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裴黎薄衡的小说[爱你是一种原罪]最新章节

编辑:初夏少女 2019-02-12 22:20:13

主角叫裴黎薄衡的小说[爱你是一种原罪]最新章节

《爱你是一种原罪》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爱你是一种原罪 即可阅读全文

《爱你是一种原罪》小说简介

《爱你是一种原罪》感觉还不错,故事情节很是吸引人,男女主的爱情很纯真美好。。希望不要出现后宫文。。。火爆新书《爱你是一种原罪》是海棠所编写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裴黎薄衡,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薄衡顿了顿,脸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笑着道:“今天是您的寿辰,作为您唯一的儿子,我当然应该到场。”“城东的项目谈下来了吗?”薄翼天盯着他,“你以为我让你去薄氏,是让你享福的吗?”“不是……”薄衡维持着。主人公叫裴黎薄衡的书名叫《爱你是一种原罪》,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海棠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裴黎怎么也没有想到,逃离养父母家后,他会被曾经的弟弟压在身下。 曾经纯情天真的弟弟,却变得这般冷鸷邪厉,放肆欺压过来…… “我的哥哥,你放弃我的时候,可曾想过会被我压在身下……” “

精彩章节试读:

裴黎赶在最后一分钟,进了公司。

随着工作牌在打卡器上清脆的一声响,裴黎放松下来,而薄衡则悠哉悠哉的走在后面,看到裴黎因为自己的“游戏规则”而慌乱的样子,他勾唇一笑。

华岚的员工凝聚过来,毕竟一个是华岚现在的老总,一个是老总唯一留下的管理层,这两个人一同来了公司……

周媛媛悄悄走到裴黎面前,“裴主管,你怎么跟薄总一起来的啊?”

裴黎回头看了薄衡一眼,薄衡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看他怎么回答。

裴黎道:“路上碰到了,就顺路一起过来。”

这对在人事部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事都能不动声色的裴黎来说,根本就不算个问题。

薄衡嗤笑一声,故意道:“裴主管这是在避险吗?我们不是一块从家里出来的吗?”

裴黎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薄衡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进了电梯。

他就是要让他下不来台。

裴黎闭了闭眼睛。

“裴……裴主管……”周媛媛一脸震惊,“您不会真像传闻中说的那样,是……是什么吧?”

“是什么?”裴黎不由得紧张几分。

周媛媛小心翼翼地看着裴黎,“是……薄家的私生子吧?”

裴黎一顿,随即被这无厘头的传闻都逗笑了,“当然不是,我跟薄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那……那你怎么会跟薄总一起过来?还从一个家里出来?”周媛媛扬着天真又疑惑的脸。

裴黎顿了顿。

“媛媛,”裴黎柔声说:“新入职员工的报道表你都收了吗?今天要送到总裁办的。”

“啊!我忘了!”周媛媛一下子跳了起来,“那个……裴主管,我……我先去收报道表了,马上给您送过来,马上马上!”

周媛媛一溜烟没了影,裴黎轻轻摇了摇头。

“裴主管,早啊。”

“早啊……你是?”

裴黎一回头,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士,着一身简单干净的职业装,裴黎看得出这是高级定制,不是一般人能穿的。

名媛?

女人带着礼貌的微笑,气质浑然天成,不太像喜欢抛头露面的名媛,倒像是藏在深闺中,真正的公主。

“您是……?”

“许娜言。”

裴黎报之一笑,“许小姐你好。”

许娜言与他同时往前走,浅笑着问:“裴主管怎么不问问我怎么认识你啊,难道裴主管认识我吗?”

“许小姐说笑了。”裴黎说:“想必许小姐是新到任的总监吧,赵石硕赵总离开后,华岚总需要个管理人。”

“裴主管还真是个通透的人,什么都逃不出裴主管的眼睛。”许娜言浅笑着。

“只是胡猜一句罢了。”

裴黎在前引路,“许小姐请。”

这些年的职业生涯,裴黎对人事的接待在早已经到了不动声色的地步,他本就是面相谦和的人,应对起来更是行云流水,不会让对方感觉到一点儿不舒服。

走到总裁办前,许娜言停下了脚步。

“裴主管,你刚刚有一点儿说错了,我来华岚不是继任总监的,是继任华岚公司总裁的。”

嗯?

裴黎愣了半秒,许娜言已经进了总裁办,裴黎只好报之一笑。

不是总监,是总裁?

那么,薄衡自己不掌管华岚的,将华岚交给了这位许娜言?

裴黎不认识许娜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可是这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出来。

他默默离开了总裁办。

总裁办。

薄衡抬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人,眼神流露出嫌弃,“你怎么过来了?”

许娜言笑着说:“过来看看你啊。”

“那看完了,可以滚了吗?”薄衡丝毫不给她面子。

许娜言脸色微变,又立刻笑了出来,“你……还是这么任性啊,是薄伯父让我过来的,你收购华岚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薄衡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抬起的眸子,不带有一丝感情|色彩,“所以呢?”

“薄伯父不放心,让我过来接手华岚。”

薄衡微眯着眼睛,“让你……接手华岚?”

“是的。”许娜言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其实我也不想来这儿讨你的嫌,但是伯父那边已经开了口,你也不想让老爷子生气吧?我们都是没办法的……”

薄衡攥着钢笔,突然狠狠戳进桌子里,钢笔头扎进桌子里,笔芯断掉弹出,划着许娜言的手臂而去,留了一条细血口。

许娜言一言不发,站在原地,微微抖动的眼角,透露出一丝惧怕。

一分钟后,薄衡阴沉的脸色,突然间挂上了笑容。

“行啊,他想要华岚的话,就给他,不过……”薄衡看向许娜言,“你要是来接手华岚,我没有意见,你要是想要干涉其他事情,或者给老爷子透风报信,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虽然得罪老爷子,你没什么好下场,但是得罪我,你也绝对没有好下场。”薄衡看着她,笑得竟然有些纯真。

“不……不会的。”

许娜言攥紧手,不由得后退半步。

“行了,你出去吧,叫裴主管过来。”薄衡摆了摆手。

“好。”

许娜言走出总裁办,她的手心一片冷汗,走到人事部门前的时候,也冷汗还没有褪下。

裴黎一抬头便看到了许娜言,有两分惊讶。

“许总,您来人事部是有什么事情吗?”裴黎问。

许娜言在心底轻笑了一声,这裴黎也是个人物,这么快就转换了称呼。

许娜言:“华岚最近有不少人事变动,具体的细节我还要和裴主管细谈,现在薄董事还在这边,薄董事应该还有交代,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好。”

裴黎放下手里的东西往外走。

董事?

许娜言继任总裁,薄衡已经变成董事了?不插手华岚的事情了?

能让薄衡松口的女人。

经过许娜言的时候,裴黎眼角的余光,细看了她两眼,尽管他告诉过自己,这个女人如何都跟自己没有关系,她跟薄衡有什么关系,也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看了两眼。

是好事吧。

裴黎逼迫自己这样想,要是薄衡离开华岚,他应该会过得更舒适吧。

许娜言没有直接离开人事部,她在人事部转了一圈,目光落在裴黎办公桌的文件上。

劳务合同。

她拿起来翻了翻,看到上面的条款,手不由得攥紧了。

“薄衡收购华岚,果然是为了他……”

《爱你是一种原罪》 第11章 最为狠厉的人 免费试读

薄衡顿了顿,脸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笑着道:“今天是您的寿辰,作为您唯一的儿子,我当然应该到场。”

“城东的项目谈下来了吗?”薄翼天盯着他,“你以为我让你去薄氏,是让你享福的吗?”

“不是……”薄衡维持着脸上的笑,可咬肌微涨,裴黎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怒意。

薄衡说:“城东的项目已经在进行中了,之前没有透露消息,是怕拿不下来,让您失望,本来想要宴会结束之后,再向您报告的,没想到你……这么着急。”

尽管薄衡是面带微笑说的,可是这话却不太客气,周围宾客面面相觑,心底道:也就只有薄翼天的儿子,才敢这样跟他说话吧。

薄翼天注视着薄衡,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薄董事长要发火的时候,他移开了视线,目光落在了下面裴黎的身上。

“你跟我过来。”薄翼天说。

突然被点到的裴黎愣了一下,薄衡随即挡在了他的面前,“爸,忘了跟你说,我把哥哥找回来了,好歹他也是薄家的儿子,就算是收养,一朝记在您的名下,就是您一世的儿子,这是您一贯的处事原则,不是吗?”

薄翼天的脸色明显添了几抹阴鸷,“薄衡,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爸,”薄衡看着他,“华岚我已经给许娜言管理了,我知道这是您的意思,我没违背。既然你也知道了我找到了我哥,我不敢瞒您,今天是您的寿辰,您不会……”

薄衡唇角勾起一抹笑,尽管仰视着薄翼天,但也没有掉下气势。

薄翼天看着自己的儿子,竟然像是看一个陌生且低级的动物,没有丝毫感情。

他冷笑了一声。

“你比起我年轻的时候,还差得远。”薄翼天转头看向裴黎,“跟我过来。”

薄衡皱了皱眉头。

裴黎怕他再说什么,赶紧拉了他一把,压低声音道:“这是他的寿辰,他最看重面子,不会在今天做什么的。”

薄衡甩开了他的手,眼神带上了冷鸷,“你死不死活不活我不管,要是你出来后,再突然间消失,我就把你在我身下娇|喘的视频,全世界播放!”

薄衡扭头走了出去。

裴黎看着他的背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心疼,薄翼天不只是他的噩梦,也是薄衡的噩梦,是他们本应该最美好的时光里,一把悬在头顶的长刀。

从记事起,就要面对薄翼天这样一个强大力量又绝情冷鸷男人,谁会不恐惧呢?

裴黎跟着薄翼天上了二楼,他的专属藏刀阁。

薄翼天喜欢收藏刀具,各种各样的刀具,而这间藏刀阁,就是薄翼天的刀具聚集地,上万件奇形怪状的锋利刀具,都藏在这里。

小时候的裴黎和薄衡,最恐惧的地方。

裴黎站在一片刀具里,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可面上依旧保持着平静。

“老爷。”

薄翼天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不是答应过不会再出现在薄衡面前了吗?”

“……是,”裴黎抿了抿唇。

“那怎么还让我看到了你呢?”薄翼天说。

裴黎顿了顿,努力维持着表面的镇定,“我也没想到会再遇上小衡,不过……不过老爷放心,小衡他现在已经长大了,也成为了薄氏企业的总裁,成熟了那么多,不会在我身上花费精力的。”

薄翼天低眸看着他,表情还是那样的威严得让人不敢直视。

“你怨我?”

“不!”裴黎抬起头,“是您从孤儿院里把我带进薄家,养育了我,我怎么会对您有埋怨呢,那件事情过去这么久,我也已经快要忘记了,就算现在和小衡相见,也不会再做出小时候那样不懂事的事情。”

薄翼天有五分钟没说话,只是盯着裴黎,裴黎不敢移开目光,他那双鹰一样的深眸,能一眼看穿他心底的秘密,裴黎不想给薄衡添麻烦,也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招惹了薄翼天,谁都没有好下场。

这个沉默又狠辣的男人,比虎都要毒,虎毒还不食子呢,但薄翼天会。

“裴黎,你是个聪明人,在这些小孩里,你最成熟稳重,”薄翼天说:“我本来很看好你的,拿你当我的接班人培养的,可惜你让我失望了。”

“老爷,”裴黎跪在地上,“我终究是外姓人,小衡才是您亲生儿子,从前他调皮爱玩,让您不满,现在他已经成熟了,做什么都会比我强。当年不懂事的我们,做了些让您伤心失望的事情,希望您……让我承担这一切的罪责,小衡他当年还小,都是我的错,我会……消失在您和小衡面前的。”

当年他和薄衡在一起的事情,惹得薄翼天大怒,差点要了薄衡和自己的命,他永远记得薄衡带着自己逃跑的时候,薄翼天的长刀直接扎进了他的胸膛,血漫天的绝望和痛苦,让裴黎再也不想要经历。

那个时候,他就明白了,他没有办法反抗薄翼天。

没有办法……

薄翼天眯着眼睛,“你比从前更成熟稳重了。”

裴黎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低着头,没敢开口。

不知道等了有多长时间,薄翼天突然把一把短刀扔在裴黎的面前。

“这是我去日本参见武士会的时候带回来的,给你了。”

裴黎抬起头,“老爷,您这是……”

“我姑且再相信你一次,”薄翼天说:“在外面这些年,你应该也冷静了不少,既然现在已经回来了,那就回来吧。”

“老爷……?”

裴黎皱起眉头,他没想到薄翼天会是这个反应,他从未想过再回薄家,回到薄衡和薄翼天的面前,这父子两个,已经透支了他的生命。

他只想要逃离。

“老爷,我……我曾经犯了错,不敢奢求再回薄家,我会立即消失在您和薄衡面前……”

“裴黎,”薄翼天打断了他,“你和薄衡许慕都是在我眼皮底下长起来的,你知道我的习惯,我不喜欢有人违背我,改变我的计划。”

“这把短刀就是我给你的机会,我很少给人机会的,如果有一天你再次让我失望了,这把刀就会终结你的生命……”薄翼天的语气冷了下来,“懂我的意思了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