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陆深沉秦商商江舒尔的小说[余生与你共沉沦]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如歌 2019-02-12 10:33:35

主角叫陆深沉秦商商江舒尔的小说[余生与你共沉沦]全本免费阅读

《余生与你共沉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余生与你共沉沦 即可阅读全文

《余生与你共沉沦》小说简介

人人都艳羡童话般的恋爱故事,最后公主和王子幸福地在一起,美满地过了一生,可是现实里还是虐心故事比较多。。新书推荐,《余生与你共沉沦》是知南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陆深沉秦商商江舒尔,内容主要讲述:我话还没说完,头上就挨了一棍子,是我***拐杖尖,戳得我登时天旋地转,鲜血顺着额头朝外流。她气势汹汹指着我不屑道,“小杂种,别以为我们江家遭殃了你就能撇清关系,做梦!”她都不说我都忘了,我妈从嫁给我爸。小说主人公是陆深沉秦商商江舒尔的小说叫做《余生与你共沉沦》,它的作者是知南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还债,心甘情愿代替她躺在他的身下,谁知他却用手……原以为是一场无疾而终的痴恋,谁知道在他的温柔攻势下,我竟然步步沦陷。他有着世界上最坚硬的心,最冰冷的情……到最后我才看清楚,他是我义无反顾撞过的南墙

精彩章节试读:

我急急忙忙开门冲下车,连跟陆深沉道别都顾不上,跌跌撞撞跑到我***病房前。

病房前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很多病人站在走廊里指指点点围观,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江以安抓着我***头发,我妈痛苦地在地上挣扎,却被他一只脚踩着丝毫动弹不得。

她只能哭着喊着,一遍一遍喊我的名字,喊商商快回来。

我那个端庄了二十年的妈妈,从来没有一刻像这样狼狈过!

我心底腾地就升起一股怒意,推开站在病房门口的看守人员,拎起边上的陪护椅子就朝江以安砸过去。

可我的力气哪里有一个男人大?

江以安轻轻松松就截获了我手里的椅子,把我推倒墙边,又给边上两个狐朋狗友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人迅速上前把我给控制住。

“江以安,你不要太过分!”我怒视着他。

他猥琐地一笑,放开了揪住我***头发,朝我走来,“我过分?秦商商,当着这里这么多围观群众的面来讲讲,到底是谁过分?”

说着,他就脱掉自己的鞋子,伸出自己被包裹着的一个脚趾显摆了一下,“大家伙给我看清楚了,就因为这个后妈欠债不还,我爸为了给她还债倾家荡产,结果呢,她倒好,自己躲医院来了,害得我脚上被高利贷给割了一刀!”

说完,江以安又揪住我的头发,强迫我的脸转向那些围观群众,“大家都来认认,这就是个那个后***女儿,听说她现在在会所,专陪有钱人喝酒,大家都管好自己的老公,看看她身上的衣服,少说得五位数吧?也不知道被哪个男人包养了,有钱不帮家人还,你们说有这种人吗?”

我想要骂他的千言万语哽在喉咙口,完全说不出来。

因为无论我解释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我,人们只相信他们先入为主的观念。

我妈跟个孩子一样冲过来捶打着江以安的背,嘴里嚷嚷,“不要欺负我的女儿,你是个坏人。”

江以安反身一脚就把她踹在地上,她痛苦地捂着肚子打转。

没有人会可怜我们母女,因为我妈是后妈,而我被他骂成了低俗不堪的女人。

我绝望地朝人群里看了一眼,这一眼,让我看见了陆深沉。

他站在喧嚣之外,目光淡薄,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

我的心彻底凉了下来,扭过头朝江以安吼道,“江以安,你不就是要钱吗?你把我妈给放了,明天我给你二十万。”

这两天在会所赚了靠近两万,我***医药费里还有一些盈余,我可以先取出来应急。

再加上我身上这套刚刚买的衣服,如果去退货的话,凑到二十万没有多大的问题。

“二十万就够了?秦商商,你打发叫花子呢?你妈欠高利贷的可是一千万!”江以安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我。

就在他还要对我施暴的时候,顾以钦忽然走了进来,只轻轻松松两下就把牵制住我的人给撂倒在地。

“我就是深浅会所的主事人,你这么诬蔑我们会所,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顾以钦紧盯着江以安,威慑力不言而喻。

江以安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见来了硬茬子势头不对,丢下一句,“秦商商,别忘了明天给我二十万!”

然后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谢绝了顾以钦扶起我的手,自己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又把我妈给扶回床上去。

林小黎带着医生进来给我妈做检查,幸好只是外伤,没什么大概。

给我妈打了一支安定让她睡着以后,我才发现外面围观的人好像都被谁遣散了,顾以钦一个人站在门口等着我。

“谢谢你,顾少。”

他好笑地看了我一眼,摆摆手,“你要谢的人不是我,是陆深沉。”

我愕然,是陆深沉让他来帮我的?我还以为他刚才袖手旁观……

原来是因为身份不宜直接出手,只能假手他人。

顾以钦也不多说,透过窗子朝楼下指了指,陆深沉的车子依旧安静地停在急诊门口。

我再次和顾以钦道了个谢,然后忐忑地走下楼来到陆深沉的车前,礼貌地敲了敲窗子……

车窗放下一半,车里依旧是陆深沉没有表情的那张脸。

“谢谢陆先生,实在是抱歉。”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心底感激和林静言的警告在纠缠。

陆深沉转过头,只淡淡地扫了我一眼,说,“静言三天后回来,帮她定一下机票,处理好你家里的事情后去机场接她。”

我满心的激动被一盆凉水给彻底浇灭。

原来还是为了林静言……

他大概是不希望我这些破事影响到林静言的声誉。

我也是天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以为陆深沉真的会帮助我。

他送我去医院,他给我买衣服,都不过是因为林静言,我既然已经任职林静言的秘书,那么我的一言一行就会代表着林静言。

“陆先生放心,我哥还不知道我在陆氏集团工作,我保证不会因为家里的事情影响的林小姐的声誉。”

我咬着下嘴唇,把眼泪咽回肚子里。

“那就好。”简单的三个字。

却如同尖利的刀,直直扎进我心里去,一时间鲜血淋漓。

陆深沉说完就关上了车窗,那辆四个0的车慢慢驶离我的视线,消失在浓墨夜色中。

含在眼角的泪水终于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我干脆找了个花坛角落,狠狠地大哭了一场,这才整理好心情,重新换上笑脸回到我***病房。

顾以钦早已离开,毕竟只是受人之托。

我守了我妈一夜,在确定她情绪稳定下来以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换下那身昂贵的衣服,离开医院。

这些贵重的东西本就不该属于我。

我拿着典当完的钱凑足二十万转给江以安以后,才慢慢缓过一口气来,回到医院里。

我妈还没有醒,我干脆自己一个人去了导医台,想要查询一下我***医药费还剩下多少。

可我的脚还没踏出房间,林小黎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她手里拿了一张单子,气喘吁吁地,“商商,刚刚有人帮你妈妈交了医药费,预存了一百万,谁这么大手笔呀?”

“刚交完吗?”我问。

她狂点头,“刚走。”

我二话不说,就拿着单子朝落地窗那里奔过去。

窗外楼下,一辆看不清楚牌照的黑色车子,消失在晨雾中。

是陆深沉?还是顾老板?

无迹可寻……

我叹了一口气,林小黎从背后拍拍我的肩膀,“咳,管他呢,既然有人给你交钱了你就收着呗,又不是偷来抢来的,说不定是你会所某个大客户要追求你呢,一百万对于有钱人来说,是小意思啦。”

林小黎倒是想得开,我转身锤了她一拳头,“我可没有你那么多追求者。”

我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逗我玩,让我少一些心理负担的,毕竟这段日子我也确实是过的太过于沉重。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林小黎看似开玩笑的话,却在晚上得到了不可思议的验证。

我安顿好我妈妈以后就回到了会所里,如果这一百万真的是陆深沉给的,我自然现在是还不起的,但至少我不能够再让他为难,所以我决定辞掉会所的工作,不给星辰招黑。

当我跟经理委婉的表达意图的时候,原本应该巴不得我走的经理忽然变了脸色,胖胖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姑奶奶,您可不能走,有个大客户昨天跟老板包了你送酒,一连三个月,那每晚的提成可都是五位数,你要是走了,我们会所估计也开不下去了。”

我一愣,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真被林小黎给说着了?有富商看上了我?

《余生与你共沉沦》 第2章 见不得光的老鼠 免费试读

我话还没说完,头上就挨了一棍子,是我***拐杖尖,戳得我登时天旋地转,鲜血顺着额头朝外流。

她气势汹汹指着我不屑道,“小杂种,别以为我们江家遭殃了你就能撇清关系,做梦!”

她都不说我都忘了,我妈从嫁给我爸续弦后,就没过过好日子,我奶奶逢人就骂我妈是狐狸精,甚至在有了我以后,不准我跟他们江家姓,说我是野种。

现在倒好,他江以安被人设圈套在澳门赌场输了几千万,我奶奶就把主意给打到我身上来了,恨不得捆了我去卖给高利贷抵债。

要不是我妈为了让江以安接纳她,傻乎乎签了担保人协议,江家这烂摊子,我还真是不想管!

我敬她是个老人,耐着火气不跟她怼,可抬眼就看见她的手腕上,那抹翠绿的玉镯格外显眼。

这玉镯虽然成色不好,但是我外婆留给我***唯一纪念!

“这镯子为什么会在你手上,我妈呢!”我什么都不顾朝奶奶扑过去。

才走没两步,忽然我的头发就被人从后面狠狠一拽,我痛得停住回头,江以安顺势一脚跟就把我踹在地上。

我奶奶从手腕上撸下那镯子,骂了句“短命鬼的玩意儿我才不屑戴!”,一下摔在地上,只听见‘哐啷’一声,镯子直接碎成三瓣儿,一切都无法挽回。

我赶紧爬过去捡起镯子,捧在手心里,眼泪不知怎地‘唰’就落下来,人都说玉碎了不吉利,一种不好的预感隐隐从心底升起。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妈会出什么事情……

我心里噌得就火了,爬起来怒目瞪着我奶奶,吓得她倒退两步,场面十分混乱。

就在此时,我爸大吼一句,“够了,商商,你妈在医院里。”

医院?我妈怎么会在医院里,他们又怎么跟没事人一样待在家?

我爸脸上的表情很尴尬,“商商,你冷静一点,你也知道那些高利贷多凶残,拿不到钱就动了手,不过救护车很快就来把你妈接走了。”

他的话遮遮掩掩的,我总觉得心里不安,当下什么也不顾夺门而去。

当我踉踉跄跄冲到医院的时候,我妈还躺在ICU里,医生说她摔得很严重,从二十几层的台阶上滚下来,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头部还有血块。

“我妈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我抓住一个要高利贷的人衣领。

大概是我这疯狂的样子吓坏了他,他大力掰开我的手朝后退了一步,凶神恶煞地说,“撒手,关老子什么事,是你哥哥把她给推下来的,我们要债的手下有分寸,不会弄死人的。”

他的样子不像是作伪。

直到我***主治医生出来摘了口罩,带我见了送我妈来的警察,我才了解清楚这件事的始末。

原来我妈这二十年本就郁郁寡欢的,精神有些压抑,再加上受到巨额债务的打击,神经十分脆弱敏感。

昨天上午我离开以后,江以安和她发生了口角,一时冲动把我出去卖身的事情告诉了我妈,我妈一激动就跟他吵了起来,两个人推推搡搡,江以安干脆丧心病狂地把我妈推下楼梯。

“你的父亲和其他家人都放弃追究这件事,所以无法立案,抱歉。”警察最后只说了这一句话。

我恨得牙齿都在打颤,暗自下定决心,还完钱以后就跟江家脱离关系。

我把那三十万换成现金,替我妈交了医药费以后,剩下仅有的一十三万都交给了一直监视我***高利贷人员。

他拿着那张卡在手里掰来掰去,语气十分不悦,“就这么点,一个月的利息都够不着。”

“以后我每个礼拜都会还你们十万块,只希望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妈,有什么冲江以安去。”我给我妈擦着手,看着她青紫一片的脸,声音更加冷漠。

除了生孩子的五百万,林静言承诺过我,一夜五万。

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尽快筹钱,只要可以早日脱离那个罪恶的家庭。

和高利贷达成协议,照顾了我妈几天后,林静言的短信就如期而至。

这一次地点是在林家,我提前打车过去以后,林家佣人引我去了一个小房间里,不冷不热地跟我说,“你就呆在这,一会儿到你伺候了我来喊你。”

她的话里满是看不起,我睨了她一眼,懒得争执。

这是一间放置旧物旧家电的杂物间,双门推拉的那种,佣人关上门以后一丝灯光都没有,只能透过门缝观察外面的情景。

我就跟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一样,只能躲在暗处窥伺。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林静言就挽着陆深沉进了大门。

有别于初见的时候那醉了的样子,隔着门缝,我都能感觉到陆深沉身上强大的气场。

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沙发上聊天,聊到林静言小时候的趣事,她妈妈笑着说要去拿相册给陆深沉看。

“我去拿好了,伯母你告诉我在哪里就行。”陆深沉十分绅士地站了起来。

“喏,那边楼梯拐角的小房间里,那些旧物孟嫂都收在那里。”林母朝我这努了努嘴。

我暗道一声不好,那个叫孟嫂的佣人早已去厨房忙碌,根本没注意到客厅的事情。

从林母和林静言的样子来看,她们根本就不知道我被孟嫂安排在了杂物间里。

安静的房间内能清晰地听见我的心跳。

凌乱无序。

就在陆深沉的手搭在门把手上的时候……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