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缠情]免费试读 主角叫陆离林夕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蝉音弥夏 2019-02-12 07:41:28

[缠情]免费试读 主角叫陆离林夕的小说免费试读

《缠情》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缠情 即可阅读全文

《缠情》小说简介

我也喜欢怼人,看到一些人就想怼死他!她!。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缠情》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我是农夫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啪!”一大袋鼓鼓囊囊突着许多棱角的东西砸在了桌面上,把收红包负责登记的小姐姐吓了一跳。林夕皱了皱眉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东西她从银行出来搬到出租车上,又从出租车上般到这里,可把她累坏了,她一手叉着腰。主角是陆离林夕的书名叫《缠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我是农夫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一个二婚女人,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你说的没错,经验丰富,性格泼辣,就是爱上你。”

精彩章节试读:

她心里正想着吴世先的恶贯满盈,突然一双锃亮的皮鞋落入了她的视线,她缓缓抬起头来,看见了一张俊美得像是古希腊雕塑一样的脸庞。

他眉骨突出,双眼狭长,鼻梁高挺,琥珀色的眼睛有种勾人心魄的力量,微微勾起的嘴唇似笑非笑,像是妖孽一般。

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眼前的男人是吴世先的手下,派来赶他的。

但是看着他身上裁剪合宜,看起来很是昂贵的西装,以及全身上下高贵逼人的气质和气场,顿时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干嘛?”林夕很是戒备地说道。

“进去看戏。”

他薄唇轻启,说话间可见洁白的牙齿,声音低沉性感,神态似笑非笑,好像是打量,又好像是轻视,让人觉得他似乎是笑着,可是却显得冷峻逼人,让人无法靠近,捉摸不透。

“看戏?”

林夕狐疑,最好的大戏她不是刚演过吗?

“不去你会后悔的。”

他挑了一下眉毛,一手插兜,跨步向大厅走去。

清风拂过,将他身上好闻的烟草气息吹进了林夕的鼻孔。

林夕有些微微地愣住了,男人刀削斧凿的脸在她的脑海中仿佛是印下了一样,挥之不去。

她想也许刚才男身上的味道是媚香之类的,否则怎么能够能让她在短时间内如此晕头转向。

她今天的目的一个是来砸场子的,另一个就是要把本吃回来,为此她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一粒米也没有吃。

她抖了抖身上不小心沾到的瓜子壳,看了一眼还在数着钱的人,他们看向她的目光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她耸了耸肩,所有的事都是吴世先那个王八蛋造成的,与她无关。

她若无其事地走进了大厅。

看见了先前的男人身边的空位径直坐了下去。

大概满屋子的人都嫌弃她,笑话她,这个男人竟然主动跟她说话,也算是有好感了。

林夕看着一桌子的菜,心里气得直发抖,全部是山珍海味,她跟着吴世先的时候,一天连一个鸡蛋也不舍得吃,想到这里,林夕吃得就更加发狠了。

男人挑着眉看见女人,心里不禁觉得有趣,她的蛮横有趣,她的幼稚也有趣。

林夕察觉到男人的目光,心中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一想就是陌生人而已,根本不会再有交集,她无需注意形象。

“你是交了礼金的吧,不吃多浪费啊。”

林夕抖了抖肩膀,瞄了男人一眼,说完又继续吃。

此时的新郎新娘正在一桌一桌地敬酒,很快就到了林夕他们这一桌。

两人满脸堆笑,视线落到了林夕这里就变了脸色,吴世先是强颜欢笑,而于倩丽却似乎更像是脸色煞白,心中有愧。

林夕仔细一打量,才发现于倩丽不是在看她,而是在看她身后的男人。

“恭喜你啊,我的前未婚妻!”

男人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带着浅浅的戏谑,一副意味不明的笑容,让人有些胆寒。

艹!林夕不禁在心里惊呼,原来都差点成为夫妻了,她就说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奇怪呢,莫不是跟她一样来砸场子的,林夕的心中不禁有些雀跃。

吴世先也愣住了,用疑惑地眼神看向于倩丽。

“你来干什么?”于倩丽没有理会吴世先的眼神而是径直对男人说道。

“给你送礼物。”

男人的眼神飘忽不定,似乎不是在看于倩丽,而是在看她的身后,好像是在看正在播放短片的大屏幕,嘴角勾着玩味的意味,很是邪魅。

突然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暧昧的声音响起,林夕顺着所有人的目光一看,宽大屏幕上,画面不堪入目,尺度极大,而女主就是今天的新娘于倩丽,屏幕里的男人倒是看不清脸,林夕怀疑是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前未婚夫。

察觉到林夕打量的目光,男人转过头来瞪了她一眼,不是发怒,反而是一种嗔怒,目光里带着笑意,配上那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更加让人琢磨不透。

林夕眉毛都兴奋起来了,咧开一个微笑,朝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论心狠,男人比女人厉害得多了,一招致命。

果然,吴世先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堪的神色,如果说林夕的无赖,男人的挑衅,他均可以用温文尔雅的虚伪笑容迎接的话,此刻的他再也绷不住了。

他很冷静,立刻命人撤掉了短片,虽然所有人都已经大饱眼福。

他倒是没有甩于倩丽任何脸色,反倒是于倩丽,一副楚楚可怜,娇弱无比的样子躲在他的怀里,真让人心疼。

林夕觉得讽刺,看来,他们是真爱!

一桌子的食物也让她提不起兴趣,她趁乱走了出来。

原以为她很开心,可是她看到这样比想象中还精彩的画面,她却觉得心中刺痛,挥之不去的是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的画面。

“去哪里?我送你。”

身后响起男子的声音,林夕回头看了一眼,竟然是刚才的那个男子,刚才她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他,还以为他被吴世先的人拖出去打死了呢。

“不用。”

林夕摇摇手,她不想无端欠别人的人情,而且看他报复未婚妻那么狠的手段,实在不是她能够惹得起的人。

她左右探着头,可是别说出租车了,连个人都看不见。

“这里是都打不到车的。”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似乎还带着一丝轻笑,林夕觉得很不舒服,这个男人让人觉得很危险。

不过他这么说倒提醒她了,这附近的确没车,这里是郊区的私人山庄,来的非富即贵,自然是自己开车,她出租车来这里的时候都花了一百多块的大洋,心疼死她了。

“你不会是怕了我吧?现在里面正乱,顾不上我们,说不定的等下你的混蛋前夫就出来找你算账了。”

男人修长的手指上吊儿郎当地转着钥匙圈,就那么慵懒随意地站着,有一种逼人的气势和无法言说的性感迷人。

“你车在哪儿?”

好女不吃眼前亏,依照吴世先那个卑鄙的性子,趁着别人都看不见,说不定真的会把她往死里整,她还要留着自己的命慢慢地报仇呢。

男人挑了一下眉,单手插兜转身跨步走开,林夕跟上了他。

《缠情》 第一章 礼金:五千块硬币 免费试读

“啪!”

一大袋鼓鼓囊囊突着许多棱角的东西砸在了桌面上,把收红包负责登记的小姐姐吓了一跳。

林夕皱了皱眉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东西她从银行出来搬到出租车上,又从出租车上般到这里,可把她累坏了,她一手叉着腰,一手甩了甩胳膊。

“林夕!你怎么来这里!”

于倩丽本来是出门欢迎老朋友的,一眼就看见了盛装打扮的林夕,扣住了她的肩膀。

林夕转过身来,眉眼弯弯,笑得跟花开似的。

“当然是来恭喜我前夫二婚的啊!”

她嗓门大,又特地加重“前夫二婚”这四个字,顿时吸引了所有宾客的目光,她的前夫吴世连忙赶了过来,将于倩丽护在了怀里,目光落到一张汗涔涔的脸上,脸色立刻变得嫌恶。

“你怎么来了?快滚!”

他紧紧地握住新娘子于倩丽的手,拍着她的背,看起来十分地恩爱。

林夕看了直想吐,他这副恩爱的样子是给谁看呢!

想当初,他们刚才一起的时候,吴世先还是个穷小子,是她摆小摊,一碗面一碗面卖出去攒的钱,让他创业,结果他成功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把她给踹了。

可怜她一毕业就嫁给了他,做了整整三年的家庭主妇,是他强迫她离的婚,她妈妈也因为这个负心汉停了医药费而一夜之间死去,她恨他,恨不得他去死。

一想到这里,林夕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是我给你的礼金!”

林夕一边叉着腰,一边抹了抹额头,完了指了指被她扔在桌子上的沉甸甸的黄棕色麻袋说道。

这里面装的是五千块现金,离婚的时候她净身出户,她妈去世那天,吴世先就带着于倩丽当着她妈遗照的面,在她脸上狠狠地甩了这五千块钱。

她当时一刀捅死他们的心都有了,可是她生生地将眼泪憋了回去,一张一张地将钱捡了起来,来日方长,她一定要替自己和她妈妈报仇。

“不会是冥币吧?”

于倩丽皱着眉头,用胳膊捅了捅吴世先的肚子。

“应该不是,我看袋子的形状不是。”

林夕看着满脸黑线的两人,隐隐约约还听见两人说什么冥币,心中不禁觉得痛快,原来他们也觉得心虚,可是这些不够,远远地还不够。

“怎么了?不敢接吗?这可是你的前妻我为你准备的厚礼!”

林夕故意扯高了嗓门,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看戏,把目光落在了新郎和新娘子的身上。

吴世先扬了一下下巴,收红包负责登记的小姐立刻会了意,一双纤纤细手去解麻袋上的绳子。

林夕转过身嘴角勾出一副看好戏的笑容。

“哗——”

长长的一声,硬币哗啦啦地从袋子里溢了出来,有一块的,有五毛的,还有一毛的,像是喷涌而出的泉水,哗啦啦银白晃眼的一地。

人群中传来了许多的窃窃私语。

看着那数钱的小姐一脸吃惊的样子,林夕就觉得过瘾又好笑。

她转过头,目光落在吴世先和于倩丽气得铁青的脸上,她恨不得拍手叫好。

他好面子,她比谁都清楚,这也是他为什么一成功以后就不要她的缘故。

他的妻子粗野无能,比不上那些名门贵妇,他怕别人知道。

他正是喝着这个糟糠妻子的血,才功成名就,他更怕别人知道。

可惜,她懂得这些道理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林夕,你要是有不满,大可以冲着我来,何必要在婚礼上给我们难堪,这是丽丽第一次结婚,你要是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帮助,也大可以私底下跟我说,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可是你现在这样做是什么意思?完全不顾我们往日的情分,真的让我心痛。”

林夕冷笑了一声,肺都气得要炸开。

他这样子是做给谁看呢?第一次婚礼,难道她不是第一次吗?她所有美好的第一次都给了他这个没有心肝的男人,装什么道貌岸然!

往日的情分?若是还有一点往日的情分,她就不会沦落至此,她妈妈也不会一夕之间丧命!

“到底收不收钱!赶快数,大家好入席,我可是特地赶来吃中饭的!”

林夕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用脚勾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优哉游哉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瓜子,旁若无人地嗑了起来。

她特地坐了离于倩丽很近,瓜子皮吐到了洁白的婚纱上,于倩丽几乎要抓狂。

“世先,你让她走,让她快走!”

她气得脚都躲了起来。

吴世先皱了皱眉头,于倩丽好歹是个名门小姐,这样失态让他觉得很没有面子。

“怎么了?是不是认怂了?只要你认怂,可以不要!”

林夕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一股狠劲,说完就翘起了腿,接着吐瓜子皮。

她没有钱,不能去砸吴世先的脸,她也没有权势,毁了吴世先的事业。

她甚至没有足够的智慧和力气,可是只要她活着,哪怕只有一口气,也绝对不让他们好过!

“林夕,既然是你的心意,无论你怎样刁难我,我都不会辜负的。数!”

林夕微微抬了一下眼皮。

她恨不得在他脸上呸一口,他一肚子的坏水比墨汁还黑,却表现得好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君子,待她这个前妻既礼礼貌又尊敬,在场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被这样冠冕堂皇实则臭如狗屎的话给骗了!

整整五千块钱,有一块的,有一毛的五毛的,全是硬币,数不死他!

听着哗啦哗啦数钱的声音,林夕心里才觉得好过了一些。

于倩丽见状立刻烦躁地跺了跺脚,瞪着眼自顾自地离开了,吴世先想要拉她的手安抚一下,却是没有拉住,只得回过头来,强笑着掩饰脸上的尴尬。

“宴席已经开始了,大家都随我进去吧。”

吴世先佯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干咳了两声,众人也不得不卖他面子,缓慢地向大厅内移动,频频有人回头看。

“今天的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

趁着人群注意力的转移,吴世先经过林夕身边的时候低声咒骂了一声。

她却像是什么也听不到一样,自顾自地照样磕着瓜子。

谁不放过谁啊,只要有她活着的一天,她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恶心他。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