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爱抚一世红尘]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傅西洲江之虞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森里伊人 2019-02-12 07:27:01

[爱抚一世红尘]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傅西洲江之虞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爱抚一世红尘》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爱抚一世红尘 即可阅读全文

《爱抚一世红尘》小说简介

昨天我在夜里看见了一道身影,貌似是作者,但又想了想,作者不是这个城市里的人,随即放下了手中的板砖。。《爱抚一世红尘》是由作者吾欲成凰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爱抚一世红尘》精彩章节节选:“别动。”男人蹙了蹙眉,大手摁了摁她,不容反抗的让其继续靠在自己的胸膛,“你刚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学校那边我已经通知过了,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养着。”不知道怎么的,听到他如此熟悉又一副管教的口吻。主人公叫傅西洲江之虞的小说是《爱抚一世红尘》,本小说的作者是吾欲成凰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十八岁成人礼, 小叔为她举办了全市最隆重盛大的庆宴,却在夜深人静时,摸上床将她压制在身下,冷声命令:“给我!”

精彩章节试读:

从傅宅出来,江之虞连伞都没有打,内心的绝望远大于淋雨带来的痛,至今她都想不明白,当初傅西洲让她回来取东西的意图,是羞辱她还是什么。

既然已经让沈澄月搬了进来,既然已经让她随意处置了她的东西,那又何必再去找她,让她如此难看?

姜智余看到她的时候,她的全身都被大雨浇透了,发丝紧贴在白皙的小脸儿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见状连忙拿了伞推开车门冲出去,一边为她撑伞一边有些生气的开口。

“怎么回事?这么大的雨连伞都不打,还要不要命了?想生病是吧?”

她没说话,脚下的步子沉的几乎都要抬不起来,姜智余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恼火,紧接着一丝心疼跃上眉间。

“是不是那个男人又教训你了?”

江之虞依然不说话,眼睛空洞的望着一个地方,毫无焦点。

此时不远处突然出现两道刺目的灯光,紧接着一辆线条流畅的黑色揽胜便出现在视线内,姜智余眯了眯眼,很快便认出这是那天傅西洲开的车。

大雨如注,在车灯的照射下显得越发滂沱,黑色揽胜缓缓停下,然后矜贵无比的男人撑伞下车。

看到姜智余时,傅西洲黑眸眯了眯,俊脸淡漠清寒,但紧接着黑眸一缩,视线在触及到伞下的江之虞时猛地一震,看到她那副模样,心莫名的揪了一下。

男人腿长步阔,两三下便走到二人面前,蹙起的剑眉隐匿着不易察觉的心疼,开口却依然是淡漠无比的声线。

“怎么回事?”

姜智余没有说话,但完全是一副不想理会的态度,反正不管怎样,现在阿虞这副模样肯定和他脱不了干系,所以他自然没有好脸色。

而江之虞依然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仿若灵魂和肉体抽离了一般,目光依旧没有聚焦,好像根本不知道男人的出现。

傅西洲黑眸一沉,一把将她拽到自己伞下,而这一动作好像让江之虞重新复活一般,突然就有了反应,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推开男人的手臂,犹如烫手的山芋一般,避之不及。

“不要碰我!”

她冷冷一句,目光也终于有了聚焦,但却一眼都没有施舍给傅西洲。

男人蹙了蹙眉,一张俊脸阴沉的不像话,侧脸线条在夜色里依旧迷人、分明。

他看着仿若受惊的人儿,再一次开口道,“江之虞,我再问你一遍,究竟怎么了?”

这一次,江之虞终于缓缓抬起头来,由于身高问题,她只能仰脸看他,她的头发已经完全湿透,乌黑的发丝贴在白皙的脸庞两边,有种说不出的美感,水眸里闪动的,不知是雨还是泪。

“傅西洲。”

她一字一句开口,语气冷到了极点,这是三年以来,她第一次如此大胆的直呼他的姓名。

“你是觉得侮辱我很有意思吗?故意让我看你们有多恩爱?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感兴趣。”

恩爱?

男人眉头蹙的更深,明白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解,毕竟他这段时间根本就没回过傅宅,哪儿来的恩爱?

何况上次那场意外以后,他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看待她了。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傅西洲语气低沉,清冽的嗓音竟难得有了几分沙哑,幽眸摄人。

江之虞看着他好看的眉眼,差点又要沦陷进去,她慌忙别开视线,理了理额前的湿发,冲姜智余道,“我们走吧。”

“洗洗换了衣服再走。”

男人再度开口,语气强势不容反抗,可又转瞬似是微不可微的叹了口气,道,“这样回去会生病。”

江之虞突然觉得有些可笑,唇角扯开一个嘲讽的弧度,轻笑道,“傅先生,您还真是好记性,让我换衣服?这个地方,还有属于我的东西吗?”

傅西洲蹙眉,虽然不知道刚刚究竟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凭他的聪明,已经大概猜到了。

“我们走。”

这次姜智余先开的口,他一把搂了她的肩。然后贴心的为其打开车门,等她上车后自己才回到驾驶座。

傅西洲没有再说话,只是黑眸紧紧盯着二人,直到那辆保时捷消失在夜色里他才往别墅内走,整个过程中他的脸阴沉的不像话,压抑的怒火似乎随时都会爆发出来。

在玄关处换了鞋,男人脱了西装外套扔在沙发上,又松了松颈间领带,随后才上楼梯,周叔听见动静连忙出来,看见是傅西洲才忍不住开口。

“先生,您可算回来了,您不知道您不在的这几天……”

周叔说着突然顿了顿,目光下意识瞥了眼楼上,生怕被听到似的刻意放低了音量,“沈小姐把家里闹了个天翻地覆不说,刚刚还把小姐给气走了。”

说实话,他是着实不喜欢这个沈小姐,还是阿虞那孩子讨喜。

“知道了。”

男人淡淡一句,其实和他猜的大概一致。傅西洲上楼,又解开衬衫袖口的纽扣,墨眸一眼便看到了那扇大敞着的卧室门。

《爱抚一世红尘》 第十章 安眠药 免费试读

“别动。”

男人蹙了蹙眉,大手摁了摁她,不容反抗的让其继续靠在自己的胸膛,“你刚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学校那边我已经通知过了,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养着。”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他如此熟悉又一副管教的口吻,江之虞竟觉得鼻尖一酸,她好像,还是很依赖他。

安静了两分钟,江之虞又动了动肩膀,似乎是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傅西洲黑眸看了她一眼,却见她无奈的撇了撇嘴。

“我饿了啊,我想吃东西……”

傅西洲闻言愣了一下,他倒是忘了这回事,放开臂中的人儿,男人起身去打了个电话,不多时便见其手里拎着四五个便当盒进来了。

菜品很丰富,但都十分清淡,还有她最爱喝的乌鸡汤。江之虞满意的吃起来,好像刚刚无力的身体突然间又满血复活了,果然美食才是最好的良药。

见她吃的满足,小小的腮帮子鼓着,说不出的可爱讨喜,男人眉头竟异常舒展开来,好像三十个小时的疲惫顿时一扫而空。

如果她不只是这种时候对他毫无戒备就好了。

想到这男人突然沉声开口,“医生说你吃了有毒的药物,再加上老师说的,是不是道具的问题?”

江之虞手上的动作一顿,突然抬起小脸儿看他,想了想,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应该是的,因为在喝那个东西之前我还好好的,喝完之后就感觉身体完全不是自己的了,难受的要命。”

“那就是了。”男人眼角阴沉,“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调查清楚,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都决不能姑息。”

江之虞目光闪躲了两下,不再看他,因为害怕自己眸底的情绪藏不住,一不小心就会暴露在聪明的男人面前。

电话铃声突然打破空气的安静,男人摸出手机,连名字都没来得及看便下意识摁了接听,电话那头沈澄月的声音传过来,连她都听的清晰无比。

“西洲,你现在在哪儿?”

男人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却还是淡淡道,“医院。”

“是不是又是因为那个死丫头?”她的声音包裹着愤怒,尖锐无比的穿透男人耳膜,“我刚刚给你助理打了电话,问你昨晚为什么又没回来,你不是答应我要吃我做的饭吗?昨晚我等到你半夜,菜全都凉了!”

“既然你知道,那也应该清楚孰轻孰重。”

“呵。”

沈澄月冷笑一声,突然别有意味的开口,“所以在你心里,那个死丫头比我还重要?傅西洲,你真的变了,我为你付出的代价这么大,你却这么对我……那好……她有危险你就在乎,那我如果也要寻死,看看你究竟会不会也着急!”

她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完全没有给傅西洲回答的余地,男人愣了一秒,猛然想起什么般起身,看了眼病床上面色已经变冷的江之虞,道。

“我有急事需要去处理一下,你先好好在这里养着,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

“不用了,已经够麻烦您了,傅先生去忙自己的。”

江之虞说完躺回病床,然后翻身背过他,傅西洲微不可微的一声无奈叹息,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男人走出医院后一路开往傅宅,车速之快毫不亚于来的时候,这些日子他身心俱疲,再加上沈澄月又实在无理取闹,所以他几乎没有回去过,二人见面的次数更是寥寥可数。

倒是他疏忽了,忘了她本就是一个心理脆弱的人,为了自己在国外治疗了整整三年,又面对毁容的威胁。

想到这里傅西洲内心不禁再次浮现一丝愧疚,车速又加快了几分。

到达傅宅后,男人一路步伐匆匆,直奔二楼沈澄月的卧室,却发现门打不开,被她从屋内反锁了。

打电话叫在后园剪花的周叔拿了钥匙,男人咔嚓一声开了车门,却发现屋内没有一点动静,他沉步走进去,看见沈澄月正安静的躺在大床上。

男人稍稍松了一口气,可下一秒,傅西洲黑眸陡然一沉,目光在扫过床头柜上的药瓶时蓦地断裂,他大步流星的走过去,拿起那瓶身看了看。

安眠药………

男人心脏一空,目光迅速转向躺在床上的人,发现沈澄月脸色苍白的可怕,双眸紧闭着一动不动。

傅西洲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她的体温在渐渐流失,身体也有些僵硬,他拍了拍她的脸,却发现根本毫无反应。

男人二话不说便将其抱起,然后疯了一般冲下楼,周叔见状大惊失色,连忙过去开门,焦急问道,“沈小姐这是怎么了?刚刚吃早饭的时候还好好的。”

“她吞了安眠药,来不及了,车钥匙给我。”

男人接过车钥匙,步伐稳健匆忙,走到车前将沈澄月安放在后座上,然后才坐上驾驶座启动引擎。

车速一路飙升,男人顾不得那么多,只能按照就近原则选择江之虞在的医院,否则越拖越危险,如果沈澄月再有任何差池,他恐怕会负罪一辈子。

大概二十分钟,车子再次停到医院门口,傅西洲将后座的人打横抱起,匆匆冲进急诊科,医生见状连忙迎过来,吩咐护士准备移动病床。

“她吞了大量安眠药,先救人再说!快!快啊!!”

男人低吼,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黑眸腥红可怕,医生也惊的一身冷汗,连连点头道。

“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抢救的。”

看见移动病床被护士们簇拥着推进抢救室,傅西洲才靠在墙上,一手松了松领带,冷静强大的男人,纵然驰骋商场多年也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疲倦无力过。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