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岑兮封曜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南风入弦 2019-02-11 23:40:55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岑兮封曜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 即可阅读全文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小说简介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主角是不是太厉害了,就算是大帝转世也不可能越一个大境界杀人吧……。经典小说《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是不消雪所编写的虐恋情深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岑兮封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听岑兮这么一说男人的脸色果然变了变,你想一个欲求不满和求欢不成的男人他能高兴吗?“岑兮,我这可是在给你机会你确定不要,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他还以为那种事对她来说是有多求之不易吗?岑兮垂眸摇摇头,。主人公叫岑兮封曜的小说是《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本小说的作者是不消雪倾心创作的一本虐恋情深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两年婚姻受尽屈辱,一朝离婚终得自由,就在岑兮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那个恶魔时,没想到他又用一纸契约将她绑在身边日夜欢索。然而当她沉溺在所谓的幸福中时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十九岁那年的雨夜给了她一辈子永

精彩章节试读:

岑兮端着咖啡回来的时候陆佳琪和封曜俩人又腻歪在一起,两个人脸上都挂着笑看样子在聊什么开心的事,陆佳琪下身的裙摆被推至大腿根部,半裸的圆润的胸部有意无意的摩擦着男人结实的手臂,有种毛遂自荐的味道。

当然封曜也没拒绝这份好心,然后他就当着岑兮的面在女人饱满挺立的胸脯上狠狠捏了下,又惹得女人阵阵娇喘。

岑兮敛了敛眸子,真不明白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明明这个男人只是把她当玩物罢了,却偏偏这样送上门作贱自己,岑兮将咖啡端到他们面前,不卑不亢。

“陆小姐,不知道我的手艺合不合你的口味?”

陆佳琪懒得看她腻歪歪的靠在封曜身上,看的岑兮一度怀疑这个女人究竟是树懒还是没有骨头。

陆佳琪朝男人娇声道,“封总,要不你先来尝尝吧?”

没等封曜开口站在一旁的岑兮竟先接了去,“陆小姐,你可能还不知道封总他不喜欢喝咖啡!”

不是不喜欢,是不能喝,他是个有心脏病史的人本来就不宜饮用咖啡。

封曜听到这话目光顿时凌冽起来,深邃的眸子落在站在他面前的女人身上,突然有些好奇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而且还说的这么肯定。

“哦是吗,既然封总不喜欢喝咖啡那我也没什么胃口了,不如就把它赏给你吧!”

陆佳琪笑意盈盈的端起咖啡朝她走了过来,突然手一抖毫无征兆地就将滚烫的液体泼在了岑兮的胸前。

顿时她白色的衣服上染上了一大片黑色的污渍,很是难看。

最主要的是她婴儿般的肌肤被烫的瞬间红了起来,岑兮尖叫了一声,皮肤**辣的疼,疼得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而陆佳琪却只是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的捂着嘴,一副愧疚的样子假意道歉,“哎呀真不好意思,都怪我是我手滑了!”

虽然这样说着不过陆佳琪脸上却堆满了得逞的笑容,看着岑兮那副狼狈的模样她就觉得心里很爽,这个女人根本配不上封曜她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在她面前还这么嚣张?

岑兮痛的靠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双手不停的抖落身上的污渍,陆佳琪正得意着突然身后就传来一道低沉的磁音如雷而至。

“你给我滚出去!”

陆佳琪见封曜发怒了双手悠闲的抱在胸前冲岑兮扬了扬小脸得意忘形,“听到了没有,封总让你滚出去呢!”

岑兮双眼充斥着蒙蒙水雾,刚准备抬脚时身后又传来了男人的怒音,

“我说的是你滚!”

男人更为沉迈的声音响起,带着些怒气朝女人走来。

陆佳琪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绝美的脸庞,封曜在说什么啊,不是应该叫那个脏兮兮的贱东西走吗怎么变成她了?

她下巴骤然被捏紧,对上男人冰冷阴鸷的眸子,“怎么,还要我说第三遍吗?”

他真的不是在跟她开玩笑,男人眼里已经升起了十足的杀气,周身的温度仿佛冰至零点让她有种背脊生凉,毛骨悚然的感觉。

“好,我,我知道了,我这就滚……”

说着她错身拿起沙发上的包包就仓皇逃了出去……

封曜朝岑兮走了过去,挑眉看着她满身的狼狈眼里的神情很是复杂,“刚才不是一副伶牙俐齿的样子怎么现在跟个病猫一样了,哑巴了?”

她低着头,从这个角度看去她柔美的侧脸浸染在阳光里,线条温柔有诗意,浓密的羽睫长长的犹如蝶翼一般在眼帘上投下一片淡郁的阴影,紧咬着红唇像是在拼命隐忍着什么,这样的岑兮看上去十分倔强,而往往倔强的女人最不讨男人喜欢。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吗,看到我这个样子你满意了吧?”

她声音里有些苦涩可话仍是倔强,抬起头来的时候封曜分明看见了她眼底的氤氲,刚刚被泼咖啡的时候应该很烫吧,可就是这样她都不会哭出来。

真是个不可爱的女人!

“勉强可以!”

封曜黑眸一沉,勾唇点点头,结果岑兮只是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要去拉门。

“你要去哪?”

“不出去难道呆在这里碍您的眼吗?”

她现在身上不说衣服脏了有多难看,身体也是黏糊糊的,她有轻微的洁癖如果再不换衣服的话她真怕自己会疯。

封曜抓住女人的手腕,“你这样出去丟自己的脸也就算了,你让别人怎么看我?”

岑兮在心底冷笑一声,他居然也会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吗,既然如此他又为何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甚至有更亲密的暧昧呢,这样的他至她于何地让别人怎么看她他想过吗?

“我这里有浴室,进来洗洗!”

他伸手扣着她的手腕将她放在门把上的手挣脱掉,岑兮有些诧异的看着男人清冷绝美的轮廓,为了一个面子而已他居然舍得让她用他的浴室。

“你不必这样,大不了我出去就说是自己不小心弄的,不会跟你扯上关系的!”

封曜甩开了她的手有些烦躁,他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什么,明明是想借着陆佳琪来**她的可是真看到陆佳琪将那杯滚烫的咖啡泼在她身上时他又坐不住了,明明是想看到她对自己低头认错的样子可是真听到她把话说的这么无所谓时他有些7气愤,可是他到底在气愤什么?

“岑兮,我说过在我面前你不必装,你骨子里是什么人我清楚得很,你现在从这出去如果这事被人传到奶奶耳朵里怎么办?”

岑兮了然,脸色不觉得又苍白了几分,“你觉得我会跟奶奶告状?”

果然他只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岑兮脸上霍然开朗刚刚那抹忧郁的神情全部褪去,换上了一个明艳的笑在他身边擦肩而过走进了浴室,只留下一句“封曜你一直都很了解我,自以为是的了解!”

然后就听到的“砰”的一声浴室的门被关上,再就是上锁的声音。

该死的女人,她居然这样防备他!

他一拳压在沙发上气恼的坐下,深沉眉宇间刻满了焦怒,这个女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昨晚敢跟他动手今天一样敢跟他还嘴,她真以为仗着奶奶在自己就不敢拿她怎么样吗?

岑兮洗完澡后才发现了一个要命的事,她进来的爽快可是她没有换洗的衣服她该怎么出去呢?

她把浴室四下翻了个遍也就找到一条浴巾,上面还有男士沐浴露的清香,难道她要裹着这个出去?

她咬了咬牙,裹就裹吧总比**衣服出去的好,再说了外面还有那个危险的男人在指不定到时候他脑子哪根筋抽了欺负她怎么办?

这么想着她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门锁拉开了浴室的门,她往沙发瞄了一眼居然没有人。

办公桌那边也没有。

“封曜?”

她一边捂着胸前的浴巾生怕它突然掉了下来一边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可是没有人回应她。

怎么办,这个男人跑哪去了,他不在她该怎么让人送衣服过来,总不能自己叫电话让人送衣服上来吧!

“找我有事吗?”

突然身后就响起了一道低沉的莽音,低迷的犹如毒药般撩人好听。

岑兮吓了一跳,她一个转身便撞进了男人结实的胸膛上,鼻梁一痛。

封曜趁机搂着她的腰将她死死的贴着自己,低头浅笑,“怎么,才一会不见就想我了?”他满是笑意的灿眸戏谑的在她胸前扫了一眼,“还是你想跟我玩湿身诱惑?”

这个男人笑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妖孽,贼好看的那种,明明一副坏得要死的样子却偏偏叫人看的移不开视线。

此刻她身上只围了条浴巾,除了能遮住重点部位在其它的能看到的地方都毫无遮拦的暴露在男人炽热的视线中,刚刚沐浴后的女人身上还染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她雪白的肌肤细腻的犹如初生的婴儿一般,手感好的好像都能掐出水来。

她的腰被封曜搂着,隔着浴巾她都能感觉他掌心炽热的温度,她脸上的温度更是蹭的上升起来,双手便抵在他胸前。

淡漠的解释,“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到自己没有衣服换所以问你能不能叫人帮我送一套衣服上来?”

“你这算是求我?”

岑兮无奈的看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是,我在求你!”跟他废话没好下场,不如爽快点。

男人邪肆的勾了勾唇,他的脸突然离她很近薄唇有意无意的似乎能擦到她的唇上,放在她腰间的大手也不安分起来渐渐下移到她圆挺的臀上。

声音突然暧昧起来,“既然是求我那你是不是要给我些好处?”

岑兮先是一愣再是一惊,一对圆溜溜的眼睛有些湿润清朗如山间清泉,“我能给你什么好处?”

“你是真傻还是跟我装傻,刚才为了你我可是把那个女人给赶走了,所以现在是不是应该由你来帮我把这团火灭掉?”

说着他大手抓着她的小手放在了他下身某个羞人的部位,“轰”的一声,大脑像是炸开了一般,不用看岑兮似乎已经感觉到他的“火”烧得有多旺。

她原本就绯红的小脸此刻羞红的快要滴出血来,**的肌肤因为羞涩也染上了一层淡粉色,**通透的犹如粉色的水晶一般。

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不,不要!”

“不要?”男人的鹰眸沉了沉,“岑兮,你是在跟我玩欲绝还迎还是欲擒故纵?”

她咬了咬唇后腿两步,“真的不行,我,我还很痛!”

她没骗他,昨晚他喝了酒用力过度床事一直持续到凌晨三点左右才结束,结果她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身体就像被碾压过一般腿间更是**辣的疼,像是被撕裂过一般,现在一想到他昨晚的蛮力她就有些心悸,她真的承受不住他的惩罚。

《契约婚妻,薄情总裁求放过》 第五章:她用余生来还债 免费试读

听岑兮这么一说男人的脸色果然变了变,你想一个欲求不满和求欢不成的男人他能高兴吗?

“岑兮,我这可是在给你机会你确定不要,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他还以为那种事对她来说是有多求之不易吗?

岑兮垂眸摇摇头,“我不是陆佳琪,我没那么饥渴!”

恰巧这时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是曲茵茵。

“总裁,您要的衣服我给您送来了!”

岑兮犹如大获将至,她眼底的欣喜被男人看了去,封曜一把推开身边的女人厌恶至极,真不知道他刚刚怎么就萌生了想要她的想法。

“贱东西,真能够装的!”

岑兮不理他仍旧兴奋的跑去给曲茵茵开门。

“小兮姐?”女孩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裹着浴巾来给她开门的岑兮,刚才总裁打电话让人送衣服上来她还以为是给那个陆佳琪的呢。

岑兮看到曲茵茵这个表情就知道她有些误会,她讪讪笑了笑,“茵茵谢谢你啊,这件事你不要出去乱说我回头跟你解释!”

曲茵茵走后岑兮重回浴室换了衣服,这次出来时又没有看见封曜的人影,她目光随意看了看确定他真的已经离开了。

就在她抱着自己被弄脏的衣服准备出去时突然碰掉了桌子上的一堆文件。

她连忙弯腰去收拾结果就在一堆白纸中看到了五个显赫的大字。

离婚协议书。

她怔的坐在了地上,目光顿时涣散,脑子里满是那黑色的字体,他什么时候连离婚协议书都准备好了,他终于忍受不了自己想要摆脱她了吗?

可是封曜,我还不想离开你,我还没有得到你的心……

晚上回到封家的时候岑兮都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吃完了饭她被白薇打发去厨房洗碗,结果一失神一个碗掉在了地上,瓷片碎了一地,然后又听见白薇尖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可是岑兮却跟听不到一样。

她蹲下身子去拾碎片,结果手不小心被锋利的瓷片割伤了手。

鲜红的血液从食指涌出,她也感觉不到疼,一边继续捡瓷片一边掉眼泪,反正也没人看见。

回房间时她突然迎面撞到了一个人,她连忙抹了抹眼角抬头时发现一张俊逸的脸出现在自己头顶上方,正眯着眼睛看她。

“大哥!”

她又低下头礼貌性的喊了一声。

封易泽一身酒红色格子衬衫不似封曜的干净简单的白衬衫,他总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尤其是他脸上常年拽着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整个人看上去很不正经。

他瞄了眼眼眶红红的女人目光落在她流血的手上笑眯眯的,故意疑声道,“呦,玩自残呢?不对啊,想自残应该割手腕,”说着他还伸出自己的手朝岑兮示意性的比划,“诺,就是这里,狠狠的一刀下去保证血流不止,要是怕自己还死不了就放水里泡着,准能把你的血放干!”

封易泽这话听上去根本就是在劝她自杀啊,哪有人这么变态的,封易泽在封家地位其实比她好不到哪去,他的事她也不太了解就是知道这个大少爷是个**,整天不务正业花天酒地。

岑兮瞥了眼他伸出的手腕却足足吓了一大跳,她本以为封易泽是在跟她开玩笑罢了,**嘛说的话不去理会也就罢了,可是当她看到他手腕上那数条触目惊心的伤痕时她震惊了。

难道封易泽以前也自杀过,割腕自杀。

而且看疤痕不止一条,他应该是割过好几次腕。

“看见了吧,还想不想死了,我告诉你自杀可是很疼的,没那个勇气就别试着自残,无聊!”封易泽收回自己的手将袖子放下,一脸的风轻云淡丝毫看不出他曾经发生过的事。

岑兮回到房间时封曜正在洗澡,他高大的身躯在打磨过的玻璃门上倒映出他的伟岸,今夜他出奇的没有出去应酬一想到奶奶催她要个孩子和今天无意间看见的那张离婚协议书岑兮忽然有些慌乱。

如果他真的要和自己离婚的话那她又怎么能要孩子呢,让孩子生长在一个离异家庭对孩子太不公平了,可是就这样和他平白无故的离婚她又不甘心,她当初是为什么嫁给封曜的她还没忘记,想到这里她才发现有一个人她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了。

公园的一处座椅上,一个穿着蓝白条衣服的中年女人神情呆滞的坐在那里,她怀里抱着一个灰色的小熊娃娃,嘴里似乎在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有护士坐在她身边给她喂饭可是女人很不配合,甚至差点把碗给打翻。

看见岑兮来了护士这才如释重负,“岑小姐你终于来啦!”

岑兮点点头看向女人的时侯多了些无奈,“她这段时间怎么样了,病情有好转吗?”

护士摇摇头,倒也不生气女人刚才那副不配合的样子,反而脸上有些同情的看着女人,“还是老样子时好时坏的,苏女士这几天一直抱着这个娃娃在叫她儿子的名字,吃饭睡觉都不松手上次还因为这个娃娃差点掉河里呢!”

岑兮光听着护士的描述心里就已经难受的一塌糊涂,她抹去了眼角的泪在女人面前蹲下,哽咽着轻唤了一声。

“苏阿姨,是我啊,我是小兮,我来看您了。”

女人听到岑兮的话呆滞的目光渐渐有了些神色,她一边紧紧抱着娃娃一边念叨着,“小兮,小兮,你是小兮?”

听到苏灵在一遍的唤自己的名字岑兮的泪涌的更多了,“是啊,我是小兮,阿姨你还记得我吗?”

可是突然间女人就变了脸色,眼神凶恶起来看着岑兮就像看到了仇人一般,“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儿子对不对,都是你害死了我儿子,你还我儿子啊……”

女人失控的抓住岑兮的手疯狂的大叫着哭喊着,岑兮心里同样不好受,因为就像她所说的那样的确是她害死了她儿子,那个和她青梅竹马,曾是她心中最爱的少年。

“儿子,我的儿子死了,我再没有孩子了,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啊,为什么啊……”

女人痛彻心扉的哭声在公园里贯彻,灰蒙蒙的天空似乎因为她悲痛的心而同情的快要落下泪来,岑兮最后是被好几个护士一起拉开的,她两条手臂被苏灵抓出一道道血痕,可是她都感觉不到痛至少没有那个中年丧子的女人来得痛。

苏灵之前在岑兮眼里一直都是温婉美丽的女人,气质端庄,她从小就喜欢跟在她身后亲切的喊她苏阿姨,而苏灵也一直拿她当女儿看待。可是一切从晏苏去世以后就都变了,可能是丧子这个打击对她来说太大了,苏灵的精神一下子崩毁后来连人也分不清,所有人都说她疯了。

是的,她的确疯了,早年她因为一场阴谋和前夫出了车祸,前夫死了,她因为被诬陷出轨也被夫家净身出户,再后来她又得知自己刚出生不到十个月大的小女儿得了急性病去世了,她好不容易熬了二十多年从这个悲痛中走了过来却又一个晴天霹雳得知自己的儿子出车祸死了。

一次次她白发人送黑发人,一次次她承受丧子之痛。

她人生所有的信念和希望似乎都在那一刻崩塌,她仿佛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婚姻不幸,两度丧子,她的人生何其悲苦啊!

苏灵被带回医院病房里医生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她才勉强入睡,岑兮隔着玻璃窗看着那个少顷安静的睡在床上的女人她终是忍不住蹲下了身子靠着墙痛哭起来,对不起苏阿姨,如果可以我愿意用自己的余生来还债,我会好好的照顾守护晏苏哥哥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一颗心……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