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岑兮封曜的小说[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2-11 20:33:58

主角叫岑兮封曜的小说[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完结版免费阅读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 即可阅读全文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小说简介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文笔各方面都描写得很好,虽然套路依旧,但好得文笔补偿了不足。比起那些套路又老文笔又差的小白文来说,这本书可以打80分了。小说主人公是岑兮封曜的小说叫做《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是作者不消雪最新写的一本虐恋情深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岑经理,总裁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岑兮握着笔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精致的小脸处于一副认真工作状态,她伸手将垂落的发丝顺到耳后指尖拂过晶莹的耳垂,朝那人弯莞尔一笑,“好,我知道了!”她收拾完桌子起身退开。主角是岑兮封曜的小说叫《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它的作者是不消雪所编写的虐恋情深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两年婚姻受尽屈辱,一朝离婚终得自由,就在岑兮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那个恶魔时,没想到他又用一纸契约将她绑在身边日夜欢索。然而当她沉溺在所谓的幸福中时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十九岁那年的雨夜给了她一辈子永

精彩章节试读:

封曜走后岑兮一个人蹲在天台上放声哭了起来,乌云渐浓,日星隐曜,天空好似因为她的心情有了些变化,傅靳洲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擎着酒杯,薄唇轻抿,凤目微瑕看着夜色中的形单影只的女人眼中不禁流露出一抹难以言说的异色。

这时身后突然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走到他身边来,一回头就看到了路子墨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他顺着傅靳洲的视线瞄了眼天台的方向心里有了些答案。

他戏谑道,“怎么,心疼人家了?”

傅靳洲抬手薄唇贴着酒杯抿了口红酒,深邃的幽瞳一直凝视着那个背影没有答话。

路子墨见男人眼里的神情越发真挚时他来了兴趣,一手搭着他的肩膀一边八卦的凑近了男人,“兄弟,瞧你这深情注视的样子该不会是看上这个女人了吧?”

这下傅靳洲倒是没有沉默,他勾了勾唇眸中映出了一抹琉璃般的璀璨,有句话怎么说的,因为喜欢上一个人从此眼里都有了色彩,他只觉得自己见到这个女人的悲伤心里也会有所触动。

“我觉得她挺好的!”

说完他便一仰头将杯中剩下的红酒全部饮尽,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着,黑眸依旧紧凝着那道瘦弱的身影,嘴角的那抹弧度张扬不羁却又格外认真。

路子墨有些炸毛了忍不住爆粗口,“我去,你还来真的啊!兄弟,别怪我没告诉你,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

“封曜的女人,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老三,你说你放着好好的黄金单身汉不做怎么就突然情窦初开了呢,你思就思呗,这澜城哪个女人都好实在不行咱去找胸大**翘的外国妞,你说你怎么就偏偏看上那个女人了,封曜的东西你也惦记?”末了他又怪异的加了一句,“还是不要的东西!”

傅靳洲白了他一眼,“我喜欢,你懂个屁!”

“是是是,我不懂,你一个二十八年都没谈过恋爱估计现在还是处nan的人比我懂!”路子墨嫌弃的瞥了眼傅靳洲,还喜欢呢,真觉得他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有这么不可思议的想法,也对红颜祸水,他们家老三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智商下线的。

岑兮再回到宴会厅时拍卖会已经快要结束了,末了她好像还听到主持人一锤定音,最后封曜买了一个“维多利亚王冠”送给了黎致,那个王冠纯黄金打造造型精美华贵,中间还嵌了几颗钻石,特别贵气,更贵重。

人群里不免有人感叹黎致命好,就算是只是逢场作戏能遇到封曜这么大手笔的人也很幸运啊。

最后岑兮是看着封曜亲手将那顶尊贵的王冠戴在了黎致的头上,无数镁光灯和闪光灯聚众打了过来,犹如玫瑰般俏丽的女人在镜头下抿唇娇羞一笑,底下便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而这掌声在岑兮听来却是偌大的讽刺。

她想今晚以后明天的娱乐头条大概就是封总为博红颜一笑掷千金了吧!

曲茵茵看见了岑兮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小姑娘清亮的嗓音听上去很舒服。

“小兮姐你怎么在这啊,中途我去休息室找了你你怎么不在,现在身体好些了吗?”

岑兮冲她笑了笑,“好多了,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曲茵茵挠了挠耳朵,脸蛋红扑扑的,“也没什么事,就是有件事我不太懂想跟你请教一下。”

说着女孩越发面红耳赤了,岑兮虽然不是什么情圣但她毕竟是女人看曲茵茵的样子她大概就知道了些什么。

“你这是喜欢上哪个人了?”

“哎?”曲茵茵蓦地抬头,很显然被岑兮一语道破。

她又红着脸低下头,声音细如蚊呐,“算不上喜欢吧,我对他好像是一见钟情!”她目光向人群中那抹高大的深色暼去,露出了可爱的女儿家的娇羞。

岑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要知道一个刚刚那样悲伤痛哭过的人还能笑出来真是挺难得的。

封曜站在台上锋利的目光落在台下女人清丽的小脸上,该死的,他还以为自己对她说的那番话有多伤她呢,看到他跟自己的好朋友秀恩爱她竟然也无动于衷,现在看到她笑得这么没心没肺的看来她真是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了。

而一旁的傅靳洲呢从岑兮回到宴会厅以后就一直目光追随着她,他对感情从来都是随缘的,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想了解一个女人,也是第一次他对一个女人这么感兴趣。

两个人说笑间岑兮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岑母打来的,说是岑远进了急救室。

“小兮姐怎么了?”曲茵茵看着她变了脸色就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

岑兮握着手机声线有些颤抖,“是远远,我妈说他进急救室了。茵茵,我可能要先离开这里了!”

曲茵茵点点头,“好,那你先去吧,这里有我呢别太担心了远远他那么可爱一定会没事的!”她拍了拍岑兮的肩膀安慰她。

简单的吩咐完几句话后岑兮就拿着包匆忙的离开了宴席。

傅靳洲见女人好像是有什么急事离开了,他放下酒杯神色匆匆的追了出去。

“哎,老三你去哪啊?”

“追女人!”

路子墨还没来得及吐槽男人的身影就已经在眼前消失了,等他再回头时台上那个万众瞩目的男人居然也一同不见了。

唉,老三呐,都说了这个女人不好追看来你是要吃苦头了!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 第三章:小三挑恤原配 免费试读

“岑经理,总裁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岑兮握着笔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精致的小脸处于一副认真工作状态,她伸手将垂落的发丝顺到耳后指尖拂过晶莹的耳垂,朝那人弯莞尔一笑,“好,我知道了!”

她收拾完桌子起身退开椅子刚要走的时候后座的曲茵茵突然拉住了她,然后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小兮姐,我刚刚从那边回来的时侯听说那个陆佳琪好像也在总裁办公室。”

“陆佳琪?”她皱了皱眉。

陆佳琪这个名字岑兮不陌生,她是一个刚从三线爬上来的小明星,因为接了一部电视剧加之和封曜的绯闻一炮而红,而她之所以能红就是因为她这个女主角的位置是她老公给的,试想封曜要捧的人能不红吗?

只是前段时间他不是还和那个小模特打的热火朝天吗怎么这会又换了个小明星?

岑兮没有太多其它想法,依旧笑得优雅从容,她拍了拍曲茵茵的肩膀,看上去毫不在意,“我知道了,都已经习惯了没事的!”

陆佳琪和封曜这段时间绯闻闹得厉害,现在他们俩共处一室不难想到在做些什么,可是这种事她的确是很早就习惯了,因为在这个女人之前她就已经经历过很多个类似的陆佳琪,她岑兮是个不受宠的总裁夫人在公司人人皆知所以封曜让她这个时候去他办公室无非就是想羞辱她。

岑兮一身黑色职业套裙,短裙包裹着她挺翘的臀部直到大腿根部衬得她身体曲线娇柔美好,玲珑有致,如海藻般的长发被她束之脑后,脸颊两边垂下一缕卷发,有些俏皮娇美。巴掌大的小脸常年挂着不温不火的浅笑,像是永远不会生气又像是对什么都不在意。

她踩着六公分的黑色高跟鞋走在去往总裁办公室的路上,心里却是一片沁凉,虽然说这种事早已习以为常了可是每次亲临她心里总归是有些隐隐作痛的,可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叮!”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眼前一片明亮,岑兮抬脚走了出来紧握的掌心有些湿热。

果不其然,她刚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里面就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女子娇作的**,柔媚至极。

“嗯~封总,不要啦,你弄得人家好痒……啊!”

不堪入耳!

岑兮停下了脚步十指不自觉紧握起来,原本一张毫不在意的小脸此刻坚定的神情似乎有瓦解的倾向,秀眉轻蹙黑眸紧凝着那扇门。

有句话说不是不在乎,只是没爱到那个地步。

那么她现在这样算是在乎了吗,她摸了摸自己心好像真的痛了,那她是爱上这个男人了吗?

“嗯~啊……封总,你讨厌啦……”

“讨厌?你确定不是喜欢,嗯?”

女人娇腻的声音加之男人的低沉的嗓音传了出来,这次呼吸都有些轻喘了,饶是岑兮这样六根清净的人听了都不忍脸红。

真是不要脸!

“砰”的一声,她没有敲门就直接推门而入了。

那个刚才叫的跟猫一样的女人看见有人进来了吓得缩进了男人怀里,胸前的衣衫半解,从岑兮这个角度看去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看见她雪白的**,还有一旁的暗红印。

而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呢神情依旧淡定犹如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似乎没有什么能惊动起他脸上的波澜,泼墨般的浓眉微微上挑,如黑曜石般锐利的眸子盯着这个贸然闯进来打断他“好事”的女人。

陆佳琪看清来人是岑兮后胆子这才大了起来,不过是被封曜打进冷宫的皇后而已,封曜对岑兮的手段她早有耳闻想来这个封太太就是一个花瓶摆设,一个不受宠的下堂妻罢了。

这样想着女人又装作一副受惊的模样在男人怀里钻了钻,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在他胸前堂而皇之的点火,“封总,可把我吓死了,你说封太太进来怎么都不敲门啊?”

岑兮眯了眯眸子,此时称她封太太又在勾引她老公岂不是光明正大的挑衅?

女人像只八爪鱼一样坐在男人腿上双臂环着男人的脖子,不断的用自己傲人的雪峰在男人胸前有意无意的摩挲,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凌乱了,封曜上身的白衬衫领口解开了三粒扣子,露出一片小麦色健硕的胸肌,曲线漂亮性感的锁骨,张扬着野性和禁欲的气息让人禁不住沉溺。

男人一手搂着怀里的女人一边看向岑兮,她脸上淡漠的神情叫他有些不悦,他薄唇勾起,“岑兮你听到了吗,你吓到我的小宝贝了我要你现在跟她道歉!”

果然,这个女人的确不受宠,听到封曜这么说陆佳琪眼里的得意就更加明显了,她一边当着岑兮的面大胆低头吻着男人的脖子一边等待着岑兮的道歉。

岑兮立在一旁手脚僵硬,她冷眼看着面前一男一女暧昧的画面有种将要窒息的感觉,尤其是对上陆佳琪挑衅的眼神她更觉得这个男人疯了。

“我做错什么了凭什么给她道歉?”

她瞥了眼骚气的女人又将目光转向一旁,真怕看多了长针眼。

“就凭你进来的时候不敲门,岑兮,你的家教被狗吃了?”

“在封总眼里我不是一直是个没有家教的女人?如果真要我道歉的话那我只能说,抱歉,打扰到你们的好事了!”

岑兮微微低头,她知道跟封曜斗下去没有好下场所以这算是一种既挽救了自尊又向他低头认错的举动了吧。

“都说封总的老婆是个出身平凡的女人现在看来真不假,连素质都这么低!”陆佳琪从封曜身上下来,迈着被黑色**包裹的玉腿朝她走了过来,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气势对岑兮下令,“既然你知道自己打扰了我们的好事那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补偿,我渴了,你去帮我泡杯咖啡吧!”

陆佳琪这副趾高气昂的把她当佣人使唤的样子让岑兮很不爽,在家里她可以受白薇的气,那是封曜的母亲她可以忍,可是在外面她凭什么还要对他的女人容忍?

她冷冷一笑很难看出心里的一丝难过,“你有手有脚的要喝咖啡自己去泡,我是这里的工作者不是佣人,更不是你陆佳琪听之任之的佣人!”

“你……”

“那如果是我想让你去泡咖啡呢,不知道我能不能使唤得动你?”

坐在沙发的男人幽然开口,他指尖夹着一支烟拿出做工精致的打火机,“咔擦”一声,幽蓝色的火苗将他指尖的香烟点燃,他吸了一口又吐了出来,模样既优雅又迷人,顿时白烟缭绕模糊了他俊朗的轮廓。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不会放过她的,看来他是铁了心要在别的女人面前让她丢脸,羞辱她。

她重重地咬了下唇再释然的松开,目光冷漠的扫了眼骚包的女人然后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红唇勾起,声音曼妙清浅,“封总是我的上司,身为下属我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然后就在她转身的瞬间她听到了女人咬牙切齿的低骂,“**!”

岑兮置之一笑,贱吗,如果她刚才不顺着封曜的话恐怕她是没好果子吃的,她又不是傻子干嘛给自己找不痛快。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