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美人心计]免费试读 主角叫宋惜贺延桦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清风饮露 2019-02-12 10:40:23

[美人心计]免费试读 主角叫宋惜贺延桦的小说免费试读

《美人心计》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美人心计 即可阅读全文

《美人心计》小说简介

感觉还不错,我不喜欢虐主的,《美人心计》其实直接一路横推给路敌手才让人热血沸腾。《美人心计》是作者怪诞伊人著作的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美人心计》精彩章节节选:一旦贺延桦认定是我告诉顾焱嘴唇的事,那么他必然联想到关于东岸码头的消息是我泄露出去的。这个问题是个试探,更是一个陷阱。贺延桦惩罚我的这段时间,我鲜少出门。就连红姨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了解我惹的靠。火爆新书《美人心计》由怪诞伊人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惜贺延桦,书中主要讲述了:曾经说要保护我一生一世的男人亲手把我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原来命运所有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价格

精彩章节试读:

从顾焱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开始,他就打定主意要把我的生活搅地翻天覆地。

根本没有时间与他争执,我从昂贵的手包里拿出粉底液补妆,试图掩盖吻痕。

顾焱勾起恶魔一样玩味的笑容站在旁边,就在放下粉扑一瞬间搂住我的腰肢暧昧提醒:“要是解决不了,随时欢迎来找我,趁我对你还有兴趣。”

“真是谢谢你了!”我狠狠地瞪了一眼顾焱,摔门离去。

收敛起情绪、得体的微笑、优雅的身姿,我徐徐踱步朝贺延桦走去。

他和明熠举手投足间尽显王者气场,没有谈到任何合作事宜,却把商道上的事儿盘点的一清二楚。

与贺延桦的视线交汇,确认一切准备到位后我走到厅堂的中央。

有钱人的聚会觥筹交错间缺不了美女表演,但凡有才艺的女孩子也是争相恐后表现。

在我之前已经有个妙龄少女高歌一曲,曲音动人赢得了不少掌声。

与管家确定了背景曲目后,伴随着悠扬的古典乐响起,我绷起脚尖舞步生莲。

芭蕾讲究的是从内之外散发出高雅的气质,我从进入琦门为了练好芭蕾吃了不少苦头。

大把的时光泡在练功房,饮食上克制到极致,红姨对我和姐姐要求甚高。

我跳的是难度极高的《天鹅湖》片段,其中最难的部分就是连续旋转。

按照我的安排从起点延着一个方向旋转,终点正好是明熠身前,摆出压轴动作。

距离是我目测衡量的,因为没有彩排过,所以有些紧张。

调增呼吸我将全身力量集中在一双紧致有力的长腿上,踩着悠扬的乐曲向着明熠的方向找寻……

乐符停止的那一秒,我一步不差正好出现在明熠的身前。

扬起下颌展示颈部纤细的曲线,继而收腹挺/胸展示曼妙的姿态。

空气凝固了片刻,而后响起的是雷动掌声……

赢了个满堂彩!我知道已经成为全场的焦点,今日不可能再有女宾能胜过我的风头。

明熠也在鼓掌毫不掩饰对我的夸赞,“舞蹈功底深厚,又能够从舞姿中看到灵魂。年纪轻轻很是厉害啊!”

明家世代都喜欢风雅之事,到了明熠这一辈对艺术有卓越的鉴赏力。

“你叫什么名字?”

“宋惜。”

“哦?惋惋是你的?”

明熠得知我的名字略过一分惊讶,放下酒杯认真打量着我。

他叫我姐姐惋惋,绝非一般的情分,贺延桦之所以选择我……

顾不得心中千丝万缕的推测,我如实告知明熠,“宋惋是我亲姐。”

“原来如此。”明熠示意我的坐下,他的视线渐渐变得柔和轻声感慨,“你和惋惋不太像。”

“哪里不像?”我顺着明熠的话问道,他是第一个说我和姐姐不像的男人。

“惋惋表面上温柔似水,可骨子里力争上游、太清楚要的是什么。你……你没有她那股狠劲儿。”明熠呷了一口酒,松了松挺直的脊背。

我明显能够感觉到,说起姐姐明熠语气和神色中的温柔。

“你和姐姐……是故交?”

“小丫头,这个以后再告诉你。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明熠摸了摸我的头,像宠溺小女孩似的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卡放在我掌心,“商人俗气了点,对喜欢的人只知道花钱,别介意。”

明熠去应酬之前视线在我的颈部扫了一眼,只是一眼我立刻明白过来,他早就看到了!

吻痕!

一定是跳舞时候出的汗渍,弄花了妆容让吻痕若隐若现。

败笔!

即便如此明熠还是给我留下了银行卡,只可能是一个原因,因为姐姐。

还未来得及补妆的我被贺延桦牵扯到无人的空房,关上门他还没询问情况就发现了若隐若现的吻痕。

“宋惜。”

“你听我解释。”

我的解释未曾说出口就被抵在了墙面上,贺延桦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将我包裹的密不透风。

他的吻铺天盖地的砸下来,就在明家的别墅内,从我的唇间到耳垂……

贺延桦太聪明了,他分分钟都能找到吻痕是顾焱留下的。

此刻,除了愤怒和占有欲在燃烧,我看不到任何其他情绪。

他是暴烈的、炙热的、奋力燃烧的……

“顾焱还碰过你哪里?”

“没有。”

“说实话!”

贺延桦的手就这么探了进来,全然不管我是否准备好,就在明家的房间里要了我!

他用撕裂的方式在惩罚我,身体像是一块海面,任由他摆弄索取。

没有丝毫温柔的吻,让我的嘴唇和舌尖吃痛,他手上的力道足以令我无法承受。

是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对于贺延桦的要求,我无法拒绝。

理智上他是我的靠山,情感上他曾救过我一命。

不要说让我为他做事,就算贺延桦要我这条命,我也绝不会眨眼睛。

贺延桦停下的时候,我已经虚脱下意识扶助旁边的桌角缓慢地移动摸索到凳子坐下。

“真的……没有。顾焱没有碰过我。”

不忘回答贺延桦的问题,我小心翼翼的喘着气。

看到他的怒意一点一点消失,一颗心脏才重新被安置好。

“宋惜,你要是敢跟顾焱有什么不干不净的关系,我会让你死的难看。”贺延桦心甘情愿送我到明熠的床上,却不能接受顾焱的一个吻痕!

他们兄弟间的过往我本来不感兴趣,但莫名其妙被牵扯其中,为了自保我必须弄清楚根源!

宴会散去从明家出来以后贺延桦才问我事情办得怎么样。

我拿出银行卡如实复述,贺延桦满意的点头,让我留着钱随便买东西。

“明熠认识我姐姐,你知道吗?”

“恩。”贺延桦轻描淡写的一个字,本该在我的意料中,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有一丝丝的心痛?

难道从一开始,我就已经是被养在笼子里一只等待百摆布的金丝雀。

当年在琦门贺延桦选中我,不是因为我这个人,而是因为我姐姐是宋惋。

我自以为能够掌控的命运,不过是他人手中的一页篇章?

“老贺,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但是我要知道,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极少称呼贺延桦为老贺,更决口不问他的过往。

这是一次,也必须得到答案。

《美人心计》 第3章 你们是魔鬼? 免费试读

一旦贺延桦认定是我告诉顾焱嘴唇的事,那么他必然联想到关于东岸码头的消息是我泄露出去的。

这个问题是个试探,更是一个陷阱。

贺延桦惩罚我的这段时间,我鲜少出门。就连红姨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了解我惹的靠山不高兴。

最有可能走漏消息的,只能是保姆魏娟。

她是贺延桦从家政公司找来的,从县城出来打工的年轻女子。

“受伤的事情,魏娟也知道。我宋惋绝不做背信弃义的事情。”我举着手发誓,楚楚可怜的望着贺延桦。

他如炬的双眸锁定我,良久才展露出清淡的微笑,“我会彻查,只是顾焱对你太过上心。”

“宋惋生是贺总的人,死是贺总的鬼。”我再三表明忠心,试图赢取贺延桦分毫信任。又在心底暗骂顾焱是个混蛋,扰乱了我的方寸。

贺延桦微微颔首,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黑色丝绒盒子,里面安静躺着的是熠熠生辉的蓝宝石项链。

蓝宝石呈一颗水滴形状,周围镶嵌着完美切割的钻石,是顶级珠宝。

贺延桦拿起项链示意我转过身,我压制内心的不安照做,几秒钟后感觉到颈部微凉。

贺延桦送过我一些小玩意儿,价值十来万的工艺品、首饰、奢侈品。

如此贵重的珠宝还是第一次,我估摸着价格起码在两百万以上。

“记住,你是我的人。”贺延桦俯下身在我的颈部轻吻,他的手游移着恰到好处的勾起欲望的涟漪。

衣服一件一件剥落,最终我的身上只戴着一条蓝宝石项链。

“真美。”

贺延桦毫不吝啬的夸赞我,他说想起了《泰坦尼克号》的经典片段,可惜他是个商人不会作画。

我娇羞的低下头,任由贺延桦抱着走进卧室……

躺在柔软的双人床上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迎接的并不是炙热,而是贺延桦的吩咐,“以后不管你在哪一张床上,都要清楚地记住在为谁做事。”

什么意思?

扯过被子掩住身体,我一只手抚摸着蓝宝石项链,不详的预感愈然强烈。

“三天后有个饭局,明氏集团的明熠也会到场。”贺延桦点燃一支烟,他此刻的神色和顾焱出奇的相似,那种胜券在握的得意。

明氏集团是商场的传奇神话,万人敬仰的三大势力之一。

贺延桦告诉我,顾焱抢了他东岸的码头后,把主意打到了明氏的头上。

而他与明氏的合作正好要到期。

作为乙方贺延桦与顾焱能够提供的条件资源都差不多,硬件条件不变的前提下拼的就是软装备。

贺延桦想把最重要的筹码,压在我身上。

他打算把我送给明熠!

大脑有刹那间的空白,做我们这一行的被当成筹码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靠山腻了,挑准了时机便榨干剩余价值。

贺延桦对我……腻了?

不等我的话说出口,贺延桦的吻已经封住了我的唇,他不允许有任何异议。

一开始是贺延桦在上面驰骋,可我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反身将他压下身下。

如果……过了明天我就不再属于你一个人。

那么贺延桦,我要用尽万种风情,让你日后想起我,内心不得安宁。

摇曳的身姿、曼妙的呓语、我从没有这般疯狂过,清晰的看到贺延桦的双眸一点一点被欲望填满……

最后是累到近乎虚脱的我怠倦趴在贺延桦厚实的胸膛,能够清楚的听到他强劲的心跳声。

可我却从未走进过贺延桦的心里。

翌日晚上七点,身穿银色晚礼服的我挽着贺延桦出现在明家的私人别墅。

我和明熠曾有过一面之缘,也是在饭局上。他是明家的继承人,比贺延桦年长几岁,看上去老谋深算、说话办事滴水不漏。

明熠穿着深紫色的西装,正与宾客们寒暄,觥筹交错间带着恰当的笑容。

贺延桦正欲带我上前,却被一抹熟悉的身影捷足先登。

顾焱。

又是他!

贺延桦的手紧了几分,他扭头轻声说道:“你去楼上准备一下,等会儿表演。”

“好。”我松开贺延桦,朝着顾焱的方向翻了个白眼,他可真能坏事!

虽然我不情愿当做筹码,可这事要是办不好,别说留在贺延桦身边,只怕下场比姐姐更凄惨可怜。

我在楼上补妆换上芭蕾舞鞋,红姨曾说过要讨好富贵主儿们:唱歌太平常,艳舞太低级,唯有芭蕾高贵。

上流社会图的就是高贵高雅。

房门被拧开,痞里痞气的顾焱进门反手一锁,我放下口红抵在化妆台质问,“你来干什么?”

“贺延桦把你当个筹码当个玩意儿,你还死心塌地的帮他?”顾焱眉眼间带着轻蔑,盛气凌人向我逼进。

“顾焱,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拿下东岸码头的,但我绝不信贺延桦气数已尽。”我转过身淡定的补妆,他锁了门我用蛮力是出不去的。

对于顾焱,我越是恼怒他就越是有劲儿!

顾焱哈哈大笑,他顺着我的话附和,“那是当然,东岸码头是贺延桦故意放给我的。”

透过玻璃镜面我死死的盯着顾焱,这么大一块蛋糕,有什么理由拱手让人。

“他想用东岸码头换一个条件,你知道是什么吗?”顾焱搂住我的腰肢,猛地往怀里一勾。

重心不稳的我本能的抓住他的肩膀,姿势极为暧昧。

我摇摇头,“不想知道。”

“你太无欲无求,这样不好。”顾焱勾起撒旦般邪恶的微笑,一字一句的告诉我,“他想给点甜头让我乖乖滚蛋,一个人吞下明家。”

合作是个幌子?贺延桦真正想要的是吞并明家!

因为要集中全部精力应对明家,所以让出东岸码头使顾焱安分点。

原来我不是送给明熠的礼物,而是安插在他身边的一枚棋子。

可攘外必先安内,为什么贺延桦不先解决家事?

难道顾焱比明家还麻烦?

“可惜。”顾焱停顿了一下,略带遗憾的语气强调,“码头我收下了,滚蛋……我可不会!贺延桦要的,我都要抢走。”

顾焱将我搂的更紧了一些,挑眉又问了一次,“跟我走?我可不舍得让你去陪明熠那个变态。”

“顾焱,我不管你为什么接近我,我永远不可能背叛贺延桦。”

没有人知道贺延桦曾经过我一命,我欠他的。

忽然间!顾焱将我狠狠禁锢,他埋下头在我的颈间用力一吸。

待我反应过来,一颗“草莓”赫然显现。

顾焱邪魅地笑着问道:“你要带着其他男人的吻痕上明熠的床,你猜猜他与贺延桦分别是什么表情?”

这两兄弟是魔鬼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