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姜思美顾长钊的小说[未婚首席极品爱]免费阅读

编辑:若雪樱花草 2019-02-12 07:19:42

主角叫姜思美顾长钊的小说[未婚首席极品爱]免费阅读

《未婚首席极品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未婚首席极品爱 即可阅读全文

《未婚首席极品爱》小说简介

《未婚首席极品爱》本书幽默风趣,虽然是现代修真,但并没有像其他书一样什么神器美女一大堆,并且构思情节也很不错,没有那种非常夸大的说辞,闹书荒的朋友非常推荐来看这本书。经典小说《未婚首席极品爱》由麦花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姜思美顾长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A市。姜思美动作轻柔地抚摸照片上笑容温雅的男人,唇角勾起一抹讥嘲的笑容,“五年了,顾长钊……我回来了,你还好吗?”话落,后背突然贴上男人的身体,姜思美一惊,迅速把照片塞进包包内,回头看到未婚夫陈豪生。。主角叫姜思美顾长钊的书名叫《未婚首席极品爱》,本小说的作者是麦花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姜思美为了保住姜家的公司,决定和恋爱三年的顾长钊发的分手,亲自葬送了自己的爱情出国留学,没想到五年后归来的第一天在去参加宴会时,五年前那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让她遥不可及的多金男

精彩章节试读:

顾长钊沉默,姜思美瞬间感觉浑身的力气被抽走,身体无力地靠在树干上。

五年的时间,她为了姜家的公司不得不答应和陈豪生订婚,出过五年就是刻意遗忘顾长钊,如今回国就是为了和陈豪生完成结婚仪式,可被他硬生生捣毁了计划。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姜思美情绪差点失控。

“我说过,五年前的账得算清。”

顾长钊眸底神色晦暗,蓦的狠狠擒住她的手腕逼问,“一无所有的感觉,你就不想尝尝是什么滋味?”

姜思美苦笑,不敢置信地盯着他,眼眶渐红,“所以,你觉得五年前我瞧不起你,对不起你,现在你就设计姜陈两家的公司用来报复我?”

顾长钊语调极淡,“在五年前你就应该知道,现在这一切是你应该承受的,不是吗?”

姜思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更不敢听他说起关于五年前的事情,推开顾长钊仓皇逃离。

姜家别墅,陈豪生在客厅内等候姜思美多时,看到姜思美进门,一个重重的耳光狠狠甩到她的脸上。

啪——

陈豪生这一巴掌用了十二分的力气,姜思美被打的脑子嗡嗡作响。

“你个贱人!穿着睡衣出去勾引谁去了?”

陈豪生毫不留情地扯住她的头发,满脸阴霾地逼问,“你知不知道,你害的老子差一点破产!”

“你放手!”

姜思美疼的眼泪差点流出来,摆脱不开他的钳制。

陈豪生冷笑着扯的更用力,“老子要是因为你破产,老子第一个就把你拉下地狱给老子陪葬,表子!”

姜思美咬紧牙关,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陈豪生开恩地放过她的头发,松开她的手狠狠推了她一把,姜思美后背重重撞上墙壁,疼的眼泪打转。

姜思美刚站稳,怒视陈豪生,徐丽颜就脸色难看地走上来。

“陈少,先别生气。”徐丽颜安慰陈豪生,回头瞥了一眼姜思美脸颊上的五指印,不敢对陈豪生怎样,反而冷声训斥姜思美,“还不赶紧去换一身衣服?”

陈家在A市的地位比姜家高贵,就算陈豪生打了她一巴掌姜家也不能如何,姜思美不甘心地握紧拳头,最终为了爸妈和公司着想,转身上楼去换衣服。

等换好衣服下楼,客厅内的人已经正襟危坐,每个人的目光像审视一样盯着姜思美。

“姜陈两家的公司的股份除了问题,是不是你在外面得罪了什么男人?”徐丽颜冷着脸开口问,特指后面的“男人”。

“没有…”姜思美冷淡地回答。

“呵,那我刚才亲眼看见你在外面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你怎么说?”陈家主母林茵洁尖火气颇大,指着姜思美的鼻子就开骂,“你个不知检点的贱蹄子私底下乱搞男人,还想牵扯我们陈家陪你们姜家的公司受难,我呸!你还有脸在这儿给我装无辜?”

“妈,我真的没有…”姜思美攥紧裙角,看向徐丽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顾长钊。

“你还给我不承认!”陈母看她一再推脱关系气得跳脚。

《未婚首席极品爱》 第1章 该做的都做过 免费试读

A市。

姜思美动作轻柔地抚摸照片上笑容温雅的男人,唇角勾起一抹讥嘲的笑容,“五年了,顾长钊……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话落,后背突然贴上男人的身体,姜思美一惊,迅速把照片塞进包包内,回头看到未婚夫陈豪生。

“我的宝贝儿,见到我这么惊讶,嗯?”陈豪生说着压近脸庞,灼热的气息故意喷洒在她白皙的颈脖上,“刚才一个人在说什么?”

“你怎么在这儿?”

姜思美态度冷淡,对这个花名远扬,只在五年前和她见过一次面的未婚夫感到反感,下意识的把手腕缩回来。

陈豪生不仅不放,反而抓的更紧,另一只手捏住她的小脸,脸庞压近就要亲下,“宝贝,过来让我好好亲一口,五年时间你都待在国外,可想死我了…”

姜思美反胃地撇开脸,“陈豪生,放手!”

陈豪生不由分说把姜思美压在妆台上,另一只手就去解她身上的礼服拉链,“宝贝,安慰我一下…”

“陈豪生,你这个神经病!”

姜思美强烈抵触他的靠近,怎么也没有想到,回国第一天跟着爸爸过来参加宴会,竟然会碰到陈豪生!

陈豪生被她扭扭捏捏地作态搞的恼火,一巴掌重重打在她的腰上嘲笑,“跟老子订了五年的婚,连个手还不让牵了不成?我呸!早就是人尽可夫的女表子,还装什么贞节烈女!”

陈豪生摸到拉链,暴力扯开。

姜思美心跳如擂鼓,大片洁白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她反手摸到妆台上的化妆盒,抄起来陈豪生的额头砸上去。

“妈的,你个贱人!”

陈豪生险险躲开,暴跳如雷地脱下外套甩在地上就要抓人。

姜思美趁机捏紧裙子的拉链,拉开门冲出化妆间,电光火石间,身体撞上一面硬邦邦的肉墙。

“对不起、对不……”

姜思美抬头,瞳孔微缩,看着面前的男人熟悉的眉眼,清冷的黑瞳,不敢置信地后退,直到后背撞上冰冷的墙才回过神。

“顾、顾长钊?”姜思美一脸错愕地呢喃。

男人清冷的黑眸扫视她凌乱的穿着,眸底浮现赤裸裸的讥讽,“姜思美,你一点都没变。”

“什、什么没变?”

姜思美呼吸一滞,下意识地捏紧裙子,没想到五年后再见,会是这幅画面。

顾长钊突然俯身逼近,把她困在墙和身体之间,没有没一丝偶遇的意外,狠狠擒住她的手腕。

姜思美措不及防地撞进他的怀抱,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身后陈豪生的唾骂声。

“你们他妈的在做什么?你个小兔崽子是谁!”陈豪生暴跳如雷地指着搂着姜思美的顾长钊。

顾长钊底眸泛着无限冷意,手指挑起姜思美的下巴,对着她冷笑着一字一顿,“我和她,该做的都做过…你说我是谁?”

姜思美浑身如坠冰窖般犯冷,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心虚地别开脸。

“姜思美你这个婊子,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还有你这小兔崽子,敢动老子的女人,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陈豪生暴怒地撸起袖子就要暴打顾长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