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安然雷子琛的小说[宠婚:隐婚总裁太腹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草莓味的风 2019-02-12 08:19:35

主角叫安然雷子琛的小说[宠婚:隐婚总裁太腹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宠婚:隐婚总裁太腹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宠婚:隐婚总裁太腹黑 即可阅读全文

《宠婚:隐婚总裁太腹黑》小说简介

《宠婚:隐婚总裁太腹黑》这本书确实不错,看小说顺带又重温了古诗词,故事情节紧凑,人物塑造比较真实,但是性格略显软弱,总体来说很值得一看。。小说主人公是安然雷子琛的小说叫做《宠婚:隐婚总裁太腹黑》,本小说的作者是洛洛i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安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坚持将车开到碧海蓝天的。她坐在车上,望着咫尺之外的家门,忽的变得茫然起来。那些画面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调了个头,踩下油门冲了出去,车的后视镜中,慕凉挽着叶晟唯的手臂,哭的梨花带雨。主人公叫安然雷子琛的书名叫《宠婚:隐婚总裁太腹黑》,是作者洛洛i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老公想离婚,竟然给她钱让她去找牛郎!她不妥协,他竟然暗算她把她送到陌生人的房间。当她华丽回归时,身份显赫。前夫一脸震惊,“安然,你……”“请叫我雷太太,谢谢!”都说二婚女人生活会很艰难,但是安然发现她

精彩章节试读:

“对不起,先生,对于突然闯进您的房间我表示很抱歉,事实上,我只是进错了房间,当然,这并不会成为我开脱的借口,由于我的疏忽给您带来的精神损失,我愿意赔偿,您开个价。”

虽然她看不上雷子琛的虚伪,但是安然也明白,这场乌龙的责任确实在于自己,她还是得负责的。

雷子琛清冷的俊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变化,他抬手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疏离的说道:“在谈及赔偿之前,我想你还是先去洗把脸吧。”

“ok!”

安然没多说,直接进了卫生间。

卸妆的空档里,她忍不住看着镜子发起呆来。

怎么回事,她怎么可能看错了房间号呢?

她对自己的视力一直很有信心,唯一的可能,就是叶晟唯耍了自己!

一项做事滴水不漏的叶晟唯会突然让她闺蜜找到他开房的证据?要是他真的这么大意,那这三年安然已经不知道逮到他多少次了!

安然忍不住懊恼起来,看来她真的是大意了,竟然中了那渣男的圈套!

而且这次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被那渣男耍了,现在还落在这么一个腹黑狡诈的男人手里,她不知道待会这个男人会不会开出一个“天价”来!

安然皱起眉头,一想到刚刚那男人犀利的眼神,她就觉得心头隐隐发慌。

来不及多想别的,她赶紧冲洗完脸上的妆容,恢复了自己那张清爽面孔之后,便推门走了出去。

雷子琛这会儿已经穿戴整齐了。

一身黑色的手工剪裁西装,非常的衬他的体型。

他立在落地窗前,暖色壁灯打在他的脸上,让那张帅气冷峻的脸柔和了几分,但那双鹰一般的眸子,却写满了睿智。

安然瞧着,一时间竟有些愣神。

“咳咳……”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安然咳嗽了两声,移开了自己欣赏的视线,问道:“先生,您想好赔偿的事情了吗?”

安然在打量他的同时,雷子琛也在看着她。

卸妆之后的安然,又恢复了原来的样貌,精致的五官,粉色的唇,玲珑的身板,尤其是棕色的眼瞳里折射出来的流光,为她更添了几许魅力。

雷子琛并没有急着回答安然的话,他如大海般深邃的明眸里掠过一抹光芒。

坐在他如今这个位置,他见过的美女如云,每到一个城市都会有各种家族借用各种理由给他送美女。

热情如御姐的、清纯可爱如小萝莉的等等,各种各样的美女他都见过,但是像安然这种有点村妇性质又带了狂傲气质,明明生着一张清纯的脸举手投足之间却又带着魅惑的气息,像她这样反复把所有自相矛盾的词都用上也不觉得奇怪的女人,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而且这个女人处事能力也总是让他觉得……意外!

先是故意碰瓷,然后敲诈,最后还甩钱气他们,在楼下见到她的时候,发现她打扮成了六十岁的老***样子。

没过多久,她就出现在了他的房间里,这让他对她怀疑深深的。

看来有必要去查一下这个女人的来历!

雷子琛鹰眸微敛,冷冷的说道:“这个我还没有想好,不如你先说说看,你打算怎么赔偿我的损失。”

雷子琛拿着茶杯走回到桌子边上,优雅矜贵的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望向安然的目光深如一个漩涡,让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安然尴尬的低头咳嗽了两声,给自己醒了醒神,她拿过包包,从里头掏出皮夹,然后把里面的钱一股脑的倒了出来,说道:“这些就是我所有的钱了,你看这些,够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安然其实有些心虚,因为她知道,自己包里一共也就六百来块钱,而这个危险的男人,当时开的是阿斯顿马丁顶级超跑。

他肯定看不上这六百块钱,可是她今天真的就只带了这么多钱……

而且他不过是洗澡被她看了一眼而已,他也没有什么实际损失,顶多就是心头有点儿不舒服,这样的小损失,六百块也差不多够了。

“六百?”

雷子琛低垂眼帘扫了一眼桌上的钱,剑眉轻佻,目光幽深的望向站在他面前有些局促的安然。

刚刚才说服自己的安然这会儿又慌了,被他那眼神盯着,她竟然生出一丝囧意来。

“我只有这么多,你还想怎么样?”

她特意提高了一点音量,用来给自己壮胆。

雷子琛想了想,忽地抿唇一笑,“简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既然你看了我,那你再给我看回来,这就算是补偿了!”

安然瞪大了一双杏眼,显然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男人提出来的条件。

她抬手指了指自己,“你的意思是,你要看我?”

雷子琛挑了挑眉,语态闲暇,“嗯,其实你不想用这种方式的话也……”

“ok!”

雷子琛的话还没说完,安然突然跳了起来,一把将桌上的钱都扫回了自己的包里,说道:“我觉得您真是个非常公平公正的人,我看了您,您要再看回来,这很公平。”

她可真没想到雷子琛会提出这种补偿,一开始她还有些恼羞成怒,但是仔细一想,这也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了,看就看呗,又摸不着,更不会少块肉!

安然想通之后,立马站起来开始行动,她觉得自己应该动作快点,免得待会儿这个男人又后悔了。

她这果断的动作,瞧得雷子琛的目光更加的幽深了。

这会儿是初夏,安然穿的并不多,没过一小会儿,她就把自己给剥的一干二净了。

之后她飞快的问了一句,“先生,这样可以了吗?”

“行了,穿上吧!”雷子琛冷冷的开口,声音清冷矜贵,让人听不出他心里的意思。

听到他的回答,安然立马把自己的衣服穿好,然后轻咳了一声,“咳,那我走了。”

其实她也很尴尬好不好,虽然想得洒脱,但是她到底也还是个……她一直没被别的男人看过呢,一想到这一点,她就忍不住觉得脸颊发烫,头脑也因为羞涩懊恼像是要炸开一样。

“嗯!”雷子琛冷冷的应了一声。

安然提起自己的包,飞快的朝着门口走去,但是越是靠近房门,她的步伐就越是慢了下来,越过客厅步入玄关的时候,她甚至已经开始迈不稳步伐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头这么晕,而且眼睛也花了,脚步像是踩在棉花糖上……

这感觉……难道是,醉了?

她想起自己在楼下的时候一口气干掉了大半瓶二锅头,之前到时没什么事情,但是刚刚交换条件的时候一激动,酒精的后劲就直接上来了!

再然后她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咚’的一声重响,安然整个人倒在了地板上。

《宠婚:隐婚总裁太腹黑》 第011章 去酒吧买醉 免费试读

安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坚持将车开到碧海蓝天的。

她坐在车上,望着咫尺之外的家门,忽的变得茫然起来。

那些画面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调了个头,踩下油门冲了出去,车的后视镜中,慕凉挽着叶晟唯的手臂,哭的梨花带雨。

冷冽的风从窗外吹进来,将她的头发吹得四处翻飞,也吹动了她平静许久的心湖。

慕凉可以哭,但她呢?

安然抬手摸了摸脸颊,干燥的,竟没有半分眼泪的痕迹。

她扬起一抹自嘲的笑意,能放声大哭的,至少还算明白痛。

真正的绝望和麻木是没有眼泪的,空寂当中只有心碎的声音,漫天悲伤涌上来,顷刻就把人淹没了,连呼救的声音都发不错,卷在漆黑的潮水中,独自绝望。

安然木然的瞧着身后的华丽洋房——

她已经等了这样久,曾冷眼瞧过无尽岁月尝过人世冷暖,为的不过是一段从一而终的婚姻,她守他三年,以为已经足够了,却没料到落到如今的下场。

其实婚礼那天,她就该明白叶晟唯有所隐瞒。

面对伴娘团的刁难流露出的不耐烦,新婚夜里的大醉,婚后整整半年未曾进过新房,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她瞧见他和慕凉之间的暖昧。

婚后的叶晟唯,再不是她过去熟识的那个细心妥帖的照顾着她的男人,他好像一直在冷落她、疏远她,只是在表面上,极力的维持着这段婚姻。

那既然这样不爱她、厌倦她,当初又为何要求婚?为何要给在给她希望和肩膀之后,又狠狠的把她推倒?

难道就因为她表现得冷淡、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在乎,所以觉得她无所谓受伤吗?

是,她承认,她有时候太生气了,也会暴躁的如一头母老虎,可是她本不愿当母老虎,只想当一个可以靠在丈夫怀里的温柔小女人,一切都是生活逼她的……

胃里一阵疼过一阵,安然终是忍不住打开储物箱拿出备用的胃药,和着一旁的纯净水吃了下去,之后便再不停留,将车子开出了碧海蓝天。

……

装修奢华的地下酒吧,绚丽的灯光在偌大的空间里闪动着。

安然坐在角落的卡座里,纤瘦的身形缩在软皮沙发当中,只有小小的一团,她端着酒杯抿了一口,酒精划过咽喉,辣的烧着整个五脏六腑,焦灼着心。

桌面上摆着的几瓶酒已经空空如也,安然也已经微醺,正眯着眼瞧着台上的女歌手,听她用婉转沙哑的嗓音唱着催泪的情歌。

没那么简单

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

尤其是在

看过了那么多的背叛

总是不安

只好强悍

谁谋杀了我的浪漫

……

不想拥有太多情绪

一杯红酒配电影

在周末晚上

关上了手机

舒服窝在沙发里

相爱没有那么容易

每个人有他的脾气

过了爱做梦的年纪

……

曾经最掏心

所以最开心,曾经

……

安然将脑袋支在膝盖上,双手环的紧紧的。

假如当年,叶晟唯根本没低头挡住那高空落下的砖块,假如他没有在她婉拒之后仍旧追求,假如,他没在大雨中的门前说那些话……

或许,她还是当年那个坚强的安然,绝不会为任何人受伤。

回忆将思绪扯得放佛要爆炸,安然举杯送往嘴边,握着杯子的手却忽的被温暖覆盖,她下意识抬头,手中的杯子已经被拿走,身形挺拔的男人正立在她的卡座边上。

“安然?”

低沉的嗓音里透着讶异,但落在她腕上的力道越发紧了。

安然高昂着头,脖子一阵阵发酸,当她看清面前的男人,眼睛忽的有些发涩。

“安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

男人戴着一副金丝无框眼睛,浅灰色西装熨烫的十分妥帖,温和俊俏的脸上写满了惊讶,藏在镜片后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瞧着她。

安然意识回笼,便不露痕迹的抽回了手,“你认错人了。”

她站起身,神色平静冷漠,随手拿起一旁的外套,转身要往外走。

面前的男人却微微一动挡在了她的跟前,皱着一对清秀的眉头低头瞧她,“认错?如果是别人可能会是我弄错了,但是安然,我永远不会认错你!”

“是吗?”安然冷漠的将他推开,手却没能收回,被他攥在手心里。

“从英国回来,为什么不来找我?”

安然冷下脸来,“这是酒吧,你放手,否则我要叫保安了。”

男人微微眯起了眸子,却并未松手,“安然,你还要装多久?”

话音刚落,身后的们忽的被人推开。

安然和男人同时转头看了过去。

叶晟唯站在那里,顺着他们的目光,也瞧见了和男人纠缠着的安然,眸光一凛,视线冷冷的看了过来。

安然用力的挣开束缚,“我老公在,你可以放开了吗?”

“老公?安然,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男人的话刚刚说完,安然的右手便被叶晟唯握住了,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安然就已经被叶晟唯拖着走出了酒吧。

一出门口,叶晟唯便用力的甩开她的手,仿佛嫌弃的不行。

安然有些微醉,猝不及防的被甩出去,踉跄了几下终是停在墙壁上,抬起头,便迎上叶晟唯那冷厉的眸子,一颗心顿时被攥了起来。

“这就是你关掉手机的原因?”叶晟唯盯了她许久,才终于开口说道。

安然摸了摸红肿疼痛的手腕,淡淡道,“我有属于自己的时间。”

“所以这就是你的个人时间?”叶晟唯语气冰冷,想看着傻瓜一样看着她,“安然,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地方?”

“那你呢?你来这里又是做什么?谈买卖?”

安然平静的望着他,白皙的脸庞因为酒精的晕染透着浅浅的粉红,显得有些委屈,却又倔强。

一旁的包厢门打开,一个男人走出来,正好和走廊上的两个人直直碰上。

安然一下子想起来,这正是海宁建筑的陈总。

“叶总,刚刚怎么突然就跑出来了?”陈总笑着问道。

他零碎的几簇头发打着赤亮的发蜡,往后梳得一丝不苟,面前的衬衣被啤酒肚撑起来,而他身后敞开的门里,尽是旖旎——

安然回头再看向西装革履的叶晟唯,只觉得反胃的想要吐出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