书是我看过最精彩的书之一,有热血,有感人,有知性的地方,有着对人生价值的思考和领悟。《爹地快上,妈咪又跑了》是由作者拓跋玉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爹地快上,妈咪又跑了》精彩章节节选:言心茵的脸色一寸寸的淡下来:“你不相信我,怀疑我真的和刚才那个男人不清不楚?”如果不是,为什么突然取消订婚?“你不相信可以去查那个男人的底细,看看他……”“我只相信我的眼睛!”权恺钧眼底不复往日的柔情。主角叫言心茵权北胤的小说叫《爹地快上,妈咪又跑了》,是作者拓跋玉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遭渣男悔婚陷害,逼她承认与人有染,走投无路却被一只可爱的小豆丁捡回了家,小豆丁人小鬼大,对她死缠烂打,宣称:“这是我给自己找的新妈咪,由我保护,谁也不许欺负!”她被人恶意偷拍送上头条,“丑闻黑料”轰

精彩章节试读:

刚进门,就见客厅里坐着一个浑身冒着煞气的男人,还未走近,他身上浓郁刺鼻的酒气熏得言心茵忍不住微微蹙眉。

是权恺钧。

言心茵刚才从豪车上下来的一幕他尽数看在眼里,心里的嫉妒犹如火烧:“言心茵,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男人阴鹜的声音因为醉酒变得有些扭曲了,愤恨的盯着言心茵,像是恨不得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这样的权恺钧,是言心茵没有见过的。

她的怔愣看在权恺钧眼里,那就是心虚和默认。

顿时,他心里的嫉火烧的更旺,吐出来的话更加口不择言:

“言心茵,你还真是贱啊,一个男人不能满足你吗?是我不够有钱还是不够有权势,你还背地里去勾搭别的男人,你怎么那么贱?”

像是要将这几天心中所有压抑的情绪都要爆发出来一样,权恺钧双眼猩红的盯着言心茵,说出的字眼恶毒又怨恨:

“你婚前不让我碰你,是觉得我不会让你爽……”

啪!

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他不堪入耳的话。

言心茵冷艳的脸上尽是失望:“滚出去。”

从没有这一刻,她对权恺钧如此失望和心寒。

权恺钧也僵住了,他含着金汤匙出生,泡在蜜罐里长大,今天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打了,而且还是背叛了他的女人。

盛怒飚上头,他猩红着双眼一把拽住言心茵的胳膊:“让我滚?凭什么!既然别的男人可以上你,那没道理我不可以。”

说完,他发狠的撕掉言心茵的外套,一把将她撂倒在沙发上,像个发狂的兽一样扑了上去。

“不要,权恺钧你放开我!”

被权恺钧掐的丝毫不能动弹的言心茵终于变了脸色。

“爹地,你说我就这么轻易原谅了新妈咪,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去而复返的芯芯有点小纠结。

觉得自己太没有底线了。

可她肚子又是真的饿,好想吃新妈咪做的鸡蛋面。

权北胤看了她一眼,还没开口,就听屋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其中似乎还夹杂着男人的怒吼。

他的脸色倏地一变,将芯芯护在身后,一脚踹开了言心茵的门。

“心……”

焦急的声音还没叫出口,父女俩就被眼前的场景震得呆了呆。

客厅里面乱的一片狼藉,醉酒的权恺钧被反绑着胳膊,狼狈的趴在地上,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愤怒不已。

而另一边,铁青着脸的言心茵正在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她白皙的脖子上,一道青紫的掐痕异常明显,她的胳膊也正在滴着血。

几乎是瞬间,权北胤的眼底迸射出一道刺骨的寒光,大步走向言心茵:“你怎么样,我看看伤口。”

他说着就要去检查她身上的伤口。

“我没事。”言心茵愣了两秒才躲开,心里诧异,这男人该不会真把小孩子的话当真了吧?

地上躺着的权恺钧在听到有男人的声音,怒气更盛:“奸夫,奸夫!”

他叫骂着,艰难的想转头去看清奸夫的脸面,可是却被权北胤毫不留情的一脚直接给踹晕了。

“……”芯芯的小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

爹地,你这么欺负堂哥真的好吗?

“上来把人处理掉。”

冒着寒气的声音令客厅的温度陡然降了好几度,保镖上来,迅速将已经昏迷的权恺钧带走。

出门的时候,芯芯抬着小腿踹了他一脚,小声的嘟囔:“臭堂哥,让你欺负我新妈咪。”

“今天谢谢Alvin先生了,我这里乱糟糟的,就不请……”

“我先带你去医院。”

话没说完,就被男人不容拒绝的声音打断,芯芯也迈着小短腿跑过来:“新妈咪,我们快去医院吧,你的脖子都肿起来了。”

言心茵刚想说不用,却听男人又说:“如果你不想去,我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说着,他修长的手指已经按亮了屏幕。

“别别,还是去医院吧。”

刚才的动静折腾的已经够大了,路过的邻居还朝着这边看了好几眼,她不想成为整栋楼的焦点。

三人下楼,车子稳稳的开了出去,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绿植后面,一个隐蔽的镜头将刚才的画面一帧不差的记录了下来。

《爹地快上,妈咪又跑了》 第2章 妈咪你不想要我了吗 免费试读

言心茵的脸色一寸寸的淡下来:“你不相信我,怀疑我真的和刚才那个男人不清不楚?”

如果不是,为什么突然取消订婚?

“你不相信可以去查那个男人的底细,看看他……”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

权恺钧眼底不复往日的柔情蜜意,甚至带着几分怨恨:“就算刚才那个男人和你没关系,那其他男人呢?你的第一次给了谁?”

言心茵愣住了。

她的呆滞和僵硬落在男人眼里是不容狡辩的默认。

权恺钧的声音怒意连连:“你说要等到我们的洞房夜才会把自己给我,那你现在告诉我,你的处女模呢?有多少个男人碰过你?”

一张鉴定报告砸过来,飘飘悠悠的落在地上,尾端的‘处女模陈旧破裂’几个字令言心茵瞳孔一缩。

化妆室里安静之极,像是连空气都静窒不动了。

时间像是有一个世纪那样漫长,言心茵倏地讥笑出声:“先是捉奸后是非处女鉴定的,权少爷,你的手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low了?”

她捡起那张可笑的鉴定报告,压下心酸:“权恺钧,你想悔婚你可以直说,我言心茵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何况这场订婚宴也不是我巴巴求来的。”

“你不承认?!”

权恺钧明显激动起来:“如果你心里没有鬼,为什么一定要等到结婚才肯和我亲热,你不就是怕我发现你是二手的不娶你,断了你嫁入豪门的梦吗?”

言心茵突然就觉得没意思透了,甚至不想再说一句,直接越过他就要离开。

“你站住,把那个男人的身份交代清楚。”

权恺钧也怒了,冲上去想拽住言心茵。

两人拉扯之间,化妆室的门打开,言心茵猝不及防的对上一双幽深漆黑的眸子,步子一顿,脸上闪过一丝被人撞破的尴尬和窘迫,心里却是震惊男人精致无匹耀目俊美的外貌。

而门口的男人在看清她的脸时,眼底先是闪过一丝错愕,而后深邃的视线逐渐变得炙热起来。

像是漆黑的夜空突然迸射出一道炫目的亮光。

摄人的目光令言心茵不由得别开脸,挣开权恺钧,快步离开。

等她进了电梯,权恺钧才反应过来,僵着嗓子叫了声‘二叔’。

“权家的家教什么时候教你对女人耍横动粗了?”

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几分轻嘲,权恺钧的脸色顿时有些发白了,想解释什么,对方已经大步进了电梯。

门合上,他拨通电话:“去查一个人,权恺钧的女朋友,言心茵。”

三年了,真是好久不见。

言心茵从酒店出来,眼睛红的跟兔子似得。

刚才她在权恺钧面前表现的有多淡定,这会儿就有多伤心。

她低着头匆匆往前走,甚至没看见前面的人,直到脚下一绊,有小孩的痛呼声响起,她这才赶紧低头去看人。

地上摔着个白玉做成的小豆丁。

芭比娃娃般精致的桃心脸上,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挂着几滴泪,卷翘的睫毛湿哒哒的粘成了浓密的小扇子,花瓣似得的小嘴委屈的扁着,看向她的眼神带着控诉。

“你把我撞倒了,还摔坏了我的手链,你赔我你赔我!”

小豆丁的小手里抓着一条已经褪色断线的编制手链。

那一看就是时间太久磨坏了,但是被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凶巴巴的盯着索要赔偿,言心茵有些哭笑不得。

“好,我赔你。”

她接过来看了看,索性从礼裙上抽了几条颜色差不多的丝线,仔细的编了起来。

小丫头见破旧的手链在她手指间变得漂亮完整,惊讶的大眼睛都瞪圆了,一脸惊奇。

“好啦。”

将编好的链子还给她,言心茵仔细看了看她的小胳膊小腿,确定没有碰伤,这才松口气:“小朋友,快去找你爸爸妈妈吧。”

“我没有妈咪,爹地也抛弃了我!”小丫头这会儿心情好了,口气蜜汁骄傲。

言心茵:“……”

被爹地抛弃这么骄傲的吗?

“那你的爷爷奶奶呢?我可以帮你给他们打电话。”

“不要。”小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他们马上就有新的孙子了,不要我了,你收留我吧,我不嫌弃你哭鼻子。”

她会编只有妈咪才会编的手链,离家出走的小丫头决定要赖上她了。

“……”

莫名其妙的被人黏上,本来还悲伤满满的言心茵现在哭笑不得,她走一步,小丫头就跟着她走一步。

酒店广场人来人往的,也不见谁过来认领孩子,没办法,她只能带着小丫头去警局。

“警察同志,这个小朋友和自己的父母走散了,你们快查一查有没有人报警,早点帮孩子找到爸……”

不等言心茵的话说完,小丫头带着哭腔的小奶音插了进来:“妈咪,你不想要我了吗?”

嘎!

言心茵傻眼,对面的警察看向她的眼神带了几分微妙。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