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陆小曲崔莺儿的小说[余生拥你入怀]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猫扑风铃 2019-02-12 22:33:28

主角叫陆小曲崔莺儿的小说[余生拥你入怀]完结版免费阅读

《余生拥你入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余生拥你入怀 即可阅读全文

《余生拥你入怀》小说简介

虽然《余生拥你入怀》是有点无敌流,但是写的很有意思,也很好笑,经常能看到一些段子和套路什么的。主角虽然贱贱的,但是很有是非观。挺不错的一本书,不要被评论区里的某些人误导。总有不喜欢的人。。主人公叫陆小曲崔莺儿的小说是《余生拥你入怀》,是作者玛丽那个苏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11章崔姐出事想到这里,我连忙走到崔姐身边,然后拉住她往门边走,“喝什么酒啊,我们出去走走吧。”“啊?可是这么晚了,你白天还发烧呢……”“没事没事,走吧,就当陪我出去玩了,我们来S市这几天,还没好好。小说主人公是陆小曲崔莺儿的小说叫做《余生拥你入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玛丽那个苏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有妻子,有孩子,他是高高在上的S市一把手,我却沉溺在他的温柔里,忘了自己只是他包的一个二奶……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生病

我扯了扯不受控制的面部肌肉,笑着说道:“是啊,怎么了?”

他伸手捏捏我得脸颊,“别笑了,你笑的比哭还难看,我就是随口问问,不用放在心上。”

虽然他这么说,我却仍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我现在已经能肯定,他之所以包我,就是因为我曾经跟过老谭,那个官位不高,却老奸巨猾的男人。

不然,他也不可能有眼光,在严世鸣还没发迹调任的时候,就买通了他给他送礼。

可惜,还没攀上高枝风光一时,就进去了。

那时候,连带着我都倒霉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当官的赚钱的都怕晦气,谁都不肯要我。

我只能沦落到跟了个老头子,又老又恶心不说,一年时间,一点儿油水都没捞着。

擦着头发出了卫生间,就看见严局长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对着镜子打领带。

我连忙放下头发,擦干手,殷切的走过去,“严局长,我来帮您打领带吧?以后这些事我做就行。”

他却轻轻地拂开了我的手,“不用。”

我是在后来才知道,这些贴身事,严局长是从来不假手于人的,他也未免太谨慎了些。

穿戴好衣服,把严局长送出去,已经是半夜了。

我看了眼客厅的时钟,就回到卧室,一头栽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睡了这么久,仍然觉得头疼,伸手摸了摸额头,烫的都能蒸鸡蛋了。

我刚勉强坐起来,手机上就接了电话,备注是严局长,看来是他昨天拿我的手机备注的。

我这人有个‘好’习惯,有金主的时候,手机电脑从不设密码,为的就是让金主看见,我对他们毫无防备,毫无二心,没有任何隐瞒他们的。

我接了电话,一开口,嗓子哑的我自己都吓到了。

显然,电话那边的严局长也听出来了,问我怎么了。

我说可能是昨天洗澡的时候着凉,发烧了。

“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换好衣服收拾一下,我马上就到。”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茫然的想,他听见我生病了,就要立即赶过来?

我的心里忽然有了种异样的感觉,因为以前的金主在知道我感冒发烧的时候,第一反应只会问我,会不会通过母乳传播。

只要得知不会传播,就不顾我的身体,继续吃我的奶。

而这种事,我早就习惯了,所以从来没觉得有什么好委屈的。

我发着烧,本来不想动的,但因为严局长的命令,不得不勉强起了床,穿衣服洗漱。

刚收拾好自己,他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出来。”

“好。”

走出别墅的铁栅栏门,就看见外面停着一辆熟悉的黑色大众,不管是车型还是颜色,都相当的低调,符合他的作风。

我伸手拉开后座车门,坐到他身边,“严局长,您怎么来了?”

“你不是生病了?”他蹙着眉,贴上我的眉头,试了试温度,“这么烫,怎么不早跟我说?”

我窝在他怀里,乖巧的回答,“我刚醒来,才知道自己生病了,正打算出去看病呢。”

“我送你去吧,小张,去人民医院。”

《余生拥你入怀》 第11章 崔姐出事 免费试读

第11章崔姐出事

想到这里,我连忙走到崔姐身边,然后拉住她往门边走,“喝什么酒啊,我们出去走走吧。”

“啊?可是这么晚了,你白天还发烧呢……”

“没事没事,走吧,就当陪我出去玩了,我们来S市这几天,还没好好的出去逛逛呢。”

说着,我就把她推出房门,然后顺手拎起沙发上的包,“走吧,今天看上什么,尽管买,我买单。”

崔姐这才高兴的跟我一起出了门。

我高高提起的心下去半截,只希望,等我们回来的时候,那人已经走了。

不然……

“你怎么回事啊?”崔姐推了推我,“非要我跟你出来逛街,结果一直魂不守舍的。”

“有吗?”我反问一句,伸手上前抓住一件裙子,“服务员,就这个,给我打包吧。”

“什么啊?”崔姐疑惑的看着我,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你今天怎么回事,衣服不试就打包,而且你以前不是最讨厌黄色吗?”

我也觉得自己做的太刻意了,可是,越心急越出错,“我、我换换口味嘛,最近喜欢这个风格。”

“好吧。”崔姐皱了皱眉,“我是不了解你们年轻人了。”

“哪有,崔姐你永远都二十岁。”我看着她,甜甜的说着夸奖她的话。

“就你贫。”她戳了戳我的额头,“走吧,晚饭也没好好吃,我们找个地方吃宵夜去。”

“好。”

拎着衣服,到了一家西餐厅,点完餐,正等着上餐,门口忽然走进来几个女人,直直的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

看她们的表情就知道,来者不善。

可是,我不认识她们啊。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为首的那个女人猛地上前,抓住崔姐的头发,转过她的头,就是噼里啪啦几巴掌扇了上去。

“**,狐狸精,居然敢跟我抢男人,我看你是活腻了!”几巴掌下去,她仍然不解气,指挥着身后那几个女人,“把她给我扒光了,我倒是要看看,她哪点比我好!”

“小曲,小曲救我!”

崔姐被几个人骑在身下,拼命的挣扎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我在一旁看的心惊,又不敢贸然上去拉架。

只能从下命令的那个女人身上下手,凑过去,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问问她怎么了!抢了我的男人,还敢耀武扬威,我今儿可算是堵到她了。”

她说着,手指着崔姐,“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眼看着崔姐昏昏沉沉的,就要失去意识,我怕出了人命,连忙蹲下去护住崔姐的身子。

“别打了,就算出气也够了吧,你们真要闹出人命,就不怕进局子?”

那几个动手的女人心虚了,落在崔姐身上的巴掌拳头,也都是高高抬起,轻轻落下。

没想到,这惹怒了那个女人。

她猛地窜上来,高跟鞋狠狠地踩在崔姐胸上,崔姐的胸我是知道的,做奶妈那会儿,是出了名的**妹,据说,是她专程跑到韩国去做的塑形。

这会儿,正被人踩在脚底下蹂躏。

眼看着她的胸都被挤得变了形,我不得不去伸手解救她,那女人一脚踩在我的手上,狠狠地碾压着。

“你是什么人?”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她说,“跟婊.子在一起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连她一起打。”

那几个女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畏惧权势,劈头盖脸的巴掌朝我落下,我自然不像崔姐那样被动挨打,和她们撕扯着。

其中好几个人,都在我的手下挂了彩。

“你!”那女人扬手要扇我。

我一下子攥住她的手腕,反手扇了回去,“这一巴掌是教你,得饶人处且饶人。”

然后,我又是一巴掌,直扇的她脸颊高高肿起,“这一巴掌,是告诉你,别惹你不知底细的人。”

她惊魂未定,大概也从没见过这样的气势,捂着脸,惶然的看着我,“你、你到底是谁?”

“不知道我是谁?很好办啊。”我把那几个女人拎起来丢到一旁,扶起崔姐,“不妨去打听打听,陆小曲的名字。”

“崔姐,我们走。”

我扶着崔姐,在一众人的目光中,慢慢的走出了餐厅。

随手拦了一辆车,带着崔姐回了小别墅,我要给她上药,她却说,她得赶紧去趟整形医院,不然这胸定型了,就整不回来了。

我下意识的看了她的胸一眼,连位置都不对称了,按照崔姐爱美的性子,能受得了才怪。

我虽然担心她,可也没拦她,毕竟,干我们这行的,都知道身体这个本钱的重要性。

然而,没想到的是,只过了一夜,事情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二天早上,我刚醒来,就接到警局的电话,让我去认领崔姐,说她受了很严重的伤。

我一下想到在西餐厅碰见的那伙人,火急火燎的去了警局,办了手续,最后,在医院见到崔姐。

她很惨。

全身都是伤痕,鼻青脸肿的,乳房被切掉了一个,据妇科的小护士说,她被送来的时候,下面外.阴都被人用针线缝住了,没打麻药,生生的缝合,她是被活活的疼晕过去的。

这几年,饶是我见过不少在床上玩得狠的男人,能把人折腾成这样,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崔姐醒着,看见我来,死死地抓住我的手腕,“小曲,小曲,你得帮我报仇……”

报仇?

都成这样了,还怎么报仇……

而且,能对崔姐做出这样的事,肯定有权有势,我有些为难,可是,看着崔姐那样,最终还是不得不违心的点了点头。

“完了……”

她嘴里反复的念叨着这几个字,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整个人,就好像失去了灵魂一样。

电话**响起,我看了一眼,是警局打开的。

这时候找我,肯定是为了崔姐的事,我怕她再受**,有心避开她,“崔姐,我出去接个电话,一会儿就回来。”

她没说话。

我径直走出病房,关上了房门,然后才在走廊里接听电话,急切的问,“找到凶手了吗?”

那边接线的女警声音有些抱歉,“不好意思,事发地点监控都被毁了,我们暂时还没能查出凶手。”

“那你们打这个电话干什么?”

我正想抱怨他们的做事效率,忽然看见这层楼的医生护士都拼命的往下跑,隐约的,还听见有人说跳楼什么的。

我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顾电话还在通话,快步跑回病房,打开门,房间的病床上,空空如也,窗户开着,初春的风吹进来,冷得我浑身发抖。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