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为你效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特奥杜洛子爵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如歌 2019-02-12 18:40:39

[为你效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特奥杜洛子爵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为你效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为你效忠 即可阅读全文

《为你效忠》小说简介

非常好看哒,超级甜,虽然有的地方有的虐,但是丝毫不影响还没的虐狗情节。主人公叫特奥杜洛子爵的书名叫《为你效忠》,它的作者是蚃北所编写的耽美小说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阿多尼斯少爷看着戈兰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心里忽然萌生了一层不知名的醋意,想要跟着去近卫师团本部,却被司务长库珀?克莱得拦了下来。“尊贵的少爷,已经凌晨4点钟了,您该回去休息了。”阿多尼斯少爷一双星辰般。特奥杜洛子爵是小说名字叫《为你效忠》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蚃北,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五年前,他跪在大雨中祈求殿下的原谅,殿下站在高高的露台上,一双冰冷的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你就去死吧!”五年后,他带着满身的伤痕从边境回到伊蒂亚斯王城,意外的成为了殿下的亲卫师团长。殿下说,无论你

精彩章节试读:

天还没有完全黑透,皇后街已经能见到穿着暴露的女子在招揽客人。埃里克像是这里的熟客,跟路过的女子打着招呼,“嘿,阿莲达,你今天看上去异常的迷人。”

雷撇了撇嘴,男人有时候也得靠征服女人来彰显自己的魅力。

皇后街的**也是有等级划分的,金发最优,中间层是红发、棕发等等,黑发皮肤黝黑的最次。埃里克打招呼的阿莲达有着一头漂亮的金色**浪,身材**丰满,看来眼光还很不错。

雷的出现引起了皇后街不小的轰动,人们不约而同的伸长脖子想要一睹边境守卫军首席指挥官,大败多卢赛骑兵团的大将军的风采。

“哦,天神,我以为他会是一个有着黑胡子黑眼睛胸毛雄壮的粗糙老男人。”立在窗口的女人双手捂着胸口,心脏快要承受不住的跳出来了。

这个人一头柔软漂亮的金发,修长紧致的身材穿着一身黑底金边的长袍,丝质衬衣领口解开着两粒纽扣,整个人看上去慵懒又魅力非凡。

也有坐在街边喝着廉价起泡酒的男人不屑的喷着难闻的口气,“大英雄又怎么样?加封不了贵族没有爵位头衔,一样是低贱的下等人!”

“贵族有时候还不如我们下等人,像个小鸡仔一样让人割破喉咙。”街边的人立时哄然大笑,人们议论的是前不久突然在野外暴毙的奥格斯格子爵。

“殿下为这件事头疼了好一阵子,”埃里克很绅士的替雷打开酒馆挂着清脆铃铛的木门,酒馆老板站在吧台后面,挺着肥腻的大肚子跟埃里克打招呼。

“奥格斯格子爵?”雷对这个名号并不陌生,东海岸的霸主——俗称奥瑞金旧部的核心人物——风凛城城主费烈·奥格斯格侯爵之子。

产自高地的大麦酒——巴利很快被送酒女郎端了上来,埃里克把一枚金加佛当做小费塞进了女郎的低胸衣里。

“老伙计,你对女孩们太冷淡了。”埃里克回头对完全游离在外的某个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冰桶里夹了冰块放进雷的杯子里。

巴利虽然名字粗俗,色泽却棕黄带红,清澈透亮,气味焦香,比起品质低劣的气泡酒波格里显然更受中上阶层的欢迎。

辛辣的酒穿过食道在胃里燃烧着,雷沉闷的心情多少好受了一些,他晃了晃酒杯里的冰块,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奥格斯格子爵是怎么死的?”

不等埃里克回答,一旁桌子上坐的大汉开口接了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死的大快人心!”

“桑铎,你又喝醉了!”酒馆老板高声说着带着两个酒馆的伙计走了过来,把那个名叫桑铎的人连轰带骂的赶了出去。

突然发生的一幕让雷有些吃惊,从走进这条街开始,就不断的有声音进入雷的脑海,他从桑铎的脑子里读出了这个人对奥瑞金旧部深深的恨意。

“奥格斯格侯爵逼迫国王陛下把黛丝公主嫁给他的小儿子班吉·奥格斯格子爵,子爵在来王城求婚的路上被人用长刀砍断了脖子,整个奥瑞金旧部一下子翻了天,国王陛下为了安抚奥格斯格侯爵,给东海岸送去了大量粮食和飞马兽,命令威利王子一个月内找出杀害子爵的凶手。”

雷听完眉头紧锁,费烈·奥格斯格侯爵是开国贵族,统领整个奥瑞金旧部,四大城主当中唯一一位侯爵,地位仅次于国王陛下的亲弟弟布朗大公爵,是莱伊大王子的忠实拥护者。

“所以,奥格斯格侯爵认为是威利王子殿下在暗中阻挠这门婚事,国王陛下想给威利王子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才让威利王子来查这件事,奥格斯格侯爵反而觉得国王陛下在有意袒护威利王子。”

埃里克对雷佩服的简直五体投地,豪气的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没想到你这个刚从边境回来的人,竟然比我这个一直呆在王城里的人看得都透彻,我还纳闷奥格斯格侯爵怎么比之前更生气了呢。”

雷看似不经意的朝酒馆角落里看了一眼,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坐着一个漆黑的身影,“这不是我想到的,是我听来的。”

埃里克手里端着平底玻璃酒杯,看着透亮的液体感慨了一句,“看来这件事真的不太好办呐,不管抓得到抓不到凶手,奥格斯格侯爵都不会满意的。”

“这就用不着我们操心了,殿下自然有办法应对。”

雷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嘴角挂着骄傲的笑意,忽然心头一动,他想起那只从宫殿上空略过的双翼雪鹰,伸出胳膊勾住埃里克的脖子,贴着埃里克的耳朵悄悄说了句什么。

埃里克眉头拧成了疙瘩,仿佛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话,“你确定要我送几只喜鹊给殿下?你觉得老库珀不会用眼神杀死我么?”

雷漂亮的手指研磨着酒杯的杯沿,他的眼前已经浮现出老库珀看到喜鹊时惊讶到愤怒的表情,但是那个人一定会懂的。雷冲着埃里克轻轻一笑,“听我的就行了。”

常年在女人堆里混迹的调情高手埃里克,不得不承认他真的经受不住眼前这个粗糙男人的蛊惑,他说你听我就行了,埃里克果真就在心里愿意听从他的吩咐。

雷和埃里克之所以成为好朋友,中间还有一段小插曲。

第二陆军军团第三纵队被首次派往荒原执行任务,雷和埃里克被编入同一小组。荒原是人人都惧怕的黑暗地带,至今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人能够深入荒原腹地。雷和埃里克很不幸的遭遇到了荒原猛兽帕廷安森,如果不是当时雷拼死救出埃里克,等不到救援队抵达埃里克早就变成帕廷安森腹中的美食了。

现在想起那惊险的一幕,埃里克还是会忍不住的发抖。事故发生后不久,埃里克就调离了第二陆军军团,之后有消息说埃里克被编入了威利王子殿下的直属亲卫队。

埃里克还在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雷眼角的余光就撇见了走进门来的专属传令官戈兰。戈兰身上像是装着雷的专用定位器迅速锁定了雷的位置,从一群穿着暴露的女人中间费力的挤了过来,过道里响起一片女人的惊叫声。

雷有些佩服戈兰的勇气和胆量,而戈兰本人像是根本没搞明白眼前这俩人奇怪的眼神。埃里克无奈的看天,“戈兰,这里是大人们喝酒聊天的地方,你这个不满十八岁的小孩子是不能进来的知道吗?”

戈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埃里克的抱怨,直接走到雷跟前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长官,司务长库珀?克莱得要见您!”

库珀?克莱得穿着严谨的宫廷制服,后背挺的笔直,一双眼睛扫视着师团长室的摆设,戴着白手套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摸了一下,发现有尘土的痕迹厌恶的搓了搓手。

雷穿着一身便装匆匆走进来,库珀?克莱得对雷随意松开领口纽扣的行为极其不满,尤其是闻到雷身上的辛辣酒气之后,夸张的抬手掩住了鼻子。

“师团长大人,王子殿下一直担心您的伤口,看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

库珀?克莱得已经把一口嘲讽的语气练就的炉火纯青,雷竟然不想反驳,兴许是听到那句王子殿下一直在担心他的伤口,内心的柔软处仿佛被什么触动着,有些难受。

库珀?克莱得对毫无反抗的雷有些捉摸不透,狐疑的看了有些低落的人两眼,库珀?克莱得也懒得跟这个人继续较真,清了清嗓子说,“师团长大人,明天一早王子殿下召见,请您见王子殿下之前多洗几遍澡,把这身酒气好好洗洗干净!”

司务长一走,雷就把自己关进了浴室里,浓重的酒气可以洗干净,可他这一身丑陋的伤疤无论怎么冲洗都洗不掉一星一毫,偏偏那个人讨厌极了别人身上的伤疤。

戈兰抱着浴巾立在浴室门口,担忧的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声响,他知道师团长这些日子实在太委屈,这个人应该是一只自由翱翔的雄鹰,却被折断翅膀困在这座囚笼里。

早晨,师团长在穿衣镜前立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制服换了好几套,有一丝褶皱都不行。戈兰胳膊都有些抬不起来了,他已经把师团长的领巾整理了不下五十次,师团长好像仍旧不太满意。

不是第一次去见威利王子殿下,却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小心翼翼,也许单纯的只是希望能够尽可能的达到那个人的极致审美。

传令官进去通报又是很长一段时间,雷已经不觉得奇怪,毕竟让王子殿下头疼一定不止奥格斯格子爵这一件事,总得等着空闲下来的时候才会召见他这个小小的皇家近卫师团长。

传令官再次出现的时候,身后竟然跟着司务长库珀?克莱得。雷嘴角有些抽搐,老库珀你不会又要对我说,王子殿下没空召见我,你又要代替殿下来训话了吧……

库珀?克莱得像是看懂了雷的想法,翻了一下高傲的眼皮,动了动嘴唇说,“师团长大人,王子殿下亲自召见,请跟我走吧。”

《为你效忠》 第十四章 痛彻心扉 免费试读

阿多尼斯少爷看着戈兰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心里忽然萌生了一层不知名的醋意,想要跟着去近卫师团本部,却被司务长库珀?克莱得拦了下来。

“尊贵的少爷,已经凌晨4点钟了,您该回去休息了。”

阿多尼斯少爷一双星辰般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不乐意,还是听话的转身跟着库珀?克莱得回到了西角楼。

库珀?克莱得亲自服侍阿多尼斯少爷换了睡衣,贵族少爷纤细无力的双腿,肌肤光洁漂亮的犹如一件精美的瓷器,就连十粒小巧的脚趾肚都细嫩的没有半点瑕疵。生活在南方谷地的兰彻斯特家族,就像传闻中一样完美的没有一丝短处。

威利王子殿下仍旧坐在书房里看书,库珀?克莱得过来汇报说阿多尼斯少爷已经睡着了,冷不丁看见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灰色帽兜,惊吓的捂住心口,“哦,加勒贝大人,您也在这里。”

灰色帽兜点了点头,抱在胸前的手臂里夹着那柄从不离身的长刀。

库珀?克莱得退出去之后,王子殿下站起身来走到窗口,遥望着近卫师团本部的方向,黑色的浓雾在眼底翻滚着。

静立在墙角宛如一座雕像的灰色帽兜忽然开口说,“冰鸾毒对有伤口的人是致命的,六个小时毒素没有爆发并不意味着已经清除干净,最好检查一下伤口深处有没有隐藏的毒素残留。”

灰色帽兜用刀柄顶了顶帽檐,已经挪动了脚步,“况且,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赶在诺森帕奇之前找师团长确认清楚。我知道您,其实并不信任诺森帕奇。”

埃里克把全身已经冻僵的师团长直接抱进浴室,剩下的事他就不方便再动手了,于是告辞出来交给师团长的专属传令官戈兰。

师团长和衣在温水里泡了半天,身体才慢慢恢复了知觉。吃了半碗厨师长专门熬制的热汤,雷靠在床头半闭着眼睛休息,冰鸾毒的副作用会让人在接下来十二个小时之内保持可悲的清醒。

房门的门把手轻轻的转动了一下,雷没有睁开眼睛,他已经吩咐戈兰去睡了,这个耿直的孩子还是跑过来陪他……

等等,雷猛然睁开眼睛,十五岁的少年娇羞扭捏的紧紧捂着睡袍的领口,里面竟然**。

“嘿,戈兰,你……”

没等雷把话说完,戈兰已经走到雷的床边,在雷一脸震惊中,戈兰翻身轻巧的爬上了他的床。少年紧张的满脸通红,一双手指都在止不住的发抖。睡袍从肩上滑落,露出少年柔软香甜的风光。

雷下意识的伸手捂住戈兰的眼睛,后来发现视角不对,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嘴巴因为实在太震惊有点语无伦次,“戈……戈兰,我……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什么误会,你……你听我解释……那……那天在浴室……”

戈兰却把身子直接贴了过来,带着少年的羞涩和视死如归的坚决,声音却颤抖着,“长官,自从来到这里,您一直都闷闷不乐,他们都说您太孤独了。有人告诉我说,如果我这样做的话,您说不定会开心一些。”

雷把手慢慢拿开,看到灯光下少年强撑着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他明白十五岁的孩子要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内心里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挣扎才鼓足这样莫大的勇气。

雷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手放在戈兰的头上轻轻揉了揉,“还真是个傻瓜,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他话还没有说完,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力气之大差点儿就要把门板整个踹飞了。等看清楚门口站立的尊贵身影,雷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完蛋了,这下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威利王子殿下还没有换下那身纯白的礼服,尊贵的身影走进这间狭小的卧室,随意挑了一张沙发坐了下来,两条大长腿随意的交叠着,冰冷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一双勾人心魄的眼睛扫了扫僵硬住的两个人,嘴角露出一个能把周围的一切凝结成冰的笑容,“师团长,好雅兴。”

“呃……”雷赔笑着,不动声色的替戈兰披上睡袍,遮盖住少年羞愧耻辱的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的身子。

“不知殿下突然驾临,冒犯之处,还请殿下责罚。”雷把戈兰护在身后,单膝跪地向王子殿下恭敬的行礼。

“责罚?”威利王子殿下的目光冷的能够杀死人,带着王室无上的尊贵高傲,不容任何侵犯。

立在门口的灰色帽兜抱着不离身的长刀,冷漠的开口说,“秽乱宫廷,死罪!”

雷喉结滚动吞了口口水,下意识的护住身后的戈兰,“殿下,他才十五岁,容易受人蛊惑的年纪,死罪对他来说太重了。”

容易受人蛊惑的年纪?我们认识的时候,你也是十五岁啊,雷。

王子殿下并没有说话,雷却把这句话听得清清楚楚,王子殿下的每一句责问,他都惭愧的无法作答。

“十五岁,已经知道用身体勾引别人了不是吗?”王子殿下嘲讽的语气,一下子唤醒了掩埋在内心深处的记忆,十五岁那年的少不更事,十五岁那年的疯狂,十五岁那年的不顾一切,不知道应该怀念还是一场原本就不应该发生的噩梦。

“王子殿下,都是我的错,跟师团长大人没有任何关系!”被雷护在身后的戈兰突然冲出来,朝着王子殿下扑过去,雷看到灰色帽兜的长刀直接伸了出来。

“不!”雷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戈兰拥进怀里,心脏被锋利的长刀冰冷的刺穿。

死亡来临的那一刻,雷嘴角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心疼着他,用真心守护着他的孩子,他怎么忍心看他死在自己的面前。

还有威利,他这辈子唯一深爱过的人。

我对你的愧疚这辈子恐怕都偿还不清了,今天就把这条命抵给你,希望你在没有我存在的世界里开心幸福。

“**!”威利王子像一头狮子似的猛扑到雷的身边,修长漂亮的手指捂住雷喷发出鲜红血液的伤口,所有的灵力凝聚在手心,治愈系灵力包裹住受到重创的心脏,不让它停止跳动。

戈兰已经吓傻了,灰色帽兜把戈兰拦腰抱起来,强大的防御结界笼罩住王子殿下的身影,戈兰反应过来之后,哽咽一下喉咙里溢出一声哭声,灰色帽兜的手指点在戈兰的脖子上,戈兰直接晕倒了过去。

冰鸾的强大的毒性,让人在巨大的疼痛中也保持着清醒,看着近在咫尺的王子殿下的脸,雷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王子殿下温柔的拥抱着他,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睛只看着他,只倒影着他一个人的身影。

“乖,别说话,我知道你很疼,很快就好了。”威利王子殿下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强大的治愈系天赋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不假,但是心脏被毁如果不万分小心,也极有可能救治失败。

心脏处的愈合,极致细腻的灵力谨小慎微的游走着,直到最后一丝裂缝完全消失,心脏有节奏的鼓动起来。王子殿下才慢慢松了口气,托在雷后心处的手掌催动着灵力,不断有血冒出来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雷看着威利王子殿下的眼睛,殿下高贵的金色长发洒在他的脸上,可以闻到上面好闻的香味,熟悉的一塌糊涂。

威利王子殿下纯白的礼服上沾染着雷的血迹,他的手紧紧抓着雷的肩膀,“你这个喜欢跟我作对的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是不是每次都得让我低头向你认错,你才肯原谅我?”

雷挣扎着摇头,不是的,殿下,我怎么敢奢望您向我低头认错,您能够看我一眼,向我露出一个微笑,我就心满意足了。

威利王子殿下脸上忽然露出一个笑容,他用另外一只没有沾染血迹的干净的手轻轻的握住雷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你安静下来的时候,总是给我一种你只属于我的错觉,明知道这只是错觉,我还是会开心的控制不住我自己。”

疼惜的吻落在雷的额头上,雷忽然困倦的闭上眼睛,威利王子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睡一会儿吧,等你睡醒了,一切又会跟往常一样。”

雷在睡梦里皱起眉头,王子殿下的声音有一丝说不出的寂寞,烙印在他的心里,疼的他眼泪都涌了出来。黑暗里,他奋力的挥动着手臂,王子殿下的身影却越走越远。

“把这里收拾干净,消除掉他们的记忆,就当做今晚什么都没有发生。”王子殿下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人,高贵的身影从门口离去了,灰色帽兜立在王子殿下身后,俯身恭敬的行礼。

“遵命,王子殿下。”

第二天,雷被楼下一阵吵闹声惊醒,伸了个懒腰忽然发现自己睡的床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张四柱大床,就连掉了漆皮的卧室门都换成了一个崭新的仿佛还闪着布灵布灵的亮光。

雷抓着脑袋看着自己身上这件见了鬼的自己绝对没有的睡衣,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突然从窗口飞进来,“嘿,雷,见你一面还真是难!”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