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亿万男神心肝宠]免费阅读 主角叫陆衍之苏洱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恬淡春风 2019-02-12 08:27:00

[亿万男神心肝宠]免费阅读 主角叫陆衍之苏洱的小说免费阅读

《亿万男神心肝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亿万男神心肝宠 即可阅读全文

《亿万男神心肝宠》小说简介

《亿万男神心肝宠》这本书整体来说非常不错的,尤其是闯十八层地狱构思比较标准,反正很好看。热门小说《亿万男神心肝宠》由穗穗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陆衍之苏洱,书中主要讲述了:陆衍之到家时,苏洱正在花园里找猫,滚滚四只小爪沾到湿泥,一抱它,睡衣上便立刻印上梅花图。苏洱怪嗔着数落:“小坏蛋。”瞧着那抱猫的女孩,陆衍之冷笑,就是这张纯净明媚的脸,当年蛊惑了不少男人。他立在原处也。主人公叫陆衍之苏洱的小说叫《亿万男神心肝宠》,是作者穗穗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年前她是陆衍之的心尖宠,如今同一屋檐下,她是陆衍之的心头刺,由刻骨深爱变成锥心仇敌。她屡次退让,他步步紧逼,“求我,我或许会饶了你。”她冷笑:“求你没用。”他霸道将她占据,“你敢嫁给齐家傻子,我就剥

精彩章节试读:

她咬紧齿关节不让他入侵,但陆衍之总有办法,手用力扣压在她的颚骨上,疼得苏洱张嘴,他便更无所忌惮得深入掠夺。

陆衍之是拿她当仇人来对待,咬得她唇舌发疼,辗转厮磨间齿颊充盈着血腥味。

她疼得呜咽,气息紊乱得无法呼吸。

一直等信号灯转绿,车后传来无数催促的喇叭声,陆衍之才放开她。

彼此靠太近,呼吸都能喷拂在对方脸颊上。

陆衍之的嗓音带着浓烈怒意,字字清楚得警告:“你敢接受齐家傻子,我剥了你的皮。”

苏洱疑惑看着他,他又挂起招牌痞笑拍了拍她的脸:“你太早嫁人,没什么好玩的就没意思了。”

“陆衍之……”

她真蠢,居然联想到其他。

“你这表情,该不会以为我嫉妒吃醋吧?”

这根本不是好笑的事,可陆衍之却像听到极大笑话一样毫不客气得笑起来。苏洱觉得自己像个跳梁小丑,红着眼眶别开脸,冷声说:“上学要迟到了。”

车开到半路,陆衍之有电话进来,听说话语气暧昧十足,不用猜也知道是某个红颜知己。但苏洱万万没想到他会突然在路上靠边停车,松开中控:“下车。”

“在这里?”

这片没车站,连出租车都少得可怜。

陆衍之拎走滚在座位下书包,开了车窗直接扔出去。

苏洱不敢置信看着他,气愤的下车去捡,还没等站起身痛骂,车子已经扬长而去。她拍掉书包上灰尘,拿手机查路线。

最近的公交站在两条街外,她心里温怒,咬紧下唇往目标地出发,一直走到脚底微疼总算看到车站亭。

车站边已经陆续有人在等车,苏洱在旁边书报亭买了瓶水,喝了两口发现一个熟悉身影。

“圆圆?”

被称呼圆圆的女生抬头诧异得说:“小洱?你怎么在这?”又往四周看了看:“你家司机今天没送你吗?”

“别提了,遇见疯子。”

苏洱视线落在她手里:“你在看什么这么出神。”

邱圆圆把手里纸递给她,是张学校派遣交换生前往东欧国家的简介。为期一年,名额有限,资优生优先。

“这次名额还有富余,因为去的是东欧国家,大家都没什么兴趣,学校也就放宽了要求。”

苏洱问:“你想去?”

她尴尬得摇头:“倒是想去也没办法。”

邱圆圆家自从老爸过世,老妈常年卧病在床,每天放学还要外出去兼职。对于她而言越早毕业越好,这样可以尽早找工作挣钱养家。

苏洱捏着这张纸出神,如果能离开潼市或许能暂时脱离陆衍之魔爪。

起码,现在陆继升盯他去公司盯的紧,不会追到东欧。

她打定主意,下课后特意去找辅导员要申请表。

简单填了个人信息,只差回去和江世岚汇报,虽然妈妈比较固执但她如果软磨硬泡还是会有机会。

下午没课,苏洱没给司机打电话,而是自顾自去了趟图书馆,借了些关于东欧国家的书籍,才坐车回别墅。

公交到站还需要步行十五分钟到家。

她边走边看资料,差点和迎面驶来的跑车亲密接触,但尖锐的刹车声还是惊得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手里的资料书籍散落一地。

没等看清车里人,苏洱已经听到女性嬉笑嘲弄声。

苏洱记得这个容貌浓艳的女人,是昨天在婚宴上泼到她红酒的女郎。

她身边人正是陆衍之。

“注意看路!”

女郎笑着说:“咦,这好像是你家拖油瓶吧,我还当是个碰瓷的。”

陆衍之慵然发笑,凑到女郎耳边说了什么,苏洱发现她视线投过来上下打量几眼,然后抑制不住得捂嘴大笑。

苏洱全当他们是空气自顾自去捡地上东西,唯独少了张申请表。

正奇怪,发现纸飘到车前玻璃,陆衍之伸手去拿还没看清纸上东西就被苏洱冲上去抽走。

他不满得皱眉。

苏洱心虚得不去看他,把东西塞回书包里,转身往别墅方向狂奔。。

《亿万男神心肝宠》 第一章 不会放过你 免费试读

陆衍之到家时,苏洱正在花园里找猫,滚滚四只小爪沾到湿泥,一抱它,睡衣上便立刻印上梅花图。

苏洱怪嗔着数落:“小坏蛋。”

瞧着那抱猫的女孩,陆衍之冷笑,就是这张纯净明媚的脸,当年蛊惑了不少男人。

他立在原处也不进屋,隔着一道花圃似笑非笑盯着她,说不出的怪异。

自从她和妈妈搬进陆宅,陆衍之就再没回来过。

苏洱心里疑惑又被他看得发怵,转身要走,却听到妈妈惊喜喊道:“小衍!”

天敌相逢。

苏洱以为又要上演一次家庭纷争,陆衍之俊脸上却挂起笑容:“江姨。”

江世岚原当他会像以前一样,脱口而出一句‘贱女人’,没想到居然会是江姨,一时又喜又惊:“你叫我江姨?”

他笑:“很抱歉,我暂时只能说服自己这么称呼您。”

有礼貌得过分,让人错愕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冒名顶替。

“江姨很好,你能这么叫我,我已经很高兴了。外头夜露重快进屋,你爸爸看到你回来肯定很高兴。”

陆继升听到动静走出来,见爱妻眼眶含泪以为陆衍之又犯混,正要训斥,他先一步上去说:“爸,我是特意回来参加你和江姨婚礼的。”

他越是礼貌笑盈越是让陆继升疑心大起:“你在打什么主意?”

陆衍之呵笑:“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城东那个鬼地方我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发配边疆也总有个期限,我现在想通了,与其让你这么打压不如回来阳奉阴违。等你百年,遗产也不至于落到别人手里。”

话落刻意看了江世岚一眼。

陆继升没发怒,猜到他心思只说:“能回来最好,但如果明天婚礼出问题,城东也别想待。”

趁他们交谈,苏洱抱着猫低头进屋,陆继升颇有慈父风度得关心:“小洱,多穿件衣服,当心感冒。”

“嗯。”

苏洱应声上楼,半路回头正好与陆衍之沉如深壑的眸光对上,心里一麻立刻冲上楼。

犹豫再三后,反锁房门。

半夜苏洱被恶梦惊醒,余光瞥见床边一抹黑影,本能吓得要叫,他已经先一步扑上来捂住她的嘴巴。

室内薄薄一层抽纱窗帘外渗入银辉月色,陆衍之俊挺深刻的五官在光影之下愈显深邃蛊惑。饶是这样的好皮囊,还是让苏洱吓的不轻。

“嘘,是我。”

这简直比恶梦还可怕。

苏洱不自然发抖,漆黑瞳仁戒备注视着他。

陆衍之皱眉:“我有这么可怕吗?”

她违心摇头,引来陆衍之讥笑:“这陆宅都快成你们母女天地,还有什么好怕的,我才离开几个月,老头对你跟亲闺女似的。你和你妈穿金戴银、吃燕窝鱼翅时想没想过我那个躺在地底下的老妈?结婚、陆夫人,一个万人骑的酒家女她也配!”

苏洱愤然扒开他的手:“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这就告诉你,我想干什么。”

他咬牙切齿说完这句话,掐着苏洱的腰往上提,衬衣系住手腕,长腿跨趋而上将人禁锢得无法动弹。

她挣扎他蛮横好好一件睡衣,纽扣崩飞惨不忍睹。

“啊!”

她惊恐尖叫,换来的是陆衍之乖戾笑声:“叫,再大点声,最好把老头和你妈全招来。让大家都来看你们母女基因多肮脏,老的不要脸小的也不安分。”

“你混蛋!”

“我本来就不是好人,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谁让你妈来招惹老头!”

大手倏地拽住一条腿,炙热将冲抵在关口。

陆衍之挑衅:“最后一次机会,当个好女儿成全你妈,还是求我饶了你。”

苏洱脸颊已生潮红,本来清纯如今沾染几分妩媚,只余眼底怒火浓到无法消融。如陆衍之说的,不是第一天知道他是个坏蛋。

“求你没用,你根本不会放过我。”

他沉声低笑,好像很满意苏洱的觉悟,低头宠溺地往鼻尖啄了啄,尖刻得说:“对,我才不会放过你。”

话锋一落,伴随骤然侵袭的酸胀痛觉,疼得苏洱闷哼。

清清透透的嗓子,喊疼都酥到骨头里,陆衍之原当自己能抵御诱惑,不料一句无意娇唱就败得溃不成军。原想当她不是活物,连吻也不屑给予只管愤怒索取。

如今情难自禁吻她吻到险些窒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