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若得一世不留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顾留白齐豫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九月茉莉 2019-02-12 23:40:36

[若得一世不留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顾留白齐豫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若得一世不留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若得一世不留白 即可阅读全文

《若得一世不留白》小说简介

《若得一世不留白》这本书看起来很精彩!里面的情节很丰富多彩。主角是顾留白齐豫的小说叫做《若得一世不留白》,本小说的作者是话斋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齐豫出了门,听到门里传来东西摔门的声音。拾起自己标准的笑脸,从顶楼下去,经过大堂的时候,回头看着这座大楼,恐怕连地面都在冒着别人的血汗。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座大楼,就像自己从来没有进去过一样。走到广。主人公叫顾留白齐豫的小说是《若得一世不留白》,它的作者是话斋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残月是枯死的美人。相遇于不经意之间,偶然开启了那个书中的巧字,指尖摸索过的画笔被搁置在梦中黑暗的尽头。“你我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有的大概只是不合适罢了。”“你不知道你是谁,那好,我告诉你,你是顾留白

精彩章节试读:

顾留韵看着离自己不远的肩膀,目光渐渐失去焦点,低下头摸了摸眼睛,再抬起头又是笑着的蔷薇。

一直到傍晚,顾留韵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丝毫没有要走的的意思。

“明天我还想来,但是不能来了。”

顾留韵伸了伸懒腰,整个人似乎都散漫了起来。眉眼弯弯的映着天边的晚霞。

“为什么?”

顾留韵歪了下头,声音带了些不明的情绪“因为辅导班开始了。”

顾留白沉默,婶婶从小就对顾留韵很严格,从自己记事开始,似乎顾留韵就是每日奔波在不同的课外班,但是也造就了今日精通乐理,绘画的天才少女,顾留韵。

“这次是国外顶尖的钢琴教授哦。”顾留韵看上去似乎很开心,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只是眼里映着即将消散的晚霞,

“你喜欢钢琴吗?”

“还可以,小时候喜欢过只是弹得一般。”

“可是,我讨厌啊。”顾留韵忽然落下嘴角,转过头看着顾留白,眼中氤氲的情绪是顾留白看不懂的,似乎是责怪,甚至更深一点的,怨恨。

“婶婶她……”

“别说,我知道你肯定要说,她是为了我好。”

顾留韵嗤笑,淡淡的讥讽慢慢在眉眼中晕开,随即站起来。顾留白觉得他们真的很像。

“我该走了。”再看已是眉眼弯弯,如同夕阳下的蔷薇,隐去了所有的刺,只是带着一身的骄傲。

回到宿舍,顾留白脑海中始终反复着顾留韵那时的目光,总觉得那目光背后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但是又必须知道的事。

突然一阵急切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听完之后顾留白立马起身,拿好自己的外套,就出了门。

赵宇出车祸了!

这个消息像是一个旱雷砸在顾留白的脑袋上,绕是顾留白也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程文远和齐豫现在已经在医院了。

市中心医院,里学校大概二十分钟,顾留白到的时候,赵宇正在急救室。

看着急救的灯亮着,竟有几分微微的刺眼。

“怎么了。”

齐豫衣服上还带着斑驳的血迹,正坐在门外,程文远去办理手续。

“是有司机超速,然后。”

“嗯,一起等结果吧。”

齐豫点点头,谈话简短而清冷。语气中没有焦虑,没有着急,只是却压抑,就像人心口上的石头,不吵不闹,只是闷闷的压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刺眼的白色似乎带着些许灰色,就像脏了一样。

夕阳已经是看不到了的,只余浓郁的黑色,就像海上风暴将来的云,酝酿着狂风暴雨。

门开了,所有人立即围了上去,。

“血库里的B型血不够了,你们谁是B型血。”

从门里出来的人,带着同样刺眼的白色口罩,看不清楚长得什么样子,里面传出的滴滴声扰的人心烦。

“我是。”

顾留白紧接着说道。

“走吧。”

红色的血液从青色的血管里抽出来,蜿蜒着流进了那个血袋,那是一个人的性命,真奇妙。

很多年后,赵宇一次又一次的从军区赶到医院同陈静一起守着顾留白的时候,陈静问,难道只因为是同宿舍的情谊?

赵宇只是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大恩已经不言谢,更何况顾留白对他是救命之恩。

赵宇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就仿佛没有了生气,脸色死白死白的。

“手术很成功,只要今晚没事就没事了。”

此时所有安慰的话都是苍白的,只是却总是要说的,人总是觉得从旁人听来的祈愿总会变成真的,大概这就是安慰吧,即是那么无力,但又那么必须。

顾留白倚在一边的墙上,本来就有些淡的唇色,此时更是显得苍白。

“没事吧。”

顾留白摇摇头,眼神总有些迷离,自己本来就不算太健康刚刚抽完血此时还有点微微的晕,本来医生是不给自己抽血的,但是里面躺的是一条人命。刚这样想着,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歪倒在齐豫身上,幸亏齐豫眼疾手快扶住了顾留白不至于让他栽倒在地上。

“还逞强,走吧去休息室吧。”齐豫也不由的顾留白多说,嗯程文远打了声招呼就拖着顾留白去了休息室。

“我……真没事。”虽然话是这么说,从但是几乎已经血色尽褪的嘴唇了说出来总带着那么几分不可信。

“歇着吧,我们就算都围着赵宇也没什么用,你的身体不好。

这算是关心吗?顾留白不知道只是突然觉得有一个人可以记挂着自己,心里似乎有点什么微微的扫过,痒痒的。

睡了不知道多久,就听得一阵电话铃声,齐豫接起来,应该是他的女朋友,齐豫出了门轻轻地把门带上。顾留白睁开眼睛,齐豫似乎很喜欢这次的女朋友,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顾留白垂下眼眸,那纤长的眼睫将眼睛遮住,任谁也看不到那一抹淡淡的琉璃灰。

他不觉得齐豫喜欢他女朋友有什么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介意者,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一种什么样的立场在介意。顾留白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要是心事可是控制就好了,那自己就什么都不想了。

似乎没说多久,齐豫就回来了,看见顾留白坐在那里,低着头似乎要把自己的手看出花来。突然很想开玩笑,但是想起赵宇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又觉得这个玩笑是无论如何也开不出来的。

“不再多睡会儿?”齐豫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眼底带了些淤青,应该也是一晚没睡。

“你没睡?”

齐豫只是笑,没有回答。刚刚顾留白睡的不安稳,自己就一直守着。其实齐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顾留白那么上心,就觉得想顾留白这样的人可能再找不出第二个了,所以对这顾留白总有几分对着稀世孤品的感觉。

怎么说呢大概是磕了碰了就觉得心疼吧。

之后一夜无话,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生与死的边界,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妄。窗外淡淡的光,院子里的花开的很盛,盛让人有些心慌,总觉得像是一场花事的送别。

幸而,赵宇没有再出状况,下午就移到了普通病房。

“都饿了一天了,我出去买点吃的。”

程文远算是比较细心地,带着齐豫一起出去买吃的。

“走吧,让留白休息一下吧。”

“嗯。”

齐豫看着倚在病房椅子上的顾留白,闭着眼睛似乎又睡着了。昨晚就没睡多久,今天又守了半天,想来也该撑不住了。其实自己也是两天一夜没睡,但是总觉得顾留白很累。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赵宇父母才赶过来,一晚没睡的眼睛满布血丝,尤其是赵母一见赵宇就开始掉眼泪。

“你们是小宇的朋友吧,谢谢你们。”赵宇的父亲是个商人,带着有几分着急的发际线,齐豫那么一瞬间坏心眼的脑补了赵宇以后秃了的样子,险些没忍住笑出来。

“没事,叔叔。”顾留白见齐豫一脸怪模怪样知道这小子又不知道想什么去了,于是道。

赵宇这一伤就直接修学三个月,期间顾留白三个人几次去看,赵宇在医院是舒舒服服的,又不用做作业还不用考试,倒真是让人羡慕啊。

转眼就到了流火的七月,高考已过,正是让人热的受不了的时候。

赵宇要参军了,赵宇的父亲很是不放心赵宇再在外面瞎转悠,直接就把赵宇丢给他的姑父,送军队里,安全!累点可是不会出事。

饯别宴上,四个人对坐着,一年的时间就那么匆匆过去,快的还能记得军训时候程文远的哀嚎,还能记得赵宇日常损人的每一个细节。

“我一定会回来的。”

那天顾留白也破例,人生中第一次沾酒,以后想起来,只有一个感想,味道真奇怪。

还好顾留白虽然不喝酒却也不是一杯倒,不然就尴尬了。

人生总是聚散离合,纵使有再多不舍有些离别却也是无可避免。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对于离去的人,只要祝福就好。

“齐豫,你别看我赵宇大大咧咧的其实有些事我看的清楚,你问问自己你是真的喜欢你这跟流水一样换的女朋友吗。”

半夜,齐豫躺在床上,白天吃饭时候齐豫和自己说的话一直回荡在耳边,自己是不是喜欢自己的女朋友想久了竟然有些烦躁,总觉得有些早已明了却难以接受的事情在破土而出,索性就不去想了,翻过身认真睡觉!

《若得一世不留白》 第四章 法国梧桐的叶子 免费试读

齐豫出了门,听到门里传来东西摔门的声音。

拾起自己标准的笑脸,从顶楼下去,经过大堂的时候,回头看着这座大楼,恐怕连地面都在冒着别人的血汗。

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座大楼,就像自己从来没有进去过一样。

走到广场,齐豫随意转了一圈,无聊,回学校上课,对了花店……

到了晚上的时候,齐豫就回到了宿舍,手里还拎着一捧花。

“呦呦呦……你走错地方了吧。”

赵宇笑道,哪有带着花回宿舍的,一群大老爷们准备送给谁?

“没,就是……我竟然被甩了。”

齐豫一脸懵逼状,竟然会有人甩自己?想当年自己在……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您这爱情来得就像龙卷风,来得快,去的也挺快。”赵宇笑的一脸欠揍。

一边的程文远也从书堆里探出头。一本正经的补了一刀:“还挺像雷阵雨。”

“边儿呆着,烦着呢。”

顾留白坐在桌前,抬起头来“要不我去和你女朋友解释一下。”

毕竟事情是因为自己起的,如今看齐豫被人甩了自己也不能说没有责任。

“不用,今天我都看见他和他们系一个学长在一起了,那小子是个富二代,家里开工厂还是什么的……”

顾留白挑挑眉,“那你也不算被甩了吧。”

“他这是被绿了。”赵宇又凑上来,把手一把搭在齐豫肩上,“哥们,人生要想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

“找揍是吧。”

宿舍哄堂大笑,连顾留白都没绷住。

“行啦,你也别难受,不值当。”赵宇忽然正经起来,大有几分我是过来人的口吻。

“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就我这条件,再次脱单,估计你老人家还是团里的。”齐豫把花拎起来“喏,拿着给学姐什么送送,万一有瞎的呢。”

赵宇承认嘴上自己斗不过齐豫“你小子今天是找揍啊。”

学校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校园里的法国梧桐慢慢的落下的大片的叶子,留下枝桠在空中悲鸣,不知不觉就到了考试周。

“以前上高中,觉得大学真好及格就行,现在上了大学才知道,高中真好不及格也行……”

赵宇哀嚎着,程文远推了推眼镜,这论运动自己是不如赵宇的但是考试赵宇不如自己。

“给你,老师上课画的重点。”

赵宇接过书,比了个ok的手势。

“哎……齐豫这都考试了,你不复习啊。”

“我需要吗。”齐豫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自己还需要复习吗,简直小看自己。

“呦呵,信心满满啊。祝你挂科。”赵宇闻言也从自己艰难的预习中伸出头来,送了一句吉言。

齐豫顺手抄起一本书直接砸了过去“乌鸦嘴。”

“哎……不是你怎么自己在这呆着,你家留白呢。”

“什么叫我家留白。”

“你俩跟连体婴儿似得,咋了做分离手术啦。”

赵宇也是迷,这俩人不是一个专业,不在一起上课,依旧能天天黏一起,要不是齐豫天天换女朋友他都要觉得不安全了。

“顾留白最近在应付考试,天天都快住在画室里了,也不知道不就一个考试吗,他的水平又不是过不了。”齐豫从床上跳下来,有些郁闷。

程文远闻言,站起来,一脸你们不懂的表情,“我女朋友和顾留白一个班,你不知道,顾留白的考试不仅要过了专业老师,还得过了他爸,他爸是谁啊,顾遗笙啊,能是好糊弄的。”

“啧啧……天才真不好当。”

赵宇感叹了一番,像自己这样估计顾遗笙能气死在气活过来。

昏黄的夕阳从厚重的窗帘中微微透进一点余光,画室里总是暖暖的色调,这里早已没有了其他人,只剩了顾留白。

直起身,走到开关前打开电灯开关,霎时画室明亮了些。顾留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儿,看着自己的画,似乎在想该怎么画的更好。

从小到大自己最常听的一句话就是,勤能补拙,自己其实并不适合画画,至少比不上小叔家的堂妹,从小不论学什么她总是比自己学得快的,可是自己是顾遗笙的儿子,顾沉墨的孙子,没有人会想看到一个不会画画的顾留白。

“留白!”齐豫从门卫探进头来“你不会一直呆着这里吧。”

顾留白点了点头。

“你不饿吗?中午就没见你吃饭了。”

说真的不想起来还真不觉得饿了,“有点。”

“你看。”

齐豫邀功似的把饭提到眼前,齐豫走进来收拾了干净了一张的桌子,把饭菜放在上面。

“你画的。”

“嗯。”顾留白是真饿了,感觉吃的都比平时快些。

“厉害。”

齐豫看完后就坐到顾留白对面,也开始投喂自己。

顾留白就算是饿了两顿依旧吃的很少,齐豫看他放下筷子自己也跟着放下了。

“不吃了?”

“嗯。”

齐豫知道不是顾留白不饿,他去网上查过他吃的药会导致他的胃不好,所以顾留白一直吃的很少,也吃得很慢,很瘦弱,像一阵风就能吹走。

“快画完了吧,等放假我们出去玩。”

顾留白笑笑,假期的话,过年父亲会回来,自己大概是会在家里呆着的吧。

“我过年是不能出去的,你自己出去玩吧。”

闻言齐豫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笑出来,“好!”

“你说什么。”

顾留白看的一愣一愣的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宿舍里走的最早的是赵宇,考完了基本是一种爱过不过反正我考了的状态。

“你不觉得宿舍少了赵宇,忽然之间安静了一百八十分贝吗。”

如果说宿舍里赵宇最喜欢怼的人是谁,那一定是程文远,程文远是学霸,而且赵宇最头疼的外语程文远竟然甩都不甩。一直一起住了两个多月,才偶然发现程文远在网上跟人骂架,对方似乎有好几个人,还特别显摆的用不同语言骂人,被程文远一一怼了回去,这让当时知道的赵宇直接惊掉了下巴,这如今网上的骂架没点文化连吃瓜群众都当不了,直接看不懂。

后来才知道程文远有近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所以外语什么的对他实在小意思,如果不是为了陪女朋友,早就出国了。

“中国好男友”

于是这个称呼就荣幸的落在了程文远身上。

“嗯,有点太安静了。”

齐豫接话,本来赵宇在还不觉得怎么样,这一没了还真安静的受不了,瞥了一眼顾留白,算了这人肯定是越安静越好。

“四点了。”

顾留白突然说了一句。

齐豫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开始穿衣服。

“他怎么了?开水烫到了?”

程文远被赵宇带歪了不少,如今损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没,就是约会迟到了。”顾留白凉凉的说。

“回来收拾你。”

齐豫指了一下程文远,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能回来再说啊。”

程文远在一边笑成一朵喇叭花,这齐豫一个学期换了三个女朋友,比换衣服勤快多了。

这下宿舍彻底安静了,用赵宇的话来说就是,能和顾留白聊起来的,只有齐豫,反正自己没这个功力,就随手挑了一本书看着、

手机突然响了,程文远看了看手机不是自己的,顾留白看了一眼手机,又装了起来。

起身,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你要走了?”

“嗯。”

程文远看着顾留白收拾,这下好了,齐豫回来找不到顾留白可就热闹了。

顾留白的东西一向收拾的就很整齐,所以一会儿就弄完了,把被褥放进柜子里,锁好。

“文远,麻烦跟齐豫说一声,我走了。”

“好。”

小叔一家从英国回来了。

顾留白出了校门,直接随便打了辆车就回了家。

顾家选址在郊区,当时刚盖的时候还是很荒芜的地方,几十年过去就已经算得上是郊区了。

“刘叔。”

顾留白从车上下来,本来说要去接他的可是顾留白不想太麻烦反正自己又丢不了。

“你爸爸在楼上书房等你呢。”

刘叔在顾家几十年,顾留白一直把他当长辈看待而不是一个管家。顾家依旧保留了民国的风格,整个看上去很有一种岁月的味道,令人一进去就不自觉的谨慎起来,恨不能连呼吸都放慢。

“好,我知道了。”

顾留白开门进去正见顾遗笙收笔,应该是在写字。

“爸我回来了。”

“明天你小叔一家就到了,你去机场接一下他们,还有你堂妹留韵在国外学了很多年画,你可以去看看。”

“我知道了。”

“哦对了,你参赛的画我看到了,还是需要再练习揣摩知道吗。”顾遗笙含着一股子公事公办的语气,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嗯。”顾留白站在离门口不远地方,有些拘谨,他没打算进去,反正也呆不久。

“好了,你刚从学校回来回去休息休息吧。”

说完顾遗笙就继续写自己的字,顾留白瞥了一眼。

天道酬勤

转身出了书房,总是这样。自己和父亲似乎天生说不上话去,每次谈话恨不能更短些

“您的行李已经放在房间里了。”

“好。”

刘叔看了看书房,又看了看顾留白的背影,摇了摇头“都是命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