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余生拥你入怀]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陆小曲崔莺儿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微雨花间 2019-02-12 19:40:48

[余生拥你入怀]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陆小曲崔莺儿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余生拥你入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余生拥你入怀 即可阅读全文

《余生拥你入怀》小说简介

《余生拥你入怀》书非常好看( ^_^ )不错嘛!!!只是作者不写了我非常想看后面的有趣内容啊!!!。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余生拥你入怀》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玛丽那个苏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第12章报仇我死都没有想到,崔姐和我说让我帮她报仇,竟然成了她这辈子最后一句话。我忍不住的想,要是刚才我没接那个电话,一直在病房里看着,崔姐是不是就不会死了?可我也知道,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身体被毁。热门小说《余生拥你入怀》由玛丽那个苏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陆小曲崔莺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有妻子,有孩子,他是高高在上的S市一把手,我却沉溺在他的温柔里,忘了自己只是他包的一个二奶……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传说他不近女色

那个男人刚刚还趾高气昂的,听见这道声音,立刻连捏着酒杯的手都开始抖了。

这么狂?

我扭头向后看去,正对上一双鹰隼般的眸子,我被他看的心里一惊,连忙低下头。

想必这位就是严局长了?

“小曲。”崔姐拉了拉我的手臂,“还不快去严局长那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没主的呢。”

我不知道崔姐是怎么跟这位刚刚调任过来的严局长牵上线的,但现在,他能帮我摆脱眼前那个男人的纠缠,再好不过了。

而且……

要想在S市立足,没什么比爬上这位严局长的床,更好更快的方法了。

想到这里,我乖巧的走到严局长身边,伸手招来服务生,要了杯红酒,端着喂给严局长,“俗话说,不知者不怪,严局长,我敬您一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严局长就着我的手,喝了这杯酒,然后对那男人说道:“下不为例。”

“是,是。”男人一边说话,一边点头哈腰的,七八月份的S市,硬是出了一头的冷汗。

其实我有种不大对劲儿的感觉,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

一直毛毛的。

直到严局长拉着我一起应付完酒会,带我去了楼上的房间,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干这个的。

我说,好多年了,不过我是做奶妈的。

说着,我解开了胸前的扣子,圆润的乳房立刻跳了出来,“严局长,您要尝尝吗?”

他瞥了一眼,就伸手帮我把扣子扣好,“我不好这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别让别人碰你。”

我楞了一下。

他竟然包了我?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又听见他说,“我在松江区有套小别墅,你就住进去吧。”

这么多年跟过那么多金主,出手大方的有很多,但一上来就是一套别墅,还是S市的,我还真没见过。

当即就欣喜的收下了。

他却伸手捏住我的下巴,抬起我的脸,指尖慢慢的从我的脸上划过,“陆小曲,我能给你最好的,但是你记住了,千万、千万不要背叛我,否则,我让你比死还难受。”

我心里一颤,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勉强扯出个笑容来,“当然了,再说,这整个S市,也找不到比严局长您,更位高权重,出手大方的呀。”

他满意的笑了,“你知道就好。”

看他高兴,我趁机坐到床沿上,伸手揽住他的脖子,整个人虚虚的吊在他身上。

勾引男人这事儿,我算是比较有经验的了,当即就感觉到自己的腰腹被什么东西顶住了。

看来,这位严局长,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近女色。

我凑过去,伸手想解开他衬衫扣子,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他力度太大,我疼得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

还没挣脱,就感觉到他把我的手拉到了腿间,隔着裤子,我都能感觉到那里的硕大和灼热。

他声音带了几分粗重的喘息,但又克制忍耐的说道:“别急,现在还没到时候,以后有的是你伺候我的机会。”

《余生拥你入怀》 第12章 报仇 免费试读

第12章报仇

我死都没有想到,崔姐和我说让我帮她报仇,竟然成了她这辈子最后一句话。

我忍不住的想,要是刚才我没接那个电话,一直在病房里看着,崔姐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可我也知道,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身体被毁成那样,简直比死还难受。

崔姐肯定不会苟活。

接到严局长的电话时,我正在医院里签死亡证明,等三天后,尸体就会被送去殡仪馆火化。

护士问我,还有没有什么想当纪念的,最好现在就从死者身上取下来,不然到了殡仪馆,都便宜了那边的工作人员。

我想了想,也没什么可要的,就用剪刀,剪了一缕崔姐的头发,放在了随身的钱包夹层里。

“你在哪家医院?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已经在车上了,马上就回别墅去。”和严局长通话完,我立刻催促司机,“开快点。”

做我们这行的,只有自己等金主的份,从来没有让金主等自己的。

不然,多得是人愿意替你等着。

所以我上任金主说,我最大的有点就是识时务,不矫情,不恃宠而骄,他哪里知道,这些都是我用血和泪换来的教训。

曾经有一次,就因为我去喂奶的时间晚了五分钟,那**足足的在我乳头上插了五根针,我乳头都差点儿废了。

最后,还是崔姐带着我,连夜飞到香港,找了国际知名的医生治疗,才保住了乳头。

只是,从那之后,我右胸乳头,再也不出奶了。

崔姐的大恩,我不能不报,既然答应了要帮她报仇,我就肯定得做到,首先最重要的,是搞清楚,崔姐到底是怎么出事的。

她那天说好的去整形医院,后来又拐道去了哪儿。

“姑娘,到了。”司机回过头来,“一共三十块。”

“给,不用找了。”我匆匆的拎着包下了车,快步回到别墅里,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客厅的严局长。

他目光平静的问我,“去哪儿了?”

“我的一个姐妹出事儿了,去帮她办理死亡证明了,三天后她的尸体火化,我还得出去一趟。”

“嗯。”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伸手向我招手,让我过去。

于是,我便乖巧的走到沙发边,自觉地跪下,然后脑袋枕在他的腿上。

他却拉起了我,说:“地上凉,你发烧才好,别再生病了。”

他说这话时,眼底没有半分波澜,却让我的心,泛起了阵阵涟漪。

不知道是不是以为好几天没见我,那次,他和我足足做了一夜,从床上到底下,从卫生间到窗子前,他带我解锁了无数姿势。

他把我按着跪在地上,从后面进入我,问我,我以前跟的金主里,有没有比他还厉害的。

我被他弄得娇喘连连,嘴里吐出破碎的话语,“没、没有,您最厉害,您最棒。”

他被我哄得高兴了,又和我缠绵了两个多小时。

直到天亮,他才沉沉的睡去。

我睡眠不好,尤其是身边有人在的时候,更加睡不着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严局长被我吵醒了,一把将我揽过去,搂在怀里,问我困不困。

我异常清醒,说不困。

他睁开眼睛,抬头看了我一眼,问我怎么回事。

“崔姐……崔姐是被人害死的,我去医院的时候,她身上就没一处好的。”我看着严局长,没指望他帮我报仇,但我不希望他阻止我,“崔姐对我有恩,我答应了她,要帮她报仇。”

“嗯。”他淡淡的说道:“知恩图报,是好事。”

见他心情不错,我胆子打了起来,“那、严局长,您能帮我催一下警局的效率吗?他们说什么都查不出来,我不信。”

他伸手捏捏我的腰,嘴角露出几分笑意,“胆子大了?”

我不好意思的攥紧他怀里,在他身上蹭来蹭去,“那还不都是您惯得?”我趁热打铁,“那您就是答应帮我了?”

“嗯,不过我不能出手,不然会被人抓住把柄。”他说着,忽然提起之前的事儿来,“你在西餐厅的时候,表现很好。”

我楞了一下,转眼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是,我哪怕跟别人打架,被几个人围殴,都没有说我是严局长的女人。

他这是在夸我低调,嘴严实。

我隐隐的有些得意,“那您可得好好奖励我,崔姐的仇,我不能不报。”

“知道了,现在先睡觉。”他将我放在胸口,也不嫌弃我压着他,就这么让我睡。

而我这一次,睡得出奇的安稳。

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醒过来,下楼看见客厅沙发上崔姐的包,懵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崔姐已经跳楼自杀了。

我用了很久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去了崔姐的出租屋,把她的遗物整理打包好,又把房子退了,这才回家。

刚到家,我就收到了严局长的短信,上面只有一个名字。

穆寒。

那是谁?

我在S市初来乍到,对这里的势力并不清楚,也不晓得穆寒在S市黑道的地位。

如果能给我个机会,让时光重来,我想,哪怕违背了对崔姐的承诺,我也绝不会去招惹这个人。

晚上吃完饭,我特意给一个多年没见的姐妹打了电话。

她前两年在内地得罪了人,混不下去,眼看连命都要没了,还是我看在我们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给她买了机票,让她到S市避难来。

这两年,她在S市崭露头角,不少商业大鳄政治官员,都是她的裙下之臣。

现在,我有事要她帮忙,她自然不会不出面。

到了约好的地方,她还没来,我自己点了瓶红酒,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直到半瓶酒下肚,她才扶着腰姗姗来迟。

“哟,小曲姐,你来的这么早啊?”

“不错,看来你这两年混的挺好,连我的约,都迟到。”我盯着她的眼睛,冷冷的说着。

纵然知道这行难出真情,被人这样对待,我还是难受,一口把杯中的酒灌了下去。

“您这说的是什么话,要说混得好,我哪能跟一来就傍上了严局长的小曲姐比呢?”她捂着嘴娇笑。

她空口白牙,揭穿了我的老底,看来,在S市着实有些人脉。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无端的有些烦躁。

摆了摆手,看着她,“我不跟你说客套话,这次来找你,确实有事要你帮忙。”

说着,我递出去一张纸条,“帮我查查这个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